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坐天府星命例

2014/04/10 01:49:12 網誌分類: 紫微斗數論流年大限吉凶
10 Apr

本命、大限、流年 三元疊盤:(推算年份:辛酉)(點圖放大)





◎ 命宮(巳宮):

談論一個人的感情思維,先從命宮這個軸心切入,因為這裡是主控室,所以我們必須了解這個人的主體意識型態為何。

案主命坐天府星,於巳宮為廟旺之位,個性以敦厚為基礎。對宮紫微星遙照,出外貴人際遇有所增益。另有三合方之天相星相輔,紫府相三星聚集,更見天魁星會照,可增加命宮天府星的責任感、決斷力,以及管理能力。

天府星帑藏之主,性質以穩、守、存、藏見稱。喜見吉曜,當天府星性質完整,則可為統馭人才之上格,因為性情夠穩,且懂得守成;相反的,性質不良則可能變的自私其利,有吝嗇藏財的習性。我們需要留意的是,這裡所談到的性質優劣,並非是落土出生就一成不變,而是隨著時間推進,在人生旅程之中,不斷演變著的。

命宮的三方四正,沒有煞忌星來襲擾,格局大致上算是良善完好。但也因命宮無煞忌星去激化,使的命主性情偏好淡泊,且鬥志低落。如此一來,結構過於完整的天府星,反而激發不出進取的力量了。

同宮有文昌星坐守,三方再見文曲星,文書兩曜並見,可增益命主的文筆長才,以及聰智頭腦。此二星曜也對天府星有加分的作用。可增加事務決斷能力,文昌星幫助反應機敏,文曲星則增加其感性成份。但天府星本身,終究不是感性著稱的星曜,真正激發命主感性能量的,是在於其他關鍵宮位,關於這點,於後再談。

同宮再見祿存星,亦為守成著稱之星曜。如此一來,天府本身已經有內藏、保守之星性,再見到祿存星,則更增加命主的保守心態,自我保護顯的過於強烈,心態上期待穩定、安全,遠勝過危機、冒險。這種性情,將嚴重影響到命主在處理感情的表現和心態。

我們在這裡留意到一點,天府星陽土屬性,祿存星陰土屬性,而命宮納音為丁巳砂中土,雙土星坐於土位,土氣強盛,整個厚實、糾結的結構更為明顯,以上所述的性情,只會更強,不會更弱。而丁巳砂中土,為巳火所燒,減弱自身元氣,命弱,對於兇運的抵抗力道稍嫌薄弱。

同宮又見天刑星,為典刑律令之星,執法之象。簡言之,為嚴肅、規章、一板一眼的性情,不容輕易妥協,雖有酉宮紅鸞、天姚、文曲的柔性能量調節,但力道仍然有限,命主性情稍嫌嚴苛,這種一絲不苟的特質,也同樣展現在面對感情上的經營態度。

該命主命宮坐於巳宮,三方四正結構完整無虞,但夾宮卻有破綻,問題點出在辰宮午宮兩宮位,有地空、地劫雙星,夾制巳宮命宮,此二空曜天府穩定的特質有所干擾和破壞。

陸斌兆紫微斗數講義批註云:天府會空劫,主由理想幻象中成天下。又云:天府逢空劫,孤獨、福不全。再見天姚星,為權術陰謀之士。

以上所言的意思是,天府為守成、穩固之星。但地空、地劫二曜,卻是破散、荒蕪之星,使天府變成空庫,而呈現破耗財散之象。天府星本為穩重,空曜卻有空想的習性。好的方面,使命主嘗有天外飛來一筆的靈感,創意充足。壞的方面,使命主性情難以捉摸,似穩似諧,令人莫衷一是,此為其一。

其次,天府昌、曲、魁、鉞諸星,為穩重敦厚之統御人才,但天姚星卻是長袖善舞之星,善於審時度勢、裁決應對的性情。因此天姚空、劫三星曜,會使天府星的穩重性質,時而露出破綻,或以城府見稱,稍有算計得失,此為其二。

因此,命宮天府星雖聚集各方能量於一身,但相對的,當後天行運出現破綻,使命宮出現忌煞襲擾,甚至羊陀夾制成局,則使命主性情更趨於抑鬱寡歡,對於心神傷害頗大,而這一部份則是後話了。



◎ 身宮(卯宮):

這個宮位是看後天性格(30歲以後的行為模式),同時也是命主的夫妻宮,代表的是命主感情的意識型態,以及應對感情的行為模式。一般而言,身宮夫妻宮,代表命主的人生目標,較易集中在感情婚姻之上,會特別重視這個區塊的經營,以及一切課題。

