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控制全球的菁英組織

2013/01/09 01:06:31 網誌分類: 政治
09 Jan

Jan 6, 2013

本文以及另外兩篇要開始揭露幾十年前外星人跟人類通靈時透露的一件很少人知道的事,媒體也不曾報導過的組織,極端神秘,就 是掌握全世界政經命運的國際銀行家和他們的秘密組織,會議或私密議程。公開的國際銀行組織如IMF>國際貨幣基金和World Bank>世界銀行只不過是他們的操作工具,就像主流媒體和各大通訊社一樣,也在他們的掌控之內。因此,對於那些喜歡探知真相,打破沙鍋要問到底的 人就不能不知道這個組織,走在所有人的前頭,也比那些消息靈通的媒體工作者更早知道,知道得更多。

 

西方的秘密權力組織

本文是其中一篇早期談到必得堡的罕見文章,在1976年的英國雜誌Verdict上發表

 

這篇文章是在說必得堡的故事,結果讓那些自以為愛好自由以民主為榮的西方人很吃驚。

因為所有跟必得堡有關的消息全都被有系統地封鎖,保密到極點。

本文作者Robert Eringer說他是第一次透露這個神秘集團的活動和成員的第一人。

這個世界的統治者是一群性格大不同的人,不是那些不知情的人想像和以為的那樣(都不是那些天天見報的人)。

這句話是百多年前在建立殖民地霸業的大英帝國首相Benjamin Disraeli寫出來的結論

如果這個說法對當時的英國來說是個事實,那麼對於今天這個自誇自由和民主的西方世界來說也一樣適用。
 
那麼又如何解釋必得堡集團(扮演的角色)?
 
肯定沒人告訴過英國民眾,幾乎沒有任何英國人聽說過這個集團的名字。

不過,在過去的25年,這個躲在戒備森嚴的門後秘密開會的私人俱樂部所做的結論和決定都影響了每一個人。

必得堡集團80到100名全世界最富有,政經權力最大最有影響力的西方人組成,他們每年都要出席三天的閉門會議討論國際外交和世界經濟

出席的人不外是銀行家,政要和跨國大企業的巨頭,因此,他們的聚會就不可能只是一群好朋友在休閒聊天。
 
美國CIA的第二號人物,也是副局長Victor Marchetti私下說:“如果說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聚在一起開會談些沒意義的事是很荒謬的說法,這些人在談的事絕不會是空談。
 




 

狼狽為奸的必得堡菁英

{#1716338455.jpg}



這些人每年都到不同的國家和地方舉辦會議,避開另類媒體的記者因為這些記者指責他們操縱國際局勢,尤其是陰謀成立全球化的世界單一政府
 
這些神秘的操縱者是誰?
 
故事要從1946年說起Joseph Retinger博士這位來自Krakow的政治哲學家在倫敦的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發表演講,談到共產蘇聯對歐洲造成的威脅,結果他一夕成名,他的演說催生了歐洲共同體的運動,得到CIA的秘密贊助以及美國(私人)委員會的協助,把團結歐洲的工作正常化,美國方面就轉賬超過三百萬給Retinger博士。
 
Retinger博士的私人助理John Pomian說:“他一直都認為公眾的意見都跟隨某些人的論點去定型。”
 
Retinger博士的計劃是要召集全歐洲最有權勢的人在背後推動歐洲一體化的結構,有人介紹他認識了荷蘭的Bemhard王子,同意當他的名譽領袖。
 
這個集團的第一次非正式聚會是在1952年9月的巴黎舉行,14個歐洲最有權勢的人圍著一個老舊的乒乓桌在談,出席的人有法國和意大利的總理, 會議之後他們決定要拉攏美國進場。Bemgard王子和Retinger博士兩人就到華盛頓跟CIA的頭子Wal ter Bedell以及Charles Jackson會面,這兩人是愛森豪威總統的國家安全助理。
 
