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蒙正‧破窯賦

2014/03/10 10:28:51 網誌分類: 勵志
10 Mar

 

這兩年心裡頭無法清楚言喻的那股惆悵,在這篇古賦文中得到頗大共鳴。

底下收錄的這篇,為呂蒙正所撰寫的破窯賦。雖名之為賦,實為散文之文體,因其內容普遍被認定為宿命論之背書,行文架構又不具文學美感價值,因此嘗無受到重視。

但古今學人,幾乎都曾聆賞過這篇賦文,或常引用其中的經典章句。其行文之意涵,流露出人生際遇萬般不由人的沉重感,因此常得人心共鳴,使這篇奇文,被不斷改寫、抄錄、流傳至今。

從北宋至今,應有不少懷才不遇之輩,於觀覽此文後,有感現實之慨歎,於賦文之中,點綴了不少自己的遣詞用字。所以目前所能看到的破窯賦,已不是呂蒙正原始的版本,而是集千年文人墨客,紓發己心抑鬱於其中的共筆作品。

這邊所收錄的,是格主多方參考各個版本之後,自行潤飾過的賦文,為求文理通暢,段落先後或有更替,贅字或有刪減,於文意多所琢磨,重新謄寫出來。因此本篇修正賦文,也有格主自己的意念摻雜其中,恐不為文史正統研究者所接納,也不適合作為學人研究參考資料,於觀覽本文前,須作特別言明。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文章蓋世,孔子厄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釣於渭水。顏回短命,原非凶惡之徒!盜跖長年,豈是善良之輩?堯帝稱聖,卻生不肖之兒;瞽眅雖頑,反生大孝之子。張良原是布衣,蕭何曾為筆史,晏子身形短劣,封為齊國賢臣;孔明臥居草蘆,能做蜀漢軍師。李廣才誇射虎,到老無封;馮唐安邦之志,一生不遇。漢王柔弱,有萬里之山河;楚霸英雄,難免烏江自刎。伍員乞食吳市,韓信受辱胯下,及至運到,腰懸王印,一旦時衰,傷於陰人之手。王翦收趙,統百萬之雄兵,主上猜疑,卒至身首兩分。

人生在世,有先貧而後富,有先富而後貧,有少壯而老衰,有少弱而老強。青年美婦卻配愚蠢之夫,俊俏才郎卻配粗醜之婦;才疏學淺,少年及第登科;滿腹文章,皓首仍在深山。青樓妓女,時來配作夫人;閏閣嬌娥,運舛反為娼妓。

蛟龍未遇,潛身於魚蝦之中;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命運未通,被愚人之輕棄;時運未到,被小人之欺凌。生平結交惟結心,莫論其富貴貧賤。深得千金,而不為貴;得人一語,而勝千金。吾皆悼追無恨人,富貴須當長保守。

蘇秦未遇,歸家時,父母憎,兄弟惡,嫂不下機,妻不願炊。然衣錦歸故里,馬壯人強,光彩布,兄弟含笑出戶迎,妻嫂下階傾己顧,蘇秦本是舊蘇秦,昔日何陳今何親?自家骨肉尚如此,何況區區陌路人。

初貧君子,常存禮義之容;乍富小人,不脫賤寒之體。時雖不足,只宜守分安心;心存不欺,必有榮華之日。天不得時,三光失曜;地不得時,草木不生;人不得時,運道不通;人若不依根基,誰不欲富貴也。

余昔日困頓,朝投僧寺,夜宿破窯。布衣不能遮其體,饘粥不能充其飢。上人憎,下人嫌,皆言余之賤也。余曰:非賤也,乃時也、運也、命也。

余後登高及第,官居極品,位列三公。屈膝一人之下,立身萬人之上。思衣羅絹千箱,思食珍饈百味,有撻百僚之杖,有斬佞臣之劍,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扶袂,廩有餘粟,庫有餘財。上人趨,下人羨,皆言余之貴也,余曰:非貴也,乃時也、運也、命也。

蓋聞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雉雞兩翼,飛不及鳥。馬有追風之雄,無人不能自往;人有沖天之志,非運不能自通。人生各有其時,時勢不可盡倚,貧窮不可盡欺,世事翻來覆去,此乃天理循環,終而後始者也。人能知足,不怨天地,順天理立善造命運,余敬為此勸世文也。



閱畢此文,先來說說呂蒙正這個人,關於呂的事蹟,常被改編成舞台戲劇演出,傳奇色彩頗重,但流傳下來的故事,也不全然為杜撰,蓋因其人一生大起大落,際遇變化之大,宛如戲劇一般,因此總被人以神話來穿鑿附會....



