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壬十二天官判詞精解 分類:

2012/11/08 08:18:50 網誌分類: 免費為大家六壬占卜未來,
08 Nov

六壬十二天官判詞精解 分類:
心情拾穗
說實在的,十二貴人判詞,古書並未說明很清礎,只好靠經驗會意了 十二天官判詞精解
(一)貴人
貴人居子曰解紛,解紛必囑事于童僕。 這是說解除紛紜擾亂。
蓋子乃夜半安居之神,故得解去紛擾而心地坦然。
既爲貴人,日理萬機,故惟恐事物繁多蕪雜而脫漏某一要事,所以必叮囑下屬努力工作,謙虛謹慎。
——此句話指原文主指遇到問題時,上級囑咐下級或長輩囑咐晚輩:要保守秘密,不要亂說亂動。
貴人居醜曰升堂,升堂宜投書于公府。
貴人居本醜位,升堂則有泰山威嚴之象,所以不可私自去做事,要想見政府官員,應當先經過正當手續或向有關部門寫信必須正大光明,而後到辦公的地方去見之。遇到問題時,須到辦公室找負責人請示、彙報、交涉或進行正常的公文、書信來往。
貴人居寅曰憑幾,憑幾可謁見于其家。
這是說功曹寅乃文書繁雜之象,貴人有閑空必親自閱覽一些曲籍,如此時去找貴人談一些小事,直接到他家談就行了,不必到辦公室去談。
遇到某些小事時,可趁著領導或長輩空閑時,直接到他家面談就成。
貴人居卯曰登車,登車宜訴詞于路。  這是說卯乃軒車之象,軒是古代一種有幃幕而前頂較高的車。
若不是遇到緊急的情况或麻煩的事情,不要輕易去找貴人。
若自己遭到冤屈或受到欺侮,不去陳訴于有一定地位的正直的人,冤案就得不到昭雪,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
所以應當在行車的路上就哀達其情。  ——在行車的路上鳴冤叫屈,憤憤不平。 貴人居巳、居午曰受貢,巳午受貢兮君喜臣歡。 
這是說相生相助,而非不遂之方。既然進貢則是賤事,也就是說,不管多麽尊貴,只要向某一方進貢則爲下賤,然而君喜臣歡忘其授受之私,或者受者都有不越度之象。  
——進貢者與受禮者皆大歡喜,各得其所。   
貴人居申曰移途,移途則有求幹之榮。  這是說申爲傳送,乃道路之神。
貴人外出時在路上邊走邊玩,因而獲得方便以求其進用之私,乘間而行必有殊榮。——情况發生變化後,見機而行,積極進取,必得榮耀。
貴人居未曰列席,列席則有酒筵之娛。 這是說未乃夜貴,兩個以上的貴人相會後到高貴的人家,必有宴會之娛。  ——這句話指有參加酒席宴會的歡樂。   貴人居亥曰還絳宮,又曰登天門,還絳宮坦然安居。  
這是說六凶俱藏。蓋螣蛇、朱雀之火而伏于水,勾陳、天空之土而伏于木,白虎之金伏于火,玄武之水而伏于土,且亥乃夜方,日之勞擾者至此都坦然安居了。  ——這句話指貴人坦然自若,或即將出行,或即將到來。   
貴人居酉曰入室,入私室不遑寧處。  這是說酉爲日月出入之門,有私門之號。若貴人豁達而在上,致君、澤民,則潔身、律已,主持公道。
若趨謁于私門,則律己不正,而正義所不容,必遭輿論的譴責,自己就不會安寧? ——來人或書信很多,家宅不得安寧。或搬家遷居。
(2)螣蛇居子曰掩目,掩目則無患無憂。
就是說子水克螣蛇之巳火,且居夜間有掩目之象。當蟠伏栖息之時,它的凶焰無所施,無患無憂   ——雖有憂愁,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故無多大憂患。。   螣蛇居醜曰蟠龍,蟠龍則禍消福善。  這是說醜中有暗禽星龍。當蛇與龍交姤後亦即離坎交濟象。
哪里還有禍心去加害于人,所以可消禍、修善、得福。  
——相互糾纏,人分難解,禍福相倚。  螣蛇居寅曰生角,居酉曰露齒,生角露齒禍福兩途。  
這是說火長生于寅,榮旺之極,化蛟化龍,此爲貪榮不禍,是以爲福。  
螣蛇在酉則火制金,正是猖獗得志之地,况且金石之地無食物,而蛇肆毒含婪求口腹之計,爲禍怎會淺呢?所以遇到這種情况只有退藏躲避起來才是。  
——螣蛇在寅時,表示某種事物非常旺盛;在酉時,表示某種事物非常凶險。   螣蛇居巳曰乘霧,居午曰飛空,乘霧飛空休祥不辨。  
這是說螣蛇居巳以霧爲隱,雖然毒,但眼睛看不到身上,遇到這種情况,最好還是避開。雖霧的作用使對方看不見還被迷住,但我却不會迷住。
