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梔子X初音未來事件

2013/11/10 23:16:30 網誌分類: 影視
10 Nov

    東方梔子,讀作「東方吱子」。

    「梔子」是一種中藥果實,屬於茜草科,產於長江以南,秋冬採收,性味苦寒歸心肝肺胃三焦經,瀉火除煩,清熱利濕,涼血解毒,消腫止痛。從花語看,「梔子花」象徵我很幸福、帶來喜悅、洗練和優雅,在日本它被稱為無口花,在西方它是電影「旅程」中深具象徵意義的花卉。

*梔子愛好者筆下的東方梔子。

    可是,去年一次中國官方的一個文化領域上的大膽嘗試,卻令梔子花蒙羞。在我,中國官方正在苦思讓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方法,委託電視人劉冰模仿日本虛擬偶象初音未來,製作出一位紅卜卜唱國語歌的可人虛擬偶象,當中一點邪惡也沒有,而且是開拓國家文化疆域的一個積極嘗試,我第一次見到東方梔子,也替中國的發展高興。誰不知,背後網民們卻拒絕東方梔子,指東方梔子抄襲日本的初音未來,令東方梔子首次於《中國文化藝術獎首屆動漫獎頒獎典禮》出道演唱的影片播放點擊率急增至18萬次,同時獲得2600個劣評。

    事件餘波未了,劉冰因為劣評太多與東方梔子劃清界線,官方放棄東方梔子,梔子由一些民間宅民組織收留,據說有UTAU和梔子同人社。UTAU好像是一個音源軟件,組織來由查不出來,梔子同人社則是一個愛好動漫的國內宅民組織,他們用心去發展梔子,就像日本許許多多的御宅同人組織一樣,用自己的畫、聲、技、腦去為自己喜歡的動漫角色製作更多作品,一起編織虛擬的夢想。

    不過,他們的路走得很艱苦,因為三不五時就有一些初音親衛隊走出來指控梔子如何如何的不該,如何如何的不對,如何如何的抄襲了初音的甚麼甚麼,令每一位梔子的最後守護者心碎。

    事實是,抄襲從來都是文化界中的常態,不數中國山寨貨如何可以比外國正牌貨優勝,據知國內小米手機就好過很多外國大牌子手機,就算在日本,拳王抄街頭霸王、數碼暴龍抄口袋怪獸,以及無數的人物造型屬性互相覆蓋,抄基本上是被允許的,只要在抄之中有少許新瞄頭就已經可獲承認為全新作品。

*我製作的二創圖。

    抄襲在業界基本被默認為文化生產正常程序,出奇地民間在東方梔子(連同神魔之塔事件)一事上卻一面倒聲討梔子。簡言之,這已經是一種非理性的針對虛擬偶象的集體欺凌。他們抱着用來追殺梔子的寶劍,正是他們在另一個戰場上急欲對抗的無形力量-版權和所謂的原創概念,而那個更加血醒的戰場,就是令整個御宅同人及民間創作世界都陷入恐慌的戰場,即二次創作反擊版權霸權的神聖戰場。

    當御宅們用原創之劍追殺無辜的東方梔子時,他們是在賦與那劍更加強大的力量,那劍要劈在同人文化和二次創作的時候,我想問同人和二創愛好者們,你們要如何抵禦這你們自己親手幫人家鍊出來的屠刀?

    以我所了解,日本動漫文化繼承了日本豐富而包容的文化在內,但凡敵人,在動畫中多播幾集即成同伴。在這種文化之中,我反問大家:你認為初音未來真的會介意梔子有幾分像她嗎?

    我反而以為,跟風批評梔子的宅民們,也只不過患上了中國人揣摩上意的陋習,為了向初音和其他粉絲示忠才胡亂向梔子發砲,有樣學樣,人云亦云而已。

 

 

*東方梔子官方鍊製影片,片中梔子唱詞流露出一種漢族沙文主義,即一種過了火位的愛國主義,相信如果歌詞不是這種調調,梔子命運會大不相同。

 

*初音迷製作的初音打梔子洩憤音樂影片,都打了人家了,還想要怎樣?

