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歲工程師無1分存款死後僅留20年捐款單據(轉貼)

2008/08/13 10:10:00 網誌分類: 未分類
13 Aug

 

http://www.sina.com.cn  2008080507:24  大河網-大河報

44岁工程师无1分存款死后仅留20年捐款单据

「盧新傑希望書庫」部分存書


44岁工程师无1分存款死后仅留20年捐款单据

盧新傑遺物中的部分捐款憑證



  核心提示

  他生前是一名電氣工程師,工作待遇優厚,但他生活清苦,無房無產,44歲英年早逝,他沒有留下一分钱存款,只留下了幾箱書。

  他死後,好友從他的遺物中找到大量捐贈單據:從1987年到2007年,他年年捐款,多數年份捐款1000元至5000元不等。慈善事業,他捐款;身邊的人遇困,他資助;異地他鄉素昧平生的人有難,他也救援。

  自己遭遇困難時,他却「謝絕」幫助,得知自己得了大病,為「不拖累工廠」竟直接辭職,並謝絕朋友資助,直至去世。他不是黨員、不是勞模,他默默無聞、不近世俗,死時連張像樣的照片也沒留下,却让周圍的人常感難以忘懷。他在寄給一家基金會的信中說:「我沒有大作為,但有一顆位卑未敢忘憂國的心。如果我的這點心意能让一些人感到一絲溫暖,我將無限快慰。」

  收入優厚逝時却無一分存款

  20071113日,原三門峽水力發電廠電氣工程師、年僅44歲的盧新傑因患癌症去世。

  生前他留給人們的印象是,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大多時間都是一身工裝,皮鞋也是皺皺巴巴,舊得幾乎沒法穿,他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房產,沒有結過婚——他死後,未留下一分钱存款,僅留下幾大箱書。

  有人因此說,他是一個可憐的人,一生清貧而孤寂,活得不值。

  而在同學和同事眼中,清瘦高挑的盧新傑「是個懷有瘦骨清風、不會改變的人」——無論世事咋變,他永遠都生活節儉、勤懇敬業、純正做人。什麼吃喝玩樂、烏七八糟的東西他從不沾染,他也有業余愛好,却透著清雅:下圍棋,他是三門峽地区數得著的高手;游泳,他是單位裡的健將;學外語,他是廠裡通曉世界語的第一人,他的英語也很流利。

  但同學們也有疑惑。盧新傑老家在洛陽市吉利区,1983年從鄭州電力學校畢業後分配到三門峽水力發電廠工作。20多年來,該廠效益一直很好,職工待遇也好,以他做工程師的收入算,至少可以存款二三十萬。可他却分文未留,他的钱都花到哪兒去了?

  遺物中發現20年捐款憑證

  其實,盧新傑生前,他的一些同事和好友就知道他「愛捐款」,但並沒特別在意盧新傑的這個「癖好」——直到他們看到盧新傑的遺物。

  盧新傑的遺物中有幾個檔案袋,裡面裝的都是他生前向社會捐款的匯款單據、證書和往來信函。

  單據顯示,從1987年到他去世的2007年,他年年捐款。其中,多數年份捐款1000元至5000元不等。

  他捐款的面兒很寬,這裡遭水災了,他捐款;那裡遭震災了,他捐款;希望工程,他捐款;慈善活動,他捐款;身邊的人遇困他資助;異地他鄉素昧平生的人有難他也救援。

  在捐款憑證的正面,盧新傑都編了序號,並在背面分別注有「此款匯往希望工程」、「匯往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匯往中華慈善總會」、「匯往長江水災災区」等字樣。檔案袋中,只留存了部分憑證,同事許建軍說,他長期住在單身宿捨,先後幾次搬家,缺失的憑證估計是在搬家時丟了。

  在一封寄給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的信中,他寫道:「我從小就崇拜為勞苦大眾的幸福而洒盡热血的革命先烈。我沒有大作為,但有一顆位卑未敢忘憂國的心。現在,普天之下還有那麼多穷苦人家,我們理應伸手拉他們一把。如果我的這點心意能让他們中的一些人感到一絲溫暖,我將無限快慰。」