倘若誤犯了它,爲它所咬住,則後悔莫及!螣蛇居午,以蛇飛空,爲化龍化蜃之氣也。彼有大志,在開始有大的作爲,一般不會毒人,但即使不毒,在我仍宜避開它,才不失爲明哲。  
——做某件事時,要特別小心謹慎,不爲所欺,不爲所惑,以備不測。   
螣蛇居未曰入林,入林兮鋒不可砍。  這是說未乃木庫,以土有木,必成樹林。在山脚下的林中,極易隱蔽,而隱蔽的洞穴也很深,雖然刀鋒銳利也無法施展,所以螣蛇在此叢林中十分攸閑,也不會無辜去傷人。但是,既然知道林中有蛇還是不進去爲好。  
——灾禍雖不大,但應妥善處理。   
螣蛇居亥曰墜水,墜水兮從心無患。  這是說當蛇在水中時則隨波逐流,以魚蝦爲食,暫時沒有橫路毒人之欲。
在我則任其往返周旋,豈不是從心所欲嗎?   
——遭受冷落之的人,若與之交往,雖無利也無害   螣蛇居卯曰當門,居申曰銜劍,當門銜劍總是成灾。  
[意]這是說卯乃日月之門,蛇當門而臥,出門者很容易被害。
但有備則無患,得此者當先發制人,不待它咬來,便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將它制服。
若一味瞎撞冒進,則必然被它咬傷。  申乃金刃之象,金刃爲斬殺之物,爲什麽被蛇咬住了呢?
因螣蛇屬火,火能克金,所以它得以猖獗,逞妖銜劍。
雖到這種情况時,應退避三舍,遠遠離去。蛇雖凶,但不能持久,當妖氣一消。
那就用不著害怕了。  
——環境雖險惡,但若主動出擊或銷聲匿迹便可化險爲夷。   
螣蛇居戌曰入冢,居辰曰象龍,入冢而象龍幷爲釋難。  
這是說戌戌乃火庫墓地,有蛇入墓之象。彼深居而簡出,當路過此地時不免小心惴惴,這和它屈曲盤繞在路旁不同。
居辰象龍。蛇乃龍之隨從,有變化之機,若入龍之穴,有隨進化之義。
而它貪求騰達必熱衷于此,所以,它雖爲我之患,也不用憂慮,故可釋難。  
——當遇到問題時,與之交往的對方會作一些解釋工作。   
(3)朱雀
朱雀居子曰損羽,損羽也自傷難逃。  這是說朱雀爲丙午火,而加臨水鄉則有損羽之象,羽翼不全,飛翔必難成。  
——若遇文書之事則雖有力而無氣,而口舌詞訟一類的事情却問題不大。   
朱雀居醜曰掩目,掩目也動靜得昌。  這是說醜爲北方多餘的水氣,可以制朱雀之火,有投江破頭之喻。
它既然目瞑而我則應有所作爲,且動靜俱吉,無口舌之憂。  
——雖有憂愁,但動靜適宜,有益無害。 朱雀居寅居卯曰安巢,安巢兮遲滯沈溺。  這是說朱雀居寅卯二木,皆火生助之神,且有山林之象。
鳥雀飛至山林壘巢做窩,育子貪榮。這裏有口舌平息之義,當然應當高興才是。
而遲滯沈溺則是指遇到文書、奏章一類的事則不免被積壓擱置,遲遲不得音信。  朱雀居辰居戌曰投網,投網兮徒弟錯遺忘。  
這是說辰戌爲天羅地網,且戌爲雀火庫,而辰與戌對宮,有丘墓象。
故爲投網,朱雀之凶到此不得飛揚,亦爲高興的事,而文書一類的事却被徒弟錯遺忘。  
——所寄出的公文、書信往往被束之高閣,得不到得視。   
朱雀居申曰勵嘴,居午曰銜符,厲嘴銜符怪异經官語訟。  
這是說申爲金,朱雀爲火,火能克金,乃是得志之處。但是勵嘴爲口舌很厲害,故灾禍是難免的。
朱雀居午乃是真朱雀,當有非常的官司。這是常人平時所憂慮的事情。讀書人去參加考試則會考中。   
朱雀居未曰臨墳,臨亥曰入水,臨墳入水悲哀且在鶏窗。  
這是說朱雀居未爲在古墓叠巢之象,巳午未申俱在上面,有飛空而翺翔之義,爲朱雀得勢之時。
所以口舌難寧,擔心憂愁在所難免。朱雀居亥時,乃爲入水鄉而投江之象。
這是很可喜的。
凶神無氣。但若遇到急事而寫了有關證明、報告等,却未被采用或重視,亦是悲哀、嘆息的事情。  
——所要辦的事情不能順心遂意而非嘆。也可能因別人取得成績而嫉妒。   
朱雀居酉曰夜噪,官灾起蓋因夜噪。  這是說火制酉金,非常得志,惡性大發,且其性好亂,必生口舌。
酉爲門戶,口舌入門,必然鬧得很凶,只有有關部門干預才能解决。  
——口舌是非甚凶,灾禍難免。若遇到考試、文章一類的的事,往往獲喜訊。   朱雀居巳曰晝翔,音信至都緣晝翔。  這是說巳未交午乃白晝象。朱雀到此最有生氣,若遇凶事,則口舌詞訟難免;若遇喜事,則起用文書、盼望人的資訊俱至。