美國政府就成立了一個委員會,成員包括銀行家David Rockefeller和Dean Rusk,後來Dean Rusk成了肯尼迪總統和漢森總統的國務卿。
 
至今,Rockefeller已經93歲(下圖),照樣出席每年的必得堡會議。
{#1716338456.jpg}
這位才是美國總統的後台老闆,也是國際銀行家的頭頭光明會的重要成員之一一共有12人,都有猶太人血統,這12人的權力大到很多人無法想像,財富也是天文數字,而且,很少事情他們做不出來,很少國家是他們無法干涉和奴役的
 
第一次正式會議是在Holland的Oosterbeek,在1954年5月29日召開。
 
Pomian說:“這次會議有大約80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官權貴,這三天他們都住在很隱秘的飯店內,彼此都建立了聯繫。”
 
根據一份嚴格保密的會議記錄,他們同意“但時候到了,我們對世界局勢的概念就可以延伸到全世界。”
 
歐盟就是其中一個這樣的概念,前美國大使George McGee說:“歐洲共同市場就是在必得堡的會議上提出來的。
 
1955年9月在西德Garmisch舉辦的會議留下來一份嚴格保密的回憶記錄,有一句這麼說:“我們有責任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致最高度的整 合,先從歐洲的共同市場開始。”意大利Fiat工業集團的主席Giovanni Agnelli宣布:“歐洲的整合是我們的目標,政治家搞不成功的地方,我們工業家要接手搞成功。”
 
因此,歐洲國家和美國的關係大大地加強,引起了蘇聯領袖的注意,但歐洲的社會主義政府崛起時,必得堡人希望他們是在必得堡集團裡培養出來的溫和派,結果,為歐洲各國政府滲透(他們栽培物色)有潛能的政治領袖成了這個集團的專長。
 
基辛格還沒成為尼遜總統的國務卿之前十年就已經是必得堡的活躍會員克林頓宣布參選總統的前夕在1991年出席了必得堡會議(得到Rockefeller的支持和贊助參選)
 
希拉蕊出席了2007年6月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舉行的必得堡會議,Kansas州的州長Kathleen Sebelius也出席了同一個會議,當時就已經有人悄悄說Sebelius會獲選為美國的第一人女總統,不是希拉蕊。
 
今天的必得堡已經是過去那種閉門政治生態的遺物,去掉他們早期的成就,剩下的就是一個超級大型的網絡。
 
現在的許多新進的必得堡人甚至都不知道這個集團的歷史,因此,有人指責他們陰謀要統治世界時,會覺得很可笑,也很納悶。






必得堡集團的秘密議程
本文是2012年5月20日發表的報導


秘密的必得堡在2012年的議程引起了美國人的注意,因為資深政治評論家Ken Vogel寫了一篇文章說這個組織在背後操控美國的總統選舉。

這篇文章說華盛頓郵報這個必得堡控制的怪獸在一些報導中也透露了一個事實,必得堡人在選擇Mitt Romney的副總統參選人,跟他們在2004和2008年的選舉做的事情一樣。

Vogel說:“就跟其他陰謀論一樣,總會有足夠的疑點可以問的。比如說,John Edward出席了2004年在意大利Stresa舉行的必得堡會議在會上發表演說之後一回到美國就獲選為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負責副總統的提名與選人過程的人是Jim Johnson,是他在負責物色歐巴馬總統的副總統參選人,他是必得堡的一位主要成員,而Romney的顧問Donald Rumsfeld和Vin Weber也出席過必得堡會議,其他出席者還有克林頓以及其他金融界,媒體和企業大亨們。”

Vogel也報告必得堡兩位出席者的話,Vin Weber說著只是一個會議,沒什麼計謀在內。Romney的外交政策顧問Robert Kagan也說,這個會議只是代表一群很無趣的人在發表很無趣的演講,然後一起在一個好地方聚餐。
 