這並不代表命主在感情經營上,就較為大鳴大放,而是意志焦點會集中在此的意思。例如這個案例,雖是身宮坐落於感情宮位,但感情的應處卻未必積極,這主要是肇因於許多意識形態的糾結,而產生這樣的狀況,底下將逐一討論下去。

本宮內坐廉貞、破軍雙星,基本性質即為對沖、偏執、衝動

廉貞破軍,多情敢為,亦絕情刁決。

廉貞陰火,感情偏執;破軍陰水,敢愛敢恨。陰火陰水,剋之無情,求愛急進敢為,主動表達強烈,感情重於理智

廉貞破軍守於夫妻宮命宮必為天府守命。天府為務實、守成之星,其人性情穩重自持,理智重於感情

本命性格敦厚安穩,感情心態卻過度躁進,理性、感性無法兼容,內在衝突不斷,因而內傷不已,而以冷漠絕情武裝自己,拒絕任何情傷介入。這點與天同巨門的狀況相近,但性質尤烈。

一般而言,這組對星不視為良性組合,廉貞善妒性烈,破軍消耗性強,兩星俱屬陰性,性情思慮內藏不外顯、且壓抑深重。五行相互剋害,隱忍之處總在看不見的內側。坐於感情宮位,代表壓力與痛苦,總收束在內心世界,不足為外人道,你猜不透他,他也未必肯講。一旦發作起來,又突顯破軍勢如破竹的衝動難抑,遭遇到真正刻骨銘心的痛徹,可能讓他們因此內傷難止,對感情轉向退縮、悲觀的價值觀。

這感情宮位,三方四正結構大致良好,因無忌煞星襲擾,又有先天貪狼祿星加護,上述的性情還不致於那般激烈,但這宮位卻藏著一些伏筆。

宮內天喜、咸池,以及對宮的天姚、紅鸞,四顆桃花星曜,可增加命主的魅力,他們這樣的自信形象,將在舉手投足中展現出來,但命主性情深沉內斂,不喜交際,加上交友宮位有破,因此感情生活未必豐富。另一方面,桃花星曜對於廉貞破軍這對星組,有催化情慾的作用,動情的瞬間顯的急劇激烈,一旦投入戀愛將十分的瘋狂,像是沒有明天一般的瘋狂去愛,熱情足以燃燒掉整片森林。

但是往往這樣的感覺,也伴隨著些微個人主義以及霸道,他不太管你怎麼想,即使知道你受不了這般的熱情對待,也依然在不經意下,將這般的熱力不斷發散出去。強烈的愛憎表現,也是這組星系的另一項特色,一旦對一個人死心或是覺得受人背叛,他們將會變的異常冰冷,而難以再被點燃熱情。

最後一個伏筆,在於對宮的文曲星,此星由對宮會入,與廉貞組合為曲廉格局廉貞本為藝術星,文曲又主藝術才華,兩星合組,加上一干桃花星曜的催化,使曲廉格的重感情性質,以及鑽牛角尖,變的異常激烈,加上破軍星的推波助瀾,衝動之下易於感情用事。

原本重感情的格局,又懂得衝動示愛的性情,為何無法堅持熱情,這就需要加入其他宮位的互參,作更全面的觀察,才能深究其原因,因此不能以夫妻宮位單一格局,就判斷此人必然為情執著,而是要加上其他事項宮位的參數,才能作出更符合現實狀況的評斷,底下將逐一討論下去。



◎ 福德宮(未宮):

福德宮位看的是一個人的精神享受、思考習性、享福程度、祖蔭好壞。因位居夫妻宮的三方位置,同樣會影響到夫妻宮位的擇偶意識型態,以及感情經營態度。所以處理這類案例,同樣要參考福德宮位的結構作合參之判斷。

未宮武曲貪狼雙星,基本性質為經濟動物。貪狼星先天化祿,加上丑、未宮天魁、天鉞坐貴向貴,加強武曲貪狼雙星的正面性質。思考習性上,同時兼容武曲星的重理性、原則,以及貪狼星的投機、冒險性情。

相同之處在於重視物質充裕帶來的生活滿足感,但武曲、貪狼星情的基本性質不同,行事風格也就略帶矛盾,並帶有不拘世俗的風格。

左右鄰宮火、鈴星貪狼,不視為火貪,或鈴貪格局。而視為性急氣躁的表現,因貪狼星的不穩定,加上火鈴星的引燃,使內心世界趨於變動不穩,或有心浮氣躁的秉性,好在此福德宮三方四正結構完整無瑕,前述性質還不致於過於嚴重,可視為急盡果敢的投機者。

我們在這裡需要留意的是,武曲務實的性情,以及貪狼重視感覺的性情,同時打入夫妻宮位廉貞破軍,加重擇偶意識上的矛盾性質,這也正是這組雙星殺破狼結構,異動性強烈的原因所在。