(4)六合居亥曰待命,待命和同。  
這是說亥爲天門,我欲有成就,那麽公私事端就從天門之下而來,待命可就,故雲和同。  
——整裝待命,而後可成。   六合居巳曰不諧,不諧驚悖   這是說六合爲木,入于火鄉則烟滅灰飛,不吉甚矣。故必不協調而驚恐。  
——關係不和諧,且擔驚受怕。   
六合居子曰反目,反目兮無禮之事端。  這是說子與卯六合木爲無禮之刑也。
一般發生事情皆由無禮引起,以致彼此之間不和而反目。  
——辦事不符合情理,而導致雙方關係惡化。   
六合居酉曰私竄,私竄兮不明之囚地。  這是說以卯酉爲私門,而六合又爲乙卯之屬,以私幷私,以門複門,則有出入私門的逃竄之象。
且六合之木而臨從魁之金,木受金傷,故曰囚地。
重復私陰,故曰不明。因而搞奸淫、陰私者有利,而正大光明者反遭殃。  
——雙方處于不明不白,十分尷尬的境地。   
六合居寅曰乘軒,居申曰結髮,乘軒結髮從媒妁而成歡。  
這是說寅木爲軒車之象,故爲乘軒。
申爲庚,卯爲乙,乙庚相合,故曰結髮。若按媒妁之言去做,則必有歡成之喜慶。——這句話指依從中間人的說和,則事必成而歡喜。   
六合居辰曰違禮,居戌曰亡羞,違理亡羞因妄冒而加罪。  這是說六合本屬乙卯,卯辰有六害之凶,故曰違禮。若臨戌則以自己的私門而就于戌,以爲六合苟合,會有亡羞之舉。
遇到這種情况,必因自己不檢點而招來罪過。  
——言行不檢點,易招致責難。   
六合居午曰升堂,居卯曰入室,升堂入室幷爲已就之占。  
這是說午爲離位,似爲升堂。卯乃六合之本位,似爲入室。二者合于堂、合于室,則爲已經取得的成就。  
——所要辦的事情往往能辦成。   
六合居未曰納采,居醜曰妝嚴,納采妝嚴總是欲成之例。  
這是說未卯有相合之慶,且太常酒食、帛物之鄉,似有納采之喜也。
六合臨醜爲貴人之本垣,以地位低下的身份去拜見地位高貴的,裝飾不得不嚴整,這樣所求辦的事則可大功告成。  
——所要辦的事情極易成功。   
(5)勾陳
勾陳居寅曰遭囚,遭囚兮宜上書。  
勾陳遇寅乃克制之方,故有遭囚之象故,宜上書。他方甚凶,而我得以上書告發,陳述其罪過。若不于此時制之,事後還會氣焰囂張,爲非作歹。  
——遭到囚禁圍困時要及時上書,闡明事實真相。   
勾陳居巳爲鑄印,捧印兮有封拜。  
這是說巳乃鑄印之方,而勾陳爲一印之模範,印鑄而成,捧奉其上,則爲封拜之象。  
——要受到封功加賞,君子遇此,提拔必然快速,而常人見之,反爲可憂。   
勾陳居卯曰臨門,臨門兮家不和。  
這是說卯本日月之門,而勾陳爲爭鬥之神。爭鬥之神進門,則家必不和,以致吵鬧打駡,不得安寧,也有破敗之徵兆。  ——家庭不和,鶏犬不寧。   
勾陳居酉曰披刃,披刃兮身遭責。  這是說酉金似爲凶器,况且又爲陰爻,肅煞之氣與勾陳之戊辰生合,爲凶鬥之神。
若持有此氣,豈有善念哉?然而非理性的舉動,爲法律所不容,終將遭責罰。  ——遭到中傷、誹謗。儘早避開爲上策。 勾陳居辰曰升堂,升堂有獄吏以勾連。 這是說一戌辰入辰爲升堂,而其神主鬥訟勾連,故至辰地,則有獄吏勾連之應,而知機君子生平無非禮之舉,但因他人的不法行爲而波及自己耳。  
