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殺雞取卵及極左思潮害香港,馬會也要搬去星加坡,香港玩完。

2023/03/26 06:57:56 網誌分類: 經濟
26 Mar

香港政府殺雞取卵及極左思潮害香港,馬會也要搬去星加坡,香港玩完。 香港政府謂搶人才,何以人才搶不到,而且有可能人才跑光光?何以見得?此乃極左思潮及殺雞取蛋所至,建制一朝得志,將泛民赶盡殺絕,有了國安已經將香港治到好好的,又要立23條,嚇到恐共人才及有錢人雞飛狗走,急急離開香港,香港不但搶不到人才,反而一場空,人才加倍流失,有機構訪問年青人,有85%年青人準備移民離開香港,年輕人跑光,香港尚有何希望?有香港名校因為收生不足,準備三年內倒閉,香港豪宅.寫字樓價繼續下跌,而星加坡上升,從中看到甚麼?就是人才.有錢人急速逃去星加坡,本來美國銀行倒閉潮,資金大量由美國出走,有少量流入香港,大量流入星加坡,在下早已預測到,九運星加坡行運,香港冇運行,今年8白財星飛到南方,星加坡在南方,吃正條水,怪不得因美國銀行擠提潮令資金大量湧入星加坡,而香港在東南方,今年並不是財星飛入,只是得到少量好處,九運未到,人才.資金已經離開香港,幸而政府機構.及交易所在港島,坐南向北,尚有一點運行,香港未完全死哂,港島乃是三元不敗之地,長發長有,政府機構不宜搬離港島,有人建議香港政府將政府機構由港島搬到舊機場啟德,空出土地用來建商住大厦,豈不是靠害,香港政府可自為之,別不思進取,坐吃山崩,為政者屍位素餐,不作為,有問題叫下面搞掂。事實上行不通,在下也曾當領導,手下幾百人,部門發現問題,部門經理孤軍作戰真是無法搞掂,一拖再拖,累月累年無法解決, ,只有總裁出馬,出謀獻策,人力物力支持,問題才迎刃而解。

恩威並施|如果馬會遷冊新加坡?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提出由今年度起的5個財政年度,向香港賽馬會(馬會)徵收每年24億元的「額外足球博彩稅」,稅額五年總共120億。其實香港現時50%的博彩稅率已經很高,增加博彩稅是有點「殺雞取卵」的做法。只要政府基建工程不超支,做好公共工程和財務管理,便可以省下120億。單單進行簡約公屋30000單位工程,便要花260億。 政府本身公共工程超支嚴重,正是造成目前政府財政問題的因素之一。增加馬會博彩稅收並不是一個良策,正常的做法應該是研究博彩政策,作出調整以增加收入。新加坡目前擁有的優勢不單只是金融財經,而且已經建立了博彩業,有賭場。新加坡為什麼比香港優勝,就是因為新加坡做事有規劃,不會見步行步,不會殺雞取卵,把自身的優勢消滅。 例如新加坡不會把自己的舊區全部拆掉,牛車水(唐人街)保留新加坡的傳統建築,讓新加坡有自己的文化旅遊資本。江澤民擔任上海市長時,曾到訪新加坡,看見新加坡保育舊建築物,問時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為什麼要保留舊建築物?李光耀回答這些都是很好的旅遊資源,要好好保存,傳統建築是一個城市的靈魂。江澤民聽了之後覺得很有道理,回上海後便停止大規模的上海市舊區清拆工作,他給上海留了一個文化底氣。上海今天能夠成為真正的國際大都會,少不了歸功當年江澤民的良政把舊區古蹟保育下來。香港卻走了歪路,把自身的舊區文化歷史都拆毀。 今次政府增加博彩稅有點「鬥氣」的味道,並沒有一個策略性思維。以馬會的實力,大可考慮分散投資,轉移投資項目,其中一個當然是新加坡。甚至可以遷冊新加坡、遷冊澳門,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香港?馬會建立於殖民地時期,139年來已形成一個體制,香港政府有能力去管制它嗎?政府自己要想清楚。 今次政府增加博彩稅有點「鬥氣」的味道,並沒有一個策略性思維。以馬會的實力,大可考慮分散投資,轉移投資項目,其中一個當然是新加坡。甚至乎遷冊新加坡、遷冊澳門都有可能,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香港?馬會的重要性就在於,建立於殖民地時期的它,139年來已經形成一個體制,這個恆久的體制香港政府有能力去管制嗎?政府自己要想清楚。 我認為對香港最有利的雙贏做法是大力發展博彩業,探究在新科技時代有什麼發展空間和可能。因應政府今次的舉動,馬會恐怕也會研究自身的分散投資策略,例如在大灣區。當然國家政策是博彩業一定要受到國家監控,它規模不可以太大,正如中國人說「小賭怡情、大賭亂性」的這個道理。 而以新加坡的管治生態,它完全有條件接收香港馬會。新加坡也是普通法體系,在法理上也有一定的可能性。甚至乎香港馬會和新加坡可以合作遊說中央,容許香港馬會在新加坡設立分支發展網絡。這一方面香港政府要小心,因為香港政府目前並不是一個強勢政府。它必須有策略性思維,思考做什麼事情才對市民和香港和國家有好處。 除了增加博彩稅,還有報道傳出香港政府要開始整治馬會。如果政府真的要整治馬會,事前應該先好好思考會否導致一個自相殘殺的鬥氣局面。我相信最重要的是讓博彩應該回到服務於香港市民利益,就是如何透過馬會製造更多經濟效益,轉成社會慈善福利的資源。例如研究博彩業和旅遊業的關係,如何透過博彩業推動其他經濟活動發展。目前負責管理馬會的是民政及青年事務局,民政及青年事務局有沒有能力去理解馬會的具體運作?政府內部有沒有足夠的專家去理解馬會的具體運作?這一點也需要考慮。 所以加博彩稅可以說是一件小事,但也是檢視政策思維的一個很好的機會。馬會自身也要檢討傳統殖民地模式應如何改革?如何增加馬會的透明度?如何提高香港的能力,建立香港團隊?馬會對社會的影響力,除了起硬件建築以外,還需要做什麼才能建立香港軟實力? 若果我是馬會高層,必然會分散投資,思考到澳門、大灣區和新加坡。馬會如果遷冊新加坡,對香港來說當然會是很大的損失。以新加坡目前的政治影響力,他們有足夠的力量促成這件事情發生。這是香港政府需要注意和認真思考的,而不是像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說些叫「馬會自己諗掂佢」的輕佻話。 作者胡恩威是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江蘇省政協委員、進念.二十面體聯合藝術總監暨行政總裁。文章僅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23/04/17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月15日(癸卯日)早上在和歌山市準備演說期間遇襲,有一名男子投擲疑似煙霧彈,幸岸田文雄安全撤離,未有受傷。 今日(17日乙巳日)早上9時10分,粉嶺一鳴路15號碧湖商場地下稻香酒樓,一幅約8米乘兩米的假天花突然塌下,壓住枱櫈。在場有不少茶客,大部份是長者,他們聞巨響紛紛失聲呼叫,幸事件中無人受傷,各人匆匆結賬離開,今日17日乙巳日美國亞拉巴馬州戴德維爾市發生槍擊案,造成4人死亡,28人受傷,部分人情況危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