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考古顯示耶穌曾赴印度學佛

2014/02/19 21:30:19 網誌分類: 宗教
19 Feb

{#C穌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自我覺醒,進入深沉意識的神聖真我。.jpg}

轉載

我從前曾在《內明》月刊著文提過耶穌基督到過印度研究佛學。遠在數十年前,虛雲和尚也早就提起過同樣的講法(見《虛雲年譜》內:民國三十二年、一百零四歲、《答蔣公問法書》。) 我說過耶穌往印度研究佛學:事裁於原始本子的《新約·彼得福音》內大彼得是耶穌的最早門徒,與安德烈一同歸依耶穌,跟​​隨耶穌最久,是耶穌最得力的左右手,當然對於耶穌有更深的認識,可能聖彼得比任何門徒對耶穌的認識都深入得多。作為大弟子及隨身侍者,彼得對於耶穌的一切事蹟都有紀錄下來,但是當時並未目稱為“福音”,只稱為《水徒行傳》(英文稱為:Aquarian Apostle Chronicle),記錄耶穌的言行語錄甚詳,其中提到耶穌去印度學習東方宗教在耶穌上十字架受難之後,門徒星散,各處傳道。大彼得前往羅馬傳道,被羅馬人逮捕焚死。他的筆記則被門徒收藏,被改名為《水徒福音》(Aquarian Gospel),實在可說是最早的《新約》的一部份。其他門徒:馬太、約翰、路加、馬可等各人都是較晚歸依耶穌的,他們各人所記錄耶穌的言行與語錄,後來被稱為“四大福音書”,與大彼得的福音書,互相銜接。大彼得所記錄的,是耶穌十二歲初次講道以後,直到三十一歲重返以色列,進入耶路撒冷,這二十年當中的一切重要事蹟,一直紀到耶穌上十字架
 
  
 
馬太等四大福音,記載耶穌出生到十二歲初次講道於猶太教堂,但是十二歲後的事蹟全然隻字不提,記載中斷。直到耶穌登上柑欖山被魔鬼試探,在約但河受洗禮於聖施洗約翰,才有紀錄。而那時的耶穌已經有三十一、二歲了。四福音強調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天賦超​​人能力智慧,十二歲即能在猶太教堂講道,折服各猶太長老。但是,四福音對於耶穌十二歲至三十一歲之間的傳道事蹟隻字不提,這事豈不奇怪?依理說,他們應該都有詳細紀載才對,難道耶穌在二十年的歲月中所做的事蹟都不值一提?
 
  
 
細讀“四福音書”,我們不難發現,四者文字語氣與紀事如同出於一人口吻,好像是經過細心整理刪改統一的同一件事,四個人的看法說法,怎可能如此統一?各人有各人的感受,各有各的觀點,總不會完全吻合的。四福音已經過歷代教廷刪改增減,所以才會有現在本子的“欽定統一模式”其實,《新約》當初並不是這樣子的。原始新約有『彼得福音』,也有其他門徒的筆錄,在份量上,比今本要多上不只十倍聖保羅原名“掃羅”,本來是一個官吏,一向仇視、迫害基督徒不遺馀力,他並沒有歸依在世時的耶穌。他是某次喝醉了酒,在路上看見已經上了十字架升天的耶穌基督對他顯聖,他才改邪歸正成為基督徒。從此洗心革面,發奮努力宣揚基督教義,成為基督教西傳歐洲的最大功臣。他的筆記與書函很多,後來編輯為『羅罵書』、『哥林多前書後書』等等,被尊為首任教宗的保羅,棄家而出家傳道,立下清規,創下基督教修士的嚴格苦行修行濟世風範,為後世所宗。保羅律己極嚴,尤其痛責淫亂,嚴禁酒色。歸主之後,保羅的才幹立刻壓倒了各門徒。而當時,耶穌的早期弟子大彼得是公認共戴的耶穌繼承人。保羅與大彼得有沒有爭取領導地位,我們很難斷言,但是,說不爭那也是不現實的。因為大彼得與安德烈都出身漁夫,原在加利利海航海捕魚,在文化教育水准上,比不上出身尊貴的保羅。漁人與海員生涯階段,難免酒色寄情;歸依耶穌以後,當然會改掉酒色嗜習,但恐怕多少也還殘馀一些放浪不羈的態度。大彼得的自由作風與豪放態度,是主張苦行禁慾的保羅所不滿的。於是彼得與保羅不相為謀,各傳各道。如果彼得不是死於羅馬人手中,那麼,一場劇烈的權力思想鬥爭,將終不可避免發生於彼得與保羅之間的。
 