——當與對方發生業務聯繫時,其內部職務低下的人員楞以作溝通工作。   
勾陳居午曰反目,反目因他人而逆戾。  這是說午火生勾陳,勾陳好鬥訟,而午火爲真朱雀,故爭訟很厲害。彼此都爲反目相賊之神,誰肯相容誰呢?
倘若是君子,則易被他人逆戾的餘波所牽涉進去。  
——雙方勢均力敵,但因受第三者的挑撥離間而導致反目,關係破裂。   
勾陳居未曰入驛,居戌曰下獄,入驛下獄往返詞訟稽留。  
這是說未乃垣途,猶如驛道也,故曰入驛。戌乃地網,又曰地獄,况且與勾陳之戊辰對相沖射,乃下地獄之象。
這怎麽會沒有詞訟之往來呢?  
 ——相互之間要發生口角、打官司一類的事兒。避開爲好。   
勾陳居申曰趨戶,居亥曰褰裳,趨戶褰裳反得勾連改革。  
這是說申之前即酉戶也,立此可以入門,故曰趨戶。亥方夜靜更闌,必撩起衣裳而憩息。申爲坤地戶,亥爲乾天門。
門戶之前有凶神站立,君子到此應即刻返回,而抽身稍遲,則必被勾執住。   
(6)青龍居未曰在陸,居醜曰蟠泥,在陸蟠泥所謀未遂。  
這是說未近南離之火,故爲陸;醜近北坎水,故爲泥。龍飛于九天,潜于九淵,變化莫測。
若失地亦阻止其進用,蟠曲于泥,爬伏于陸,雖非失地,但有什麽欲望也是很難遂心的。  
——心裏想要達到的目的很難實現。   青龍居戌曰登魁,登魁兮小人爭財。  這句話說戌爲河魁,以青龍之吉神而入網羅之地,則爲小人爭財之象。
因財之神落此,故致小人之爭。  ——貪圖私利的小人前來爭財。   
青龍居辰曰飛天,飛天兮君子欲動。  這是說以辰乃龍庭也,且象天。
戌亥子醜象地在下,辰巳午未象天在上,故曰飛天。
青龍若飛騰在上,君子有爲之時也,這不是想動嗎?   
——君子伺機而動,躍躍欲試。   
青龍居寅曰乘雲,居卯曰驅雷,乘雲驅雷利以經營。  
這是說寅爲青龍之宮,有乘雲出入之象,且雲從于龍。卯乃震卦,辰爲雷,龍爲雲,這不是經營的好時機嗎?故驅雷乘雲而得以施展經營之道。  
——利于經營的好時機已經到來。   
青龍居申曰傷鱗,居酉曰摧角,傷鱗摧角宜乎安靜。  
這是說申乃陽金,酉乃陰金,金能克木,故爲青龍之甲寅木所深懼。這有退鱗折角之象。吉神遭難,怎能保佑于我呢,只有安居守靜爲宜。  
——這句話主指勞民傷財,損失嚴重,安靜爲善。   
青龍居午曰燒身,居巳曰掩目,燒身掩目因財有不測之虞憂。  
這是說以青龍木得水爲喜,而見火爲仇,巳上入蛇穴,尤爲不吉。
故有掩目之象。午乃南離真火,故曰燒身,青龍有此不足尚可賴之爲財神乎?
若求謀財物,則有莫測之憂。  
——這句話主指因經濟、才能一類的事而憂慮發愁。   
青龍居子曰入海,居亥曰游江,入海游江因動有非常之慶。  
這是說青龍得水,何吉不生?
吉福群衆,若有行動則有非常之慶。  ——浪迹江湖,瀟灑自在,還會有非常高興的事情值得慶賀。   
(7)天空,請看前文“十二神”,五行:戌(陽土)

