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永遠朋友,也無永遠敵人

2012/03/23 11:54:47 網誌分類: 政治
23 Mar

    人際關係,無永遠敵人,無永遠朋友,有的只是合作和互相利用。敵對時,各為其主,幾好朋友都要暫時行開。合作時,大家可以借個機會摸下酒杯底,談談心。

    為何可以如此?原因很簡單,在社會政治中,我們沒有一個人,只是單純地代表自己,往往是代表著另一個組織,或另一群人。我們不能靠私情辦事。同時,人的立場也會隨環境和自我成長而改變,我們如是,聖人如是,官員和政治家也如是。個人覺得葉劉是最佳例子,十年前推廿三條聲明狼藉,打後出國留學洗底回港,去掉了當日的天真和儍和霸氣,變成另一個葉劉。至少,今日她不再執著於捍衛自己的髮型。

    董建華時代,我對沙皇李國章和羅范也不懷好感,覺得這二人破壞了香港教育,這判斷至今不變。但今日,二人不再掌舵教育界,近日一些言論和表現,倒是有點欣賞。

    羅范不在講,在CY陣營做競選主任,在萬千教育界仇人前低聲下氣,CY亦強調不會任用,為了CY選情,由始至終保持自己低調,從不為自己吭過一聲。

    李國章,站豬唐陣營,走出來咪前,公然稱唐唐在自由黨的黨友為小朋友,指「唐唐本身很純厚,不知誰教他說那些話」,又非點名暗指自由黨人心態,即「自己做不了,也不要讓人家做」,是小朋友脾氣,充滿家長風範,又顯出其顧全大局之心思。這人若再出來搞教育,我依舊心寒,但那一番話,我倒是覺得很中聽。

    在2012香港特首選舉中,誰人真為香港好?

    為香港好,就要合作打造一個強勢領袖。

    條件一,是該領袖本身有厚底子。

    條件二,是該領袖要在公眾面前受到挑戰,最後成功解答公眾疑團。

    論條件一,我們本身選擇不多。底子厚的人物很多,如曾鈺成、陳方安生,地產商方面,我相信還有不少人才,政府當中也有老手,例如我在博文中撐過的孫明揚(現在怕他身體不好頂唔住),泛民何俊仁在政綱答問大會中表現也不俗,也算滿足了這一條件。不過,底子厚除了資歷外,還包括了準備工夫。很明顯,沒幾個人像CY一樣,為了特首競選,付出長時間鋪展選舉工程,又通過諮詢民意來規劃政綱。他的付出,能說服我們,他一上場就可以開展工作,毋須熱身。

    所以,就條件一來說,我們的選擇不多。最佳選擇是CY,毋庸置疑。有人來見工,如果你是HR,你也會傾向聘用一個有備而來的應徵者吧?好啦,如果話CY不行,你找誰來替他?我相信很多人都可以穩住大局,比如說曾鈺成,或孫明揚,但由於其他人本來沒有當特首之心志,他們沒有做過準備工夫,萬一上場,相信最少也得花上一年半載熱身,到真正辦起事來,過不久又到下一屆選舉了。即是說,如果不是CY上場,香港未必會亂,但肯定會導致大量現有的社會問題繼續擱置,無法處理。

    唐唐呢?你就別跟我討論了。只要他不講錯說話,就已經謝天謝地,遑論更大的期望。他的老人3000政策,恐怕是派完3000就不了了之,自己繼續花天酒地去吧?近日郭晉安飾齊宣王,演得倒也有幾分跟唐唐相似。

    接著是條件二,這條件是一種公眾傳播,目的是在公眾面前,展示領袖的力量。為此,第一是要製造挑戰,選戰中的種種黑材料攻擊,正是合適的挑戰。問題是,為了展示領袖之力量,這種挑戰,只要剛剛好達到戲劇效果,就可以了。一位優秀領袖,無論如何強勢,如受到360度環迴言論攻擊,也很難全身而退,因為一位政治領袖,如能同一時間回應兩三個問題,已很本事。如出現第四五個問題,就算他本身有能力回應,也無暇回應,結果就是形象受損,削弱其施政能力,不利社會發展。

    從以上兩條件看,在選舉初階段,我們給與候選人適當挑戰和壓力,是製造強勢領袖的必要過程。到了後段,CY受西九事件困擾,聽說為了應付立法會聆訊,已被逼放棄參加某些公眾論壇,讓人認為他迴避對手叫陣。可見他已經開始分身不暇。這時候,不少人出來押注抽水,鼓吹流選。如果流選,香港人又能找誰出來做領袖?

