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中國最荒淫的男人不是黨的幹部,是他們!

2022/02/13 18:59:57 網誌分類: 大乘亂象
13 Feb

中國貪官淫官不計其數,很多高層淫亂份子被帶上了法庭,殺雞儆猴;還有的淫官借酒撒野,自食其果,如被烈女鄧玉嬌殺死的流氓官員鄧貴大,等等等等。
但是,黨內的色狼是中國最淫穢、最腐敗的的男人嗎?在國內的幾個網站上看了這篇網文,發現對淫亂排行榜還不能倉促下結論。
當今世界佛教可分兩大派系:一派以斯里蘭卡為核心,分佈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等東南亞地區(包括中國雲南的傣族地區)以及美國等歐美地區.這一派係是原始正教或真佛教。這一區域的沙門繼承佛陀親口所說的經典和修行方法,嚴守戒律,過著日中一食、持金錢戒,甚至托缽乞食、樹下一夜的生活;另一派係以中國為核心,分佈於中國、日本、蒙古等東亞地區和美國等歐美澳地區.這一派係是大乘邪教或偽佛教,實為古印度婆羅門教耆那教和中國道教巫術諸外道之改頭換面。這一區域的沙門將原始正教貶低為小乘佛教,自稱大乘佛教。他們將真佛經(四部阿含經)棄置一邊,不屑一顧,藉著從古印度取回和送來的偽造的佛經(一部分是中國人偽造),大肆宣傳,不擇手段拉攏信徒,掛羊頭賣狗肉,實際上以搞名搞利為目標,給這一區域社會的物質財富和精神生活帶來了巨大的破壞作用。
弘法寺監院兼衣缽主持印順大師在深圳為億萬資產的公司集團看“風水”;這是出家人“油水”最大的“工作”。普度眾生,窮苦百姓到哪裡求“風水”呢?
首先,大乘邪教徒以偽經為基礎,編造了各種佛事和法會(如水陸法會等),以此誘惑在家有錢信徒來做佛事,辦法會,從而大規模斂財.早在1500多年前,南朝齊梁時哲學家、無神論者范縝針對這種偽佛教的現像已作了揭露,正如他在《神滅論》中所說" 又惑以茫昧之言,懼以阿鼻之苦,誘以虛誕之辭,欣以兜率之樂".
對在家信徒,他們不講真佛法,不講述出家人的主要戒律(如金錢戒等,如果在家信徒知道金錢戒,他們將不會給出家人金銀財寶,也不會花錢請出家人作佛事辦法會),專講假佛法,鼓吹金錢供養,假稱在家人"修福",出家人有錢為“福報”,此舉實為騙術,以此使自己方丈室裡床褥下面的鈔票和銀行卡上的存款額以天文數字上升;再加上放生、賣香和工藝品、修建廟塔捐款等,大肆斂財.一個方丈或住持或活佛所騙取的金錢少則幾百萬元,多則十億二十億元,他們當中有的坐著寶馬,住著別墅,包養二奶(有的包養十幾個),同性戀者寺廟裡養了很多俊男,供其享用,有的方丈競然把女人養在寺院的方丈室裡,肆無忌憚.
