環保鬥士與誰鬥?

2021/11/04 05:13:44 網誌分類: 生活
04 Nov
          英國一個激進環保團體Insulate Britain(絕緣英國)趁聯合國的氣候大會在英國舉行,堵塞從曼徹斯特到伯明翰的主要公路,手法出位:示威者都席地而坐,手掌塗滿膠水,黏在地面上固定,警察到場清場,不得不匍匐在地上,小心翼翼為之清除滿手的膠水,場面不無幾分尷尬。

          環保團體的激進示威,在英國屢見不鮮,英國民間一向稱為「Eco Mob」(環保暴徒)。環保的訴求,可算是當今天字第一號的政治正確議題,政客最方便的口號,令政敵無從置喙。

          相關的政策,在道德上遇到的阻力最小,但凡有人反對,已經先輸了道理,像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在精英的知識份子,包括主流媒體眼裏,示威的人,都是不識大局、眼光短淺,沒有受太多教育的基層人口,只顧眼前保住自己的飯碗,而不顧子孫後代的未來。但是,這些悲天憫人的道德精英,只顧未來「大局」,對未來的人類充滿關愛,但對於眼前失去工作的基層勞工,或者奔波勞碌的中產,卻毫無同情心。絕緣英國的環保人士示威,本意沒有問題,但是為何不去妨礙身處格拉斯哥的各國政治領袖,在會場附近製造障礙,而偏偏要選負責運輸的卡車司機,上下班往返的打工仔開刀?

          使用曼徹斯特高速公路的駕駛者,並不是在遊車河,享受在法國「蔚藍海岸」開跑車那樣的駕駛樂趣,他們每日通勤,已經累得半死,長期為塞車所苦,職業司機常有尿道疾病,超市缺貨,郵局癱瘓,這等人間疾苦,充滿「大愛」的環保份子,偏偏毫無同情心。

          對這類「環保暴徒」的重複行為,英國人早已司空見慣,唯一令人感到驚訝的,倒是警察終於將這類環保示威行動,破壞公共秩序,不再姑息,當場抬走,總算做了警察應該做的事情,實屬難得。

          當然,激進環保份子只是小角色,真正在高談闊論的,是雲集格拉斯哥的權貴精英,經過兩年的封閉、隔離,經濟一塌糊塗,民間失業、破產比比皆是,但是這群政客,拿不出辦法提升就業,只好繼續拿氣候問題作文章而已。

        陶傑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