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揭秘真相:疫苗的陰謀

2022/11/24 20:33:23 網誌分類: 疫苗真相
24 Nov

《一個醫學叛逆者》的作者——醫學博士曼戴爾鬆在他的著作中用許多篇幅詳述“疫苗”的反作用,鄭重警告世人千萬不可迷信他們(醫學界)在“傳教”(洗腦)時所說的疫苗的功效,因為疫苗裏早又埋伏下了另一種病毒或細菌,患者會自動感染、傳布,再買他們更多的藥品和疫苗。都是陰謀者奴役的“科學專家”們早已研製好的“圈套和配套”!

曼戴爾松醫學博士(Robert Mendelson MD),不僅是一位名醫,而且曾任美國知名大醫院的院長,著名研究所的研究員,醫學院的教授,伊利諾州醫師執照局的局長,還是美國醫學會(AMD——AMERICAMEDICALASSOCIATION 一個具有超強政治力量的工會組織——美國醫師工會)的領袖。他在1980年出版了一部巨著,書名是《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CONFESSION OF A MEDICALHERE TIC》,是美國WARNERBOOKS出版社出版的。這本書再版過無數次,擁有讀者無數。他忠實的讀者們紛紛站出來,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全國健康聯盟NATIONALHEALTHFEDERATION ,公推曼博士為會長,美國大城小鎮都有分會,定期舉行集會,並邀請名人演講,還有定期會刊。這是西方有史以來首次對醫藥界的大革命。

曼博士書的副題是:如何捍衛自己的生命,不受醫生、化學藥物和醫院的坑害。封面上列出六個重點:

(1)醫院的年度身體檢查是一個陷阱。

(2)醫院是患者的險地和死所。

(3)大多數的外科手術給患者的傷害過於益處。手術每次必定都是非常成功的。但病人傷了或死了。

(4)所謂疾病化驗或檢驗,檢驗的體系和過程不合理,簡直是腐敗一團,即使是科學儀器,也是錯誤百出,完全不可信任。

(5)最大多數的化學藥物不但沒有治療的真實效果,抑且是致病、添病的緣由。

(6)X光的檢驗是診斷程序的重點和特色,“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它不但輻射線對人十分危險,而且檢驗結果錯誤頻出。因為解讀X光照片的是人,人就會受偏見、情緒的影響而導致錯誤的判斷。即使是同一個專家,在十年後再次解讀同一張照片,就有75﹪的偏差(試驗證明)。

書中對以上六點,作了詳細的說理和舉證,使行家讀後,覺得:一點也不錯,他替我把我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使外行人讀後,如惡夢初醒,覺得:是他替我說明我生病時所受到的萬般委屈和無辜的災難。所以,曼博士的書一出來,就轟動全美國。

曼博士把“對抗療法醫學”ALLOPATHY MEDICINE(對抗療法醫學,也就是專以化學和器械檢驗、化學藥物治療、或外科手術治療為本的醫學。也就是中國人習慣稱謂的西醫)一向自詡,一再強調:“它是科學的”斥為:“它是很不科學的,它不過是科學的迷信。”或者說:“它是披著科學的外衣的迷信”。整個對抗療法醫學的體係是一個充滿迷信的大教會,或稱為大邪教更妥當。大製藥公司是他們的上帝,醫院或診所是他們的大小教堂,賺錢是他們的教義,醫生是穿著白色道袍的神甫教士,實際上是大藥廠的次級推銷員(大藥廠規定什麼病開什麼藥,醫學博士的醫生們如敢違背,立刻解職、處罰,永世不得翻身。比藥廠的直接推銷員還低一個等次),患者是他們的致富或爬上高梯的試驗品和墊腳石。他們至高無上的法寶是化學藥物!

