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十月圍城

2010/01/01 15:04:42 網誌分類: 政治
01 Jan

電影十月圍城,我未曾看,據網友講是發生在香港的一段革命故事.

內容大約講述辛亥革命之初,由孫文到香港聯系洪門邦會人士.組織反清義士.團結起義.

近在書店也有此書出版.作序的是張堅庭.時間愴悴,走馬看花般,了解他的話,大意是今天我們經過中環一帶,可會想起當年的革命義士云云....

說實話,我經常路過中環,從來不會想起當年反清的義士...你們會嗎?

現在的年輕人,又有多少人會關心革命歷史呢/?前車之覆為後車之鑒.

今天如果想要在港作為反"皇朝"的革命分子,實非要看看不可了,

仗義每多屠狗輩...當年捨身就義的人.就多是洪門弟子,販夫走卒.

了解歷史的朋友,不知同意否,我以為當年的幾次起義,由一批沒有

武裝訓練的粗人去拼命,實在是以旦撀石..所以死傷無數..最後都以慘烈告終....沒有袁世凱的新軍叛變...孫文的革命..紿終是不會成功的!!

毛澤東吸取教訓.吸納黃埔軍校中人..組織紅軍..有自己的軍隊...革命才能有把握..

香港反共人士.不是溜連於中環蘭桂坊一帶.跟幾個外國人硏究怎樣遊行,就可推翻一國兩制.推翻中共政權...非要組織自己的軍隊不可..如果以為拉攏洪門兄弟,就可實行特區革命,未免太天真了..大學生還是好好珍惜父母的辛勞供學.盲目跟從政棍的步子..奢望革命的成功..實是緣木求魚.痴心妄想.

了解過去歷史上死硬派在港的反共下場.可參巧下文;

下文引自網友"連陽標統"的網文:

 

 

一九四五年815,嘎仔投降,香港劃歸廣州受降區,張發奎想借機收回香港,發兵從廣西跑步到香港搶收,跑到嘔血(確有其事)也快不過英軍從賓洲搭船。830,英國佬哈科特少將帶隊上岸,日軍曾抵抗,拒絕向其投降,但胳膊擰不過大腿,英國人還是爬了上岸,從此賴死唔走幾十年。"完 .

 

 大陸江山易手後,國民黨大批殘碴餘孽成為內戰難民,紛紛南逃至香港,等待著蔣阿拉反攻大陸時再度效命。可惜蔣阿拉一厥不振, 隨著歲月的消逝, 他們只能在站在調景嶺上北望神州以至終老。港英政府在中共建政後,時刻感受到北方不無敵意的眼神,擔心北方政權的隨時發難,這種無言的威脅讓其寢食難安,但不戰而退把香港交還中國,又覺自己太沒面子。只好一面承認中共的政權,一面加強香港駐軍,同時又制定撤退到澳大利亞的計畫。出於意識形態上的原因,英國政府害怕歸害怕,仍決意保持香港作為資本主義在共產勢力中的橋頭堡。這樣一來,香港很自然地成為各方政治勢力磨擦的“火藥區".

 

 


    為了避免香港也鬧工運,搞得無法收場。港英政府對本土左派人士一直採取全面壓制政策,光1952年,就遞解了71個左派人士(相當多是情報人員)回內地,受到中共情報部門警告和反擊後,1953年表面老實客氣了許多。但暗底裏只是轉變策略,自己不出面,放縱國民黨右派工會及政治黑幫“孖7(十四K)的發展,讓你們中國人自己去玩籠裏雞,這個政策遂在1956年釀成大禍。

 

 

 先在這裏交代幾句“孖7不為人所知資料,我實在是看不下去網上到處有關於他們的資料解釋了,全都是(抄來抄去)的扯談。連“十四K”在香港黑道上簡稱為“孖7都不知道的人,居然也敢一本正經地撰寫文章介紹香港黑幫,我操!