  
 
保羅後來以其“正統”繼承耶穌的地位,著手整理經典,不用說是把自己的『羅馬書』、『哥林多書』之類全都收進新約內。同時也把大彼得的筆記《水徒行紀》整個刪除不留耶穌在十二歲到三十一歲之間的二十年周遊各國傳道與學習其他宗教的經歷,在保羅這樣極端狂熱的『基督至上』信徒看來,那都是有損耶穌聲譽地位的,絕對不能保留!因為耶穌是“唯一的神” -上帝的化身,怎麼可以被記載去各國參學並歸依別教?
 
  
 
從首任教宗保羅開始,教廷就一直在用心整理或曰篡改新約與舊約。他們首先在舊約內加入『彌賽亞』將臨的預言(猶太教的舊約本子並無這些預言),然後統一“四福音書”的敘述,以確立耶穌天賦的、超人的的地位。他們把任何有關耶穌青年時代周遊列國的紀錄全都毀滅不留,務必要把耶穌塑造成唯一的至尊至大榮耀的救主——這樣的救主當然是不需要向任何人學習的。
 
  
 
  新舊約在中世紀就已定了現型西傳拉丁文本子被譯成英文的,當前最流行是其王詹姆士欽定本子,裡面就更看不到耶穌青年時代的言行了。各種本子的新約,都有些用心可誅地貶低排斥大彼得比如各福音都說:猶大出賣耶穌以後,羅馬與猶太士兵到客棧搜捕耶穌時,問彼得:『你認得這個人是不是耶穌? 』彼得就答:『我不認得這個人。 這段有名的『彼得三次不認主』故事,其實是可疑的!彼得是首徒,他早已將生命都獻出來追隨耶穌,甘願為師而死,怎會那樣貪生怕死而否認他的師父?熱血豪邁而忠烈的大彼得,不可能有那種不義的態度!所以,這一段紀載,極有可能是有意偽造來貶格彼得的。
 
  
 
總之,聖彼得的筆記,都被保羅與古代教廷刪除了;秘存於教廷資料館的『彼得福音』也被毀掉了可是,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在土耳其與伊朗及蘇聯交界的阿拉利山腰的修道院,愛琴海一個小島的修道院等數處,都還秘藏著羊皮古本的彼得福音書,即《水徒行》。這些秘本,普通人恐怕難得一見了。我從前寫過,我在神遊中得見這些古代秘本,一些人總認為我是講神話。我一直都盼望,有一天我有機會找到這些秘本之一,將其公開於世,以證我言不誣。我同時也知道,世上還有許多人知道有這本彼得筆記《水徒行紀》,甚至還有英文譯本不過,由於基督教無論新教與舊教,敢都不承認這些本子,更不敢承認耶穌去印度學習佛法,所以,縱然這些本子問世,也必然會遭到基督教的大力排斥與攻擊。這種本子必難廣傳,要想找到它,恐怕比大海撈針還困難!
 
  
 
  二
 
  
 
我查遍了數不清的圖書館與學府,都找不到這本《水徒行紀》。但是我並不灰心。我知道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我無意要把耶穌說成是佛教徒,也無意說耶穌的智慧學問全部得力於佛教,我只想證明,耶穌是一個偉大的宗教家,以其深思好學,謙卑樂善,必然曾經涉獵過許多宗教哲學,在其青年時代,極有可能到過當時文明最盛的印度去參學研究各種學問。古代印度阿育王武功極盛,曾經征服安息(即波斯)與中東各國,疆土拓至埃及與馬達加斯加。阿育王早年殘暴,後來皈依佛法,成為最得力的護法君王。他在各處建立佛教道場與佛塔無數,並派出許多佛教僧人前往中東各國傳法。到了耶穌時代,阿育王的帝國已不存在,但是佛教在中東的影響力仍然可觀——至今,仍有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之間的佛教寺院殘跡可見,在伊朗境內的山地也還有許多佛教遺跡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
 
  
 
