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19]不能流下的眼淚 - 第十章

2008/12/11 10:06:57 網誌分類: 不能流下的眼淚
11 Dec

終於,他們都來到圖書館了,尹不凡看了看圖書館門口,走上前跟李琁悠小聲說:「圖書館的書我看過很多次了,而且腦海裡的知識根本比這裡多。」

「我知道,但是你有沒有看過心理學的書?」李琁悠沒有看他,尹不凡答道:「當然有。」

「那就好辦了,幫我找幾本有關的書來給我看。」李琁悠話剛落下,就走進圖書館了。

尹不凡看著她,呼了一口氣,莫心結只是笑了笑,就跑進去了。

圖書館內非常安靜,尹不凡跟李琁悠在一角研究著心理學的書。莫心結沒有心情看書,她只是在館內四處走走,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林一虎雖然也喜歡看書,但是只是一小部份合自己心意的書才會看。要在一所圖書館內快速找到想看的書是沒有可能的。林一虎和莫心結一樣,只是在圖書館裡走來走去。

直到七時多,李琁悠才合上書本,站起身來,要求莫心結一起離開。

「怎麼樣?找到要用的資料了嗎?」在回家的路上,莫心結有點興奮地問李琁悠,只見李琁悠嘆了一口氣,開口道:「我想,我快要變成心理學家了。」

「別這麼說。」莫心結笑了笑。李琁悠只是伸著懶腰道:「回家才解釋給妳聽。」

而林一虎卻是呆呆地看著莫心結的背影。尹不凡跟在他旁邊,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你在看什麼,看到整個人都呆了。」

「啊……不,沒有。」林一虎快速地回過神來,尹不凡也沒有追問下去。

這個時候,林一虎的好奇心突然上來了,他多次看了尹不凡,終於開口問他:「尹不凡,你跟李琁悠是什麼關係?可以告訴我嗎?」

「為什麼你會問這個問題?」尹不凡問,看了看林一虎的雙眼。

「大家朋友,告訴我有什麼關係?」林一虎笑了起來。

尹不凡卻回答:「我們什麼時候變成朋友了?」

林一虎停了一下,看著尹不凡好一會兒,笑著說:「心裡有數啦。跟我說吧。」

「同學。」尹不凡面不改容,語不改氣地說。

林一虎被他這麼冷靜的態度定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想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但是,你跟她之間的行為並不像是同學。」

「有什麼行為?」尹不凡問。

林一虎被這麼一問,一時之間說不上話來,他也解釋不了。這時候李琁悠轉過頭來,開口問:「林一虎,你住哪邊?」

林一虎看了看四周,才開口道:「喔,我走這邊,明天見。」待林一虎走後,李琁悠立即問:「尹不凡,你沒有說奇怪的話吧?」

尹不凡搖搖頭,李琁悠又問:「那麼林一虎問了什麼?」

「他說我跟妳之間的行為並不像同學,那像什麼?」尹不凡問。

「什麼行為?」李琁悠不解。只見尹不凡搖了搖頭,似乎連自己說了什麼也不太清楚。

李琁悠不再在意尹不凡的話,她跟著莫心結回到家後,要尹不凡繼續做晚餐,自己就坐在沙發上跟莫心結討論怎麼樣才能解釋關於感情這種事。

「經過我看過的心理學書,大部份應該是沒有真正對應用的。而且尹不凡也說過他看過那些書,一部電腦應該比人腦運轉得快吧。」李琁悠邊想邊說,莫心結應道:「雖然尹不凡要求先知道什麼是愛情,但是如果沒有一見鐘情,那就只有等時間的過去。」

這時候,李琁悠忍不住笑了出來。莫心結覺得好奇怪,立即問:「我有說錯什麼嗎?」

「沒有,只是,我們已經是會考生了,竟然想這種事覺得比會考重要。」李琁悠伸了伸懶腰,回頭看了看尹不凡,他還正在工作。

「可是,這關乎世界末日……好吧,相比起來,如果世界沒有將來,那會考合格又如何?」莫心結知道自己不應該時時刻刻提著浩劫的事,但是始終不能放在一旁不理。

李琁悠輕輕拍了一下莫心結的肩,雖然她想要莫心結不再想這件事,但是事情已經跟自己拉上關係了,那不想著是不可能的。她看著莫心結,開口道:「總之,妳不是常說的嗎?順其自然。」

莫心結終於笑了笑,點點頭,這時候,尹不凡突然開口:「李琁悠,如果你敢弄哭莫心結,我絕對不會放過妳。」

李琁悠好氣沒有地回頭看著尹不凡道:「這句話原原本本還給你。應該是我不放過你才對。」莫心結終於笑了笑。

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天,每天李琁悠回到家,就是占卜想辦法如何解決這件事,其實,李琁悠對這件事更加緊張。

直到有一天,林一虎突然之間給了莫心結一封信。

這封信來得突然,完全沒有先兆,當收到這封信時,莫心結也嚇一跳,她沒有勇氣打開來看,一直保存到把信交到李琁悠手上。

「妳是說,這封信是給妳的,那妳給我幹什麼?」李琁悠問,看著沒有開過的信。尹不凡接著道:「這是一封秘密嗎?」

莫心結有點緊張:「我怎麼知道?」

尹不凡一手拿了信,正準備打開,李琁悠立即止住他的動作,道:「尹不凡,我相信你應該不會沒有學過什麼是私隱。」然後快速地拿回信。

「可是既然她會給妳看,那就不是私隱了。」尹不凡道。

「因為我跟她是朋友。」說到這裡,李琁悠都止住了。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莫心結終於忍不住了:「好了,你們都不要吵了,琁悠,幫我看看好嗎?」

「妳就是這樣。」李琁悠快速地打開信,果然一看之下就知道這是一封情信。李琁悠看了看莫心結,然後又把視線轉頭信上:「他要妳放學在天台等他。」

「我該怎麼辦?」莫心結問。

尹不凡快速地說:「接受他。」

「為什麼?」莫心結問。李琁悠卻開口道:「莫心結,妳不喜歡他就直說。」

「為什麼?」尹不凡問:「他是個好人,莫心結跟他在一起會很幸福。」

「幸福你個頭!」李琁悠好像已經習慣對付這個機器人似的:「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哪裡會幸福?」

「可是莫心結跟妳在一起她也覺得很幸福。」尹不凡道。

李琁悠幾乎被氣死了,她看了看尹不凡,吸了一口氣,才開口道:「幸福也有分好多種,跟朋友在一起也可以很幸福。而且……你知道幸福是怎麼樣嗎?」

「每天都很開心。」尹不凡道。李琁悠苦笑了一聲,沒有回答他。

她把信交給莫心結,繼續說:「總之,妳問清楚自己的心,妳有沒有喜歡他吧。」莫心結點點頭,接著又笑了起來:「妳果然是個心理學家。」
李琁悠卻沒有承認,其實她只不過是看太多心理學書。

 

(待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已關注

最新回應

琁悠
琁悠 2019/08/05

偶然想起小時候陪伴我的一款遊戲,

帳號好像打不開了,回憶也模糊許多

只剩下幾個熟悉的遊戲名稱,停留在過去的2009

真懷念 都長大了吧

琁悠^_^

FR 芷
FR 芷 2013/01/01

{#happy-new-year45.gif}

FR 芷
FR 芷 2012/12/25

{#201212250157188637.gif}

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2011/04/20

夢想,動搖於堅持與打擊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