    還是傳統左派識大局,工聯會鄭耀棠周四表明不會投白票。他說:「你能不能保證流選後不再流選?能不能保證選出比他們更加好的人?看不到最好結果,為何要冒這個風險?」

    問題是,曾鈺成早前放聲氣話選,就已經因為受不了黑材料之困擾打了退堂鼓。沒有做足準備工夫的候選人,不可能抵得住選舉壓力,亦不可能有足夠時間,臨時梳理出一個適合香港社會的政綱。我想,假如有CY外的另一個候選人跑出,他想要搞一個好政綱出來,倒頭來還得要向CY借綱,或向CY購買。

    在這個局的後半段,誰人出來抽水,很清楚了。有陳方安生,不如何解一直沒發聲,突然向美國傳媒宣稱CY是變色龍。有泛民和唐營,基本上抱著小朋友脾氣來玩選舉游戲,自己做不了,就不讓人家做。

    各位大哥大姐們,特首位置不是一個玩具呀!那是一艘船的船長,他死了,全船人都無運行。現在船還未出港,就已內閧,話我做不了船長,你也別做,這樣子,船連出港也不能,遑論讓香港人享受一個美滿而安全的航程,去到從未到達過的大海裡去。

    董伯伯年代香港人已創出過五十萬人遊行的奇蹟,如果這船長真的背叛我們,我們到時再制裁他不遲。普選雖然未到,但民主,基於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其實早就已經實現了!

 

回應 (11)
我要發表
彭彭
彭彭 2012/03/28 13:53:25 回覆

我都覺依家係向好方向行,煲呔做事乜都忌住忌住,係穩住左局勢,但香港原地踏步。我教會朋友傾開都話,如果想有改變,都係CY做好D。

平常心
平常心 2012/03/28 10:38:48 回覆

CY當選後,不去拜訪中聯辦,難道要去英國、美國總領事館?不要忘記,香港特區的全稱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要求交代談話內容,更是無理兼幼稚之至!

彭彭
彭彭 2012/03/28 00:15:07 回覆

呃...有朋友支持已很滿意啦。

不過,我明白如果想加大評論影響力,名氣確實是很重要。

冬姐真是好人^^

立 冬
立 冬 2012/03/27 22:56:32 回覆

Indy論政真的很不錯,可以考慮向這方面發展啊!一定會成名!

彭彭
彭彭 2012/03/26 18:46:01 回覆

附加評論

梁當選後訪中聯辦,當選前同僚與上海仔同桌晚飯,曾蔭權澳門飯局,均有議員反對。

個人認為這些反對聲音是獨裁兼反智之表現。

基本上,行政長官作為香港一個標誌,兼具與社會和世界各方溝通之職責,禁止特首與指定人士會面和商談,等同限制了特首的主要職能,自廢特首之武功。

反派人士主要以為,凡共桌食飯必定是利益輸送,這種想法非常陝隘,難道同桌談判不行嗎?

在互聯網時代,溝通自由是世界核心價值的年代,只許百姓facebook,不許州官食飯的觀點,真是荒謬到極點。

這形同小學時代小朋友玩的絕交遊戲--我不喜歡阿強,我唔准任何人同阿強玩,結果不但任何人都不可以同阿強玩,連問下功課都唔得,班長也不可向阿強代老師追功課,膳食長不可向阿強收飯錢,行長也不能向阿強收簿。

indy

彭彭
彭彭 2012/03/26 18:17:35 回覆

扇子:

你好開心咁喎。

公眾人物只看到自己得了權力,通常沒留意到自己已喪失自我。

因為當一個人成為公共符號(e.g. 特首、總統)的時候,他就代表了自己以外的另一樣東西,變成屬於社會,大眾不會認為他的生命只屬於他自己。

唐唐不知此道,才會在一次選舉中揚盡自己的家醜和無能。

如他不參選,今日還是好好的花花公子一名,可以輕輕鬆鬆地繼續飲紅酒和搞地下情,都唔會有人理佢。

明白此道者,如Steve Job,甘願自己生命與Apple Inc.合二為一,咁就創出一個傳奇。我相信Steve Job好清楚,他的生命屬於i-phone消費者,不單純屬於他自己一個人。

indy

彭彭
彭彭 2012/03/26 08:38:28 回覆

梗係記得,我依家無去陸SIR誌度蒲,你呢?

巧茹與小泡泡
巧茹與小泡泡 2012/03/26 01:36:30 回覆

Indy,記唔記得巧茹?

{#icono_67}

彭彭
彭彭 2012/03/24 13:59:11 回覆

冬姐、凡人:

謝謝回應。

時評員,我其實已經做緊,係咪正式還是出名,無所謂啦。

indy

 

凡人
凡人 2012/03/24 12:11:10 回覆

中肯!

立 冬
立 冬 2012/03/24 11:52:06 回覆

Indy可以做時事評論員啊! {#201006022128023976.gif}+1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