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心理(一):女教師故事

2010/05/08 00:33:11 網誌分類: 職場
08 May

上周,一名學生做完專題報告,走過來我桌前,說:

「阿Sir,手下留情啦!功課多啊!

「最近賽馬會官中才有老師跳樓啊!」

{#icons_panda5}

    聽完恐嚇,好幾分鐘不能定神,無法專心聆聽接著的報告。

    據新聞報導,該案死者受了校長壓力,被逼跑飯盒數,晚間打電話,乞求家長訂飯盒,工作背離教師天職,超時工作還遭校長責備,是以絕望輕生。

    那位同學跟案中老師比,怎比?同學做好報告,乃學生天職,自己做不好,還以性命恐嚇,就算死了,與老師有何關係?我的職責是給你應得之評分,不是可憐你功課多。再者,為何其他同學做得到,你做不到?

    恐嚇,在社會裡無日無之。

{#30744_1303511389327_1276749176_30754928_6868435_n.jpg}

*facebook群組懷念老師的照片。

99%真實個案

    講職場心理,再提一個個案。

    話說港島區某小學,辦學團體派來一位校董,精通音樂。校董雄心壯志,要以音樂振興學校,誓把學校升級至BAND 1。

    就其邏輯來說,這是很合理的一個策略,在奇妙的香港地,如果學校有一隊經常奪獎的管絃樂隊,頻頻在教育版見報,確實能夠有效提高效譽,收到高質素的學生。

    可是,這就苦了音樂科主任。

    以我所知,在新校董領導之下,音樂科主任受到以下壓力:

1. 臨時組織音樂團去上海交流,要做埋導遊,還要短時間完成,校董無視主任原先的私人安排。

2. 主任就採購樂器,對不同供應商寫了報告,結果校董要求重寫。雖然校董沒有強調原因,但據知其中一個供應商,是校董相熟店子。主任對該店評價不佳。

    以上兩點,只是冰山一角。但個案特徵,與賽馬會官中跳樓老師個案相似--教師被上司指派做天職以及指定工作範圍以外的工作。

馴良小羊

    我們不禁要問,為何老師要對案中校長和校董這麼言聽計從?

    在我,這原是天方夜譚,我以前工作,是真的有所顧忌,因為不聽上司指示,確有可能遭到解僱。但是,個案中的教師,在學校服務多年,長約制,不是合約,教師受僱於校方,非受僱於校長和校董。亦即是說,只要校長校董無法證實老師不執行天職,根本無法解僱老師。

    這就奇怪,為何校長校董無權解僱老師,老師卻會對他們言聽計從?

    簡單講,是香港女教師多半太馴良了。大半生遭人訓練成乖巧小羊,人家要你死,你不敢不死。案中校長和校董用的,不是制度權力,而是言語權力。

    再簡單點說,是三個字--嚇、騙、辱

    不錯,大多數上司無實權辦你,就會用到這三招。

    這三招不會傷你身體分毫,也不能令你蒙受損失,只是對於大多數精神薄弱的愚忠老師來說,夠殺了!

    若是我,我會說:「這不是我份內事,我盡了力也是這個水準,要我辦我得花兩個月,Family Day是我人權,你沒權干預,而且你涉嫌越權和行賄,這樣你還要我做嗎?」

    信我,這些上司除了繼續發神經之外,他傷不了老師分毫,他不是黑社會,掛名是校長校董,離開辦公室,他還得顧忌世人目光,要繼續扮好人。

未合情理 兩種指示

    依我所見所聞,在香港,深受上司壓力的教師不算少,羅范時代就更可怕,語文基準試奪去了無數教師的尊嚴。

    香港的教師,如果你是基督徒,願以下經文可以提醒你: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刀劍麼?...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羅8:35, 38-39

    按主旨意教養孩童的人,毋須接受上司未合情理的指示,例如跑飯盒數,或者做導遊,又或者要求你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

    前者的判斷準則是,做了學生沒有得益,連間接的益處也沒有,反而有第三者豬籠入水。

    後者是本於人道,一個人每天應該最少有8小時睡眠,1小時去洗手間,2小時吃飯,2小時交通,一兩小時family and private hours。這麼說,強制員工OT超過2小時,已相當違反人權。

