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戰爭工具論 [2013十月新番]: 蒼藍鋼艦+機巧少女

2013/10/14 13:33:01 網誌分類: 影視
14 Oct

 

    近來,加入了香港同人的籌備組,組長建議寫一些日本新番組動畫。

    本來我很少寫新番即評,經組長建議,不知怎的就在意起來,每收看一齣新番即在fb寫了簡評。既然寫開,新番作品又有瞄頭,心裡有了構思,就決定寫寫看。

    在今季新番裏,有兩齣作品內容貫徹了日本動畫其中一條流行的故事線,一是《蒼藍鋼艦》,二是《機巧少女不會受傷》。

     製作上,《蒼》比較認真,海戰場面分鏡和美工非常精細,把海戰魅力表現無遺。故事上,《蒼》講述數十年後末世未來,人類受溫室效應影響失去很多土地,同時制海權卻遭神秘的海霧艦隊奪去,連全球通訊也隨之中斷,世界陷入混亂。最奇妙是,海霧戰艦皆非人類文明產物,而每一艘海霧艦皆由一名少女操控,或者更正確地說,少女就是戰艦的OS系統,少女即戰艦,戰艦即少女。少女都說:「我是戰鬥工具,只接受命令而行動。」

    另一齣《機》片,則以英國魔法人偶學校為故事背景,講述魔法人偶師與人偶間的合作和戰鬥,設定之氣氛有點似哈里波特。女主角夜夜是一個東洋人偶,也即是戰鬥工具,她為主人雷真戰鬥,故事題目指明她不會受傷,但事實又是否真是如此?夜夜很黏雷真,佔有慾很強,雷真身邊一出現其他女性,夜夜就立即呷醋,這不可能不會受傷吧?(汗)至於雷真,一心只想為某人復仇(為誰暫時未知),而且為了復仇,夜夜為他戰鬥,身體也不可能不受傷。事實上,第一集夜夜已經有擦傷,話要跟雷真一起睡,才能快點修復治癒的說Orz。

    兩個作品的女主角,都正因為其戰爭工具屬性而感覺十分之萌!

    但凡人都應該有自覺自主意識吧?她們偏偏壓抑自己的自主意識,同意殘酷的父權世界把她們當作工具使用。

    我在這裏,稱這種故事或思維「戰爭少女工具論」。這種故事的特色,是作品中的少女被當成戰爭工具來使用,但最令人感動、不愉快、無奈的是,少女們完全接受這種不應有的命運,把自己交託在一班使用她們的男人手上。故事的希望,一般是放在男主角手上,如果男主角懂得憐香惜玉,少女的命運也許有些許改變。當然,如果故事結局愈是事與願違,悲劇性就愈強,控訴批判力度也愈大,故事劇力就會無限大化!為了劇力效果,女主角的命運才沒有那麼好過,也許這是對製作人來說的「少女工具論」吧!

    為此,日本動畫中特別是主流的少女動畫,一般都有很強的批判性,這是美學性的使然。世間除了少數的純粹美,如花音珠響之類的美之外,很多令人嘆為觀止的文學藝術作品的美,都是依存於作品的社會批判性的依存美。雖然日本人父權制度最囂張的歷史已經過去,但少女意象已在日本文學和動畫史中成形,成為了一個強大有力的美學意象,而「戰爭工具少女」,就是批判日本傳統父權最直接而鮮明的意象。在二十世紀初明治時期,西方文化進入日本,除了現代化之外,也造成了日本父權制度的普及化,女性在很多方面被視為良妻賢母,是令國家富強的重要工具。到了二戰,甚至有日本女性組成慰安婦團前赴前區當慰安婦,都帶有很強的女性工具意識。

    時而世易,我看過一些日本社會數據,發現日本人的矛盾在七十年代打後,已由男女間的矛盾轉化為國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雖然少女已不再直接指控男性,但社會精英(包括政府和政客)的父權屬性仍然很重,少女在文藝動畫作品中仍然起著指控社會精英工具理性的作用,一直提醒御宅們,就算人成為了工具,她也不是真的一副機器,而渴望着溝通和愛。

{#201201281659278480.jpg}

    同類的作品還有很多。多年前的《櫻大戰》是把少女推到戰場的作品,老爺子米田一基有一幕慨嘆自己無用,只能倚靠少女的靈力來保護國家。更經典是《最終少女兵器》,主角少女被變成最強的最終兵器。在《異國迷宮的十字路口》,主角的外國朋友的姊姊,正是歐洲貴族家中的籠中鳥,一生註定為了鞏故家勢成為婚姻工具。《禁書目錄》、《超電磁砲》、《魔法少女小圓》則是同樣主題的變奏,故事同樣是世界把少女當成魔法武器、實驗動物或能量轉換機器,但解脫的希望更上一層,救贖不再一面倒來自男主角,而是來自少女與朋友間的友情,甚至是少女間的百合愛情。

    一言以敝之,戰爭工具屬性少女,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美麗的黃昏
美麗的黃昏 2019/05/14

很好的分析

彭彭
彭彭 2019/03/27
@基督徒...

基督教是講救恩定係治罪呢? 同唔同性戀都好,人人本來就係會干罪。這是必然的。

再者,你係讀全本聖經,定係專讀一兩節?

你考慮事情,只用兩節經文來考慮嗎?

基督徒
基督徒 2019/03/27

不要曲解經文,同性行為是逆性行為,是罪。

彭彭
彭彭 2018/11/27
@萬大有商量...

感謝萬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