大乘邪教徒利用偽經和利己的邪見(如在家人不能說出家人過錯或在家人不應知道出家人的戒律或佛教內部矛盾自己處理等),以恭敬三寶為由,在精神上麻痺信徒,使信徒對他們絕對服從(師父講的都是對的),磕頭恭敬,甚至女人肉體供養行淫等。一時間,大乘邪教區貪僧、無賴僧、淫亂僧(同性、異性及兩性戀)和假僧(養老、養病、求生存、政治避難、逃避法律制裁及夢想發大財者,寺院剃度或自己剃度均有)遍布各寺,無所不為,甚至無惡不作,令人觸目驚心:
其中製造暴力事件(爆炸事件和動用槍支)寺廟有廣州光孝寺(1999爆炸案,明生為現任方丈,全國政協代表,中國頭號黑道異性淫亂假和尙)、廣州六榕寺(2004爆炸案)及河南少林寺(永信為方丈,美授予名譽博士學位,中國頭號殺手假和尙),打人致死的寺院如五台山顯通寺,傷人殺人最多的寺院如少林寺,打人致殘案如開封相國寺和蘇州靈巖山寺,動用黑社會勢力奪權的寺院如撫順善緣寺(當家師涉黑)、南昌佑民寺(知客涉黑)、河北正定臨濟寺(點座師涉黑)和廣州光孝寺(方丈涉黑)等;
少林寺與克格勃住持帶比丘尼攜巨款"潛逃"的寺院有遼寧遼陽龍鳳寺,在寺院以接受"金錢供養"為招牌騙取巨額資金攜美女"還俗"的僧人有:廣東雲門寺教務長(現作期貨生意)、蘇州寒山寺監院(潛逃前已買別墅)和遼寧遼陽廣佑寺住持傳慈(據稱是黑社會頭目)等;集體鬥毆的寺院有陝西法門寺(八十年代)、遼寧海城彌陀寺(2005)、遼寧凌源凌雲寺(2006)、成都昭覺寺(2008)、五台山顯通寺 (2007)、吉林梅河龍泉寺、鞍山千山龍泉寺、丹東鳳凰山朝陽寺(方丈為圓林,中國十大"高僧"之一,中國頭號跳大神兒假和尚)和蘇州靈巖山寺等,白天僧人在寺院搞淫亂的寺院有遼寧遼陽廣佑寺(臭名昭著的假和尚月照曾在此任住持,就任方丈當天被公安部抓走;在其任住持其間,舉辦一次水陸法會,一次騙取一億多元)和南昌佑民寺(住持是一誠的弟子,一誠是中國佛協會長)等;參與販毒的寺院有哈爾濱極樂寺和洛陽白馬寺等,對行腳僧不負責造成其自殺的寺院有上海玉佛寺(覺醒為方長)和菩陀山普濟寺等,外來僧入寺長住需交紅包的寺院有陝西法門寺、福州西禪寺和蘇州靈巖山寺等,稱住持為"老大"的寺院如寧波香山教寺等,寺院僧人公開和世間女人亂搞男女關係的寺院有廈門南菩陀寺(聖輝為方丈,中國佛協常務副會長,全國政協代表,中國頭號為求名利拜原中國佛協會長世間人趙樸初為乾爹、作世俗人乾兒子不知恥辱的假和尙,已辭職);普通僧人"年收入"在十萬元以上的寺院有上海玉佛寺、海南南山寺(新誠為方丈,中國頭號同性淫亂假和尙)、菩陀山普濟寺、廣州光孝寺、杭州靈隱寺和深圳弘法寺等,住持或方丈由於爭名奪利被殺的寺院有瀋陽市慈恩寺、南京市靈谷寺等,因盜竊和瀉漏國家機密等被判刑入獄的僧人有遼寧省遼陽廣佑寺前任住持月照(已出獄)和蘇州報恩寺方丈弘法(一開始判死刑,後"改判"有期徒刑)等,舉不勝舉.照元另外,打著寺廟招牌大搞同性淫亂僧有照元(遼寧佛協會長)、道吉(遼寧)、大圓(遼寧凌源,道吉徒弟)、照福(遼寧興城)、新誠(海南佛協會長)、怡藏(浙江佛協副會長)、戒明(陝西佛協會長,已故)、心照(貴州佛協會長)、宗性(四川省佛教協會副會長)、永醒(香港菩提協會會長)、園藏(安徽佛協秘書長)、照光(浙江湖州)及寧波阿育王寺住持、四川大竹淨土寺住持和九華山百歲宮住持等等(以收養徒弟或收養兒童或供少年兒童讀書為名或夜間去娛樂場所,寺院收留或網上獵取等方式.這些同性淫亂僧特別得女信徒和宗教官員的信賴,因為他們在女大款面前,沒有色心,同性淫亂又十分隱蔽,在宗教官員面前表現特別聽話,為了生存升官發財,他們又不擇手段,對比之下,異性淫亂僧易被發現,竟爭力差);大搞同性淫亂的寺院有哈爾濱極樂寺、瀋陽長安寺、遼寧錦州北普陀寺、河北刑台普濟寺、天津大悲禪院、青島湛山寺、成都文殊院、福建泉州開元寺、四川大竹淨土寺、浙江湖州棋賢禪寺、浙江省奉化雪竇寺、陝西西安市興善寺、海南三亞南山寺及貴陽弘福寺等(準確地講,各大中型寺院,尤其是裡面的佛學院都隱藏著同性淫亂者,只不過多少而已);對比之下,打著寺廟招牌大搞異性淫亂僧有廣州光孝寺方丈明生(十個老婆,其中有兩個尼姑,林紅玲為大老婆)、青島湛山寺方丈明哲(四個老婆,女財會為大老婆.