 

“孖7頂爺葛肇煌系河源客家人個個知道,曾做過國軍93甘麗初師的通訊營營長也不是什麼秘密。但幾乎沒人知道他是戴雨農同志在黃埔六期的同學,黃埔六期名單上是找不到這個人的,45年日本投降後,他說動廣東站長鄭鶴影同意他以軍統上校身份,(沒鄭同意,10個葛肇煌都死翹翹。鄭鶴影抗戰勝利後不久赴美受訓,回台後於58年派往南洋工作,負責臺灣軍情局新加坡站工作,公開身份是新加坡聖公會中學教師,條友上課時成日曬當年在廣州懲辦漢奸的威水史,該學校以前好象還有他的照片。)把漢奸組織“五洲華僑洪門西南本部”接收過來改造成黑幫,代表軍統控制廣州乃至廣東黑社會。

 

 當時廣東軍事上“摣弗人”是土匪張,政治上“摣弗人”是“四眼英”(羅卓英)。兩人都是出身軍界的純正人物,不大尿軍統這種垃圾單位,有人向四眼英檢舉葛肇煌搞幫會活動,包賭庇嫖。羅遂下令逮捕葛肇煌,新接任軍統廣東站的站長何崇校與葛肇煌是死黨,何替老友向“四眼羅”求情,解釋葛肇煌的活動是經軍統同意的,“四眼英”不為所動,後甘麗初(時任廣州行營參謀長)又幫葛肇煌找到“四眼英”磕頭,甘麗初曾跟著“四眼英”在緬甸同日本仔血戰博命,“四眼英”不能不給老部下面子,葛肇煌這才逃得一命。

葛肇煌把“五洲華僑洪門西南本部”改名為“洪門忠義會”,當時鄭鶴影住在多寶路漢奸“李兩雞”(李早年做爛仔時好賭,經常輸光了問人借賭本,每次都是借“兩雞野”,由此得名。)家中,而軍統廣東站駐地是否也在附近我就查不到了。葛肇煌為顯示與軍統關係,又方便與鄭鶴影聯繫,同時也讓鄭鶴影對其放心。乾脆把多寶路附近的寶華路14號租下來作“洪門忠義會”總部,底下的小嘍羅去總部時都簡單地說去“14號”,至於為什麼14後加個K,我聽一個老流氓的介紹是這樣的:“24K是足金,代表軍統是政府的正式單位,他們僅是週邊組織,未夠秤之下加上總部號碼是14號,大家只好自嘲自己為成色不足的“14K”金。49年後,“14K”的大佬們游水落到香港,粵港兩地黑幫同稱洪門兄弟,之前香港黑幫人物上到廣州辦事,葛肇煌也儘量招呼,因此雙方關係一直不錯。14K”故可以在香港順利重新插旗,葛肇煌不肯舍割與國民黨的關係,企圖依託當時保密局在香港的力量快速發展,便很獻媚地把洪門原宗旨“反清複明”改為“反共複國”。此後,“14K”被香港人簡稱“孖7

 因“孖7帶有國民黨的色彩,在香港發展新會員有很多國軍的潰兵及小官吏,故團體顯得極為忠於臺灣和極富戰鬥力。但葛肇煌把“洪門忠義會”視作自己的私產,是自己混江湖的本錢,他覺得幫會是自己辛辛苦苦搞起來的,不是保密局的直接下屬組織,因此保密局對他是唔多使得鬱。特別是國民黨敗退臺灣後,對他控制日漸減弱,而忠義會在香港的發展卻很順利,成員日益增多,慢慢有獨樹一幟的可能,勢力大了後,他對保密局更是聽封不聽調。

 

 很不幸,忠義會的迅猛發展壯大觸及了國共兩大政治勢力的忌諱。對於保密局來說,葛幫主原本就是自己的兵,他的什麼狗屁“忠義會”也是靠當時的軍統扶持起來,如今天下板蕩,党國危急,正是需要忠義之士匡扶複國大業之際,這個小癟三翅膀一硬就想飛,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殺了他,一來可以殺一儆百、以儆效尤,二來讓“洪門忠義會”的下屬各個字頭各自為政,再也聚不成團,以便保密局分散控制掌握,利用其黑幫色彩對付中共在香港的勢力。反過來對中共港澳工委而言,與其香港出現一個組織嚴密,手段兇殘,極端反共的流氓大黑幫,不如樂見其分裂成十多個黑幫,讓他們的力量分散再分散,聚攏不成團對付自己。

 當這個設想由同一個老謀深算的人,寫成方案同時擺上毛人鳳與克公案頭後,葛大幫主就只能死路一條了。果不其然,力壯如牛的葛幫主很快就如國共兩黨所願,於1954年病死。

 