  生前資助小學至今感念其恩

  盧新傑的同學及同事楊木振、陳小民、盧學郎、常正卿等人看到這些捐款憑證,心裡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在盧新傑的捐款憑證中,並沒有他給雲南省紅河州紅河縣寶華鄉中心小學的捐款單據。但陳小民在共青團紅河縣委和寶華鄉中心小學分別給盧新傑的致謝信中,發現他曾給該校捐贈了一套「希望書庫」。依據這兩封信,盧學郎打電話到共青團紅河縣委查詢,确實有這回事。

  接下來,發生了一連串感人的回應。

  共青團雲南省委、共青團紅河縣委、寶華鄉政府及中心小學均發來專函對盧新傑去世表示沉痛哀悼。今年年初,寶華小學退休校長、哈尼族人白仲祥等人還專程自費從雲南趕到三門峽祭奠。

  白校長說,盧新傑是截至目前給寶華鄉捐贈最多的人,在他們心中,盧新傑是值得永遠銘記的亲人。

  那麼,盧新傑是怎麼想到給這所學校捐贈希望書庫的?原來,寶華鄉是個哈尼族、彝族聚居区,山秀水美,却因地處偏遠而發展滯後。1997年,團中央倡議全國人民支援邊疆少數民族地区發展,該校被列為受助對象之一。當時,盧新傑從報紙上看到倡議,即於當年5月通過團中央和共青團雲南省委向寶華鄉中心小學捐贈了一套價值兩萬元、共有500冊圖書的「希望書庫」。

  此後,盧新傑就和這所學校建立了難以割捨的亲情,多次寫信詢問學校的變化、「希望書庫」的管理情況、學生們喜歡不喜歡他捐贈的書籍等。1998年和200710月,又先後兩次向該校捐款2000元。

  「都怨我,生前沒有邀请新傑先生到紅河走走看看。」白校長自責道,「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我們却未能報答,永生遺憾啊!」

  臨走時,白校長執意邀请陳小民代表盧新傑到寶華看看「希望書庫」。

  陳小民去了。白校長匯報說,10年前,寶華鄉中心小學專門留出兩間教室作為「盧新傑希望書庫」,書庫裡的每一個書櫃頂部都有黑漆書寫的「盧新傑希望書庫」字樣,書櫃中的每一冊圖書封面也都印有「盧新傑希望書庫」標記。

  這些年來,寶華鄉近萬名學生在「希望書庫」沐浴知識的甘露,接受愛心的滋润。說著,白校長雙手捧著一冊「盧新傑希望書庫目錄」贈給陳小民,並请他對照目錄,檢查書庫是否有圖書遺失、損毀。陳小民對照查看後,禁不住手扶書櫃,哭著告慰盧新傑:「兄弟,書庫管理得很好,你若在天有靈,應該欣慰!」

 

頻繁捐款急人所急非為名利

  今年汶川地震後,同學和同事們在向災区捐款時,又懷念起盧新傑來。「如果他在,一定是第一個捐款,而且捐款數額最多!」盧學郎傷感地說。

  至今,盧新傑生前做的許多善事,仍刻在發電廠職工心中。

  盧新傑生前給許多人替過班。啥叫替班?就是他所在車間的7名干部,每個星期天都要輪流在車間值班室值班,以隨時處理可能發生的應急事件。盧新傑是工程師,也算車間干部之一。當其他干部星期天有事時,他就自願代替值班,而且從未要過報酬。

  按廠裡規定,替人值班是要記入「存工表」的,日後可以換休,但他從來沒休,20多年累計下來,總共要有上千個存工,如果他要休息,可以連休幾年。

  一位職工說,每當同事有困難找盧新傑借钱,「他有1萬元,絕對借你1萬元,不會借你5000元」。借钱之後,他也從不催要。有些借钱的人多年擺脫不了困難,他就不叫歸還。

  廠裡年年都要組織幾場面向貧困地区、災区的捐款活動,捐款多少一般按級別。有些時候,盧新傑的捐款數額甚至比廠領導多出幾倍。

  廠食堂廚師楊師傅說,有一年他家有困難,廠裡號召捐款,其他同事最多捐200元,盧新傑捐了1000元。

  1990年,三門峽市工會為災区募捐,盧新傑以「古中道」的化名捐了1000元。像這樣不留真實姓名的捐款,同事們說,他做的次數不計其數。

  盧新傑這般捐款,有人曾提出質疑:他究竟是啥目的?啥動機?