佛教的慈悲平等濟世作風,與當時中東地區的狹隘民族自私自利的宗教習俗完全相反,更不是極端偏見狹窄排外的猶太教所能望其項背。胸怀大志的耶穌從小就不滿猶太教的極端民族自私排外,而對充滿平等慈悲精神的佛教產生興趣,更可能被佛教文化的深奧與神秘所吸引。何況那個時代,正是佛教經典第三次結集後不久,日趨完善,光耀四方,勢必對這位青年宗教革命家,產生相當大的文化吸引力。所以,好學深思的青年耶穌,立志前往印度學習研究東方宗教哲學,應該是很順理成章的事。他從以色列出發,經波斯、阿富汗,進入印度,開始了一場意義重大、卻名不垂青史的長達二十年的宗教文化交流活動。
 
  
 
遺憾的是,基督教歷史卻故意抹殺、掩蓋、否定耶穌東行研究東方宗教的史實,這完全是昔日猶太民族的宗教偏見和狹窄仇外心理影響所致,與基督徒並沒有任何關係。因為基督徒並沒有考查研究追溯經典的自由,他們只能被動地接受自古以來經教廷頒定的《聖經》,卻並不知道這種盲信觀念與排外意識,事實上已經人為地割斷並抹殺了耶穌基督在東方研究與傳道的光輝歷史,同時也否定了耶穌基督謙遜博學的偉大人格和精湛的修為事蹟!
 
  
 
現當代的基督教神學院很多都已設有比較宗教科目,教廷也設有研究佛學的課程。實踐證明,研究佛學不僅不會減少基督教本身的自尊,反而有利於樹立基督教的美好形象,奇怪的是目前仍有部分基督教徒一意孤行地否定、醜化、排斥基督教以外的一切科學、哲學、宗教文化與智慧,他們甚至極端狹隘到不容許自己的教主耶穌去遊歷東方研究東方宗教哲學。這都是極端狹窄自我心理作祟。
 
  
 
有人說,當時交通行旅不便,耶穌不可能去那麼遠。這種講法是不符合歷史的。太古時代的亞洲民族,已經行經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大雪原,跨越白令海峽,而進入北美洲;春秋戰國時代,中東商旅就已經西域進入中國;秦漢時期已有數以萬計的波斯商旅駱駝隊由阿富汗進入新疆天山,走向開封。成千成萬的猶太人沿循絲綢之路來華,定居於開封洛陽。崇山峻嶺,都阻擋不住古代的旅人;沙漠雪山,商旅駝隊不絕於途。哪像今人這樣窩囊,沒有汽車飛機就走不動腿?在古代,從波斯、經阿富汗,進入中國或印度,是東西文化交流的必經之路,耶穌為什麼不可能循此路到東方?再說,耶穌志在修道傳道,當然會不失時機地到沿途各國去傳道及參學,怎會畫地為牢,把自己限定在以色列境內活動——難道偉大的耶穌基督會向今天的某些基督徒那樣故步自封?
 
  
 
因此,我認為耶穌經阿富汗進入印度研究以佛教為主的東方宗教哲學,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聖經·新約》對此隻字不提,完全是保羅等人的猶太民族自私偏狹遺風的表現。基督教某神父說,“《聖經》提及耶穌東行,卻未提及耶穌三十一歲以前的事,是因為那一段他沒有什麼重要的事!”這些話能令人信服?耶穌在那二十年人生的黃金時代之中,竟然沒有一件事值得《聖經》一提麼? 《聖經·新約》不厭其繁地詳細紀述耶穌出生的奇蹟,十二歲講道折服各長老,三十一歲折服施洗約翰……甚至在路上咒詛一株沒有菓子供給他吃的無花菓樹,使之立刻枯萎……可謂潑墨如雲。然而,竟完全不提他在十二歲到三十一歲這漫長歲月中所做的哪怕一件事情,再如何惜墨如金,也不至於一字不提呀,難道這不太奇怪麼?基督教徒和學者雖然不能自圓其說,但也不能視而不見、給人以懷疑聖經的口實啊。
 
  
 
  找尋聖彼得的筆記
 
  
 
  三
 
  
 
受主的指引,我一直在努力找尋聖彼得的筆記。
 
  
 
因為三十一歲以後的耶穌,發生了一個偉大的飛躍。他所講的博愛,很接近佛陀講的慈悲;耶穌講『天國就在你心中』,很像佛教的“心即是佛”、“三界唯心”以及“諸法由心生,諸法由心”;耶穌講『要愛你的敵人』,很像佛教的“怨親平等”、“自他不二”;耶穌講『信主得救』,很接近佛教淨土宗的『信願念佛、往生佛國』……
  