不過,我們卻有大量文件資料可以初始許多不同的實例實證,證明他們確實是給全世界制定了一些大家都同意的政策,包括推出歐元。
 
前北約秘書長也是必得堡會員的Willy Claes就在2010年的一個廣播電台訪問節目中承認,必得堡人有使命要執行每年在會上決定好的政策。
 
Claes說,必得堡的受邀嘉賓通常都有十分鐘的發言時間,之後會整理出一份集合所有人的理念的報告
 
這些參與者當然就會根據這份報告的指導和目標在他們的國家和地方制定自己的政策
 
Vogel的文章是另一個揭穿必得堡的神秘面紗的例子,因為有約來越多活躍份子在替他們做主流媒體沒做的事情,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些人每年要召開的回憶。
 
Alex Jones已經成功滲透進必得堡集團裡,他有兩個線人在內,而且證實他們的消息無誤,比如說今年的暗號是棕櫚樹會議,Jones就打電話到Westfields Marriott飯店詢問,假裝他也是要出席議會的嘉賓之一。
 
結果,證實沒錯,2012年的必得堡會議就在Virginia州Chantilly的Westfields Marriott Washington Dulles Hotel舉行三天,時間是5月31日到6月3日。






是必得堡集團在選總統

本文揭露了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的一些幕後秘密。作者是J.G.Vibes,是跟踪必得堡行踪的活躍份子。

首先我要說的是,我很早就不相信通過選舉和投票選出來的政府會是好政府。
 
我看到很多總統和政客來來去去,上台下台,結果是什麼都沒改變,我跟政府的關係沒變,民生也沒改善。
 
這個趨勢不只是在我有生之年才有,回顧過去的歷史全都是這樣。
 
重要的是我們要曝露選舉過程中的貪污手法,因為還有很多人以為現在的選舉過程就是等於自由和公正。我甚至不認為選票真的都算得那麼準,即使全部都算了,我們還是選了戀權愛財的權貴來管制所有人。
 
如果你要去投票,也沒有什麼不對。如果你要支持一位捍衛自由的候選人,我也不會教你怎麼做,因為這些都不是我要談的重點。
 
我的研究和觀察迫使我不得不全面反對這種暴力的選舉機制,尤其是違反自然法則,違反溫和原則以及基本人權(美國憲法的精神)。
 
可悲的是,政客們無法改變這些腐敗的作風,只能繼續這麼苟且偷生下去,直到選民們定下非暴力和公正的選舉標準(候選人要坦誠報告選舉以前他們見了什麼人,得到誰的贊助等等)。
 
美國總統的權力實在是比銀行家們,世襲皇室和軍工業業者們還少,甚至還有些秘密是美國總統不可以知道的。
 
(註:媒體不斷稱呼和宣揚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權力最大的人,其實也都被控制媒體的財團們洗腦了,美國總統其實只是個簽字人重要的事有人在替他作決定,然後由總統宣布和簽字軍工業者>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和銀行家其實都是同一批人由猶太富商們組成和擁有股權也是來自歐洲,在美國獨立後滲透入菁英組織Free Mason>共,演變成現在的光明會>Illuminati這些人必須不斷在全世界各地製造紛爭乃至戰爭來發戰爭財賣武器賺其他國家 的錢或者派兵攻打弱小國家請聯儲局印鈔票由總統批准大訂單來買武器和資助整個軍事行動,都是賺錢最快最多最簡便的方式。因此他們致富靠的是永無止境的戰 爭,這就是為什麼世界局勢,動亂,紛爭,各地的劍拔弩張,緊張局勢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就是美國的軍工業者賴以生存和經營的商業模式,而且極端無情冷血,就連同袍的猶太人都可以犧牲掉,扶持希特勒去殺害一般的猶太平民)
 