    地上的上司不是我們真正的老闆,主才是老闆。當然,如果貪戀升職,渴望上司賞賜,就另作別論,你也許讀錯網誌了。

    香港的校長校董,我相信你們,絕大多數富有愛心、知人善任、公平嚴明、遵守法律,不過樹大有枯枝,以上一則新聞,一個案例,都是普遍真實。萬望諸公以為鑑戒。

 

下文為有關新聞的「原明報專訊」,是項新聞報導網上版本似乎已遭刪改,但原版本已在網絡流傳,本人亦在新聞刊登當日讀過原明報專訊。

 

為跑飯盒數 迫死好老師!! 原--明報專訊

 

【明報專訊】「長期受壓是會爆煲的。」日前在校內墮樓身亡的女教師容綺文的丈夫揭露,患有情緒病的太太生前面對校長、家長、學生各方面的龐大壓力,肩負學生午餐飯盒供應的工作令容綺文最受困擾,她曾被要求「推高」學生訂購量,甚至因飯盒問題被校長責罵得哭起來。12年來,放下工作當太太背後的男人,司徒汝強無奈表示自己能夠為妻子處理校外所有事務,卻始終不能戴上面具,替她承擔校內的沉重壓力。

「逃不出工作中的無情壓迫」
37歲的容綺文周一下午在任教的九龍塘賽馬會官立中學墮樓身亡,其夫司徒汝強撰寫《見證容綺文老師的最後歷程》,張貼在悼念容老師的facebook群組,講述太太生前面對的工作壓力,「逃不出工作中的無情壓迫」。本報昨日曾盡力聯絡賽馬會官中校長回應司徒的指控,但最終只收到教育局的回應。(見另稿)

司徒汝強昨日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形容,太太性格懦弱內向,不會拒絕上司吩咐她做的事,「她好似一隻牛,你叫她做就做,好為難的她都會做,要做足100分未必可以,但要她改就會盡量改」。他透露,妻子在讀中學時期疑受讀書壓力,腦部出了問題,導致幻聽、抑鬱等病徵,20年來需每天定時食藥,得病是她難以處理壓力原因之一。

讀書時已有抑鬱 需每天吃藥
容綺文畢業後加入該校任教,一教17年,處理學生午餐飯盒是她近10年的工作之一。司徒說,這些年來,幾乎每日都聽到太太訴苦;自從近年官校統一簽約飯盒供應商,飯盒質素下降,訂購量大減一半有多,「校長逼我太太增加訂購量,她只好每晚打給每個家長和學生,每次她都無奈說『又要打電話』,我不明白教師為什麼好似銷售員般『揹數』」。
司徒說,農曆年前,太太曾因飯盒供應問題與供應商負責人理論,情緒十分激動。他看不過眼,接過電話與對方理論,周末過後,校長突然召見容綺文,責罵她在辦公時間外找對方,罵她找丈夫為她出面。容綺文被罵後哭了起來,「辦公時間找不到,晚上找有錯嗎?」他坦言,事件是校長與太太二人的對話,而且現已死無對證,要證實也不可能。

新校長上任成情緒轉捩點
司徒汝強表示,新任校長上任1年多來,是太太情緒起變化的轉捩點,不時聽到太太訴說壓力大和很辛苦,「她不開心時,總會在午飯時間打電話給我訴苦,她更對我說很怕見到校長,想等校長離開學校時才離開」。但司徒強調,太太不是校長的針對對象,因為其他教師同樣被罵,甚至是在大庭廣眾被罵,「管理層的責任是要知人善任,用不同方法誘導下屬的潛能,而不是以一個方式對待所有人,為什麼要將商業機構的一套帶到教育機構?」

除了校方的壓力,學生家長亦是壓力的來源,司徒汝強表示,太太把學生的事轉告家長,家長不但為子女說謊,更向校長投訴,校長又會在家長面前罵太太,令她承受莫大壓力。他強調,撰文寫太太生前面對的壓力,不是要求校方道歉,也不是針對校長,只希望能反映教師面對的壓力,防止同類事件再發生。