一個藥品的開發,必須從老鼠身上開始它的程序,一直到批准上市,要耗資百萬(其中賄賂當道的錢不算在內),費時十數年。顯示的這個藥品似乎是經過千錘百煉,對治療疾病必然是百發百中的,稱之為:“科學的成品”。可是等到新藥面世之後,不到幾個月,就出現各式各樣的毛病,不但治不了病,它的副作用簡直駭人聽聞。勉強撐不到幾年,這個千呼萬喚出來的聖品,就被淘汰了。在藥物不斷更迭“創新”中,讓人感到醫學“昌盛、先進”的假面貌,其實絕大多數的藥品都是帶著劇毒的廢物。整個“製藥”過程是他們故意設計成“難上加難”、“非常科學”、“偉大發明”的假象,是在演一出科學的魔術鬧劇,以蒙蔽人民群眾的耳目。更可惡的是大藥廠專門豢養一批所謂的專家,替他們合成新的病毒或細菌,製造新的惡疾,配合著政治的需要,去要散佈的地方散佈。然後再向他們兜售疫苗、解藥。兩頭通吃,雙重牟利。曼博士用許多篇幅詳述“疫苗”的反作用,鄭重警告世人千萬不可迷信他們在“傳教”時所說的疫苗的功效,因為疫苗裡早又埋伏下了另一種病毒或細菌,患者會自動感染、傳布,再買他們更多的藥品和疫苗。都是“科學專家”們早已研製好的“圈套和配套”!

曼博士說:醫院是合法的傷人或殺人的場所。和一般屠宰場不同的地方是:被傷害的人必須傾家蕩產,付出極其昂貴的價錢,去被他們宰殺!如果你是窮人,付不起醫藥費,即使磕破頭求他們,他們也不屑浪費寶貴時間來宰殺你,除非他們看中了你的髒器。化學藥品是大藥廠背後的世界最大富豪們的搖錢樹(可與石油比富)。整個醫療系統和政治、法律掛鉤,若有病患不願接受他們的“治療”,法院就立即介入,強制執行。譬如,一個叫做:RITALIN的化學藥品,說是可以幫助學童品行好、學習好。只要有關當局認定哪個學童要服此藥,學童必須服用,不服用就不准上學,如果家長出面交涉,家長就會被起訴、判刑、罰款和坐牢。 60﹪的美國學童都服用此藥。正面的效果,看不大出來,而它的副作用可大了:不是學童年產生抑鬱、頹廢,嚴重的自殺;就是使他們的性情變得十分火爆,進而刺傷自己,殺死父母、祖父母、同學、老師和校長。因此,許多家庭環境許可的,令子女推出這個教育體制。改上“私塾”。

因服用化學藥品而致殘、致死的美國人,每年至少1500000人(150萬人),這是公佈的數字。這個“邪教”組織嚴密,勢力很大,財力無窮。這套制度不僅危害美國本國的無數哀黎,同時也是對外的戰略武器。威逼利誘使別國在醫療制度上必須與它接軌。富豪打佬常公開說:“這比正式掠奪人家的政權更實際,更權威,更沒有風險。”因此,當“富豪”要征服一個地方,就去那裡“行慈善”、“做好事”。去“捐贈藥品、疫苗”,辦一個或多所“醫院”!

《全國健康聯盟》的最主要綱領是喚醒民眾:生命權是天賦的,維持健康也是人民天賦的權利。人民有權選擇對自己最合適及最有利的治療方針與方法。

美國人民有權利在各種現有的醫學中,選擇一種或多種的治療方法,譬如,美國除了對抗療法外,還有多種醫學,如:順勢療法(HOMEOPATHY),自然療法(NATURALPATHY) ,脊椎關節療法( CHIROPRACTIC),民間療法(FOKSREMEDY),草藥療法(HERBALREMEDY-西方傳統草藥療法)等等,這些醫學和對抗療法的醫學應該平等,任人選擇。更不該以政治權力獨尊對抗療法,任由它獨霸壟斷,把其他一切醫學療法一概定為非法。對待使用其他醫學的治療者,不許保險公司付費,警察可以隨意取締逮捕。

由於曼博士領導人民團結起來,堅決抗爭,於是美國政策逐漸放寬,逐步準許各種療法合法化,或是採取不干涉主義,準許他們自由發展。後來針灸療法由尼克松總統從中國帶回美國,也享受合法化的待遇。在美國準許辦中國醫學醫學院及各種訓練班,這是美國向中國接軌。

其次,《全國健康聯盟》的宗旨是鼓勵人民認清情況,真正的醫療應該是著重於“預防醫學”,所謂:“一個盎司的預防勝過一鎊的(對抗)治療”。

對抗治療的原理原則太過人工化,離天然或自然越過越遠。譬如,對抗療法者們太過依賴化學的“抗生素”,本來要靠它抵制細菌,制止發炎的,但由於殺伐太過,那些先於人類就在地球上生存的細菌是活的,可以因應變化,迅速即能對死的化學藥品產生適應力,並且對抗過來,使化學藥品力量減弱失效。不但達不到殺伐的目的,由於它毒性的副作用,反而殺死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致使細菌發炎比以前更厲,產生更多斬不斷的炎症,甚至於最後的癌變。過度的人工化、公式化、僵化,必將毀滅別人也毀滅自己。因此,“回歸自然”是所必需,必能優於不顧一切地往“對抗”的牛角尖裡鑽。

