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命為初昇白日,名之日照雷門。

2014/04/11 01:21:40 網誌分類: 紫微斗數論流年大限吉凶
11 Apr

本命、大限、流年 三元疊盤:(推算年份:庚寅)(點圖放大)



第一眼望過去的印象,醒目的太陽坐命,為凌駕男性之氣勢,太陽星化祿則更為乘旺,足以吸收週遭所有男性的能量。太陽天梁俱為陽屬性之星,於女命則不讓鬚眉,三方會合昌曲星,為陽梁昌祿格,是科考公門之命格。羊陀入命,為任性偏執,天刑為原則驅使,鈴星則為脾氣模式,來快去也快。

卯宮的命宮越強旺,丑宮的夫妻宮則相形弱小許多,配偶加分不足,又有罕見四煞星合擊,天同巨門孱弱無力,感情為重傷之象。命宮文曲自化忌,也難逃情鎖艱困,偏偏夫妻宮又有紅鸞、天喜、天姚、咸池,一干桃花雜曜糾纏,後天桃花豐富,熙來攘往不堪襲擾。

女命太陽天梁,有男子氣概,心性陽剛,為妻奪夫權之象,雖與男性打成一片,也總帶來相應的感情紛擾。命主天生心慈性急,有天梁同坐,講究原則、好救濟、軟心腸。另一方面,天同巨門纏於夫妻,不堪刑剋,太陽天梁又有孤忌性質,多主別離之象,命強身弱,感情敏感脆弱,整體的感情運勢,為生離死別之象。

綜上所述,一般修習斗數基礎的學者,也能闡述一二,因為這些都是斗數傳承千年的統計歸納,所以任何命術師皆能嚷嚷上口。過去也曾有其他命術師,為太陽女推算過命造,但畢竟開業或有忌諱,論命多所保留,無法暢談其中秘辛,命主也就沒機會得知關於自身的一切。

個人判斷,與太陽女論命應直來直往,任何刻意保留都是多餘。因為陽梁女命氣量寬宏,並非等閒之輩。因此回台之後,徵詢太陽女之意見,我決定撰寫一篇完整批命,直言不諱,無論優缺點皆秉筆直書,這是去年忠實紀錄下的文字。
碧天染雲

當時與命主相識未深,雖批命分析大致確切到位,但還是缺乏現實感。因為歷來古賦文對於陽梁女命,採取較嚴苛的評判,無論夫運、出外際遇,總是負面評價居多。但這些文獻資料品評太過玄深,許多灰色地帶未能交代清楚。太陽天梁為何主別離、天同巨門為何不利於夫妻宮、羊陀入命的女子為何任性偏執、刑煞耗星為何對女命不利........許多命理上的詮釋,若不與實際案例參酌,很難體會這張圖譜,與本人間的密切連結性。

所以經過十個月後,我打算再就這些古傳的命理徵驗,作進一步討論。

(一)再談太陽、天梁:

陽星女命有多男性化,在此不再贅述,性情剛強也已是老生常談,這裡補充一些潛抑的特質。

太陽天梁同度,有兩種極端相異的性質,一為
祥和、一為孤忌,前者予人心慈善念、隨和自在的外在表象,後者則略帶寂寥、陰鬱的一面。一般而言,太陽落陷無光,或是天梁見祿過重,皆主孤忌,而所謂孤忌是一種潛抑性情,鬱悶質素居多。這星系的結構好壞,關係到命主的後運。因此見陽梁星組,必先推查清楚該星系屬於何種性質,才能再作進一步推命。但在實務上,要作具體釐清,卻是相當不容易。

例如以此命例而言,就有相當難度。太陽居卯為日照雷門,為初昇白日,曙光於闇夜突破,為漸入佳境的意象,加上又有化祿星加持,應為結構完整無虞的太陽星。但命主為夜生之人,此太陽為陰寒之日,熱度稍減。另一方面,擎羊、陀羅,由三方會入克制陽星,也讓太陽熱度有所壓抑,難以彰顯祥和之氣。

天梁星在此宮位為自化科,原本老成的蔭星呈現祥和之氣。但太陽化祿星,以及三方會入的孤辰、寡宿,卻又加重天梁的孤剋之性。且太陽居卯為初昇白日,光熱尚不足以解天梁之孤性,加上羊陀、孤寡、天刑、破碎、大耗、空亡........一干刑煞耗星的交集,使天梁孤性愈濃。另外,未宮借天同巨門星組,天同化忌由未宮照入,又擾亂命宮陽梁的穩定度,孤忌之性再加重。

太陽光度不足,難除天梁星的暗沉個性,故人生波折艱辛難免,使這日照雷門格略顯疲憊之感,於女命而言,總得堅毅不拔、咬緊牙關、向前勇闖,始能有所表現,為勞頓奔波之象。然而本命例為日月並明太陽化祿太陰又化科,且陽梁文昌、文曲來輔,又是一股正向加乘力量。於是乎,正負兩方力量的拉扯,此消彼長,使命造呈顯能量不穩定的狀態。

也就是說,本命例對外,雖呈顯祥和之貴氣,外緣良好。但於自我內在,卻為孤忌之本質,對於人緣維繫略感疲乏。這是兩種極端矛盾的現象,太陽星的光熱強大,令週遭感到溫暖,自然而然形成以太陽為軸心的人際圈,但這顆太陽的另一面卻如日蝕狀態,為陰鬱、暗沉性情,習於享受孤獨、沉靜,不喜喧擾、紛執、以及複雜人事。這也正是太陽天梁女命容易近佛的緣由,一旦命宮再見空劫會入,總淪為空門女尼,性情走剛,思緒清平,利於宗教修持,信仰修行之路。