 
總之,耶穌所講的道理與佛教接近之處,多得不勝枚舉。耶穌在十二歲於猶太教堂講道所講的,並沒有他三十一歲以後所講的接近大乘佛教思想的內涵十二歲的他所講的只是猶太教的民間宗教思想,絲毫沒有大乘佛法的博愛觀念。假如他當時講的是平等博愛,還不早就被猶太教長老捉住,吊起來打個半死?那還會對他表示佩服?事實上,猶太教是最極端民族主義的,直到二十世紀末,他們仍然與阿拉伯民族,在敘利亞作殊死互相屠殺(《舊約· 列王紀》每一章都記載著,以色列人每攻占一國一城,就大肆屠城,殺戮幾十萬人,並以殺盡一切男丁老幼為榮)。猶太人怎會容許耶穌講不分種族界限的平等博愛?
 
  
 
由此反證,可知耶穌少年時代尚未講博愛,只是講猶太教的所謂『公義』即是尊崇猶太人而排斥其他民族的極端主義,故此才獲得各長老一致讚揚稱奇。那麼,從十二歲時的猶太民族自私觀念,怎樣轉變到三十一歲以後的無種族歧視的博愛觀念?又怎樣轉變成為甘於自我犧牲、捨身求法、濟世利他的崇高思想?顯然,這種偉大的理想主義,斷不是他陋居於窮鄉僻野山村做木匠所得來的,說是“天啟”,毋寧說是從佛法中參學漸悟而來。耶穌少年時代跟他父親約​​瑟學做木工,約瑟是個鄉下窮木匠,沒有多少學問。當時以色列的文盲比例,高達百分之九十九,身為鄉下窮木匠的約瑟可能成為百分之一麼?除了木匠活他還能教給兒子什麼?何況,以色列是一個充滿仇恨的民族。在充滿仇恨思想的以色列,斷不會有博愛思想生根發芽的土壤,也斷不會有任何博愛平等的思想影響耶穌。因此可以斷定,耶穌的偉大博愛思想絕對不是在家郷形成的,而是通過向外來文化學習而逐步形成的。耶穌是在當時佛法興盛的印度受到了佛教大乘思想的影響,而漸趨於成熟,後來自成體系。
 
  
 
我深信此種推論最接近事實,作為證據之一,聖彼得的筆記是很重要的。耶穌在當時已經相當有名,而且已具有超凡的神通,才可折服粗擴不羈的漁夫水手彼得與安德烈,使之口服心服歸依了他,主動放棄打魚的生涯,也放棄了酒色賭博之類的惡習。這是耶穌在以色列初收門徒,按理應當繼續擴展壯大才對,但在耶穌十二歲到三十一歲這近二十年的時間裡,他居然沒收一個門徒,豈非咄咄怪事? 顯然這近二十年當中,他並不在以色列境內。從外國參學歸來,師徒久別重逢,耶穌必會向彼得與西門講述他在過去二十年的經歷見聞,並教其學問知識,修行方法,彼得便以首徒身份,把耶穌早年的事蹟和師徒對話記錄下來,這是很合理、很重要、而且很自然的事情。無疑,彼得當初是寫在羊皮做的冊子上的,我們若能找到彼得筆記,一定會有很多重大發現。
 
  
 
  四
 
  
 
我自己很早就通過神遊,讀過彼得的《水徒行紀》(因為彼得是個在水上航行的漁夫,故稱“水上門徒”)。可是,雖然神遊閱讀過,我卻沒有龍樹菩薩的大神通可以醒後把全文記錄下來。我只好盼望見到現代西方的譯本,而我也深知是有這種本子的,因為教廷不能隻手掩眾口,也不可能禁毀全世界的秘本藏書。西方人士必有譯出一秘本的,就像一九五七年發現《死海經卷》一樣,如今《死海經卷》也有了英文本。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一日下午,在溫哥華,我偶然外出,感覺有一種力量引導促使我進入一家舊書店,我一直走到數十排書架當中的最深最僻的一個角落,打算看看到底有什麼值得一看的西方醫學書籍。因我喜歡看醫學書籍,每次進書店,都不看別的,只找這一類書看,這一次也不例外。我來到醫學參考書部門,還未開始找書,就赫然出現在我眼前的,竟是一本厚厚的《水徒行紀》!
 
  
 
這是一本相當陳舊的英文譯本,脫皮脫頁,所以並沒有插放在書籍隊伍之中,只是隨意平放在一堆基督教書籍上面,叫我第一眼就瞧見了它!奇怪,宗教書怎麼跑到醫學部門?宗教書部門根本就不與醫學部門接近,而且隔了十幾行書架,這本書怎麼會給平放在一堆醫書上的呢?我簡直難以相信這是真的!多年來的苦心尋覓,都無消息,踏破鐵鞋無覓處,如今突然奇蹟般地出現在眼前,能說這不是佛菩薩的安排麼?
 