我對於《全國健康聯盟》的主張和實力都比較清楚,因為我被邀在他們幾千人大會上多次演講。他們對美國民眾的福祉和權利是有重大貢獻的!他們也是在美國對中國醫學心嚮往之的一群力量。目前,這種力量還正在茁壯、穩定的成長中!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從西藥產生到現在總共生產了10000多種西藥,現在用於臨床的西藥僅有1000種左右,有9000多種西藥已經被淘汰退出歷史舞台,而且這種被淘汰的西藥還在不斷的增加。

西藥被西方宣稱經過嚴格的動物和老鼠實驗並能迅速消除症狀的產物,為什麼要以如此快的速度、大量地被淘汰呢?原因就在於西藥有非常嚴重的毒副作用。

西方社會每年因服用西藥導致失明、失聰、誘發腦中風、心髒病、器官功能衰竭、肥胖、糖尿病、高血壓、癌症和死亡的患者數以100萬甚至1000萬計,特別是肥胖,現在已經成為西方社會的社會問題,國家總統親自走上街頭號召減肥,在學校強制學生進行減肥。肥胖雖然與生活習慣相關,但服用西藥是導致肥胖的原因之一。 4月27日全球200多位科學家聯合發表聲明稱化學製劑是導致肥胖和糖尿病、高血壓、癌症的主要原因。生物化學家布魯斯.布隆伯格撰文稱“化學製劑是致肥因數”,具體內容在我的博客中都已經進行了闡述。中國社會也有不少服用西藥導致的惡果,大家都對2005年春節聯歡晚會的“千手觀音”表演應該記憶猶新,所有參加表演的兒童都是服用西藥後導致失聰的聾啞兒童,她們象花朵一樣可被西藥無情的奪去了聽取世界美好聲音和說話的權利,這就是西藥之害。也正是西藥有如此多的毒副作用的原因,絕大部分西藥被西方國家下令淘汰,退出歷史舞台。據墨西哥報導,僅美國社會每年因服西藥死亡的人數就達到12萬多人,不包括服藥後導致失明、失聰、誘發腦中風、心髒病、器官功能衰竭、肥胖、糖尿病、高血壓、癌症等病人,要算上服西藥後毒副作用的影響,數字應該在數百萬或千萬。

現在用於臨床的1000多種西藥還在不斷的淘汰。西方人對西藥的毒副作用的認識太深刻了,因此他們在尋找治療不用西藥的治療藥物和方法,又被他們稱著“替代醫學”或“替代療法”,現在西方贊同和認可“替代醫學”或“替代療法”治療的人數在迅速增長,並有不少的西方國家立法如法國、德國等將“替代醫學”或“替代療法”納入醫療保險的範圍。美國的部分州也將“替代醫學”或“替代療法”納入醫療保險的範圍。

什麼是“替代醫學”?簡單的說凡是能替代西醫治療疾病的醫學在西方社會都叫做“替代醫學”,比如中國的針炙、中醫,泰國的泰醫,印度的印醫等等,在西方社會統統被稱為“替代醫學”。

西方人為什麼要由西醫轉為“替代醫學”治療?或者換句話說“替代醫學”與西醫比有哪些優勢讓西方人如此看重“替代醫學”?

第一、“替代醫學”在治療過程中不會對人體造成任何傷害,沒有毒副作用。比如中國的針炙、拔罐、刮痧等。

第二、“替代醫學”主要以動物、植物入藥,成份雖然複雜但性質穩定,而且經過數千年實踐檢驗,因此安全可靠。比如中國的中醫等。

第三、“替代醫學”的治療費用與西醫比非常低廉,僅僅是西醫治療費用的幾十分之一。

第四、“替代醫學”能治療西醫認為不能治療的疾病。比如風濕、類風濕、痛風、癌症等等。

西方人正是看重“替代醫學”的這些好處,所以他們要由西醫轉為“替代醫學”。

西方人正逐步淘汰西醫、西藥轉向“替代醫學”,而我們個別漢姦院士和漢姦學者為什麼還要極力鼓吹西醫、西藥,叫囂取消被西方社會逐漸認可的中醫、中藥呢?個別漢姦院士和漢姦學者是被美國洛克菲勒集團收買並為其推銷西醫器材和產品服務,於是他們不惜賣國和賣祖求榮,極盡污衊之能事,肆意污衊和攻擊中醫、中藥,這些漢姦院士和漢姦學者的言行已經引起了高層的注意,所以加大了力度保護中醫中藥!

