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
滿庭芳
滿庭芳

轉載與本人的《人約黃昏後》有關的資料(1)

2010/06/09 11:11:43 網誌分類: 其他
09 Jun

相信十有八九的达濠人知道达濠厂前街有一家雕印店,但见过这位篆刻师的人并不多。
 

  八九岁的时候,我看见大人手头有一枚私章羡慕得很,记得老爹生前有一套私章,大印中藏有小印,小印中还可以抽出再小的印,四枚私章组合成套后藏在一个印盒里,还备有印泥,随时随地可以使用,神奇得很,对雕印的人更是神往。
 

  记得一年春节后,我便拿着手头几十元的积蓄到厂前街雕印店请他们为我雕一枚私章,由于我对私章字体的要求很哆嗦,店员将我带到通兴街老米铺相邻的一间老屋,上了木梯,小楼的一个角落有一位驴着背、神态淡漠的老者正在伏案,古书、刻刀、印章、印样……“乱七八糟”的案子靠着一排窗,与老者屁股下的滕椅自然地成为一个篆刻工作室。店员叫我有什么要求向这位老者说清楚,店员称老者为“爷爷”,我说我的私章一定要用曹碑的字体,一会儿,老者脾气很不好“你这个名字用曹碑?我刻不了”,他没理采我,自己还在案头若有所思。良久,我以为他不会刻曹碑的字体正想转身而走,他抽出一本古书把我叫住了:“后生兄,你这枚私章应该刻成金鼎文,印出来的效果才好看”,他指着那本古书中的一些金鼎文给我看,问是否认同,我依了!字体谈妥后,他出了的价也不容我讨价,最终我都依了!印刻好后我是在他厂前街店里取的,所以以后很久没见过他。
 

  直到这几年,相继有朋友托我去刻印,每次我都是直接到通兴街的小楼去找他,期间有一次碰到不懂的字去请教他,他认真地为我查阅、讲解,还给我讲述了他坎坷的人生。其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他三四十年来很少出门,只心在小楼里刻印;现在年已耄耋还能拿刀刻印,碰到需要使劲头的刀法,他仍使一把长刀柄的刻刀用肩膀顶着辅助,现在左右肩膀发毛病了,自己查古书用草药敷伤;我问老先生尊姓大名时,他很幽默的指着墙的营业执照:“我孩子姓杨,我一直在帮助别人记住自己的名字,现在老了,我自己的名字也记不太清楚了,叫我老杨就好了”。
 

  我与杨老先生见过几次,并没什么深的认识,但总觉得杨老先生是一位市井隐士!
 

本文来自: [濠网] 详细出处参考:http://www.haojiang.org/showart.asp?id=147

回應 (2)
我要發表
滿庭芳
滿庭芳 2010/06/09 11:47:21 回覆

文中「曹碑」應稱為「魏碑體」。

滿庭芳
滿庭芳 2010/06/09 11:16:00 回覆

      文中的「楊老先生」新近作古,作者所寫的是「楊老先生」被別人所熟悉的「虛假」的一面,他的另一面請君看《人約黃昏後》。看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作者應為達濠的「八十後」或「九十後」,他對「楊老先生」認識太表面兼膚淺,看不到「楊老先生」的「真」。

user

最新回應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5/14

很值得思考的觀點 {#icono_6}

滿庭芳
滿庭芳 2019/04/24

知醜,還算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哈哈哈!

滿庭芳
滿庭芳 2019/04/17

有時候,厚顏無恥的精神狀態和知恥近勇是相近的!哈哈哈!

滿庭芳
滿庭芳 2019/04/17

一個熱帶風暴(連颱風都不是)就使澳門死了人、臭三日。這也是超越香港。看來,深圳和澳門難兄難弟。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