 但失算的是,洪門自有洪門的幾百年傳統與凝聚力。葛幫主拉柴後,“孖7並沒有風吹流雲散,一班骨幹也明白聯合的力量,雖各自打天下,互相聯繫仍然緊密,反而發展迅猛。70年代以後,“孖7以華人社區為根據地,把業務擴展到世界各地。

 

 80中英開始談判,中央政府開始佈局97。相關人士很憂慮香港“孖7的反共背景與動員能力,擔心回歸前後,“孖7等黑幫鬧事,便產生以黑治黑的想法,其中可以操作的空間被新X安向家話事人(XX炎)窺及,向家的“新X安”自從其一幫叔父于50年代初被遞解去臺灣後,一直被“孖7等大幫壓制得難以伸展。XX炎在父輩(據說是軍統少將)的言傳身教下,政治嗅覺靈敏又懂得投機,遂回廣州找到他爹當年的一個老兄弟請教,經老叔父一番引見運作後。

 

 1984622下午,香港三大商會——工業總會、中華廠商會、香港總商會的8位代表,包括唐翔千、倪少傑、等人在人民大會堂,聆聽了國家“楂弗人”講香港前途問題。摣弗人談到香港問題時,很策略性地談到:“香港黑社會力量很大,可能比其他地方都大些,黑社會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同年十月三日,國家的“摣弗人”又這樣說:”我幾次講過,黑社會並不都黑,愛國的還是很多;把自己當作炎黃子孫,有中國人的尊嚴的人還是多數。我們在這方面也要做工作。他們多數人表現的態度是好的。當然其中一部份龜兒子是要做做工作,叫他們不要整天打打殺殺,行為要老實點、、、、、、

 

 於是“孖780年代起,江湖地位不斷受到老新(新X安)、“和X和”的挑戰,新X安更是勇猛,大肆招兵買馬,在各區猛搶“孖7地盤。93年北京的大粒佬駒哥落到香港,放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新X安由此在90年代一躍成為香港第一大幫,風頭勢力蓋過“孖7。“孖7集團最盛時有45個子公司,現在但大部份子公司都已老化式微,名存實亡。剩下的幾個子公司雖然還有點業務,也是在苟延殘喘中。

56年"九龍暴動"由國民黨特務策劃,黑社會流氓執行.

 

“孖7的這個命運,其實早在1956年的“九龍暴動”中就埋下前因,80-90年代被刻意打擊壓制,是他們自己種的果。

 

56918,國民黨憲兵之父谷正綱路過香港,順道訪問調景嶺等“國軍難民營”,造成該年香港國民黨特別囂張。無法證實穀正綱與其後的“雙十暴動”有直接關係,但間接關係,多少還是有的。

 

 1956108,國民黨“難民”營李鄭屋村的居民組織負責人,臺灣中六組特務吳達,(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六組”,這是兩蔣時代為“反攻大陸”,國民黨內專門設立的對大陸進行特務破壞活動高層政策研究和情報單位,蔣經國曾任“中六組”副主任,“中統”老牌特工陳建中任主任。)從港九各界慶祝“雙十”國慶籌備委員會那裏,帶回大批青天白日旗及慶祝補助費後,便立即吩咐10多個手下加緊佈置。這10多個人當中,有8名是“孖7的人馬,另外5名是“和勝和”分子。

 

 9日的上午,整個徙置區的大街小巷,已是旗山旗海,房屋外牆上貼滿了“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反攻必成、複國必成”等大小標語。
 
  10日上午9點半左右,徙置區一名姓李的職員巡視街道,根據1956103市政衛生局徙置事務政務委員會的會議決定:“各徙置區大樓居民不得在各樓宇的牆壁上貼紙旗標語或其他裝飾物,以免影響市容。”於是該職員把一些紙旗拆去。當時並無任何人干涉或阻攔,姓李的職員稍作巡視以後也返回辦事處料理公務。

這件事被吳達利用起來,他立即指使30多名手下,聲勢洶洶地包圍了辦事處,揚言如果辦事處不交出“兇手”,立即將其夷為平地。吳達與另一個“中六組”頭目二人躲在現場附近一家餐廳裏,設立了“臨時指揮部”,滋事的流氓隨時向他倆通報消息。

 

 該事情很快被台“中二組”香港負責人畢XX知道,他對“中六組”的人說:“此事從現在起由我們接受處理,沒你們什麼事啦。”(“中二組”主管破壞、爆炸、暗殺等行動任務。)

 