如果說“中醫是有意無意的騙子”,那西醫絕對是有意的、高科技騙子;如果說中醫是坑人的職業,那西醫絕對是世界上最最坑人的職業。

為什麼如是說,我們有充足的理由證明如下。

一、有西醫生**的地方,死亡率急劇下降%。

瑞士學者韓魯士(Hans Ruesel)調查求證了以色列、哥倫比亞、英國、美國加州,只要有醫生**的地方,其死亡率即降低至平時的百分之十五甚至百分之三十五的統計(源引台灣《中國時報》七十三年二月廿八日第八版《醫生不看病,病人不會死》一文。)

沒有醫生反而死亡率下降,這就說明了,西醫是最坑人的職業。

二、西醫理論上造假,一般人無法揭穿。根據這種理論治病,多少人做了試驗白鼠?

《健康報》9月13日第二版刊登了題為《臨床研究應成醫學科研主導》一文。文中提到30年來世界癌症死亡率直線上升,醫療技術水準卻原地踏步。文中稱1971年以來美國耗費2000億美元研究癌腫治療,收穫156萬篇與腫瘤有關論文,結果是80%以上的論文與小鼠、果蠅和線蟲有關,極少有真正的人體臨床研究。文中還指出:還有一些研究論文誇大成果,甚至有的論文還造假。所以作者呼籲,要改變基礎研究一直占主導地位的局面,把臨床研究提升到主導地位。

何止是癌腫病,每一樣疾病,那個不是西醫從實驗室裏、從動物實驗中得出結論然後“想當然”地認為人也與動物一樣?一般人沒有條件,是無法進行實驗核實這種始作理論的正確性的。即使有條件的西醫醫療機構,也不輕易重做實驗進行核實。故變成了西醫老大美國人在實驗室造假,中國的西醫就吃美國人的屁,渾渾噩噩地售假、販假還不知道自己在做著坑人的事。但是有一點,大腸桿菌致食物中毒論用一個很簡單的實驗就可以否定的。詳見《不懂科學的民間西醫,別來褻瀆科學》一文。

今日西醫最值得驕傲的抗菌素,其治病的原理也不是完全正確的,因為當病人免疫力很低時(如老年人、愛滋病人、多年慢性病人),病人使用青黴素等抗菌素一點效果都沒有的。西醫把人體與微生物分離出來,用顯微鏡發現了某種微生物就大肆喧染微生物的“罪行”,完全忽視了人自身的免疫力在抵抗疾病和治療疾病中所起的作用。是故連美國的西醫著名醫學家恩格爾都批判了西醫這種研究模式,認為經典西醫理論是微生物模式——即完全脫離了人體自身去研究微生物,“身心二元論”——把心理疾病說成是某種神經紊亂而忽視(脫離)社會、心理的作用,抨擊西醫經典理論凡病都以人體自身的物理變數進行解釋,教條地認為物理變數是疾病的終極解釋語言,然而在許多疾病病因解釋上都千篇一律地貫以“可能有多個原因”(實際上也是病因未明)或者“病因未明”。然而在西醫不明病因時卻照治不誤,把病人治死了就以“科學到目前為止都無法治療該病”為理由向死人家屬推卸責任,使家屬乖乖點齊鈔票把死屍抬出去。

但是並非沒有實驗設備就無法否定西醫的理論,因為臨床效果就是理論的試金石,西醫當今所治癒的疾病有幾種?西醫那種所謂手術成功和治癒的標準是:不死於手術台上或者是24小時內不死就叫成功,而不顧病人是否變成了植物人、殘疾人,比如腦中風、腦瘤的手術就是;只要病人有命走出醫院大樓就叫治愈而不顧日後是否會復發,是否隨著病人治療時間的延長而病情越來越糟糕,比如治療高血壓日久演變心臟衰竭、腎病變,骨髓和器官移植壽命不長,糖尿病治成尿酸酮中毒、壞疽等等。如果以遠期療效來考察西醫,那西醫不單是反科學而且還是黑科學,是一群集體罪犯操縱的坑人“科學”! !