  
 
我捧起這本舊書,一時感動歡喜得熱淚盈眶!這無疑是一本古舊的絕版書,出版年代是一百年前了我立刻小心翻開這本書,在殘缺不全的頁次內,找到了下面的各款章目和標題:『耶穌在印度』、『耶穌在西藏』、『耶穌在波斯』、『耶穌在阿富汗』、『耶穌在土耳其』、『耶穌在埃及』…………
  
 
我大喜過望,也不再流連,立刻捧看此書,走向櫃檯付錢,五塊錢加幣買下了這本舊書。書店老闆是個英國人,看我這麼歡喜,他說:『別太高興了,這本書可能是偽經,是教廷不承認的,任何教會都認為這本書是偽造的!
 
  
 
偽造也罷,偽經也罷,什麼叫做真本?什麼叫做真經?基於我的推論邏輯,加上我的心力神遊所見,我知道這本書是有根據的。我認為只要合情合理的事就是真,不合理的就是假,教廷與教會承不承認,並不能有損此書內容的真實可能性!
 
  
 
我抱看《水徒行紀》回家,歡喜得大叫著告訴母親,又打電話告訴馮公夏伯伯,馮伯伯也歡喜,他說:『這個發現是很重要的,你把它翻譯出來給大家看看吧! 』三百多頁,合計約有二十萬字,不是一下子能譯出來的。我只可先擇其要目譯出,在《內明》發表,供給大家參考。退一步說,我們何妨姑妄一讀?姑妄言之姑妄信之?
 
  
 
================================================== ============
  
 
“馮馮:耶穌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蹟的追尋”
  
 
1. 1887年俄國作家兼旅行記者尼古拉斯.諾托維茨來到拉達克邦國的首府列赫(Leh)市郊二十五英里左右的一座佛教寺院,名叫希米斯(Himis),即『法戒寺』, 他費盡周折,終於看到兩厚卷因年久而發黃的按西藏傳統的頌詩體寫成的經卷, 記載著伊薩耶穌的異譯)在14 歲時, 耶穌十四歲父母為之聘婦,耶穌夜遁,參加商隊東行,到達印度師事婆羅門祭司學法六年,後來改學佛法六年
 
  
 
……然後六年間,他來往於王舍城卡西(Kasi)等各處佛教聖地,然後,他前往參拜佛陀誕生聖地卡彼拉瓦斯土(Kapilavastu),在彼處,他追隨佛教僧人六年之久,學習巴利文及研讀佛經
 
  
 
然後,他遍遊尼泊爾與喜瑪拉雅山,然後西返,他經過波斯,拜火教之地,( Earathustra)……
  
 
  他的聲名已經遍傳遐邇。他返回本國以色列之時,年方二十九歲,他旋即開始向國人弘揚和平博愛之道……
  
 
伊薩在以色列被釘十字架殉教之後,大約三四年,乃有巴利文寫成之伊薩行狀文獻問世,乃係根據曾經接觸過伊薩藏人印人、商旅、及目擊伊薩被以色列人釘十字架者……等人之證言寫成
 
  
 
  2. 原籍印度的英人史彎米.阿喜達南達(Swami Abhedananda),阿氏於一九二一年七月,從舊金山乘船往印度,一九二二年,年已五十六歲的阿氏,率領一批學者,專程前往西藏法戒寺,探查伊薩傳說一案阿氏文章敘述同行眾人均平安到達法戒寺,阿氏詢問該寺主持及各主要喇嘛有關俄人諾氏之故事是否屬實,阿氏日記這樣寫:『餘從彼等獲得答案,諾氏故事全部屬實! 阿氏獲准請譯員將伊薩經譯為英文,列入他著作內一併出版,後來經學者鑑定,大意均相近諾氏一晝所載伊薩的經譯文。
 
  
 
  3. 俄人,名為尼古拉斯.羅厄烈冶(Nicholas Roerich),羅氏夫婦與一子佐治及六位友人,一共九人,組成探險團,於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間,遍遊西藏、新疆、喀瑪崑崙山脈、喜瑪拉雅山、阿爾泰山、戈壁沙漠、甘肅、克什米爾、拉達克、潘閘、錫金……等各地,並專程去列城法戒寺查詢伊薩經卷一路考察民俗,做筆記,羅教授將旅遊見聞寫成很多本書
 