紫微七殺雙星殺破狼,三方星組並不協調,波動性強大,武曲貪狼金剋木廉貞破軍水剋火,兩組相互剋害的星組分布於三方,又為夫妻、福德、遷移三宮位置,福分能否守成、精神是否愉快、感情是否穩定、對外際遇是否安順,都隨著後天行運,而隨時面對艱鉅挑戰。

該命主福德宮坐貴向貴,無太多桃花星曜干擾,思考性情偏於務實享樂,情慾逸樂性質不大,所有感情能量,全都集中在夫妻宮位之中,因此福德宮所具備的,僅止於擇偶時的務實考量,以及自我感覺的維護。這兩點將影響到命主在面對感情課題時的最終判斷。



◎ 太歲宮(午宮):

過去談論命例時經常強調,一個人行事作風的異常病灶,往往是藏於太歲宮位,所有不可見的人格特質,以及暗藏的潛意識,全都集中在此宮位,且往往就是打亂整盤棋局的關鍵。

以此命主為例,單見命宮格局,予人沉穩、敦厚的外在形象,或者我們引用西洋占星的說法,稱之為人格面具。然而引起整張命盤的化學變化之關鍵,就在這個能量集聚的太歲宮位──午宮

這宮位的複雜度,遠超出前述幾個重點宮位之上,重要性卻遠遠凌駕於其餘宮位,這裡作逐項檢驗。

戊午年生,午宮坐守天同太陰雙星,一陰一陽之水星,水性集聚,感性異常豐富,帶有童心,且命主有著旺盛的文字功力。命宮天府星雖為沉穩、保守之星,但文筆的造詣卻是藏於太歲的天同太陰,且命宮的文昌、文曲,兩顆文書星曜,對於潛意識的天同太陰星組有催化作用,使命主在敦厚的外表下,藏有一顆柔軟縝密的心,常能紓發情志於文墨之間,這種特質就是由命宮太歲宮位,相互加乘所激發出來的現象,但這還只是潛意識的一隅。

宮位干支為戊午為旺火之地,火性炎上,為天上火。所謂天上之火,意指宇宙輝光,以斗數論,意指太陽、太陰這兩顆星曜,也就是懸於天上的太陽跟月亮。宮位若為天上火之納音,宮內坐守中天星曜需坐正位,戊午太陽之正位,己未太陰之正位。

假設陰陽反背,例如本命例之天同太陰,坐守戊午天上火之位,宮星之間則為水火交戰,仍為矛盾性情之表徵。太陰之光原為無遠弗屆、無孔不入,但這裡呈顯的又是另一番光景,沒有溫暖,只有冷清黑暗。有著背離、冷酷、斯文、柔和、清雅交雜的另一面孔。

太陰坐於午宮,本為落陷無光之極致,此時日正當中,月亮全然無光,稱之為寒月,命主又為日生之人,太陰性質就以非常態呈現。除了前段所述特質以外,更有為情困頓、空想愛情的現象,喜愛情慾夢幻,而無面對現實能力,為太陰自作多情的彰顯。

太陰本命化權,屬於一種隱而不顯的權力,主要是輔助性的權力展現,有財權,判斷力強,通陰謀權術,有事事求表現的性質,但因為命主本命趨於保守,加上太陰內斂之性情,使命主的智性偏於內藏,加上同宮之火星,合併為火陰十惡格,外在順從、內在叛逆,斯文之餘卻藏反權威心態,應對進退間,心中常存得失計算。

除以上所述之特質,這宮位交雜太多格局在裡頭。天同午宮擎羊星,鄰宮有雙祿夾輔,為馬頭帶劍之偏格。太陰化權遇上火星,為十惡格。火星擎羊為火羊格。三方天機化忌、以及天梁會入,搭配擎羊星,成為機梁擎羊會之人離財散格。以上四格局交錯縱橫,足見命主內心世界之複雜難辨。

馬頭帶劍格不怕艱難險阻,有異地求生之開創性。落實在感情上,即便蒙昧不明的狀態,也敢於示愛,總有不顧一切表述自我感情的特質。

火陰格為反傳統之發想精神。內斂的叛逆風格,使他們觀察事情,總有俐落的切入角度,換個角度來說,也因此容易吸引住女性的目光駐留。

火羊格有爆發力和持續力。落實在感情上,與廉貞破軍加乘,增進動情時的急進態度,但命主為心思縝密、計算深厚之秉性,所以冷卻有餘,持續力仍為不足。

機梁擎羊會為講究原則、一絲不苟的嚴苛態度。落實在感情上,對於戀人缺陷的容忍度過低。嚴格的審核態度,使他們的感情態度出現潔癖,心中常作記號和評分,使他們的戀人常感莫衷一是。天機化忌更有鑽牛角尖的異常思維,這格局使他們思慮過深、不喜交際,感情冷淡的也較快。