西醫的理論一旦確定下來,是不容許人們懷疑,不容許推翻的,它像皇帝的聖諭和偉大的某某政黨的理論永遠都是“正確”的,只有等到新的研究發現和醫療實踐發現出現問題時(如醫療事故)舊的理論才被否定和推翻。例如過去西醫否定中醫的“脾有免疫功能”因而隨意切除病人的脾臟,等到過了若干年觀察發現無脾的人確實因無脾而得了無脾綜合徵(根源是免疫力差)時才承認脾有免疫作用。又如西醫過去認為盲腸沒有用可以隨意切,後來觀察發現切除了盲腸的人大腸癌患病率比沒切的人高出5倍以上時才糾正自己的錯誤觀點。再如扁桃腺腫化膿本來中醫可以治癒的,但是西醫死死拖住病人,直到治到不行了對病人說:“手術切除扁桃腺”,使病人的免疫門戶破壞貽盡。可是那些切脾、切盲腸、扁桃腺的病人,他們的健康損失西醫有過賠償嗎?不過得到是“過去的科學認識水準是那樣的”牽強解釋答案。什麼叫“過去的科學”?牛頓、阿基米德的定律不也是過去的科學,可到現在還不需要修正的呢。西醫怎麼就不知羞恥在“科學”前加上個“過去”定語?說到底西醫還不是“實驗”、“經驗”,談何科學?

而中醫理論能騙人嗎?中醫理論“從臨床中來,到臨床中去”,中醫講究百家爭鳴,人人都可以在臨床上隨時驗證其理論的正確性和藥方的療效,人人都可以發表自己的心得體會,人人都可以評論以前的理論和方效的正確性。是故正確的理論、治病方法和一些名藥方(療效高的藥方)世代相傳,個個中醫師甚至民間老百姓都從不間斷地使用,不斷地得到臨床實踐的核實驗證(誰說中藥方治病沒有重複性?)。試看今天有幾個中醫師和民間人士不是使用張仲景的藥方治病的呢?而那些錯誤的理論,例如金元時期朱丹溪的“陽常有餘,陰常不足”的理論在明代就得到眾多醫家批判質疑,王清任的《醫林改錯》中解剖錯誤認識就得到王之後的、中西醫匯通醫學派唐容川的批判。中醫理論就是這樣在批判中繼承,在臨床實踐中不斷驗證和核實,就算是《黃帝內經》,有學者考證其理論的形成都歷經數千年臨床實踐,在戰國時期才確定下來。中醫這種與臨床密切結合起來誕生的理論才最值得信賴,那像今天那些西醫,研究基礎理論的根本就不懂得治病,理論與臨床相互脫節! !

三、西醫是一門幼稚的理論,總是拿無辜的病人作西藥試驗的小白鼠。

連西醫專家都說,一個**如不經過70年或更長時間考察,是無法全面判斷這種**的療效和毒副作用的。可是除了阿斯匹林,還有哪些西藥經過70年使用而不衰呢。西藥往往是,生產出一種,一經發現其有強大毒副作用就拋棄不用,故西醫**不斷更新換代,有人甚至稱這種行為是“以一種新的毒品代替一種舊的毒品”,何來70年的檢驗?

以方舟子為首的民間西醫和醫學盲流卻拼命鼓吹西藥有雙盲試驗,認為西藥總是比中藥安全。可是,《**註冊管理辦法》(詳見第二十四條)並沒有強制性地要求新藥註冊一定要採用雙盲試驗,即使經過雙盲試驗,也不過是二、三年的觀察,又有何代表性?否則怎麼會接連不斷出現**醜聞呢,舉證如下:

日本人開發的白利麥豆,起初說這個**經​​過試驗,以“科學”的名義判斷此藥的劑量是安全,後來卻發現該藥致幾千個畸胎,而安全劑量竟然是原來的幾萬分之一!

最著名的醫藥醜聞當屬“反應停”——專治婦女妊娠反應的藥,經過雙盲試驗了吧,卻使全球誕生了兩萬個沒有手腳形像海豹的嬰兒! !藥廠一夜之間破產! !

每年數以萬計的聾啞兒,是怎樣來的?打抗生素致害出現的!

前幾年的含PPA感冒藥致心臟損害事件,最近在中國發生的是息斯敏事件。息斯敏一再修改藥物劑量,故媒體發報《問責息斯敏:誰為你的16年之過埋單?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