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學運領袖

2009/06/02 23:04:41 網誌分類: 政治
02 Jun

轉載

節錄如下:

 

 

柴玲於 1989 5 28 與美國記者金培力 (菲利普坎寧安) 作的錄影講話曾被“聯合報”在“天安門一九八九”一書中以“多少人在出賣這場運動,在葬送這場運動! “為題發表,有較多遺漏和不確之處。本記錄稿曾與原錄影帶多次核實,若有爭議之處,請以原錄影帶為準。

--------------------------------------------- ---------------------------------------------

我想这可能是我最后的几句话了。因为现在的形势就是越来越残酷。 我想這可能是我最後的幾句話了。因為現在的形勢就是越來越殘酷。

我叫柴玲,我今年 23 岁。我的生日很奇怪,(不清) 4 15 号,就是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我家在山东,今年刚满二十三岁,八三年考北大的,北京大学,读了心理学。八七年考的北师大的研究生,学的是儿童心理。 我叫柴玲,我今年 23 歲。我的生日很奇怪, (不清) 4 15 號,就是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我家在山東,今年剛滿二十三歲,八三年考北大的,北京大學,讀了心理學。八七年考的北師大的研究生,學的是兒童心理。

................................................中間從略.........

问:下一步呢?

 

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

不过我相信一次大的革命很快就要到来的,要是他敢采取下策的话,即使不敢采取下策,保留一些火种和力量,在下一次革命中我们一定会站出来。我虽然对政治没有兴趣,但我只要有良心,在下一次运动开始的时候,我想我还会再站出来,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我想最终的就是推翻这个没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动的政府,而建立一个人民自由的政府,而让中华人民真正地站起来,让一个人民的共和国真正地诞生。

 

 

金石仁註:

 

 

 

問:對改革現代化的方式怎麼樣看?

我沒有說,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改革不對頭,因為它扶起來的不是人民,而是那些有權勢的那些人。這種改革雖然帶來一些表面上的經濟繁榮,但實際上把廣大人民、廣大知識份子都推上了一種沒有希望,沒有奔頭的那種。我接觸了各個層次的人,有些即使是得利者,如個體戶,有些什麼財團、企業家,還有那個很精明的學生,還有一些工人市民,都紛紛沒有安全感。很多人都流到國外去。我覺得這個國家快亡了,快亡國了。到這種程度。

.........................................略...................

 但是我認為最根本的,就是在民主機制建立以後,還可以有一批人通過科學來真正救我們的國家。我一直這樣想,但是這次我覺得,如果是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不推翻的話,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希望,整個民族也不會有希望。

當時我是想,雖然我想去國外留學,但是如果我們自己國家能解決自己問題,為什麼要到國外去呢?為什麼把我們的建設、我們的青春、我們的才華都獻給國外?應該獻給我們自己的民族,因為這個民族太貧困太落後了,需要很多人為她獻身,為她奮鬥。(哭)可是這個國家,這種統治,這種制度讓那麼多的人都走了。我們接觸了各個階層的人,都沒有安全感,沒有奔頭,都喜歡去領到綠卡。

金石仁註:

 

 

 

 

問: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堅持嗎 ?

 

我想我不會的。

 

問:為什麼呢?

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來接著幹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幹成的。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金石仁註:

 

回應 (3)
我要發表
金石仁
金石仁 2009/06/03 22:17:46 回覆

一個貧窮大國..在中共上台.人民以為可以過安樂日子..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是一個理想的烏托邦..有理想的人都會參予其中..可是後來中共的

政治左傾跟封資修拉上關係就要受罪了..被訂為黑五類..種下人與人的仇恨

文革更是天翻地覆有理想的人都失望..四人邦最終要被趕下台鄧小平上台..社會上,大多數的人巳獲平反..恢復職位..亦清算部分文革中罪的三類人.

到改革開放改革自然社會有變..國企要改..再不能做不做的三十六….下崗的人自然多了..這個轉變是必然的….生活難免有所不同..而在高位的人..忽然富起來..

那么引起社會低下層的怨氣,在所難免…,,

八九年的二十三以下的大學生..在文革時不過是幾歲人小學生到七九年開放時也在十三,四歲一直封閉的中國開始吹來了西風了解到外國的風光無限..五色令人目迷..响往外國的文明..低首自己國家..一片貧窮..有些人就盼望出國..感受外國的香氣…..大學生紛紛去考托福.謀出路而對於鄧小平對中國的改革..沒有信心..甚至不屑一顧..正如大學教授和學生們…..在這個改革的茛難時期..它們看不到將來崇洋媚外仰首西方打救….它們把改革之初出現的問題歸於貪官..要改變現實...提出了很多空泛的建議…..自以為是諸葛再生….

政府要聽我講….你們太保守看看美國.多繁榮後來他們又想到要學美國的政制..中國才能興盛..經濟才能轉好..十年來的改革..他們看不到有强盛的曙光..他們不會懷疑自己目光短小…..他們在搞絶食..搞乜搞物..沒有一個統一的目標

意見紛雜….一盆散沙亂作一團....像個塗氣的小孩………………..

香港好些有政治背景的好心人樂見大亂..做個好人..送錢送糧….結果搞到一鑊屎…..狼狽走人……中共要在世人前開槍簡直一場笑話...個中玄機耐人尋味將來自有交待…..各位不妨拭目..保重身體重要我以為良心是不用跟政棍講的

金石仁
金石仁 2009/06/03 20:59:04 回覆

毓民....

那些相片我二十年前巳看見..剎死人當然解放軍有錯....

當時巳有一些左派如羅孚等人宣告跟中共決裂....連賭王都賭輸了...戒嚴前,他跟人輸賭..中共,不會開槍..因為在世人的目光下..你開槍.你中共就亡了..結果....

今天連泛民中人都說,不是死多少人的問題...而是剎一個人就有錯.

當時我想,部隊進城..在長安大街上,,眾多記者的視線下.開槍...咁蠢..??留一條尾巴讓人拉扯.........你不開一槍..不是有一個更好的未來??那不是在做給外人看.??

毛澤東的智慧去了哪裡.....如果說無間道,有人信嗎...之後蘇聯和東德解體..這不是偶然的......在那個氣氛下,,,中國人不少是想中國解體..如果有軍人..也不奇...又如柴玲所想.美國人會出面.制裁...其實是幼稚了些.

明眼人應看出,坦克是宣視給歐美政府看.中共軍權亦受小鄧控制.

小鄧叫你清場..有沒有叫你開槍??.....總之有故講..

這點中共應該向世人交待的.在於早與遲...

另外,講講泛民等人..我看出它們在六四後..即現出不是悲痛..而是高興..高興中共有痛腳讓它們抓著...一直抓到今天...當初這些人以為美國會出面制裁中國..所以他們還叫人罷市..可惜美國沒有動作.只好一直在高叫平反,平反...

要認清.自四九年始..這些人就想中共倒台的..六四只是一個機會...平不平反.都不用跟泛民那些人說的.

 

金石仁
金石仁 2009/06/02 23:51:51 回覆

六四後候德健說了如下的話:

很多人說廣場上曾經有兩千人被打死或者是幾百人被打死,在廣場上有坦克輾壓學生、撒退的人群等等,那麼我必須強調這些事情我沒有看見,那麼我不知道別人在那裡看見,我是六點半還在廣場上,我一點都沒有看見,我一直在想,說: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的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泄恨、發泄的需要而矣,那麼,這個事情是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氣去打擊你的敵人了。[1]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