當日穿紫紅衣 早已配襯好
12年前離開工作崗位、專心分擔太太沉重工作的司徒汝強說,太太為經濟問題跳樓的說法不成立,「要死一早死了,近半年有房屋津貼,收入更夠我們養車」。他又澄清,太太墮樓當日身穿的「紅衣」實為紫紅色,是太太早已配襯的衣服,「下車時她更提我接她下班」,顯示太太自殺是很突然的事,他不知悉太太在自殺前曾發生什麼事。

容綺文的喪禮定於5月22日上午10時於紅磡萬國殯儀館舉行,同日出殯。

回應 (10)
我要發表
彭彭
彭彭 2010/05/16 02:32:05 回覆

Berti,

Thanks for your suggestion.

Hope I will have more materials for discussion.

indy

bertipang
bertipang 2010/05/16 01:37:12 回覆

順帶一提,教育界有很多人打著為學生好旗號的人,然後想出很多奇怪的教學計劃、方法、活動等,其實也只是為了向上交差罷了,主任向校長交差,校長向校董交差。但誰向小朋友交差???

 

indy, i suggest you may discuss more education issue.

bertipang
bertipang 2010/05/16 01:01:00 回覆

無錯,的確有很多教師像綿羊一隻,有些更像完全無獨立思考能力,無論校長叫做什麼都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至少要有底線,行家們,我們服務的第一對象是充滿好奇心的學生!

彭彭
彭彭 2010/05/12 14:38:40 回覆

MKM,

同意啊,基本上,好多家長在發夢,以為自己的孩子是愛恩斯坦,貝多芬。罪魁之一應是奶粉廣告。話食左dha,屋企就有博士。

但其實,所有天才,都是在反抗前輩的前提下,成為人所共知的天才。

即是說,唔脫離父母控制,無一個孩子可以成才。

何況,很多人資質只是平平。

但話又分兩頭說,<阿甘正傳>的主角弱智,但一樣成才,令人值得重新思考,咩叫成才。

許冠傑也許是個哲學家,他早就唱過<天才與白痴>,大喊「邊個係天才?邊個係白痴?」

INDY

 

mkm
mkm 2010/05/12 13:04:18 回覆

A lot of parents I know have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on their children's academic achievement, regardless of their ability. I mean, not every child is a genius, and not every smart kid is a protege, entering university at the age of 12, right?

 

彭彭
彭彭 2010/05/12 10:42:03 回覆

mkm,

不知你講的Parent expectation,是學生的Parent,還是學校家長?

後者的話,家長應該有壓力俾教師。

但要問,為何以前家長不會給教師壓力?今日又會?

以前香港是尊師重道之地,後來羅范搞局,以基準試及家長輿論,在全香港人面前公然羞辱全港教師,教師尊嚴受損,教局整幾多敬師日都無用了。

所以話,羅范係教育白痴,枉佢自稱尊家。

教師就算質素參差,也要在關埋門提升調整,唔可以公然羞辱他們的能力,否則學生家長不尊重教師,老師點好,學生家長都不受教,導致教育失效。

indy

 

mkm
mkm 2010/05/12 09:50:10 回覆

Indy,

I really support your position.

Actually, sometimes i wonder if it is the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of parents that feed the cycle.

 

彭彭
彭彭 2010/05/09 21:59:31 回覆

QQ

我唸香港老闆七成以上都擅長「嚇騙辱」管理三式中隨便一式。

我也許自小被人罵到大,對第三式「辱」倒是有相當抗性。

第二式「騙」,騙得兩次,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悉穿,不過許多時寧願假扮受騙,免得老闆出其他辣招。

第一式「嚇」,照計嚇大就不會怕,但身邊總是有人受不了這招。

冬姐:

果位老師好像有講問題,講左都解決唔到先至...砰!>

qqcheng (小吉)
qqcheng (小吉) 2010/05/09 14:35:56 回覆

這三招我受過不少,每天循環不息的辱,確是會損害精神健康.有時當局者,會不自知地陷入抑鬱,這也是外人難以明白!

+2

立 冬
立 冬 2010/05/09 14:06:53 回覆

有問題真係要說出來,但不能隨便用壓力來推搪責任的。+1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