太歲宮位在先天雙祿夾輔之下,對命宮有指導作用,然而命宮結構趨於保守、退縮,和缺乏衝勁,因此太歲宮位內的能量,僅能在內心世界中盤旋,未必能替命主的外在生活加分,這是比較可惜的部份,否則以此能量聚集的命盤結構,多半可異軍突起,成就一番偉業。

順帶一提,此宮位也同時是命主的父母宮位,先天雙祿夾輔,加上太陰權星加護,各方能量齊聚,使命主的注意焦點,集中在長輩、家庭之內。宮內正負面能量,呈現相互抗衡狀態,一旦後天行運出現能量失調之傾斜,家庭可能產生劇烈變化,這是值得留意的現象之一。



這裡嘗試用更精簡的方式,整理出案主的腦內標籤:

沉穩、安全考量 → 天府

內藏、自我保護 → 祿存、太陰化權

智性、決斷   → 文昌、太陰化權

感性、文采   → 文曲、天同太陰

安逸、淡泊   → 空劫夾命、命宮無煞忌

原則、潔癖   → 天刑、機梁擎羊會

空想、創意   → 空劫夾命、太陰落陷

權變、計算   → 天姚、太陰化權、火陰十惡、機梁擎羊會

孤獨、不喜交際 → 空劫夾命、機梁擎羊會

抑鬱寡歡    → 羊陀夾命、廉貞破軍、機梁擎羊會

執著、壓抑   → 廉貞、祿存、火陰十惡

鑽牛角尖    → 曲廉、機梁擎羊會

衝動、躁進   → 馬頭帶劍、破軍、火羊、火貪、鈴貪

催情、感覺取向 → 曲廉、紅鸞、天喜、天姚、咸池

擇偶務實考量  → 武曲貪狼

矛盾、衝突   → 紫微七殺、廉貞破軍、武曲貪狼、太歲宮位

(1)真實面目?:

除卻前半段的分析,這裡另作個總結。

案主個性獨立,具有企圖心,內藏衝動之靈魂,精力充沛,馬不停蹄的向外伸展,熱衷於追逐金錢物質。外表敦厚,內心脆弱。優點是
聰明、機智、勇敢、果斷、行動快速。缺點是易於壓抑、思慮過深、不喜交際、生活孤僻、獨來獨往

慎思熟慮的經濟動物,關注焦點常在財,可以掩飾在情感上的缺陷,命宮祿存使他積極聚財卻不愛花,缺點就是過於保守內斂,會壓抑、吸收四方之壓力,予人一毛不拔的印象,這種人不太愛花錢買感覺,很愛存錢,你幾乎不可能讓他作東請客。

不能對他的身體攻擊,因為天府之人自尊高,別玩他、他不一定愛玩。太歲火陰十惡格,使他心裡頭有個考績評量表,隨時記錄下個人對外在人事物的好惡,但他不會報復,因為這會弄髒他的手,天府之人不作低格調的報復行為。



(2)人生歷程?:

紫微巳亥,雙主星宮位有六個,空宮亦最多,是屬於動盪性最高的命盤類型,也因能量過度集中,使他們人生起伏稍嫌劇烈。

但案主運氣好,由命宮巳宮起算,一路走四個大限,居於能量集中、安穩的一測,也就是雙主星聚集的一側,順時鐘前進,行運十分漂亮,一路到44歲運勢都算不錯。

丁巳限(5~14歲)為人格萌芽時期,此階段天機化科、右弼化科、巨門化忌、天機化忌雙科星雙忌星夾住先天夫妻宮,使他的幼年期,在感情意識形態上,就有異於常人的思維萌芽,態度鬆散且壓抑深重。但太陰化祿、天同化權,坐守於太歲宮位,又有先天的貪狼化祿祿存,夾輔太歲宮位,使他的潛意識世界受到保護,此時又值幼年期,父母宮位有如此保護作用,使他的幼年家庭生活,得到相當照顧而成長。

戊午限(15~24歲)為求學成長時期,天機雙化忌打入大限夫妻宮,此宮位本為空宮,且忌煞交集,此時期感情意識型態已不穩定,沒有清楚之喜好。而貪狼雙化祿,以及祿存,持續夾輔父母宮位,以及太歲宮位,代表家庭照顧仍有加,但精神世界已漸趨於獨行風格,頭腦聰智卻過於老成,思慮綿密而內藏。也是由於天機雙化忌天梁、與太歲宮位擎羊,三星聚合所成。

