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快錢出售銀行卡? 你可能已涉嫌“幫信罪”!

2022/09/25 13:07:37 網誌分類: 生活
25 Sep

開學季節是每所大學秋季最繁忙的時候,也是許多違法者舉手示眾的時候。 特別是,學校裏的一些學生,被周圍的村民和違法者迷住賺快錢了,變賣和出租了“兩張卡片”,成為了“工具人”; 一些學生也被招募到校園裏購買“兩張卡片”,並發展成為“卡片商人”。 有些人甚至因為犯了幫助和信任罪而感到困惑並受到懲罰。
1、什麼是信任罪。
幫助資訊網路犯罪活動罪(以下簡稱幫助信任罪)是2015年11月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中的一項新罪,主要是指行為人知道他人利用資訊網路實施犯罪,並為其犯罪行為提供技術支援,如上網、, 伺服器託管、網路存儲、通信傳輸,或提供廣告推廣、支付和結算等幫助。 它是電信網路犯罪的重要“共犯”。
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檢察院聯合發佈了《關於非法使用信息網絡、協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 其中明確了幫助信託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及相關司法認定問題。

2、信託犯罪嫌疑人的資訊。
近年來,特別是自“破卡”行動以來,公安機關受理涉嫌幫助他人實施信託犯罪的案件迅速新增,現已成為各類刑事犯罪中的第三種犯罪(前兩種是危險駕駛罪和盜竊罪)。

1、幫派信託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 就案件數量而言,今年針對幫派信託犯罪的襲擊次數繼續下降,但總體情況仍然很高。
“打卡”行動以來,涉案人數直線上升,特別是2021,是2020年的3.2倍。案件數量的新增與公安機關加大力度打擊“打卡”活動中“兩卡”(即銀行卡和電話卡)的非法交易密切相關。 自2021第四季度以來,打擊和處理信託犯罪的人數逐季度下降。 其中,2022年第一季度將比2021第四季度低18.7%; 第二季度比第一季度低34.8%。
從對經辦人員的鎮壓來看,涉及的範圍很廣,大多數是初犯。 2022年上半年,瀋陽市公安機關對協助信託犯罪的打擊涉及全市所有行政區域,特別是電信網路詐騙高發的重點地區,參與協助信託犯罪人數相對較多。 從人員年齡來看,低年齡現象較為突出,30歲以下占43%,18-22歲占36%。 犯罪嫌疑人中,受教育程度低、收入低的占大多數,國中及以下學歷的占52%,無固定職業的占49%。 犯罪行為主要表現為非法買賣“兩張牌”。 與此同時,在私營企業,特別是科技公司,擁有學士以上學位和高收入的罪犯人數繼續新增。 主要犯罪行為是軟體發展和技術支援。 近90%的鎮壓人員沒有犯罪記錄,是首次犯罪。
從行為上看,組織模式普遍,分工特徵突出。 協助信託犯罪大多以幫派的形式進行,如“佳能-持卡人-持卡人為”的組織模式,分工比較明確,便於對上游犯罪提供持續、大規模的支持和幫助。 與傳統的幫派不同,邦信幫派的不同層次和成員往往不見面。 通常,它們主要通過程式碼、機密語言和其他管道通過網絡連接。 似乎聯系是“鬆散的”,但實際上“默契的”合作是緊密的,這使得戰鬥更加困難; 不同級別和成員往往同時幫助多個上游犯罪集團,這更為有害。

從辦案角度來看,以信託行為為輔助的上游電信網路犯罪主要集中在電信網路詐騙、網上賭博等領域,主要有三種行為形式:第一,“兩卡”特別是銀行卡的非法交易為上游犯罪提供了轉移支付工具, 現金流出和現金選取,占打擊總數的80%以上; 二是提供專業技術支援和軟體工具,如GOIP設備和批量注册軟件,以提高犯罪效率,降低犯罪成本; 第三是開發專門用於犯罪的黑手黨軟體工具,例如每秒撥打IP,以避免監督或調查。
2、值得注意的問題。 舒警方發現,在信託犯罪案件激增的背後,一些社會治理問題,特別是網絡治理問題得到了反映,一些問題更加突出。 有必要加强源頭控制和合作治理。
第一類是在校學生。 一些在校學生被校園周圍的村民和違法者引誘,出售和出租“兩張卡片”,成為“工具人”; 一些學生也被招募到校園裏購買“兩張卡片”,並發展成為“卡片商人”。 例如,大學生塗某長期在校園內外購買他人的銀行卡,並將其提供給罪犯使用。 與此同時,他慫恿女友萬某(學校學生)從同學那裡買了8套銀行卡,然後賣掉。 這些銀行卡被用來實施電信網路詐騙罪,21名受害者將超過207萬元的詐騙資金轉入銀行卡。
第二類是科技公司的員工。 這些人員以“快速賺錢”和“炫耀能力”為理念,以“科技中立”為盾牌,實際上成為犯罪的“科技援助”。
第三類是通信、金融等行業的內部人士。 他們違反“實名制”等規定,辦理了大量“兩卡”,非法出售和提供,成為電信網路犯罪的主要工具傳播通路。 例如,一家駐紮在大學校園網的通信公司的代理人利用手機卡應用程序的學生資訊,私下處理了500多個校園寬帶帳戶,並以每個帳戶200元的價格將其出售給上游買家,其中一些帳戶被用於電信網絡欺詐犯罪。

第二,在招聘、實習和兼職方面存在的問題更加突出。
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一些招聘市場,特別是網上招聘平臺,對招聘企業資質和招聘資訊發佈缺乏嚴格的審查和管理,導致許多人因虛假、非法的招聘廣告而落入犯罪分子設計的陷阱, 最後犯了信任罪。 一些學校對學生就業指導和教育管理不到位,實習管理鬆懈,實習組織審查不嚴,導致部分學生在兼職實習期間被騙參與電信網路違法犯罪活動。 例如,學校聯系的仲介公司介紹了一所學校的20多名學生到一家公司實習。 事實上,他們被欺騙從事欺詐排水工作,直到他們被發現捲入案件。 經過審查,檢察機關建議公安機關撤銷案件,但這對學生的心理仍有很大影響。
第三,設備和工具的來源管理需要進一步加強。
一些犯罪分子通過非法銷售或租賃專業設備或工具幫助上游犯罪。 有些設備和工具可以正常使用,但由於在生產、銷售、使用等環節缺乏必要的監管和監督,很容易被用於犯罪。 例如,GOIP設備在實踐中已經正常使用,但由於准入標準低,缺乏對流通的控制,此類設備已成為海外欺詐集團的主要犯罪工具。 圍繞其銷售、租賃、安裝和維護形成了一個黑人行業,許多人參與其中,這違反了信託罪。 另一個例子是,由於轉帳額度高,風險控制識別困難,公司帳戶受到電信網路詐騙和線上賭博集團的“青睞”,專門用於收款和轉帳。 由於企業註冊准入門檻較低,公共帳戶開立審批條件相對寬鬆,圍繞公共帳戶的開立和交易形成了一個黑色產業。 受利益驅使,一些人注册空殼企業,開立公眾帳戶,並將其提供給上游罪犯。
天之驕子應該在日常生活和學習中樹立正確的人生觀,積極理解法律常識,不要被微利蒙蔽。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