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家事國事 <.二十四 >象棋爭霸.

2008/06/29 23:38:00 網誌分類: 家事國事
29 Jun

回說小玲,月盈和立功三人在下九浦一帶溜了大半天,時近黃昏.立功自己要上十八浦那添男茶樓觀看棋賽,小玲和月盈兩人先回家去.

立功一個人先在街上的商店逛,待到七時就上去添男茶樓.找了一張枱.企堂問道"後生仔飲甚么茶??"....

在塲中人頭湧湧.都是象棋愛好者.各式人等.齊齊一堂,但見黃松軒和謝俠遜兩人坐在一塊大大的象棋板下,聚精會神,立功也拿出一本部來,把塲上的工作人員叫出的棋著,一一記下.砲二平五,馬八進七,馬二上三,,,.忽然身邊有兩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對立功的舉動暗自嘲笑..立功知道也沒有理會他們..很快到了第二局了…那兩人又在嘲笑立功,其中一人走近,喂,,你寫來做甚么??立功見兩人外貎粗魯,只好笑笑口道,沒有記來玩玩,另一人即道,唏.正傻瓜.學下棋要這樣嗎??"立功見這兩人有些驕傲,又沒有理他,心想此兩人也不過是棋屎而巳,懶得理他們.繼續觀看前面那掛上象棋的大木板.可能還要幾個鐘才結束.

立功在書局做,也曾看過一些棋譜.如甚么橘中秘,梅花譜等巳一一熟習.

他把他們的棋著記下,只希望嘗試寫一本象棋的評述小冊.印刊出版.看來這個十八歲的青年,雖然讀書成績未如意,但也未至於自暴自棄.只是自己對中醫沒有興趣,而做中醫的父親,卻總望把衣砵傳給他.偏偏他就沒有興趣.他的的拒絕,弄得兩父子終日面阻阻.

小玲,月盈回家後吃過晚飯,就入房拿了些書來看.小玲和月盈都是未來的教師.閒來也總愛找些書看.他倆打算畢業後到仁愛小學去教書.

說到教書,住在天棚的那個黃伯巳教了大半世書,現也退休了,老婆半痴呆,兒子又去了當軍.閒來沒事就在晚飯後來到地面小玲的大廰,跟小玲父親馬中醫下棋.消磨時光.

這晚又見其來到找馬中醫了.黃伯臉上掛著一黑框厚眼鏡,看上都有五十多歲.說話彬彬有禮.馬中醫都愛稱呼他老黃.老黃拿著家中携來的一杯龍井茶,放在桌邊,抽起自捲的香烟.跟馬中醫將起軍來.

馬中醫下棋不慌不忙.兩人的棋藝.都是鄰近有名的.這天住在鄰屋那個老人唐伯又到來觀戰.但見他拿著一根拐杖,龍鐘模樣踏進馬中醫的大廰//唐伯跟他們打過招呼不客氣坐了下來,背有點駝.頭上一年都戴著一頂綢緞質地的黑帽.默默在看,一言不發.間中還有些喘咳.馬中醫見到又叫馬太去端來痰泴侍候.

這個唐伯算來都有七十了.他是前清的舉人.自辛亥革命後就離開了原來在浙江稅局的官職,返回廣州.有些同僚還依舊為民國政府服務.但他一心效忠大清.對革命黨更是深惡痛絕.記得1912年那年人人要去剪髮鞭,他百般無奈,最後還把那條髮鞭留著珍藏.他回到廣州時才五十歲不到,為了生活,他寧在街上開個檔口為人寫對聯,寫招牌,甚至寫墓誌,都不愿去當官.他的執著也常被一些識時務的同僚譏笑.對於自己的祖先當年千方百計去反清復明,卒等到孫中山這個留學外國的廣東人才成功把滿清推翻.

諷刺的是二百多年的滿清教育也把一些人,忘記了漢人當年的仇.到這天反倒過來對滿清死心塌地.念念不忘.歷史往往就是這樣上演這些由子孫去嘲諷祖先的鬧劇.因為馬中醫曾醫好過唐伯的中風病,所以唐伯一直視他為救命恩人.在歷史的見解上,馬中醫不會跟人爭論,相反黃伯和唐伯兩人,則是意見相反.每次都爭不出結果,馬中醫都要從中調停.這天序幕才開始.才下了一局棋,馬中醫先勝.到黃伯先走砲二平五.

月盈正在看著冰心寫的一本小說,而小玲則靜靜看著男友從上海寄來的書信,看得甜絲絲,躺在床上,想著還有一年那個男友就會大學畢業回來看她了.

此時門口忽然站著一個虎背熊腰的年青人,大約十八,九歲..但見他看看門牌,就隔著木門柵叫道:老伯,請問這裡是否有位陳發在居住呢??

回應 (3)
我要發表
麵包布甸
麵包布甸 2008/07/01 00:10:08 回覆

布甸預祝你有一個快樂的假期

金石仁 ~ 晚安

均兒
均兒 2008/06/30 23:13:15 回覆

我會下象棋,參加過比賽,呵~

問好石仁兄!

麵包布甸
麵包布甸 2008/06/30 00:02:37 回覆

金石仁,不知道你睡著沒

布甸先祝你今晚睡一個好甜的覺

明天起床活力充沛

事事順心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