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澄魂
炎澄魂
炎澄魂

「『舌底』生痱滋」

2013/07/05 07:44:30 網誌分類: 「澄魂生活」
05 Jul


 

前些時家中一只放在冰格,常用的啤酒杯因炎一時糊塗,為融掉其內積下的厚冰而乘煮即食麵時放在爐頭上,結果在「熱脹冷縮」的效應下,冰不錯是融了一些,可杯卻也因之而破裂了。猶幸杯身厚裂口整齊,炎遂將之連同內裏冰塊一同放回冰格,縱不用可也不拋棄。因覺它為自己那種愚苯原因弄破而要被丟,實可惜也。該杯漂亮之餘,炎也很喜歡用它來喝酒。

舊杯用不得,用其他杯喝又總覺得興味差一點。尤其不透明那些更甚(炎喜歡看酒在杯內的變化,故愛用透明杯),湊巧近期「麥記」又來買餐送杯,正中下懷。遂買了兩只,一紫一藍。藍的常用,紫則「備用」。

本來這也是平常事。可吃掉「藍杯」那「晚餐」後,翌日卻大生痱滋。要命的,是位置在「舌底」,還附在血管上,十分疼痛。連彎彎也都痛。從前有一位同事也曾試過這樣,當時炎聽著也覺心寒,想不到今回輪到自己--活了數十年還是頭一遭。實在是不愉快經歷。大概主因是炎一口氣將一包大薯條吃光吧。

幸好,不消一星期即復原。但之後本來還想再換另一只紅色杯,可一憶起不久前生痱滋的事,馬上打退堂鼓了。

少一只杯沒所謂,再「舌底」生一次痱滋可大問題。

可不想再嘗呢!

現在連見到薯條都有點發寒,想要晚些才可再吃。

也罷,反正薯條都不是什麼大不了和健康的食物,少來無妨。

若嗜此道可麻煩,幸好不是。只嗜酒而已。

不過這也夠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

晚上十時五十二分

炎澄魂字(放工後倦透)

 

 

 

回應 (1)
我要發表
炎澄魂
炎澄魂 2013/07/06 18:49:46 回覆

 

近數年來一直都跟屋企的小獵犬Teddy”交惡”,關係極差.豈知剛才因為一時酒醉,乘醉將手在牠面前擺,想一被咬即縮--連縮的動作都預備好了,但是--牠竟然舔我.

數年來第一次.意義重大啊~~

手上還有狗狗的微溫.


2013/7/6 1841 炎(醉後)


 

user

最新回應

炎澄魂
炎澄魂 2020/01/10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9%A6%99%E6%B8%AF%E6%83%85%E6%99%AF/%E6%9C%89%E6%84%8F%E6%80%9D%E7%9A%84%E9%80%A3%E5%84%82%E6%A9%8B%E8%88%87%E9%80%A3%E5%84%82%E7%89%86/2783585771662754/

「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

To 淺雪--(偶回這兒逛逛)先謝謝你"到現在"還來我這裏留言.謝謝~~剛在我的FB"香港情景"專頁登了上面那篇「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網誌,有空歡迎過來看看,謝謝~

祝生活愉快,一切安好~

2020/1/10 205 炎澄魂--Hugh Wong 字(喝青島中)




淺雪
淺雪 2019/12/15

是..要放心..除了放心還是要放心.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11/17

炎To淺雪:先謝謝留言~~相很與動畫圖都很美,很多謝~~

原來你都愛喝啤酒啊?哈哈!那可很好啊~有多點話題聊.

事實上我早年也是"什麼啤酒"都喝,但後來可能因為"感覺"加"荷包"問題吧,覺得"青島"價兼物美又對味對胃,生活上便"基本上"只喝"青島"了.

純粹"個人口味"問題.其他類與牌子的啤酒我都有喝(包括那些"濃得要命"的"傳教士"啤酒等),但真較愛喝"青島"--現在都還在喝.

我就常備"青島"啤在家.

另外"青島"啤以外,我最愛喝的是"清酒"--"日本"清酒,跟"啤酒"是"兩種類型"的酒類也~

再聊啊~

2019/11/17 1611 炎字












淺雪
淺雪 2019/10/29
@炎澄魂...

總覺得吃飯不喝番杯酒..如有所失..

我也是喝啤酒多..我倒是什麼牌子啤酒都喝.. {#飲杯勝.jpg}

其中一隻燕京..雪花..也是中國貨..雪櫃許多時常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