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老尚風流是壽徵?

2007/09/28 09:26:39 網誌分類: 金銀川大夫
28 Sep
金氏醫經(7) 

八月十六..追月之夜..市中仍是一片熱鬧...環市中有一條江.江上有一道小橋,

橋東往橋西..不到十丈路,橋西那江邊,盡是垂楊緣柳..秋風巳到..吹起江上漣漪,緣楊亦隨風擺柳..江畔一雙一雙情侶,卿卿我我..江北岸邊,是眾人稱大笪地的地方.有各式小販..還有些外省來的漢子.在表演心口碎大石.那邊有位老人拉動他殘舊的二胡..一位小姑娘,正唱著那..另一邊有個叫生神仙的年輕人..正給一對男女指點迷津.近大樹脚那邊..站了幾個男子.低頭聽著那個操潮汕口音的小販.低聲說著自己手中的東西如何厲害..有個略肥的男人,看得入

.此人叫英叔.是城中一個屠宰生豬的屠塲老闆..現巳過了不惑之年.但風流之性不改..加上老妻巳逝多年,沒有續弦.終日酒不離口.這晚他和兒媳吃過夜飯,

獨個兒遊到這里來..那個小敗說著:人不風流枉少年...接著有兩個年輕小伙拿出錢來買下那的春藥.看到英叔.就改口說..人不風流枉為人!!笑口淫淫對英叔說:老尚風流是壽徵..英叔說我不老..才五十九..那小敗更落力游說:

我昨天都試過,..厲害..後面那來了幾個湘妹子..二八佳人體似酥.

聽得英叔臉紅耳赤..就買下那向桃紅院走去...一個小時後..英叔巳從


桃紅院走出來..在回家的路上,英叔一臉懊惱..想到都是的禍.

未曾銷魂巳淚兩行...還給那湘妹取笑..越想越氣..氣得渾身火盪.那夜還病了

起來..頭昏目眩.手足無力...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