己未限(25~34歲)為求職打拼期間,大限文曲化忌打入先天夫妻宮,形成曲廉惡格,感情世界不孤單,但緣份存續有困難。另一方面,大限天梁化科,與本命右弼化科,夾住先天夫妻宮,使這宮位變的結構鬆散,戀情走長不易。另一方面,大限武曲化祿、本命貪狼化祿,以及祿存,持續夾輔父母宮位,對於家庭的關照仍大,家宅安寧無虞。連續三大限祿星連珠,也代表家庭保護過度,但親族關係不錯。

前三大限的特色,在於行運漂亮,大限命宮連續三大限祿星連珠,氣運不錯,也代表生活輕鬆安逸,職場可有不錯表現。另外,父母宮位持續有祿星加護,使案主的家庭關係不錯,家人關照有加,本人也對家庭有向心力。這個宮位同時又是命主的太歲宮位,潛意識世界受到連續性的保護,矛盾衝突的性情,還不致於發展的過於激烈。

轉折點在於
第四大限(35~44歲),此時大限太陽化祿連珠續行,本應該維持命主的好運道,但大限三方宮位空弱,加上太歲宮位出現嚴重破壞干擾之力量,大限天同化忌坐入太歲火陰肆虐、火羊亂竄、機梁擎羊成格、馬頭帶劍破格........父母宮位破損嚴重,潛意識世界遭逢前所未有的低潮,精神上勢必焦慮叢生。

此命盤從35歲轉運開始,將天之驕子打入谷底,太歲崩壞,命宮雙忌夾制,壓迫力道產生。後半生性格更為急進,敢衝敢撞,廉貞破軍坐於身宮,成為主軸的行為模式,而桃花姻緣亦由此而來,一方面也是情欲深重的表徵,看似喜怒不形於色,其實內心翻騰不已。感情走極端風格,多思多慮傾向日重,感情更易受挫。夫妻宮連續四大限連忌追擊,又與太歲宮位重疊,婚姻可期但破敗亦早。

說來諷刺,命主感情自我保護周全,仍難逃挫敗命運。



(3)格主誤算時辰的緣由?:

關於此盤,透過多番人格側寫,不斷推敲正確之出生時辰,但仍有所誤差。

從各種訊息推敲,我判斷案主為
水屬性主星坐命之人,實際上卻是土屬性主星,而水屬性則藏於意識最內側,這是一個有趣的參考案例。

另一方面,格主認為案主的感情意識型態不致於走的激進,但這就是個人認知所造成的誤差所致。

實際上,廉貞破軍,才是案主感情真正的實體。



(4)這是喜歡?還是愛情?:

喜歡至愛情之間,可以有無限個漸層,案主提供了一個無法規格化的情境給予妳,但自己內心對此二者的分野卻十分清楚。

夫妻宮位廉貞破軍,又有一干桃花雜曜去催動,感情態度急進敢為,使案主示愛行動激烈,但並非真正的愛情,這只是案主求愛的行為展現。

太歲宮位天同太陰,顯見案主感性十分豐富。三方卻藏一顆天機化忌,適時作出調節作用,使案主思前顧後,深思多慮,這類型的人,雖感性卻不致於濫情,因為案主對於情感的認知有個清楚量表,喜歡至愛情之間的刻度總能區隔清楚,這二者之間,在他的腦海裡已有清楚的分野。

認真喜歡,與愛情之間的藩籬已經相當明白,只是展現出來的情境十分曖昧,也苦了動情的妳。



(5)為何他會動心?:

妳是庚申年所生之女子,借盤觀測,坐落於案主的田宅宮位,輸入四化星為太陽化祿,為陽剛外放性情。巨門同度,卻無明亮之太陽輔助,性情稍嫌黯淡。天馬同度,代表妳的驛動之心,一種開闊閒不住的性情。鈴星、陀羅代表你的脾氣。孤辰代表你的私領域孤寂感。我能夠在他的命盤上,看到妳的面貌,代表你們有緣。

一年多前,己丑年酉宮文曲雙化忌,衝撞案主的夫妻宮廉貞星(也是案主的身宮),
曲廉惡格成形。該年流年命宮,為空宮,文曲雙化忌,對上貪狼星曲貪惡格成形,加上一干桃花雜曜催情作用,以及流年羊、陀星三方沖會,使案主在該年度有些違反常理的畸戀情事。

年末丙子月份,流月廉貞星化忌,為兇格引動高峰期,事件的發生當下,正是案主感情世界最複雜糾葛的時期。



(6)緣起緣滅怎麼看?:

就男女合盤的技術分析來看,妳為庚申年生,天同忌星直接打入他的深層潛意識裡頭,讓他感到無福消受,使他從內心深處一整個不自在。另一方面,你的太陰化科也進到他的潛意識,太陰星本就溫婉有加,化科則更為柔和。感性層面,他滿足到了,但是忌星也讓他常感難以招架,而會以逃避、迂迴來應對妳。