中國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常任理事、山東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遼寧省丹東靈峰寺監院明寛(兩個老婆)、杭州市永興寺住持(一個老婆,浙大學生)、遼寧省凌海市興隆寺住持(江蘇老家有妻子)、遼寧省錦州玉佛寺住持本如(世間老伴入寺)、遼寧省鞍山千山香巖寺住持(已故,世間老伴入寺)、吉林省白城市香海寺住持正林(一個老婆,寺內長住女居士)、江蘇靖江市佛協會長(一個老婆)和絕大多數蘇北的比丘(有妻室,先出家後結婚)等等;兩性淫亂僧有大醒(遼寧喀咗,道吉徒弟),更有一批代佛講邪法的假高僧,如慧律(台灣)和海濤(台灣)等以及辦學假和尚,如覺光(香港)等,舉不勝舉.光孝寺方丈明生湛山寺方丈明哲此外,很多寺院辦了佛學院,大搞學問,給佛教徒灌輸儒家課程如四書五經和哲學歷史等世間學校的課程,並以金錢和學歷證書為誘餌,招收年輕出家人入讀,月收入千元左右,號稱培養僧材,弘揚佛法.這些出家人不守戒律(長年累月破金錢戒、多食戒、同性淫戒)等,追求金錢和學歷(如果走社會正常升學程序,即中考_ 高考_大學正規考試_研究生入學考試及出國外語考試等,他們當中99.99%都考不上高中,英語和數學幾乎是零分;他們當中現在搞到碩士學位或博士學位的,如果當初報考正規學校讀研究生,入學都是不可能的,更談不上獲得研究生學位),他(她)們只會耍嘴片子,實際上成了穿僧服的騙子.沒有錢,他們絕不會出家,更不會讀佛學院.畢業後,他們當中很多人因為佔有佛學知識,而不是守戒律修行好便作了寺院的住持.為了名譽地位或入佛協作官,很多邪師偽造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以及世間的教授職稱,並把魔爪伸向高校大學生和研究生,企圖麻痺和奴役知識份子,如明海(河北,中國頭號政治避難假和尙)、濟群(蘇州,中國頭號學術假和尙,台灣聖嚴第一)、學誠(中國佛協)、大安(江西)和永惺(香港)等.其用心之險惡,手段之殘忍(殺人不見血),騙術之高明,勝過*組織,超過*之流,他們是一丘之貉.明海大和尚那麼,人們不禁發問:大乘邪教為何傳承一千多年而如此猖獗?其腐敗為何俞演俞烈?佛陀在世為何沒有腐敗?緬甸等南傳佛教為何沒有腐敗?筆者認為有如下幾個原因:第一,中國佛教信徒鄙視真經(四部阿含),好大喜空,信仰大乘偽經是根本原因.偽經成了迷魂藥和毒藥,它們首先害了中國的出家人,使他們認為破金錢戒及擁有財物是合情合理的,而這與出家人的生活原則恰好相反.出家人本應一無所有,四海為家,清淨無欲.正如<<中阿含.雙品說智經第一>>上佛陀所說:"諸賢,我離受生色像寶(接受金銀財寶),斷受生色像寶,我於受生色像寶淨除其心。諸賢,我離過中食,斷過中食,一食,不夜食,學時食,我於過中食淨除其心。"佛陀以身作則,他和他的大弟子們身無分文,不受一文,而中國的"高僧"們擁有數十億卻聲稱自身福報所應得,難道佛陀和他的大弟子們沒有福報?緬甸等南傳佛教區的高僧們沒有福報?只有中國的"高僧"們有大福報?鬼才相信!誰是大騙子,誰在搞詐騙,八歲孩子都能看出來.這些偽經也害了中國的廣大在家信眾,使他 (她)們發了善心,破了錢財,作了惡業.正如《五分律》卷三十上耶舍長老聽佛所說“汝等莫作此施,我親從佛聞,若非法求施,施非法求,二俱得罪”.