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話 大軍

2008/06/23 19:27:59 網誌分類: 創作
23 Jun

太極兩儀幻化天地眾生,包括陰陽、男女與正邪。

        所謂孤陰不長,獨陽不生;正與邪何嘗不是?如果世界再沒有盜賊,還會有警察嗎?如果沒有了邪惡的猙獰,正義會是怎麼個樣子?

        所以自盤古初開,正與邪從來都是並存著,一時正義佔上風,一時邪惡控制大局,但無論誰勝誰負,彼此都不會,也不能徹底將對方消滅。因為每當正義發展到至盛,隱藏在正義內部的邪惡種子就會萌牙,相反亦然。

道家的太極圖案已經說明這一切。

 

        殯儀館地庫最神秘的D區。

一排一排的紙紮公仔,一個挨著一個,像秦俑一樣列起方陣。

單獨一個紙紮公仔看起來已夠嚇人,如此這般數之不盡的紙紮公仔,直教人從靈魂深處顫抖起來,有種不知生死的茫然若失感覺。

方陣的盡頭。

        馬軍單膝跪在地上,頭半點也不敢抬高。

        「馬軍,這幾年你的毒品生意做得蠻不錯啊!」一身黑色西裝,任何時候都戴著Ray Ban太陽眼鏡的黄啓發坐在大班椅上,背後的紙紮公仔默默地佇立著。

        「還不是托大人的鴻福,小的才有今天的成就。」馬軍把頭抬高了一點,戰戰兢兢地說。

        「哈哈哈,人就有這副德性,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和你們說話,有趣多喇,哈哈哈!」黄啟發心情大好,一邊哈哈大笑,一邊除下太陽眼鏡。

        藏在眼窩裡的七色蜈蚣像感受到主子的高漲情緒,一鼓一鼓地蠕動著。

        馬軍看見這些令人嘔心的七色蜈蚣,雙眼暴射出貪婪的光芒,口水的分泌一下子大增。

        「起來,給你看看我們的最新發明。」黄啟發把太陽眼鏡戴回。

        他從西裝的內袋拿出了一本硬皮精裝的死亡筆記,打開

        在空白的一頁寫起字來。

        吹 ──

        突然,一陣猛烈的陰風吹得馬軍緊抱著大衣,眼也睜不開。

        就在風停的一刻,馬軍聽到士兵踏步的聲音,就這麼一聲整齊的──砰!

        他斜眼看見黄啟發背後的紙紮公仔,個個都張着咀,踏前了一步。

        「圍 ──」黄啟發在死亡筆記上再寫。

        身後的紙紮公仔就像士兵聽見號角的指揮,如潮水般湧向馬軍,把他團團圍住!

        馬軍頓時手足無措,只懂抱着頭,大叫救命。

        「大人,救命!大人,救命!」任你有多大的胆子,被成千上萬的紙紮公仔包圍,不嚇破胆才怪。

        「哈哈哈,馬軍,你看,我這些陰兵多聽話,多厲害!」黄啟發寫了個「歸」字,紙紮公仔就乖乖返回原先站立的位置,分亳不差,井然有序。

        「……大……人,你是如何指揮這些紙紮公仔?他們竟然像軍隊一樣同一時間行動起來?」馬軍冒着汗,臉色發青地問。

        「第一代紙紮公仔在附上了經綠水强化的靈能量之後雖然可以活動起來,但因為靈能量的强弱有別,紙紮公仔接收指示的靈敏度很參差,於集體行動時,個別紙紮公仔偶爾會出現脫隊或動作跟不上的事故……」

「對啊,昨夜就差點走掉一個,幸好我眼明手快。」馬軍着說。

……因此第一代紙紮公仔只適宜單獨操控,最多是小組行動。但經我們日本支部的研究,將死亡筆記改良至可以將所有靈能量滙聚,再同一時間等量發放,配合紙質更輕巧、柔勒度更高的第二代紙紮公仔,嘿嘿嘿,我的陰兵大軍將會所向披靡,無堅不摧啊!哈哈哈!」黃啓發裂着咀狂笑,狂暴的笑聲迴盪於空氣中,彷彿夾雜着陰兵大軍的唬吼。(to be continued)

回應 (4)
我要發表
麵包布甸
麵包布甸 2008/06/25 10:25:05 回覆

ivina
ivina 2008/06/24 13:54:34 回覆

咁多公仔,

佢地可以玩返場世界盃喎!

掂~ 

 

 

 

糯米如
糯米如 2008/06/24 10:58:40 回覆
penny (佩妮)
penny (佩妮) 2008/06/23 21:48:10 回覆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