 

*梔子同人社製作的梔子音樂影片,片中梔子與另一中日合作VOCALOID虛擬偶像洛天依合唱12FANCLUB華語版,官式沙文主義影子消失無蹤。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是不會理論只是貼證據的白癡仔...

致一時智者一時自貶的朋友仔:

完全明白你的擔心... 因為你提的證據,相信係真的。本博設文的原則是公開議論,不刪文,給人駁倒也好,最多回應上讓步。而且本博客瀏覽人次有限,實在不值得朋友仔咁關注。至於最新情況,你都看見修例已停,本文其實已無多大作用,只是像塵封歷史留在這兒而已。

難得你咁關注,希望唔好介意我多講少少:

一、引渡協議基本上係國際性的東西,從國際層面中國與歐洲都有引渡協議,主要係引渡協議本身有人權條款,不是一定申請成功,引渡申請國為了要回逃犯,往往得答應多一些人權條款,這有助有關司法區司法的改進。其實一些被西方社會認為司法不完備的地區,例如斯里蘭卡,一樣同西方國家有引渡協議。

二、經過你的提點,我注意到中國過去司法上有程序跟得不好,所以有關的恐懼也是有基礎的。但我也注意到其實很多港人朋友並不懼怕,因此經常往返深圳消費。似乎大家都意會到,只是消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三、中國提出全面依法治國,也是去年開始的事。相信你提出的情況,以後會逐漸減少。其實,中國的管治結構,是多級制,地方事地方先管,有事解決不了才提上上級政府,最後才到中央政府。相信你也留意到,做得不足的多是地方政府。這是為甚麼在修例過程中,曾有人提出地方政府無權提出移交申請。這些細節,與你分享。

謝謝你經常關注本博。

我是不會理論只是貼證據的白癡仔

https://www.hk01.com/01%E5%81%B5%E6%9F%A5/341081/%E9%80%83%E7%8A%AF%E6%A2%9D%E4%BE%8B-%E6%B8%AF%E5%95%86%E7%A6%8F%E5%BB%BA%E8%A2%AB%E6%8D%95-%E5%AF%A9%E5%88%A4%E6%8B%9620%E6%9C%88-%E7%9C%8B%E5%AE%88%E6%89%80%E7%97%85%E7%99%BC%E4%BA%A1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李聯廣...

感謝李廣聯提出了新的視角(雖然提問已撤),以維權律師不幸處境講述內地司法的不足,內地司法制度現時在國際排名82 (126個國家/地區)。

見: https://worldjusticeproject.org/our-work/research-and-data/wjp-rule-law-index-2019

其中ORDER & SECURITY排名30,秩序與安全比較優勝,好處是99%人口可以較無憂無慮地尋求自己的生活,例如天倫樂、旅遊樂、藝術生活、工作打拼等等。

當然,內地是取了秩序與安全,明顯犧牲了其他某些方面,確實需要改進。

事實上,中國司法由2000年加入世貿開始,在世界各國包括歐盟專家協助下開始重新訓練司法人員,內地司法制度改革,在內地學術圈也很有多討論,已取得一些進步,本人對將來發展比較樂觀,但明顯還有力有不逮、老鼠拉龜、無法解決之難處。

觀乎被捕維權律師的遭遇,確實令人憂慮和同情,也希望他們早日獲釋,重回自由。但這類律師往往從事較多明確的反政府活動,相信若我們與內地官員互換角色,同樣不知如何對待他們是好。因為他們比較會鼓動群眾,若群眾衝突平息不了,必造成更大傷亡。這方面的問題,必然是所有希望改善未來的人,應該共同研究、幫手出謀獻策的難題。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智者...

致智者大人:

本文寫於五月十五日,已然是舊文,不知為何得智者垂青賜文千字。

文革不是光彩歷史,相信內地人上下亦心知肚明,毋須智者再一強調。

不過人會變月會圓,抱住歷史守成不變,觀點不作變化和更新,你確定這是智者所為?

本文題旨是回到條文認真看待,與智者所言關係不大。本博客及本博讀者都比較重視真憑實據,逐點檢查,邏輯慎密。

智者賜文千字,十分感謝。相信如智者能為文旨多舉數字與可靠文獻為證,多一點平實分析,少一點主觀言詞,回應與題旨多幾分緊扣,相信自當得本博讀者由衷讚賞。

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