另外,這些在家信徒只養僧不濟貧,只信佛教不信科學,與我們社會倡導的捨己為人的道德觀和科學發展觀背道而馳,這一點范縝也作了揭露,他在<<神滅論>>裡說"夫竭財以赴僧,破產以趨佛,而不恤親戚,不憐窮匱者何?良由厚我之情深,濟物之意淺。是以圭撮涉於貧友,吝情動於顏色;千鍾委於富僧,歡意暢於容髮。豈不以僧有多餘之期,友無遺秉之報,務施闕於週急,歸德必於有己."這就是在家信徒的偽善心態.大家知道,這些偽經一部分由印度僧人等送來,一部分由中國僧人玄藏法師等從印度取回,由梁武帝、唐太宗和武則天倡導和組織,經支婁迦讖、竺法護和鳩摩羅什等翻譯成漢文,然後向全國傳播.所以,支婁迦讖、竺法護、玄藏、鳩摩羅什、梁武帝、唐太宗和武則天等是元兇,是罪魁禍首(鳩摩羅什和玄藏初期修學原始正教,後來改正歸邪,修習大乘邪教.兩人本為佛教大德, 結果蛻變成佛教史上的大魔,使中國西域和中原地區的正教幾乎滅絕,代取而代之的當然是騙人害人的大乘邪教,二人從而改變了中國佛教史,罪該萬死).第二.佛陀在世時,僧團有人治,亦有法治;佛陀死後(涅槃),北傳大眾部(中國大乘邪教即屬於這一派系)佛教徒毀戒,並編入偽經(如金錢供養及後期的女人供養等),以此為袒護,結果是此大乘邪教僧團人法二治俱無,俞傳俞亂,腐敗猖獗且災禍連綿.第三.新中國以前的國家元首一般懂佛法(經戒),僧人不敢胡作非為,寺院可以有錢,僧人不敢蓄錢,甚至於大量存錢.而現在新中國成立以後的國家元首都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信奉者,不懂佛法,尤其是戒律,結果出家人敢大搞經懺邪道,搞金錢供養,甚至於胡作非為.第四.在家信眾和政府忽視了佛門的腐敗.一般在家信眾不知道佛門出家人有金錢戒,一般出家人不講---講了金錢戒,信徒會不給他(她)錢,而大乘邪教的偽經宣揚金錢珠寶供養,甚至於土地房屋供養(僧人所有),再加上有很多人信佛事,不懂佛法.於是,在當今中國信仰危機的時代(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紀),金錢不斷地瘋狂地進入僧人的腰包和寺院,從而在家信徒們失去了民主監督,甚至認可;另一方面,社會非教徒和政府認為,出家人超凡脫俗,了脫生死,寺院裡不可能大搞腐敗,從而在立法,監督和民主舉報機制上出現了大漏洞,甚至是一片空白,致使佛門腐敗俞演俞烈.第五.我國宗教法不健全,佛教管理體制不科學.宗教法沒有準確界定佛教徒應該信仰的真佛經(四部阿含經)以及正常的僧人活動--戒(學戒守戒)定(四禪等)慧(研習阿含經)三學,沒有規定佛事法會等為邪道非法活動,沒有維護戒律的條款(如僧人和寺院收入及存款超過一定限額為詐騙活動等),結果"宗教信仰自由"變成了"收錢騙錢"自由,變成了"講邪法淫亂"自由,變成了"大肆宣傳拉信徒"自由.此外,國家省市及縣佛協會長和寺院住持一人掌權,沒有製約機制;有的市縣佛協會長雖為在家信徒,但無一定權力(財務監察和檢察出家人歷史及婚姻狀況權等).第六.當今中國偽佛教興盛,僧團腐敗,和國家各級宗教主管部門腐敗(保護傘)及學術腐敗(化妝師)密不可分,尤其是宗教主管部門腐敗---貪僧和貪官魑魅魍魎,狼狽為奸,同流合污,共同欺騙在家信徒.大和尚們貪財貪名,花錢買官包二奶搞同性淫亂,以"供養或捐助"為藉口,大搞行賄受賄違法犯罪活動,肆無忌憚,和一些政府宗教部門高官的庇護密切相關.那麼,要消除佛門的腐敗,取締大乘邪教,中央政府必需依靠公檢法,通過在家和出家信眾舉報,打擊佛門腐敗和宗教部門腐敗雙管齊下,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我相信,只要我們團結一致,不斷鬥爭,中國的大乘偽佛教一定會像九十年代的偽氣功*一樣,徹底垮台,最後使真佛教--原始正教重現於世,造福人類!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