概念:寬闊、寬鬆、敞開、劈開、蓬鬆、暴露、裸露、飛翔、幻像、幻影、夢幻、虛幻、虛無飄渺、中空、佛性、道性、空靈、悟性、境界、機關、感覺的到看不到的、空氣、思念、回憶、追憶、往事、寂寞、孤獨、單身、冷清、空車、空難、誇大、欺詐、竅、脫、跳高、墜落、電波、電磁

地理:中空的、空間、天空、白雲、雲霧、星座、懸空、地道、洞穴、山洞、石洞、黑洞、橋洞、溶洞、空洞、井、空房子、空門、窟窿、曠野、打開門窗、寺院、亭子

動物:飛蟲、蝴蝶、蜜蜂、蜻蜓、飛鳥、飛燕、蝙蝠、蜘蛛、蟈蟈、蝸牛、企鵝

植物:蒲公英、百合花、荷花、蘆葦、竹子、有洞的樹、辣椒、牽牛花、豬籠草

靜物:飛機、風箏、寬鬆的衣服、露臍裝、空調、空氣淨化器、中空的物品、空瓶、管子、罐、空心石、空心磚、球類、輪胎、泡、氣球、傘、紗衣、煙、火、燈、羽毛、蜂窩煤、壺類、影子、屁、印綬、證件

人物:活佛、基督、聖母、修女、仙女、僧人、孫悟空、覺者、空姐、裸體者、肥胖者、思想家、跳高運動員、禿頭人、空想、妄想的人、飛行員、宇航員、懸空者、跳水運動員、演員、穿寬鬆衣服的人、單身者、鰥寡之人

天空:又為渴雨神,位居貴人對面,為戊戌土、旺四季,乃黃埃塵霧之神,乃陽土之神,乃燥灰之土,為中央最卑之位,列奴婢之行,為天地之雜氣,作人間之詐神。為當直之吏,非多是少,妄起事謀,無濟助之心。主:公吏、奴婢、小人、市井、財帛、私契、言約、口舌脫空不實,虛偽巧詐,是非毀敗之事。

天空臨地盤子曰伏室子為室,故曰伏室,醜曰侍側醜為貴人之堂,侍側傳尊貴之言,寅曰被制,卯曰受侮寅三合,卯六合,都受克,故曰被制、受侮,辰曰濟惡辰本凶神,故曰濟惡,巳曰被辱土生申絕巳,加巳望生,卻成投絕,故曰被辱,午曰識字午為文明,故曰識字,未曰趨進午為朝,未與午近,故曰趨進,申曰鼓,舌,酉曰巧說申為聲音,酉為唇舌,故曰鼓舌、巧說,戌曰安居戌為本家,安居則佞無所用,其言不虛,亥曰誣詞亥為天門,詐神登天門,誣得行矣。視天空乘神所克何神,以揣其所誣何詞;,如太歲克之,所誣不行,若相生,所誣行矣,子寅卯巳不得地,吉凶其滅。

