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樹良
錢樹良
錢樹良

小馬登棄局 邱德拔上場

2013/11/28 08:42:56 網誌分類: 經濟
28 Nov
        有云: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會德豐(020)小馬登主攻航運,船務公司船隊龐大,凡29艘、載重量139萬噸,一時之間,聲勢浩大。

        惟是天地轉,光陰急。踏入80年代,全球航運業進入衰退期,會德豐大受打擊,盈利急劇下降,1981年度之稅前盈利仍有14.31億元,但到了1983年,只有3.68億。俗語所謂「水瓜打狗,唔見一截」,無怪小馬登在年報中,沉重地說:「本集團之主要航運附屬公會德豐船務國際有限公司,經歷最困難的一年」。

        會德豐船務負債纍纍,導致馬登家族與集團另一大股東張祝珊家族之矛盾加深。1983年,會德豐船務向同系之置業信託尋求約1200萬美元的財務支持,但遭張祝珊家族反對,只好向母公司借貸400萬美元救急。

        小馬登漸失勢意興闌珊

        當年,馬登家族與張祝珊家族分管集團業務,馬登家族主管會德豐、會德豐船務、聯合企業、連卡佛等企業;張祝珊家族專責置業信託、聯邦地產、夏利文等地產業務運作。表面上各有分工,實則互相虎視眈眈。若以投票權計算,張氏家族較馬登家族多出10%,小馬登失去控制董事局之權勢。

        小馬登面對「97回歸」,對香港前途信心不足,為逃避政治風險,集團業務以隨時可以一走了之的航運為主。豈料人算不如天算,「97」仍未到,全球航運業陷入衰退,會德豐船務瀕臨破產,小馬登失意之餘,頓萌生退意,準備把家族持有之會德豐股權,悉數轉售給南洋財團邱德拔。

        一直以來,在云云藍籌股中,會德豐股價甚少上落;然而,在小馬登對香港意興闌珊之際,1985年年2月,會德豐股價卻突然出現裂口飆升,由月初之4.1元,於10天8天之間,攀升至5.05元;然而,好戲在後頭,2月14日開巿,股價更由5.053元升上5.8元,升幅接近15%。是日下午,會德豐全系股票暫停買賣,巿場眾說紛紜,多謂與收購合併、改組有關。

        果然無風不起浪,是日收市後,「羅富齊父子」代表以邱德拔為首的南洋幫財團剛在香港註冊之Falwyn公佈,斥資19億元全面收購會德豐,收購價為A股每股6元、B股每股0.6元,附帶條件為須收購了50%以上股份方有效。

        邱德拔這位南洋財主,財勢遍及星馬。有一年,我往考察參觀信置(083)母公司遠東集團在新加坡的地盤,順道參觀邱德拔位於烏節路地段之別墅,其佔地面積及堂皇建築,與香港半山之何東花園未遑相讓。

        包玉剛出手拓登陸版圖

        話說回邱德拔收購會德豐,謀定而動。在宣佈收購之前,已從馬登家族手上,購入會德豐13.5%有效股權,包括A股2,103.5萬股(佔6.7%)、B股5,354.9萬股(佔22.7%)。更在會德豐系股票暫停買賣當天,仍委託新鴻基證券及恵嘉父子,大量收集會德豐股票,Falwyn結集持有會德豐股權高達23.5%。2月15日,會德豐股票恢復買賣,交投大旺,股價上升,A股收巿報6.4元,較Falwyu提出之收購價尤高,明眼人一看,便知有第三者介入狙擊會德豐。

        市場紛紛查詢議論,來者何人?正所謂「雞春咁密亦菢出仔」,來者乃船王包玉剛的九龍倉(004)是也。當年,包玉剛早有「登陸」大計,5年前成功併購九龍倉,成功邁出「登陸」第一步,今狙擊邱德拔財團,併購會德豐,此為拓展「登陸」版圖。如此一來,有若二龍爭珠,雙雄鬥智睿、鬥財力,個中過程扣人心絃,下周四再拆解。

        資深財經傳媒人

        錢樹良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