妳所輸入的天同化忌,與他自己的天機化忌,夾制住他的命宮,妳的存在讓他倍感壓力,這點從兩方的命盤都看到相同的共通點,加上他的內心世界充滿矛盾,衝突性亦大,這些不愉快感會漸漸被放大。

若按照自然的軌道,兩人繼續走下去,於案主之後的
庚申大限(35~44歲),該大限夫妻宮午宮,重疊太歲宮位,本來出現能量傾斜轉折的重點宮位,加上妳的忌星破壞,呈現多重壓迫,破局也是幾近確定。



(7)他的擇偶態度?:

敢越界是因為破軍,會內傷是因為廉貞。而後天的行運,化權星追著他的本命、大限夫妻宮一直跑著,代表他在感情上,隨年齡增長,越期望取得完整控制權,最好一切能照他的藍圖和規劃走。

在沒有衝動的前提之下,他的感情思維異常冷靜,本身安全、務實考量,使他期待良性互動,遠勝過激烈爭吵的負面交集,所以擇偶方面,安全、務實、穩當的關係才是他最終考核的關鍵。他聰明又精於思慮,不喜歡受制於他人,孤僻的個性讓他對於無效的溝通感到厭倦不安,爭吵能免則免。

所以描繪的擇偶藍圖很明確,只待適合的對象進駐。他總是遇到強勢型的對象,但他內心希望對方是居於弱勢的,這樣才易於掌控,才符合他的
安全控管原則──保守、安定、規格化。而背後的立基,就是那自私性格作祟。



(8)那些感性豐沛的文字令人神往?:

案主的文采屬渾然天成,命宮文昌、文曲,配上太歲的天同、太陰,即便本命根底為敦厚持重的天府,舞文弄墨卻難不倒他。

不過太陰化權的文筆類型,具有思慮縝密性,要見光的文字就不能太差,自己會有個評量,對文字有信心,才得以存留。但天機化忌,思慮過深的他,往往寫完又不滿意,總以為寫的不好,其實仍是自己思索太多。

這般的感性文字,正好與妳形成共鳴。妳的本命藏著一顆文曲星宿,為妳的罩門所在。在妳堅強的外在形象下,那些於暗處滋長的感性能量,從他的字裡行間,得到意外的探索樂趣與滿足,而這也是妳心嚮神往的緣由之一。



(9)令人費解的幽默?:

天府之人秉性敦厚,本非詼諧個性,祿存星天刑星,使案主行事作風拘謹嚴肅。能夠展現出活潑的風貌,是一些自己無法控制的力量,讓案主呈現出來。

空劫夾命的人多半有此特質,自己控制不住的神來一筆。加上命宮三方的紅鸞、天姚、文曲,讓他們姿態活潑、活靈活現的。但終究與他內斂、複雜的人格特質相左,這只是他的人格面具之一。



(10)孤僻和欠融通的個性?:

案主的職場應對不錯,但不代表很好講話,命宮的天刑星,加上潛意識的潔癖,使他處世風格相當一板一眼,遵守規章是他的行動依據。另外,案主的眼睛很利,看見威脅力量,懂得保護自己,火陰十惡格是他的叛逆根底,命宮的天府、祿存則讓案主懂得找尋安穩棲身之所。

天府的責任感、決斷力,以及管理能力,在天刑星的搭配下,管理能力趨於嚴格,而案主的內裡又藏著細密的心思,和近乎潔癖的性情,這讓他的職場表現一絲不苟,相對的,有事情要案主通融,簡直像是要他的命。

強烈的原則性,就是他的立基所在。



(11)何以如此絕情?:

案主是個心思綿密、感情豐富之人。廉貞破軍夫妻宮位,讓他的感情表達,呈現急進的風格,敢於行動與示愛,但命宮天府祿存,卻能幫他煞車,使他在緊要關頭,選擇安全選項,選擇讓自己好過的方法,而不會輕易涉險。

先天沉靜、壓抑的性情,加上目前大限文曲星,由對宮衝撞廉貞破軍,情感偏執加重。所以格主的判斷,真正傷害案主至深的,仍是過去那些無疾而終的戀情。過往的情節不會有人知曉內情,案主也不會輕易透露,但隨著年歲增長,感情更懂得收放,懂得自我防護,並以絕情之外殼武裝自我,避免脆弱的內心世界受傷。

感情之路,自私就是他的實相。然而過度的自我包覆,情感如何能有交流?