 XX向“孖7下達動員指令:“是可忍孰不可忍,為了國家的體面,為了振奮海內外同胞的人心,為了使香港政府不敢輕視我們,臺灣中央政府方面已決定轟轟烈烈地大幹一場,同時也是咱們“孖7各位兄弟報效党國的千載良機,一定要搞得有聲有色,出出這幾年的怨氣。”

 

“孖7的大佬們立即聯絡了全港各堂口的人馬,以孫----5個字頭編號,編成5個大隊,攜帶各種武器進入市區。對全港島左派的報館、商店、學校、社團、工會,進行摧毀性的掃蕩,橫掃中共在港的勢力、、、、、、

 

 10日晚930分開始行動,各幫派成員在骨幹帶領下推翻消防車,擲玻璃、磚頭,打傷員警、消防隊員,砸爛國貨公司、茶樓、金鋪的大門,將裏面的貨品搶掠一空,還濫殺無辜,殘害居民,黑幫特務強迫進入北九龍地區的車輛購買紙旗作通行證,向商戶勒索“反擊香港左派”的經費。在九龍市區,黑幫特務焚燒一部汽車,車裏坐的是瑞士駐港副領事的夫妻,司機當場被燒死,領事重傷,他老婆在被送醫院3天后不治身亡。

 

 1011上午,臺灣緊急起飛了7個行動特務赴港,進入一線指揮。

 

 此時暴亂已演變成為臺灣行動特工與香港政府的間接鬥爭。在這次暴亂中最兇殘的,是對紅色背景深厚的“港九工聯荃灣醫療所”圍攻。當時該所僅有留守人員12名,其中還有5名女性。當流氓們手持木棍,竹竿、水喉通、石塊、啤酒瓶等襲擊時,所內的職員們仍能沉著應戰,各守崗位,使暴徒一時竟然難以長驅直入。從午夜11點至淩晨1點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內,500多黑幫暴徒竟通過不同方式向該所攻擊了不下7次,均未能有所突破。最後由“水房”的麻粒黃領人爬上了天臺,搗穿屋頂,以長梯跳入屋內,遂打開大門,其餘便洶湧而入。3 位男員工被打死,5位女員工被輪奸,8位員工受重傷,其中兩人終身殘廢。

 

 暴亂第二天1011,港英政府頒佈了緊急戒嚴令,並派出陸軍進港鎮壓,1012基本上平息了暴亂。“雙十反革命暴動”導致49人死亡,400多人受傷,300多家工廠、商店、學校被搗毀,直接經濟損失3000多萬美元。事後港英當局曾出動大批員警進行了一次“甯枉毋縱”的大搜捕,14日關入“漆咸營”的達3000人。其中大部份是“孖7人馬,並將大部份有國民黨背景人士遞解出境。中共由此指責港英政府只承認這次事件是由黑社會及“中國難民” 發動的,而不願確認這次事件是由國民黨特務指揮策劃,這是對國民黨臺灣當局的姑息縱容。

 

 中共也不是省油的燈,也想利用港英政府管治不力的錯失,逼迫港英政府和臺灣翻臉。英國佬夾在國共中間,並不想多事,只想利用香港刮多點錢。對兩黨的明爭暗鬥,只要事不關己,他們一般懶得摻和,涉及到自己時,息事寧人為原則。

 

“孖7因此一仗揚名天下,大肆招兵買馬,擴展陣容。

 

 此次暴動,因事起突然,台風雨一般形勢急轉直下,無論是中共的駐港情報機構還是潛伏在國民黨內部的臥底,都無法及時探之情況。所以造成中共在港的多年經營損失極大。事情結束後,據說處分了一連串的相關責任人,同時也派人去調查該事件的背後陰謀。於是廣州的一些相關部門人員有幾個因此突然失蹤,連家人都不知道去了那裏,一直到年底才一身疲倦地回到家,帶回一點英帝生產的糖果餅乾給小孩,這些事我本來不應該知道的,不過吃糖果餅乾的小孩中,剛好其中一個是我的老鄉。

 

 背後能有什麼陰謀?多年後的今天我坐在電腦前,稍加琢磨覺得無非如此,臺灣在香港最下層的情報人員想檫老蔣的鞋;在港最高負責人貪功;臺灣軍情局的大佬想挑起事端,擺英國佬上臺,脅迫英國佬一起反共而已。

 

