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全民動態清零,恐怕長期做動態清,永遠不能清零,因為新冠病毒已經變成普通感冒,永遠存在,起起伏伏,不斷爆發,試問?普通感冒可以清零嗎?當然不可能,感冒每年一到秋冬就爆發,延至春季,一年四季,只有夏季感冒才減少,動態清零恐怕三年.十年甚至永遠無法清零而又繼續清零,永無止境,恐怕中國經濟被清掉,人民衣食.生存空間也清掉,一切都清掉,這是中國的特徵,一抓就死,一放就亂。 疫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变成病毒不杀人,恐惧杀人。

2022/11/23 12:11:06 網誌分類: 健康
23 Nov

中國要全民動態清零,恐怕長期做動態清零,永遠不能清零,因為新冠病毒已經變成普通感冒,永遠存在,起起伏伏,不斷爆發,試問?普通感冒可以清零嗎?當然不可能,感冒每年一到秋冬就爆發,延至春季,一年四季,只有夏季感冒才減少,動態清零恐怕三年.十年甚至永遠無法清零而又繼續清零,永無止境,恐怕中國經濟被清掉,人民衣食.生存空間也清掉,一切都清掉,這是中國的特徵,一抓就死,一放就亂。 疫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变成病毒不杀人,恐惧杀人。因為疫情稍微爆發,立即圍封,這些輕微病人充斥醫院,無法容納那些長期病患.急症病人,造成失救而死,更加離普的是:因疫情爆發,醫院 不敢收其他病人,因封關,有些病人要去高級醫院治療無法出去因而病死,因為疫情封鎖,很多人因為破產.失業自殺,因病失救,因疫情封鎖自殺而死,全國恐怕有數千人,恐怕比因疫情而死的人還多。中国政府在重申坚持动态清零的基础上发布了优化防控的二十条措施,但各地刚开始落实就因感染人数增长而重新收紧防控。香港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金冬雁教授指出,奥密克戎的致死率比季节性流感还要低,重要的是防止“恐惧杀人”。 德国之声:中国11月11日发布优化防控的二十条措施后,我们看到一些城市的防控措施放松了一些,但在感染人数出现上涨趋势后马上又收紧了。您怎么看这种反反复复的情况? 金冬雁教授:这种情况在中国很常见,所谓"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今天(11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又发布了新文件(编者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核酸检测实施办法》等文件),将措施更具体化。 20条是一些大方针,现在的文件细了一些,提供了更多可执行性。但这些措施还是需要再不断优化。 政治 | 13.11.2022 墙外文摘:即便有所松动,清零镣铐也不会解除? 德国之声:您认为该怎样优化呢? 金冬雁教授:现在的措施基本上并不是要真的放开,不是要取消动态清零,而是把已经证明无效的一些措施删掉。现在提出的一些措施将来也是要进行修正的,还要继续修正。 德国之声:就是说现在不是要取消动态清零,那么动态清零有必要继续坚持吗? 金冬雁教授:有没有必要坚持那是另外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是并非要取消动态清零。 德国之声:我们看到民众中对新冠病毒还是有很大的恐慌,但现在的奥密克戎毒株应该说致死率、重症率比以前其实低得多。具体数字是怎样的呢,比如从香港的情况来看? 金冬雁教授:奥密克戎的致死率比季节性流感还要低,而且从中国的情况来说,大部分人都打了疫苗。从香港2022年截至现在的数据来看,如果一针疫苗都没打,死亡率是2.32%,算是比较高的。如果接种了三针科兴疫苗,死亡率大概是0.13%;接种了四针科兴疫苗,死亡率是0.08%;接种了两针复必泰疫苗,死亡率是0.06%;接种了三针复必泰疫苗,死亡率是0.02%;接种了四针复必泰,死亡率是0.03%。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要接种三针、四针科兴疫苗的原因,这样效果比较好。千分之一的死亡率基本上就是季节流感的水平。就是说打了三针科兴疫苗的死亡率基本就和流感死亡率一样。如果打了两针复必泰,死亡率就基本是万分之六了。致死率和重症率是相关的,所以用死亡率来做比较是最直观的一个数据,也是跟重症率一致的数据。 德语媒体:转折点上的“清零政策” 10月底,郑州富士康员工大批离厂徒步返乡 德国之声:那这样的一些数字您认为中国民众有没有可能接受? 金冬雁教授:如果你不接受,那每年都有季节性流感呀。季节性流感的数字他们不会报告,不会记录为流感死亡。现在他们把死亡数字夸大到无限大,然后告诉中国的老百姓和中国领导人,说奥密克戎造成的死亡比德尔塔还要多,这完全是一派胡言。这些人不知道到底是学术水平非常差,还是在胡说八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在故意骗人!中国领导人都被他们骗了,所以恐惧得不得了。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这样子的。像郑州,像富士康这样的情况在全世界都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让全世界人都看不起。 德国之声:在中国,现在的做法是把新冠感染者和密接者都拉到方舱集中隔离。而有些方舱条件很差。 金冬雁教授:是的,很多人都害怕被拉到方舱。很多人其实不需要治疗,他们需要的是心理医生,心理上的治疗。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变成病毒不杀人,恐惧杀人。是人为搞的。 德国之声:您谈到过香港有个经验就是多测抗原。测抗原有什么好处? 金冬雁教授:抗原第一便宜,第二出结果时间短。而且抗原检测阳性和传染性的相关性,要比核酸检测阳性结果和传染性的相关性好得多。核酸检测呈阳性的人很多是没有传染性。很简单一个例子,香港特首李家超回到香港后核酸检测阳性,但他前几天见各国领导人的时候抗原检测是阴性,就说明他基本没有传染性,要不然的话这些领导人都被他传染了。 德国之声:您也谈到香港是被动破防的,之前也是一直采取清零政策。破防以后就把减少死亡、减少重症和减少感染作为主要目标。中国大陆该怎么借鉴呢?国家这么大,各地的防疫好像也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金冬雁教授: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不是一个问题。你想想看,中国情况再差,也不会比北朝鲜更差,不会比越南、马来西亚、印尼更差。人家都过来了,你为什么就过不来呢?这根本就是无解嘛。而且现在已经到了这么一个时间点,病死率和重症率都这么低,从病毒来说,不可能造成医疗资源的挤兑,不可能出现他们所描绘的像人间地狱的情况。重要的解决老百姓正确的认识。发生医疗资源的挤兑不是因为病毒,而是人祸,是人们的认识造成的,并不是因为病毒本身厉害得可以杀死这么多人。 德国之声:在德国,很早就不把感染人数作为唯一指标,而是考虑重症率、住院率、医疗资源有无挤兑等因素。 金冬雁教授:本来就应该把重点放在这些方面,确诊数其实没有意义了。但他们不习惯,他们就想看到没有确诊,没有确诊就觉得很好,就很高兴。那为什么流感他们不管呢? 德国之声:而且事实证明基本上也是防不住了。 金冬雁教授:破防是大概率的。所以20条里面也说要给老人打加强针,要准备抗病毒的药。这些都是正确的方向。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22/08/13

早晨。

幪面馬仔
幪面馬仔 2022/08/13

老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