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
滿庭芳
滿庭芳

畫餅充饑

2010/06/08 08:56:04 網誌分類: 時事
08 Jun

      本人曾經在本博客發表文章,認為不通過二零一二年政改方案,最大的受益者是土共民建聯。因此,從香港的整體利益出發,民主派議員應該投票支持該方案然後才謀求真正雙普選。但是,喬曉陽昨日的有關香港政改方案的發言卻使我放棄了上述的觀點。
         喬曉陽聲稱中央認同「普選」應該做到「普及」而「平等」,但是,喬卻同時聲稱,「普及」而「平等」的「普選」與「功能組別」並不矛盾,兩者可以共存。這就不能不讓人懷疑北京在香港「普選」問題上並沒有履行「二零一七年現實特首普選」、「二零二零年實現立法會議員普選」的承諾的誠意。喬曉陽昨日的針對香港政改的發言不能不讓人聯想到「畫餅充饑」的成語故事。
        普選應該是所有選民機會平等、選民普遍參予的選舉,即「普及」而「平等」。既然中央認同「普選」的「普及」而「平等」原則,就不應拒絕泛民廢除「功能組別」的要求。因為「功能組別」的議員是一個特權階級,他們的當選不是通過選民的投票選舉,而是由政府直接委任。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享受特權。「功能組別」的存在不附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在這樣的情況下,喬曉陽昨日說了這樣的話無異是為處於民主饑餓的泛民晝一塊「民主」的餅,好讓泛民在無法得到真正「民主」之餅的時候,可以以「望梅止渴」的方式解餓。
        一個處於極度饑餓的人可以通過「畫餅充饑」來解餓嗎?當然不能!一個處於極度饑餓的人,無論是面對真正的「餅」還是「畫餅」都難免嘴饞,沒有真正的「餅」可以充饑,面對不能充饑的「畫餅」的處於極度饑餓的餓漢祗有通過毀滅「畫餅」竭盡全力尋找真正的餅或食量來充饑。
        一個智力正常的三歲孩童都明白這樣的道理,喬曉陽難道就不明白「畫餅」不能「充饑」的道理嗎?當然不是。喬曉陽明知畫餅不能充饑偏偏要為香港晝一塊讓處於民主饑餓的渴求民主的選民、民主派議員「充饑」的餅,說明中央沒有誠意在香港推行民主、政改;說明中央沒有誠意讓香港選民擁有真正的「普及」而「平等」的「普選」的選舉權。明知香港民主派、渴求民主的選民處於民主的極度饑餓之中,中央沒有理由拒絕大家充饑,但是,中央卻不願意給大家一塊可以充饑的餅。於是,便由喬曉陽為大家晝一塊餅,好讓大家望梅止渴,讓大家在忘記「民主饑餓」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地「無痛死亡」。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畫餅充饑」的中的「畫餅」者,僅僅是因為家窮才通過「畫餅充饑」的方式來讓家人「望梅止渴」,並沒有陷害家人的意思。可是,喬曉陽為香港的「民主饑餓」者「畫餅」居心叵測,意在用溫水來煮「民主」的「青蛙」,好讓「青蛙」們「無痛死亡」。這樣做和用「毒針」處決死刑犯如出一轍。用毒針處決死刑犯可以讓他們在「睡覺」中死亡,「人道」而不必再面臨「人權」的國際譽論,何樂而不為?
         既然喬曉陽已經用「畫餅充饑」這個成語故事暗示香港的「民主饑餓者」香港不可以擁有「普及」而「平等」的「普選」,那麼,香港人已經沒有必要爭拗「起錨」、「拋錨」了。我建議:泛民議員應該達成一致意見,一起否決二零一二政改方案。既然通過和否決二零一二年政改方案的結果都是香港沒有民主,那麼,通過該方案又有甚麼意義呢?我們為何要做沒有意義的事?
       喬曉陽呼籲民主派議員:否決二零一二年香港政改方案!

回應 (1)
我要發表
十十下
十十下 2010/06/08 18:43:08 回覆

醒下啦,民主派議員,現在俾你民主.容勿易動搖我大陸政權,等到你班人死晒,現在出生的,慢慢教育,洗腦,天天起來,起來,到時我話點就點啦!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