  盧新傑生前,廠領導於其科就曾在職工大會上說:盧新傑沒有因此得到過任何名利,他也從不要任何名利。他不是黨員、不是勞模,憑本事當上工程師,這就是他的動機。這種事,誰能像他一樣做出來?

  逝後連張像樣的照片也未留下

  盧新傑個性十足。有一年,廠裡組織會游泳的職工橫渡黃河,游到中途,突然電閃雷鳴,風起雨至,大家趕緊返回,唯獨盧新傑頂著狂風巨浪游到對岸。

  盧新傑嫉惡如仇,容不得一絲污垢。有一年,發電廠在深圳承攬一個工程,某國技術人員竟然辱罵工人的收入不如妓女,在場人員都聽不懂,盧新傑懂外語,當即和此人爭吵起來。業主方劝他,咱要靠人家技術,不能得罪人家。盧反駁道,學技術豈能以喪失人格為代價?

  他特立獨行、不近世俗,做了不少「傻事」,這让了解他的人至今為他惋惜——2006年,他發現自己得大病後非要辭職,在辭職報告上說自己身體狀態已經不能堅持工作,長期下去勢必「對不起工廠」,他不願拖累單位,乃至在單位不情願的情況下辭職,失去醫保;

  他的最後一段日子是在洛陽哥哥家度過的,知道自己是肺癌並已擴散後,他多次謝絕同學和朋友的治病贈款,拒絕治療;

  他談戀愛也不忘高尚,容不得人家流露一點世俗,因此戀愛受挫,一直未婚。同事或朋友開一句帶髒字的玩笑或有不妥言論,他要麼立即扭頭走開,要麼上前「理論」到底。

  盧新傑死得突然,病逝當天就被火化。火化前,發電廠領導和他的20多個同學、同事得知消息,趕來給他舉辦告別儀式。可是,他連一張像樣的照片也沒留下,大家只得用他原先的醫療保險證上貼的一寸照片作遺像,與他訣別。

  新傑走了,就這樣走了!

  那天,大家哭成一片。有些人哭得幾乎昏過去。

  有人說,這是他自尋的「苦果」。但所有接觸過他的人都承认,他是一個很難让人忘記的人。

  時近盧新傑去世一周年,鄭州電力學校三門峽同學會幾十位同學計劃給他立塊碑。

  「不管咋說,面對社會上的物欲,許多人受到一次冷遇就不願再做好事,而盧新傑的思想堡壘,歷經20年風雨仍堅守如一、沒有潰破。他的這點精神,是我們社會所需要的。」同學會會長李朝陽說。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kelly
kelly 2010/08/03

這個可以增財增智慧

Coleman 皈依源頭

Would you tell me 虚空藏菩薩真言(嗡 縛日囉 囉多那 吽)  ? {#icono_7}

 

向揚 Andrew
向揚 Andrew 2008/01/02
My friend also send me this message before, but do not know whether this really work?

Shall we also jump repeatedly and hoping that when the impact comes, we are in the process of jumping and not touching the ground?

Like your blog, so many information and give us positive and encouraging words, thanks!

Also, wish you a prosperous and happy new year!
向揚 Andrew
向揚 Andrew 2008/01/02
So many poor people and miserable lives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which requires others' attention whilst so many people only know how to treat their pets well and care for how many cats and/or dogs are killed in the street, leaving a lot of our own species dying every second everyehere in the world!  What are big jo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