 至於暴動的主力“孖7,在這次暴動中損失慘重,各堂中的大佬和臺灣有關係的,去了臺灣。但大部份有棱有角的大佬,覺得自己無法適應臺灣的生活,也不是國民黨的人,去臺灣生活很成問題,不小心餓死街頭都有可能,故絕大部分都選擇澳門為遞解地,從而使澳門社會發生了極大變化。他們此次的表現讓港澳工委從此惦記上了,對他們的背景和能量極為警惕,這就基本決定了他們多年後的命運。"

 當你了解到國民黨勾結黑社會犯下的獸性罪行.反觀67年的左仔遊行..天真的你,可以相信

那些手無寸鐵的左仔工人,學生..手拖手之下去示威..也被說成暴徒...被防暴警打到頭破血流...甚至殘癈..殞命..暴死監房...如果天真的你,相信左仔會咁傻..隨街放炸彈去炸自己同胞..還要寫上左仔做的..如果你相信..林彬唱衰左仔,左仔就去剎死他..那么左仔豈非全是黑社會暴徒.?如果你是反共黑社會..67年唔去放炸彈..唔去燒死林彬...嫁禍於左仔..實在枉你亞媽生你咁蠢了......至今兇手還未抓到...左仔為有繼續食死貓好了.

回應 (13)
我要發表
金石仁
金石仁 2010/01/11 22:32:45 回覆

同意王誼山先生的觀點.有空多多指教.再會.

王誼山
王誼山 2010/01/11 16:52:27 回覆

同意禪一兄所言極是,香港一向是大陸的民主革命基地。

國內現今最惧怕這棵民主種子,有朝一日打殘老共都是因她而起!

金石仁
金石仁 2010/01/04 23:05:16 回覆

萬大兄是有正義感的前輩.晚輩學習.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0/01/04 22:50:07 回覆

金兄說得好,左仔右仔是会變的.最重要的是要堅持真理.

可是,什麽是真理,也人人不同,所以最重要的是尊重不同意見.

只有通过正反意见充份表達,真理自明.

多謝宝贵意見.等着看你的好詩呢?

 

金石仁
金石仁 2010/01/04 22:09:53 回覆

這個社會,左仔右仔是不會留下DNA的.右變左,左又可變右.總之大家都可做二五仔,反骨仔玩倒插.有所謂覺悟前非.亦有所謂看風駛陀.識時務.

在左左右右上爭拗是沒有結果..甚至要去驗人DNA,實在好笑的.左好右好.不要出賣自己,不要隨風擺栁.堅持真理就算好仔了.

 

金石仁
金石仁 2010/01/04 21:04:52 回覆

六七年炸彈驚魂...人人都記起.

四九年中共解放廣州...大天二..流氓..知道大難臨頭..紛紛較脚南下...

共匪來了.流氓.漢奸.大天二.嚇到標尿.南來撒播謠言..共匪剎人唔眨眼..一代傳一代....留在廣州的特務....曾多次放炸彈.在海珠區一帶..炸死炸傷無數市民.

金石仁
金石仁 2010/01/04 20:56:41 回覆

大臣,我看過很多暴動圖片...現在丟失了.

一哥對邦會也很了解啊...普渡眾生.回頭是岸.善哉.

萬兄對楊光和吳康民比我熟..有空代小弟一問也好啊....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0/01/04 19:46:55 回覆

金兄觀点,掉下一片疑團.

幸好當年人尚在.

炸弹之是非曲直,還可以問楊光,培僑吳康民.

誰放炸弹?

極左放,極右放,還是英國佬自己放.他們是當事人,沒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禪一
禪一 2010/01/04 18:17:51 回覆

清末民初的時候,香港真是民主根據地,很多被老蔣迫害的人,都是敗走香港,密謀反蔣大事。

當然,英雄中,哪一路都有,不能以一概全,說青幫、洪幫,還有諸多沒幫沒派的呢?

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 2010/01/04 14:40:55 回覆

老金年年好运,年年健康!

好了解香港历史哦。受教,搵到D旧图片就好。

松花芥子
松花芥子 2010/01/02 23:27:59 回覆

好文,又多了解一点香港的历史了。

 

牛腩貓咪
牛腩貓咪 2010/01/01 18:35:13 回覆

.............. {#icons_cat2}

**Dr. 168 the Great**
**Dr. 168 the Great** 2010/01/01 16:59:46 回覆

{#HNY 17.gif}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