天空居四土之末處,最卑之位,為空亡寂滅之神,或顯或隱,妄起爭謀,靜有殘賊之志,動鮮濟物之心,雖生合日幹年命,亦必有小釁。若乘旬空神,則脫空無實矣。

占奏事條陳,以天空為主星。如與太歲相生相合,大吉。如被太歲沖克,大凶。月建、月將為大臣,亦須生合比和。

占獄訟,最喜天空發用,或作末傳,則訟可散,獄可脫。

占奴僕,天空生合干支,此人可用,克沖宜急遣之。

占財,天空乘財臨幹生合,主虛詐得財,或因小人得財。

記人經營幹事,最忌天空入占,必遭欺詐,有克制者無妨。

天空入占,原無吉徵。惟自欲行詐者,卻要天空旺相臨日幹年命為用,克制支上者為吉,反被支上克制者,詐不得行。

(8)白虎居子曰溺水,溺水音書不至。  這是說白虎喜山林,主道路,今溺陷于水中,則道路不通,但也不凶。蓋至凶之神而爲陷沒,則沒有什麽不吉利的。故不要因道路不通,音訊不達而顧忌。  ——道路不通而導致音訊不斷。
但不足爲患。   
白虎居午曰焚身,焚身禍害反昌。  
這是說白虎爲金,其喪凶血光之神被火午、巳焚燒,于己怎能爲患?   
——因禍得福,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白虎居卯曰臨門,居酉亦然,臨門兮傷折人口。  
這是說虎守在卯酉之門,則一家人皆驚懼不寧。若輕易出動而不加防備的話,必被它咬傷,故曰傷折人口。  
——身處險惡的環境裏,則易遭殃。   白虎居醜曰在野,在未亦然,在野兮損壞牛羊。  
這是說以醜未爲田野之象。白虎在此固然似無雄威,而醜中之牛未中之羊爲虎所咬死、吃掉,其凶難免呀。  
——這句話主,財物受到損壞。   
白虎居寅曰登山,登山掌生殺之權。  這是說白虎登山則威風凜凜,從政的遇到這種情况,當有生殺之重柄在握,而常人則凶不可免。  
——從政的人要掌實權,而普通百姓却有灾難。   
白虎居戌曰落井,落阱脫桎梏之殃。  這是說戌乃地獄,吉神入則凶,凶神入之則凶焰更熾,但往返的路無虎,則脫掉桎梏,不被其害。  
——這句話主雖陷于困境,但終可起死回生,脫離危險。   
白虎居申曰銜牒,銜牒無凶即可持其喜信。  這是說申乃白虎本宮,它貪其巢穴之榮華,而無複肆噬之心,故有喜信可持。而稱銜牒,乃傳送往來之神,爲牒信之象。  
——儘管有困難,但能够獲得喜訊。   白虎居辰曰噬人,咥人有害終不見乎休祥。  
這是說辰田有尸,爲虎吃尸,既曰吃人,這怎會吉祥于人呢?遇到這種情形,只有避開爲好。  
——發生血腥鎮壓、暴亂、流血一類的事件。   
(9)太常
太常居子曰遭枷,遭枷必值决罰。  這是說土值水鄉,有崩陷象,又子未六害,以害而陷,有枷鎖象。
所以必致决罰   ——受到懲治、法辦、制裁。   
太常居寅曰側目,側目須遭讒佞。  這是說寅木克太常土,有虎豹在山之勢,而太常土何敢與之敵呢?
况未羊逢虎受其制服,敢怒而不敢言,亦惟側目而視罷了,尚畏有讒佞、誣陷之,則凶仍不可免。  
——遭到責備、中傷等,也只得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太常居卯曰遺冠,遺冠也財物相傷。  這是說以冠裳之神而入私門,有帽子不正之象,故爲遺冠。
太常亦爲土,爲財物衣帛主失去,以土破卯木之克,故曰財物遭傷。  
——這句話主財物被損壞,或遭到訓斥而狼狽不堪。   
太常居戌曰逆命,逆命也尊卑起訟。  這是說未與戌相刑,且河魁爲獄網之凶,故曰逆命。
未在上,其位爲尊;戌在下,其位甚卑,二者相刑,不正是尊卑相訟嗎?   
——當權者與普通群衆發生嚴重矛盾糾紛。   太常居申曰銜杯,居醜曰受爵,銜杯受爵不轉職而遷官。  