(12)躲藏是他的風格?:

天府本為豁達性情,但祿存喜藏匿自我,太歲之太陰星,坐於正午時刻,是一顆白晝之月,藏於陽光之下,寒月本身黯淡無光、落陷至極,因而冰清、冷淡,讓人難以靠近。

而躲藏的性格,源自命宮的祿存、太歲的太陰、交友宮位的天機化忌,三星合流之後所聚合成的性情。

祿存、太陰、天機,俱屬
陰性,陰代表看不見、內藏、暗處。

天機、太陰又主思慮及心性,因此命主習慣隱匿自我心性於暗處,不喜見光。

落實在感情經營態度上,就是迴避、躲藏、迂迴戰術,永不正面回應,為其一貫之互動模式。

換個角度來說,妳是見過這般隱匿形相的候選人之一。



(13)求愛的舉措令人摸不著頭緒?:

太陰很感性、天同不滿足、破軍會衝撞、廉貞會內傷、天府想安全、天機想太多、天梁有潔癖。

七顆星曜屬性差異極大,就像個自轉輪盤,今日轉到那一個,就由那一個出來活動。轉到破軍,就越界;轉到天府,就煞車;轉到天機,就冷卻....

由此判斷他的示愛動作,即便動機明確,卻也參雜矛盾和自我對抗在內。廉貞破軍的夫宮結構,能夠讓他往前推進,即便只是曇花一現,也是他情感能量最高昂的瞬間。

另一方面,命宮天府祿存,使案主的個性拘謹保守,因此感情上的作為,與本性的安全考量,仍是相互衝突、有所違背的,這可能使其出現若即若離的不規律行為。



(14)為何退回原點?:

他聰明、敏銳、懂得察言觀色。但捨棄務實、沉穩、潛靜的態度,也未作任何謀畫,就冒然跨越禁忌之藩籬,憑著感覺行事,接近並展開積極求愛,此時的他完全是由情感在背後推波助瀾,決意充足。

但這畢竟違背他一貫的風格,所以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才付諸實行。但遭逢對象遲疑反應,碰了一鼻子灰,面子掛不住,除了及時退後,也無任何選項。

求愛受挫,自己內傷,有苦難言,悔悟不該意亂情迷、斷然行事。極端性情的他,便採取另一種作為,將點燃的熱情收拾起來,退回原來的位置,並且絕不回頭。以他近乎潔癖的潛在意識,和一板一眼的處世態度,會在心中作下明確記號,將此意外互動做個徹底終結,並採取他慣有的冷酷面容來應對。

在妳動心愛上他之後,他早已從喜歡的位置退的更後面。越界的機會少有,但下不為例,他會記的一清二楚,休想再點燃他的熱情。



(15)是壞人?還是好人?:

無好無壞。

案主稟性並不壞,感情雖急進無謀,單憑感覺走,卻不是玩弄感情之人。(一干桃花曜並未侵入太歲、福德之內)

但過去那場意外的求愛舉措,確實欠缺周全的思量。一個理解妳的人,應同時保護妳的理性與感性,案主自己沒準備好,車都開出去了,來個緊急煞車,又倒車回家,那這樣留給妳的錯愕與疑惑,必然令人難以招架。

一切就是場美麗的錯誤,只是無人善後,而徒留更多遺憾。



(16)究竟在壓抑什麼?:

讓他矛盾膠著的關鍵,就是在他的太歲宮位

文筆、感性、潔癖、敏感,全來自於這個宮位的組成。外在給人挺的住的印象,其實心裡頭早就殘破不堪。內心世界有點孤僻,又常顯現憂鬱小生的形象,其實根本無礙,自己搞的太過拘謹,這也與他的潔癖性格有關,根源則來自於太歲的機梁擎羊格



(17)我該同情他嗎?:

不必同情。

這是案主自己設下的局,讓他自己難堪,更糟的是禁錮了妳的靈魂。

他是很細心、敏銳、且感性的人,有過感情經驗,也了解妳的個性和一些私領域的事情。可他的越界動作缺乏思量,他不明白,留給女方期待是最失禮的作為,如果他真的理解妳,就不該越界的如此倉促,完全沒能顧及妳的感受,也沒考慮到後續的各種可能變化,甚至毫無善後的誠意。

事件過後的溝通態度,是更大的瑕疵,對於過去無法解釋清楚,對於自己的心路歷程講不清說不白,一昧的採取迴避、閃躲和迂迴,憑什麼你擅自踩進來,卻要由我自己來作調整?

放任曾經喜歡的對象,為自己所設下的死局傷感莫名,這種喜歡太過殘忍,也給妳留下太過深刻的記憶傷痕。



(18)他的關懷是真是假?:

是真,但僅止於那個時空。

冷漠絕情的他也是真。



(19)他有可能結婚嗎?:

可能,因為感情運已經走到最糟的人生階段,企求婚緣再來傷害自己。



(20)我的定位為何?:

過客。

從沒進入過他愛情世界的過客。

因為喜歡不是愛。



(21)我無法看見跟他的未來?:

我看的見,但慘不忍睹。



(22)我覺得遇不到比他更好的人?:

他的好,只有妳知道,他的不好,妳也早已領教。

相處下去,除了跨越不過的心牆、嚴重的溝通困難、還有比爭吵更為困窘的冷漠。

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

聰明如妳,定然明暸。



(23)身為一個說故事的人,如何看待這段糾葛?