  
 
羅教授的『亞洲心臟地帶』書中說:『在殊零那格(SRINAGAR──注西巴基斯坦接近拉達克邊境之城) ,我們就初次聽到耶穌基督曾來過該地的傳說,稍後,我們發現這種傳說多麼廣泛流傳於印度拉達克邦國,乃至中央亞細亞,都傳說耶穌失踪年代就是來了此等地帶。
 
  
 
羅氏說:『伊薩活佛的傳說,流行於克什米爾拉達克蒙古新疆佛教喇嘛很多都知道此一傳說,各說大同小異,共同點就是:耶穌的失踪年代就是來了印藏極亞地區。 羅氏在法戒寺黑暗角落找到了『伊薩經卷』,他的長子佐治精通藏文,又有藏僧洛氏同行,因此可以直接從經卷翻譯,無需依賴譯員,羅氏等發現的薩經卷,譯文載於羅氏著作『喜瑪拉雅』一書內,內容與諾氏著作『耶穌佚史』相近,無甚重大差異。
 
  
 
4.一九三九年夏天,伊薩經卷才又重新引起世界注目。該年,有一對瑞士籍的音樂家夫婦卡斯柏裡教授與其夫人來到列城法戒寺,卡夫人對伊薩經卷拍了照片留念,後來帶回瑞士。在她八十五歲那年(一九八四或八五年,未詳考)。將照片交給美國一位基督教女作家予以公開發表,引起國際學者註意
 
  
 
5.一九五一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威廉.德格勒斯(William Douglas)曾往印度旅行,一訪法戒寺,返美後發表喜瑪拉雅山後』(BEYOND THE HIGH HIMALAYAS)一書,其中一段稱:
 
  
 
『拉達克省(邦國)的希米士大寺(法戒寺)仍是該地最引人入勝之觀光所在,該寺年代久遠,甚多傳奇,其中之一為傳說耶穌十四歲時曾來該地,二十八歲始離去西返祖國,從此斷絕音訊,傳說耶穌法戒寺之時,名字為伊薩
 
  
 
6. 一九七五年,美國加州大學諾烈治分校人類學教授拉維茲博士(Dr. Roberts.Ravice.UC-North Ridge)往訪列城。拉博士到了法戒寺,曾目擊伊薩經卷,並得聞口譯經文,內容與著相同
 
  
 
7. 一九八四年秋出版的美國加州旅行家兼地理學家,當時已高齡八十九的挪亞克(Edward F. Noack)先生筆記『在亞洲高原的冰雪與游牧民族中間』(Amidst Ice & Nomads In High Asia)亦提及曾於一九七○末年訪問列城法戒寺經過,他說當時詢問寺僧,一位喇嘛告以確有伊薩經卷鎖藏於經樓,該經卷敘述耶穌曾到達拉達克邦國研究佛法。挪克先生是大英皇家地理研究會會員,亦是美國加州科學學會的會員(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 ),素有令譽,他與夫人於一九五八年起至一九八四年之間,曾作十八次探險研究旅行於西藏、尼泊爾、錫金、不丹、拉達克、阿富汗、中國西北等各地與土耳其斯坦,並曾四次訪遊列城,他的報導筆記,一向翔實可靠。
 

本主題由飛越太平洋於2013-6-29 17:15 審核通過

http://bbs.chn2007.com/thread-285070-1-1.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Cigam
Cigam 2019/10/27

盈虛仍有數........往天台

指的該是三峽工程及其水掩大地的影響

Cigam
Cigam 2019/10/27

二四八,三七九

指的是八九年的六四運動

二四八,前缺一

三七九,中缺五

89年6月4日,正是農曆五月初一

十八十八
十八十八 2019/10/22

二四八那段開始

小弟覺得

777說的是香港特首林鄭

Coleman 皈依源頭
@我才是義士...

我只看見中國的人民被中共政府欺負和剝削。我只知連馬雲的全副身家都被中共政府吃掉。

新疆原本是自治區,因為有石油,所以全面被中共政府控制和剝削。香港原本是繁華的商業和金融的自治城市,因為繁華富裕,所以中共政府又想全面控制和剝削。

君子無罪,懷壁其罪。

支持盗賊的就是盗賊。

我只知有很多無耻之徒想擠身中共政府,想從被剝削者成為剝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