這是說申爲傳送,太常酒食,二義詳察之,似爲銜杯,有盛裝華服喜慶之象,這不正是轉職之吉嗎?
醜爲天乙之宮,乙太常而拜啓至尊者,不正是受爵嗎?   
——有酒食宴會之喜慶,且封官加賞。亦可指工作變動等一類的事。   
太常居巳曰鑄印,居未曰捧觴,鑄印捧觚不征而喜慶。  
這是說太常爲印綬之神,遇見巳火乃爲鑄印之位,公器非徵召不用。未乃太常本位,宴會之宮,則捧觚酬酢而有喜慶。  ——爲料想不到的提拔、獎賞而飲酒喜慶。   
太常居午曰乘軒,乘軒有改拜之封。  這是說午爲天地之道路,爲乘軒之象。又立南向北,是面君之義,故有改拜之封,君子則大慶。  
——因升遷而調動或調整工作。   
太常居辰曰佩印,佩印有用遷之命。  這是說辰乃天罡首領之神,而與太常印綬幷之,爲佩印之義,必主變遷。  
——工作調動或調整。   
太常居亥徵召,亥爲徵召,雖喜而必下憎。  
這是說亥乃天門,有徵召冠裳之象。但未土在上,亥水在下,必害怕土克之,故說雖喜而下憎之。  
——當受到對方之邀請或聘用時,雖值得高興,但對方與己方的下屬人員却非常嫉恨。   
太常居酉曰券書,酉作券書,雖順而防後競。  
這是說太常未土生從魁之酉金,得助于魁則鋒刃可成功。宜書之左券,有什麽不順利的呢?
但本在酉金過强,自刑其方,終有後競,惟勿以身貴而賤人,勿以獨斷而違衆,則吉利。  
——因實力雄厚、才華超衆而在辦某件事時,起初雖順利。但若不禮賢下士,平易近人,事後則有遭致攻擊的可能。   
(10)玄武居子曰散發,散發有畏捕之心。  
這是說子乃夜半,其睡未醒,而子鼠乃虛驚之神。况且玄武賊神自多疑被驚,而夜起有散發之象。懷畏捕之心,不過虛驚、懷疑罷了,不會受害。  
——擔驚害怕,惶惶不可終日。   
玄武居醜曰升堂,升堂有幹求之意。  這是說醜乃天乙貴人之位,主能制水,玄武不能行盜,以禮謁見,實懷穿窬之心,故有所幹求,不以實對。  
——這句話指竊賊有墳于上級領導或長輩,故拜見或去信時,表現得十分無知有力僞裝而已。   
玄武居寅曰入林,愛寅兮入林難尋。  這是說寅乃山林之地,盜賊有所憑依,捕者難以追尋。  
——盜賊難以追尋,或所要找的人不見踪影。   
玄武居辰曰失路,愁辰兮失路自製。  這是說辰土能制玄武之水神,到此不是有失路之象麽?
盜賊消亡,君子坦腹之時。  
——這句話指愁雲被驅散,目標已經明確,心情亦舒暢。   
玄武居曰窺戶,窺戶也家有盜賊。  
這是說盜賊入門之象,宜嚴加防範才是。  ——家裏或內部有盜賊。或竊走錢南,或挑撥離間。   
玄武居巳曰反顧,反顧也虛獲驚悸。  這是說巳乃晝方,非盜賊之利。
縱使無人追逐,亦必回過頭來觀瞻。這不正是虛驚嗎?   
——瞻有顧後,虛驚一場。   
玄武居亥曰伏藏,伏藏則隱于深邃之鄉。  這是說亥乃夜方,又屬玄之本位,則爲深邃之象,盜賊必難抓獲。  
——盜賊隱藏于極爲秘密的地方,故很難抓到。   
玄武居未曰不成,不成必敗于酒食之地。  這是說未爲土,克制玄神之水,所以欲盜不成。又未爲太常之家,酒食之地,必因貪酒而敗盜,這就容易抓獲,故君子歡慶,小人憂愁。  
——因貪圖酒色,而偷盜不成功。   
玄武居午曰截路,居酉曰拔劍,截路拔劍,懷惡攻之而反傷。  
這是說午爲地之道路,故取象于截路。酉爲陰金劍鋒之象,故曰拔劍。賊勢至此猖獗已甚,若是去進攻則必被賊殺傷。  ——賊方心狠手毒,且勢力强大,若去進擊則被他所害。   
玄武居申曰折足,居戌曰遭囚,折足遭囚,失勢擒之而可得。  
這是說申乃坤土制玄武之水,且晝方賊深怕有折足之象,此爲金剛斬賊。戌乃地獄,又土克水,故曰遭囚。
二者賊勢失利,捕賊者擒之最易。  
——賊方已勢單力薄,狼狽不堪,故擒之即來。   
太陰

