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夢遊< 二>

2009/04/21 23:20:46 網誌分類: 寫作
21 Apr

聽到屠格列夫的名字,似曾相識,說對底,陌生才是真的.對於屠大師.只知他和俄國文豪托爾斯泰是同期的作家.

我懇切求教於沈先生:"先生,請問屠大師那么多作品,可否介紹一,兩本較有代表性的作品,好讓我從中抄襲,或模仿一下,或許就此,可以一嚐冠軍姿味.”說完,我看出沈先生面露不悅的神色.作為功利心太重的我,自知在大師面前,講出這番話,實在有點失智和輕率,既然我巳開了口,就不怕老老實實再講詳細一點了.

"沈大師,實不相瞞,在下只是一個中學畢業的青年,”沈先生即以詫異目光投向我的臉上,我繼續說:"我本來在廣州生活,後來到了香港,讀完中學,遇著經濟不景.做過幾份工,都不長久,閒來愛看小說.有空會作些故仔,今年都二十五了.有個相戀兩年的女友,打算年中拉埋天窗,無奈捉襟見肘.家徒四壁.

最近在報上看到一則啓事.內容是綠島島主搞的一個講大話比賽,大約寫出一萬字左右,你知嘛.冠軍可以獲千萬洋樓一幢,跑車一部.奬金一百萬.由於吸引大,所以我有些虛榮,相信沈先生,不會介意吧..?”

沈先生說"呀,我們寫一輩子都沒有那么多報酬呢,現在是甚么世界呀?!!.資本主義社會,就有這種花樣..其實當年自己也被人批評是個走資作家,..但小兄弟,我雖然是走資,但對於功利主義,還是較保守,你可能找錯了人..在下的寫作技巧,教了你,准拿不到冠軍的.."沈先生一臉認真的說.

一會,他又再點燃起香烟,默默地抽起來.頃刻他轉過了頭,面容慈祥地問:"你父母有多大?"

"父親是軍人,早巳死了..母親雙目失明多年,自小我倆就相依為命了…”他聽完我的話,沉思了一會又問:"你認識汪增琪嗎??"

"略有所聞.."我毫不猶疑回答.其實我根本從未聽聞.

沈生生道:"那就告訴你吧,他是我的得意弟子.對於屠格列夫的寫作技巧,他有獨到心得你有空去找他吧..

''天下之大,他住在哪裡呢??"我心中嘀咕.

沈先生說:"我與他當年在西南聯大教學時相識的.他對我很尊敬..身邊經常都帶著我的小說集和屠格列夫的獵人筆記..說起他的書畫,造藝也不淺啊..''沈先生臉容露出一絲淺笑,看來他們的交情的確不淺.

我問:"那他還有寫作嗎??"

"哈哈..他在九七年巳過身了."

"那他住在這裡嗎??".

"至今我都未見過他哩,可能他被派到北大荒那裡也未定..

"你真的不能告訴我嗎..?!"

"小兄弟.你以為我真是神仙嗎?!!….就這樣吧!..我要午睡了,拜拜 ..."

當我跟他拜別後,轉過身離去.走不到十步,他在我身後叫了起來:"喂,小兄弟,祝你勝利呀!!….,

回應 (2)
我要發表
松花芥子
松花芥子 2009/04/23 01:17:03 回覆

陰間的人還要午睡嗎 {#icon4}

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 2009/04/21 23:27:43 回覆

D气氛开始黎紧!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