這些機構的財力在最近都成了眾人矚目的政治焦點,但至少只限於另類媒體(主流媒體還是守口如瓶,很忌諱,不敢公開談,免得打破自己的飯碗)。
 
毋庸置疑的,有一股強有力的利益集團在影響政局來達致他們自己的目標,以致政治家們都成了受僱傭的演員上台打廣告
 
這些政治家說,他們只說那些有人付錢要他們說的話,說什麼都可以,只要能傳達某個訊息去影響公眾形成輿論就行了
 
我也在其他文章裡指出,這些有權勢的利益集團的身份再也不是什麼秘密。
 
主流媒體都沒報導他們的行踪,但是卻有大量的文章在分析和連結幾個智囊團如必得堡以及外交關係理事會,很多時候雙方的人馬還是直接聯絡。
 
必得堡的參與人士在過去肯定都踏上了成功的政治仕途很多在參加會議的那一年成功當選或提名成為候選人
 
有趣的是,今年的會議選在Virginia州的Chantilly召開,因為他們未曾重返舊地開會,上一次在Chantilly開會是在2008年,也在總統大選之前開會。
 
很多活躍觀察員指出,選在這個地點並不稀奇,因為靠近華盛頓的白宮,方便總統進出會場,不會驚動媒體。
 
這件的確是在幾年前發生過,媒體記者每分每秒最終歐巴馬和希拉蕊的去向,有一次去採訪必得堡會議時碰巧遇上他們的車隊。這個行程敗露之後,主流媒體並沒有報導,在他們的每日新聞節目裡失踪沒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因此,必得堡會議的召開在今年這麼靠近白宮肯定有好理由,因為跟這一次大選有關。
 
由於這些秘密會議已經引起公眾的注意,這些人越來越難編造謊言來掩人耳目,因此,Chantilly就成了選舉前的好地點,總統不需要坐飛機離開。
 
即使候選人們沒在這個會議中直接被選出來競選,他們還是在企業和俱樂部之間被轉賣聘用
 
這些人還是可以在選舉團隊,遊說團當中出現,通過有影響力的智囊團和政策研究所去發表文章和建議,也在公開的政治場合中活動穿梭
 
因此,我們要請那些參與佔領華爾街的人更注意這個會議和組織
 
(註:號召佔領華爾街的人不再想要佔領華爾街去擾亂公共秩序等著被驅趕,而是準備轉移目標到必得堡的辦事處和會場示威,要引起世人和主流媒體的注意,喚起所有人的良心去揭穿他們的神秘面紗,引蛇出洞)
 
佔領華爾街的人找不到他們要談的對象,但他們的目標其實就是那些影響經濟政策的菁英們,大家也都同意。
 
但是,如果我們要有實質的作為,就要能夠指名道姓認清對象。
 
一個和平也有媒體參與的佔領必得堡集團能夠團結反對專制的力量別再灌注每年的選戰選情,而是聚焦在真正的玩偶主人們是他們在背後製造每天都有事發生的鎮壓,衝突和危機,通過他們控制的媒體播放給大家看
 
以後我們還會透露更多這個集團和成員的詳情,他們的目標以及最新動態。
 
當然要準備好你的相機,把他們的面目全都拍下來。


註:欲知更多內情和陰謀,請看影片>>
看完之後就會明白很多世界大事,恍然大悟,注意必得堡那些權貴的樣貌,都有一個共同點。




本文完


如果認為本文值得讓更多人知道,獨享之後請分享,謝謝。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Cigam
Cigam 2019/10/27

盈虛仍有數........往天台

指的該是三峽工程及其水掩大地的影響

Cigam
Cigam 2019/10/27

二四八,三七九

指的是八九年的六四運動

二四八,前缺一

三七九,中缺五

89年6月4日,正是農曆五月初一

十八十八
十八十八 2019/10/22

二四八那段開始

小弟覺得

777說的是香港特首林鄭

Coleman 皈依源頭
@我才是義士...

我只看見中國的人民被中共政府欺負和剝削。我只知連馬雲的全副身家都被中共政府吃掉。

新疆原本是自治區,因為有石油,所以全面被中共政府控制和剝削。香港原本是繁華的商業和金融的自治城市,因為繁華富裕,所以中共政府又想全面控制和剝削。

君子無罪,懷壁其罪。

支持盗賊的就是盗賊。

我只知有很多無耻之徒想擠身中共政府,想從被剝削者成為剝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