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香港人,只值看這些?

2014/02/13 10:14:45 網誌分類: 經濟
13 Feb
        這個農曆新年,照例走進戲院,跟往年不同的是,我們在電影播放場次的屏幕前駐足良久,你眼望我眼。

        「怎樣,想看哪齣?」我問女兒。

        「走吧,揀唔落手。」三個孩子異口同聲。

        「好彩,英雄所見略同。」老實說,我幾驚她們真的要看。

        你說我迂腐也好保守也好,我想沒幾多個家長會樂意帶孩子去看一套以呻吟為笑料的電影,咦,我們不是應該尊重一點叫她們做「性工作者」嗎?怎麼這個新年大家都毫不忌諱地「雞」前「雞」後的?

        賀歲片通常都是嘻嘻哈哈笑餐飽,放假流流大家都不想用腦,賀歲片其實還有一個要求就是闔家歡,但如果我看到孩子為金雞的接客故事笑得人仰馬翻,我想我不會笑得出。

        「金雞」之外,還有「賭神」,過年的戲院,忽然像龍蛇之地,黃、賭,只差沒有毒。至於《大鬧天宮》,看到年近半百的甄子丹扮頑猴,不知怎的就沒了進場意欲。忽然慨歎,香港人,只值看這些?

        有孩子一起進戲院,父母多多少少會做點過濾審查,正如電影有三級制,家長心中也各自有一把道德的尺,去為孩子選擇甚麼可看甚麼不值得看。外子是搞電影,我是傳媒出身,我相信我們的尺已比別人的寬,但想到要帶孩子進戲院看一個女人如何快樂地賣淫,這心理關口怎都過不了。

        至於動畫片,就只得一套Lego,如果你對Lego沒興趣,基本上已經可以從可選系列中剔除。

        跑了幾家戲院,大同小異,深深不忿,上網看看,原來這檔期還有一些滄海遺珠,是西片,一齣是法國片《我和貝貝的歷險》,另一套是同名小說改編的《偷書賊》,可能因為故事沉重、沒笑料,加上「書、書」聲,所以一律被低調處理,只得幾間戲院上映,一天只有兩三場,女兒說:「如此好看的戲只在高尚住宅區的戲院才有得做,這算不算歧視?」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