北宋宰相呂蒙正,洛陽人,幼年貧苦,孜孜好學。宋太宗、真宗兩朝,曾三居相位,封昭文館大學士、太子太師、蔡國公。真宗景德二年辭歸洛陽,在伊水上流建宅,木茂竹盛,後世稱呂文穆園

原本家世顯赫、家財萬貫,只因他父親替他算命得知,雖然以後會有富貴功名,可是必須少年勞碌,所以他父親臨終前吩咐家人,將全部的家產變賣,然後捐給尼庵寺,作為呂蒙正窮苦時可以安身的地方。父母過世後,呂蒙正只得屈身在洛陽城外北山的破窯裡,剛開始的時候,呂蒙正常去尼庵寺投靠,日子一久,尼庵寺的住持開始嫌惡呂蒙正、刁難呂蒙正,最後,呂蒙正只好流落街頭,依賴乞食為生。

有一年,八月十五中秋時節,呂蒙正午睡時,太白神仙到他夢中向他指點說,劉相爺的千金劉月娥,奉旨在城西搭綵樓、拋繡球選親,因為他和劉月娥有宿世姻緣,所以太白神仙要呂蒙正趕快前往西街綵樓下接繡球。呂蒙正半信半疑,決定前往城西探個究竟。

到了城西,許多王孫公子在綵樓下準備接繡球,劉月娥則在綵樓上求蒼天保佑,希望繡球能讓有緣份的人接到,她看見魁星捧著墨斗緊緊跟著呂蒙正身後出現,劉月娥知道這乞丐模樣的呂蒙正日後必定有所成就,於是決定將繡球拋給呂蒙正,魁星則暗中將繡球接放在呂蒙正的袋子裡。

呂蒙正高高興興拿著繡球前去相府認親,劉相爺一看見呂蒙正的模樣,非常生氣,命呂蒙正交還繡球,呂蒙正不肯,劉相爺命家人取銀一百兩,交代家人用一百兩和呂蒙正交換繡球,如果還不答應,就將他打趕出去,結果,呂蒙正仍執意不肯,家人動手就打,劉月娥趕緊出來制止,並請呂蒙正在外頭稍待;劉月娥乃進大廳向父親求情;劉相爺為女兒終身著想、怕女兒受苦受難,寧願要回繡球、做一個失信的人,而堅持不肯接納呂蒙正劉月娥為此不惜與父親決裂,毅然脫下鳳冠蟒袍,追隨呂蒙正到破窯定居,呂蒙正不忍心千金小姐受苦,劉月娥反而勉勵呂蒙正不可喪志,將來一定有出頭的機會。

一年後某一天,呂蒙正好不容易要到一條瓜,走到石橋上,把那條瓜放在欄杆上,準備動手斬成兩半,一半自己先吃、一半帶回去給劉月娥吃,誰知道那條瓜竟然掉下河裡飄走了,呂蒙正心想蒼天要絕他的生路,連一條瓜也不讓他吃,愈想愈絕望,便投江自盡了。這時,太白神仙再度出現,將呂蒙正救起,並指點呂蒙正,說他受苦的日子到當天為止,要呂蒙正趕快進京赴考,必定能榮登金榜。呂蒙正醒來後,將信就疑地回破窯去了。

呂蒙正非常頹喪地回到家裡,將剛才投江自盡、神仙搭救的事情告訴了劉月娥,只見劉月娥取出一些禦寒衣物、以及三百兩白銀,做為進京赴試的盤纏,原來這些東西是劉月娥的母親心疼女兒,偷偷叫丫環送來的。呂蒙正辭別劉月娥進京趕考,果然一舉高中狀元,衣錦榮歸後,偕同劉月娥回相府,劉相爺才覺悟當初不該以貌取人,於是承認了這門親事,團圓收場。



呂蒙正以進士第一名出身,陞遷之速,打破了以前的紀錄,歷任太宗、真宗兩朝的宰相,以正道處理政務,深獲寵信,為歷史上頗有名的宰相。

呂蒙正最為人稱道的是對別人過錯的寬宏。當他被拔擢出任副宰相參與朝政時,有人在宮廷裡遠遠地指著他大言不慚地說:「那麼年輕的小子,居然也當上了副宰相啦!」此人是故意說給呂蒙正聽的,呂蒙正也聽到了,可是他裝著沒有聽見的樣子走過去。同行的一位同事深感不平,準備去打聽那個人的官職與姓名,但是蒙正把他制止了。這位熱心的同事退朝後還憤憤不平,懊悔未能及時問出那個人是誰。呂蒙正便向他說:「老兄,你大可不必記掛在心上。如果知道了人家的名字,恐怕這一生再也忘不了。這又何苦呢?還不如不知道的好。你看,什麼也不知道,也不痛不癢啊。」聽到這話的人,莫不嘆服呂蒙正的寬容大量。