案主從一開始就已經定位好你們的關係,當時他就已經知道,這一段走不遠,有極限在,所以先給妳打預防針,談論關於緣起緣滅之類的話題。

他的感情沒辦法控制在穩定的水平,突然情不自禁的跨越界限,在朋友跟戀人之間的分際,一時間失去了控制,畢竟人還是感情的動物,不可能隨時控制在剛好的水平,所以在越界時,他就豁出去了,不管理智考量上,是不是走不遠,反正先越界再說,可是當他踩下去後,發現到妳的遲疑,他也遲疑了,等到他冷靜下來之後,就又退回原先的位置去,繼續保持著朋友以上的關心,但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案主嘗說,要愛,必須要有喜歡的基礎,所以他心裡很清楚,這個關係是怎麼推疊上去。對他來說,他可以認真的喜歡妳。但是要達到愛的層次,還有段距離。至於是什麼原因,讓他越不過去,這可以有無限種可能性。唯一能夠確定的,敢於拋開一切理智的束縛,只想放手去愛,就只有那幾次機會。過了之後,就徹底冷卻,再次回復冷靜。

他繼續維持著所謂朋友的關心,可是看在妳眼裡,卻總不是滋味,因為他總說要退回原來的位置,可是他的關懷卻似乎沒有退潮跡象。因為這就是他的定位,一種比朋友好一點,但永遠走不到愛情層次的關懷。那種熱情,沒辦法再堆積到原初最濃烈的階段,就維持著這樣的互動模式,並且關係日漸淡薄。

案主在那段認識妳的過程中,同時也在推敲這一段關係適不適合走下去,認識越久,遲疑的考量越多,從一開始的喜歡,到後來被慢慢的磨耗殆盡。運氣好,或許可以成為紅粉知己,運氣不好,因為時過境遷則形同陌路。

從一開始,案主就已經把你們兩人關係的終點訂出來。相信他當時是很認真的在喜歡妳,但仍不是最清楚明白的承諾,這是一種很矛盾的情結,喜歡上一個不能愛的人,充滿了內在矛盾,自己跟自己打架,也不能再往前推進關係了。

妳猶豫,不是妳的錯,他退縮,也不是他的錯。那是一個很膠著的情境,互相都有好感,但是各自都有不確定性,男方在一瞬間脫去束縛,決定放手一搏,看到妳的遲疑,他醒了,於是退回該有的位置,並且從此封閉起來。接下來給予妳的是沒有目的的關懷,因為就只是朋友而已,除此之外,不會有其他可能。

無論妳問他幾萬遍,他都會說:就只是朋友。他同時也在冷處理妳,這是兩個人剛好在那個時間點,意外交會所摩擦出來的火花,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

他的過去沒有妳,現在有妳,以後會不會有妳,答案已經十分明確。當時的這段話,也代表他無法確定能不能走的更遠,所事先打的預防針,這就是他的矛盾之處。他應該有感覺到,自己的內在也在兩邊打架,所以沒法真的去完成什麼事情,或者給出明確的承諾,內在矛盾的膠著,使他給人的感覺若即若離。

感情本無對錯,就是一堆很細膩的感覺堆疊起來,稍有不慎,一個閃失就傾倒了。可能很細微的問題,也會在感情中被放大。很簡單的事情,也會被感情給複雜化。當兩邊都出現相同的膠著時,會有一個很緊繃、很敏感的點出現。過了這個點會很幸福,越不過去就退回原位,甚至日漸冷淡,成為兩條平行線。



感性難以超然,情傷總難免。然而有一天妳會發現,那個破壞彼此信任基礎的對象,總因自己的內在衝突,而得承擔悲苦遺憾一生,於是妳會轉為寬恕,放空記憶,不自覺的釋懷。

這篇萬言書,僅能增加妳理性的勇氣,卻不足以過濾掉妳感性中的雜質。

現實的彼端就在眼前,單靠柔心去祝福,或靠慧智去切斷,都不足以走出這陣迷霧。妳必須找到柔心與慧智的平衡點,站在那踏實又不勉強的立基點上,才能真正甩脫這情緣枷鎖,讓自己的靈魂解放。

落筆至此,格主往後不再多加談論,因為重複的回顧只會讓記憶更深邃,關於這案例的紀錄便至此終結。

作者;殺破狼 @ShaPoLang327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