太陰居子曰垂簾,重簾則妾婦相侮。  這是說子乃正北方,端門向明垂簾,昏夜無見,所以妾婦居陰位得以肆虐,則有怠慢上級上輩之心,故欺侮之。這不過是群小別地生非而已。  
——群小得志,無事生非,胡亂起哄。  (11)太陰
太陰居醜曰入內,入內則尊貴相蒙。  這是說醜乃鬥牛之墟,天乙貴人之位,到高貴的地位却受陰影的蒙蔽。難于明瞭真象,亂來也就開始了。君子必須謹慎才是。  
——欺上瞞下,隱瞞真相。   
太陰居戌曰被察,被察兮當憂怪异。  這是說太陰之辛酉與戌六害,且河魁乃刑獄之方,這不是欲掩飾其非,則愈加怪异嗎?所以很值得憂慮。  
——因掩飾其非而被察覺後,則憂慮重重。   
太陰居辰曰造庭,造庭兮宜備徒弟事。  這是說辰乃龍庭,且與酉合,而太陰之妖媚必與天罡相得,然彼剛之眷寵必夙,哪有不爭寵而徒弟變的呢?   
——爭風吃醋,邀功求賞。   
太陰居寅曰跣足,居午曰脫巾,跣足脫巾財物文書暗動。  
這是說寅爲早晨起來之時,有光脚之象。午爲午休之時,必然有脫掉鞋帽的。
但太陰之金能克寅木爲財,而午則爲朱雀反制太陰,二乾爲財物文書供暗中傳動。  ——暗中有財物文書一類的往來。
如行賄、辭呈等。   
太陰居亥曰裸形,居巳曰伏枕,裸形伏枕盜賊口舌憂驚。  這是說亥乃夜深就榻,有裸形之象。巳則克制太陰,必伏不起,乃有伏病臥床之義。幷主憂疑、口舌、盜賊。
蓋巳爲螣蛇,主驚恐,亥爲玄武,主賊盜憂疑。  ——因賊盜口舌之事而驚恐憂疑,坐臥不安。   
太陰居酉曰閉戶,居未曰觀書,閉戶觀書雅稱士人之政。  
這是說酉乃太陰之本家,好靜,故閉戶。未乃離明之次舍,土金生養,故曰涵咏優游。二者皆安寧吉祥。  
——閉門讀書,淡泊寧靜。指有學問的人。   
太陰居卯曰微行,居申曰執政,微行執政偏宜君子之貞。  
這是說卯乃私門,必袒裸之象,而入之能不微行嗎?申乃太陰旺地,有得志行權執政之象。君子遇到這種情况,時當微行,若執政則宜謹守貞操。  
——謹慎行事,執政要有節度。   
(12)天後居子曰守閨,居亥曰治事,守閨治事動止多宜。  
這是說天後爲婦人之象,壬子乃天後本家,故象守閨閣,亥爲乾健,自强不息之地,有治事持家克勤克儉之義。
二者動止相宜,恰到好處。  ——穩健、謹慎、動靜得宜。   
天後居酉曰倚戶,居卯曰臨門,倚戶臨門好淫未足。  
這是說以污穢之神,而入卯酉之私門,不是淫奔之象麽?
除奸私之外,而正大之舉反遭其殃。  ——荒淫無度,作風不正派。   
天後居戌曰褰帷,居午曰伏枕,褰帷伏枕非嘆息而呻吟。  
這是說戌土克水爲病之象,醜戌昏黑之時,有褰帷撩起帳幕之象。
午爲午睡時,故曰伏枕。
二者皆臥睡不快,故曰嘆息,呻吟,這不是有病就是不順心。  
——坐臥不寧,或身體有病而呻吟,或心情愁悶而嘆息。
也指姻緣困撓而傷心。   
天後居巳曰裸體,居辰曰毀妝,裸體毀妝不哭而羞辱。  這是說壬子遇巳有暴露之傷,乃刑克之地,故曰裸體。
辰爲水之克賊,天後至此而毀妝,形體裸露。--而見傷,毀妝容易,修飾却難,這不是悲哭、羞辱之事嗎?   
——有羞辱之悲哀。   
天後居寅曰理髮,居申曰修容,優游閑暇蓋因理髮修容。  
這是說早晨起來爲梳理頭髮之時寅時,申時是容殘妝褪之時,故有理髮修容之義。且水與木金不相克,故有優游閑暇,樂正平和。  
——梳洗打扮,悠然自得。   
天後居醜曰偷窺,居未曰沐浴,悚懼驚惶緣爲偷窺沐浴。  
天後子與醜爲六合,有私匿之情,窺之恐人知,是以偷窺。但未井宿,而壬子水入之有沐浴之象,故怕人來。
二者皆有懼疑之心,故曰悚懼驚惶。  ——含情脉脉,或惴惴不安地暗中偷看事態的發展和結局。指靜觀其變,拭目以待。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