之後,又有人密告流經京城的汴河上的水運業者,暗地偷盜官貨。太宗得知後道:「任何時候,均有貪小便宜、偷雞摸狗之輩,就如鼠穴般,堵不勝堵。船伕們偷些貨品,只要無大影響,大半的物資均能順利運抵,我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呂蒙正亦讚聲道:「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人若過份吹毛求疵,反而會事事不順。君子固然能看透小人一切所做所為,但若能寬容大量,反而於事有益。這次的事,我們只要從旁略事警告,也不必過份雞蛋裡挑骨頭。」



以上節錄一部份呂蒙正的介紹,如此行事作風的人,為何身居廟堂之高時,反而留下這麼一篇充滿慨歎的賦文,莫非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事實並非如此,據聞當時太子(真宗),幼年剛愎跋扈,性格乖張到沒人敢作太子太師,可呂蒙正沒在怕的,接下了這個位子,並寫下了這篇賦文,以歷史現實為線索,加之親身際遇為輔,給了太子一記當頭棒喝。太子看完此文,性情遽變,跋扈個性收斂不少,也變的穩重許多。

原因就在於賦文當中,整理了許多歷史人物的成敗興衰,不論其出身才華如何、持有資源多寡,若是不得天時天運,多半只能埋沒於歷史洪流之中。即便當事人不知命、也不認命,汲汲營營,但求人定勝天,但不得時運,多半只能飲恨歸天。有才之人姑且如此,無德之人又當如何?

但這篇破窯賦所談的不僅僅是一種宿命觀,而是一種豁達的態度、一種突破當前視域的人生觀。你可以知命、認命、或者安於天命,但無須怨懟命運,或以消極價值觀虛度人生。

人生軌跡有其一定脈絡存在,當你明瞭到這個現實,即便處於低潮,也會安然自得,用心沉潛,以待時機。而在人生相對高檔,也會懂得虛懷若谷,收斂鋒芒,持盈保泰。

中國社會以陰陽五行為經緯貫穿一切,如同人生歷程之起伏,隨著陰陽更替,會出現不同風貌。

呂蒙正經歷過最困頓的生活,也享受過一般人幾世都修不來的福澤。人生最黑暗、最光亮的兩種極端,他都親身經歷過,這箇中的酸甜苦辣滋味,他不會不懂,但是耽溺於現下的榮辱悲歡,根本沒有意義,他心裡明白,這一切無關於他個人的貴賤,而是決定在時也、運也、命也。

把眼光放的更遠,時間軸拉的更長,便不會將過多的心思、情緒,限縮在當下的視界,你心裡會明白,有更重要的東西,在未來必須被把握住。

即便自己所做的努力,可能被時運所埋沒,但至少走過這一遭,不會有太多的怨懟,你會靜靜的回顧著自己竭力走過的軌跡,以豁達的情緒接受最後的 ending

格主觀此文,心裡有股悸動,久久難以自已。因為自己也是一路從卑微爬上來的歷程,在最困頓的那個年代,又何嘗不像呂蒙正一般,有過怨天尤人的情緒。可當走至人生的相對高點,再回首這一切,卻又顯得淡然無味。

或許有許多人樂於記錄下奮鬥成長歷程,並以自信的態度推銷給其他人們,但格主卻難有這樣的情緒。重新再檢視過往之一切,也不過是順著命運的安排,一路成長到現在,即便過著再悠然自得的生活,但面對後半生,只會有更多的戒慎而已,何來自滿的情緒。

你會清楚自己站在什麼位置,你會有機會窺探到未來的軌跡,你會警惕自己該作什麼準備,你會知道這一切萬般不由人,但至少我該作什麼樣的努力。

週遭的人看的見你的光采,你看的見未來的困頓;反之,週遭的人耽溺於現下的困頓,你卻能看見他們未來的坦途。你會知道這一切的人世際遇乃為反反覆覆,這種相互時間軸的心理落差,總難以言喻清楚,只有將眼光放遠,一切都不會摻雜太多情緒,沉入一種空然寂靜的氛圍。

呂蒙正不算是一位相當出色的行政官員,任內也無太多政績建樹,治世風格走清靜無為,在晚年選擇急流勇退,回到家鄉築居歸隱,享受他自己想要的餘生。這一段人生已經走的夠豐富夠長久,也無須戀棧權位,適時的停下腳步,收斂一切,走回原點,以悠遊安然的態度,走完餘生何嘗不可。



如何看待時運,在不同的位階,皆以豁達態度觀照一切,這是面對命運的態度。

知命而後立命,在有限資源內,作最大程度的有效發揮,這是面對命運的作為。



謹於這塊園地,分享這篇發人深省的賦文給各位,也對自己作勉勵。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