這就是我看到這張盤的第一印象,太陽天梁本身即帶矛盾拉扯。太陽為動星,天梁為蔭星,前者躁動,後者沉靜,孰者為強,決定該星組為孤忌或是祥和。因此當時我所認識的隨和外在形象,與命盤的孤忌性質難以對稱,原因便出在此。另一方面,太陽女的陽星在釋放熱度時,自己是無法察覺的,因此即便本人也無法理解這種隨和形象,是如何被外人定義上,這是一個有趣的觀察點。

女命日照雷門,個性堅強,然剛毅過度,多少傷及外緣,對外人際關係趨於變動不穩,於六親緣亦有損,且總發生在個人渾然不覺的情況下,這也正是
陽梁主別離的意向所在。由於此命例為夫妻宮天同化忌,且夫妻宮為命主的後天身宮,因此陽梁的孤忌之性,對於命主未來感情、婚姻生活之維繫,有連帶負面影響。

陽梁星系孤忌性質見重,離別之味也漸重,例如被迫獨居、離鄉背井、異地發展,都是陽梁孤忌的常有現象。甚至於,因不可抗力轉換工作、跑道,或者早婚受挫,或者與結緣對象,因不可抗力拆散分隔兩地,皆屬於陽梁孤忌性質影響後運的常有現象。

另外有個不得不提的現象,當太陽天梁同度於卯,遷移宮必為空宮,且遷移三方星情弱於命宮三方,這代表此格局多半不太會求人,也無法清楚明暸他人意向或環境變化,欠缺識人之明,易在人情世事上吃悶虧。因為遷移宮代表人的精神出口,以及對外的認識。因此命宮能量再強勢,若遷移宮空寂孱弱,於對外周旋時就嘗有無力感。尤其太陽守命之人,有一定自尊,天梁亦稍好面子,因此有苦肚裡吞,繼續埋頭苦幹,或者以封閉對抗,時有所見。這也正是當時盤解之中,我不斷強調遷移宮位重要性的緣由,因本命例後半生遷移宮走弱,加上命主性情實為沉鬱居多,若近晚年走入封閉自守,也並非不可能之情事。

(二)再談天同、巨門:

太陽女對談的過往,我總說她為雙重人格,這並非單純玩笑話。如果太陽天梁是一種人格,那麼天同巨門便屬於第二種人格。而過去我耗費最多時間對談的,屬於天同巨門這個人格。關於天同巨門的星情描述,在去年的盤解,已有相當程度的解釋,這裡不再贅述。

第一次見此命盤,著眼點容易集中在殘破不堪的夫妻宮上頭。個人判斷,打亂命盤這一整盤棋的關鍵,應落在夫妻宮的破落結構。此盤太陽、天梁,為躁動與沉靜間的拉扯,而陽梁的理性,又與文曲星的感性相衝突,因此理性、感性之間的拉鋸戰經常上演。另一方面,夫妻宮天同巨門,亦帶任性執著的感情色彩,煞重便導致情緒不穩定,也是本命例的特色,這些概觀,便是展開諮商前必要的心理準備。

首先,天同星有明顯的享樂性情,落實於感情世界,需要豐富的情感呵護,因此容易披上任性的色彩。此星居於夫妻宮卻不主吉,這是因為天同之福氣,為費盡艱辛而得,歷經一番寒徹骨,始得美滿成果。因此這種歷練過的幸福,如倒吃甘蔗一般,過程總有相當波折,當事人若能隱忍跨越過去,便能得美滿姻緣。

巨門卻不同,因為巨門屬於暗星,天同則為情緒星,兩星同度,便形成情緒或感情的陰暗面,再加上一干桃花星曜的催化,對感情需求多,表面卻作冷淡,此即為巨門遮蔽之故。這種特殊的遮蔽性,使天同巨門也有兩種變化性質,一為
明朗,一為陰暗。前者不懼煞曜,後者則甚畏煞星來犯。決定這組天同巨門的明朗程度,關鍵仍在於命宮太陽天梁

太陽天梁偏於孤忌,於六親緣已有虧損。即便暢旺的太陽星,借入酉宮也難去除巨門星的陰暗,同宮的天同又為化忌,加上火、鈴、羊、陀四煞沖入,此星組便流於陰暗,浪漫與情緒糾結不已,感情困擾極大,且巨門為暗,情傷不足為外人道,總壓抑為內心痛苦,在大限文曲化忌的催化下,便透過大量文字抒發己心,但事實的真相卻只能暗藏心中,這是天同巨門的悲苦所在。

在過往的歲月中,努力拼湊那破碎的記憶,等同於重複體驗那些傷感,這些對於弱勢的天同巨門性情,只會加重其感情挫折感,也無益於恢復生氣,這是我過去處理上的盲點之一。

此命盤還有一個罕見的特殊徵驗,歷來古書談及天同巨門不堪刑剋,總須透過同居、毀婚或納妾形式,規避生離死別。尤其當
女命天同會四煞,又見化忌於夫妻宮,便主夫妻有名無實,如傷病牢獄致夫妻分離,或是丈夫因病不能人道,或是貧窮經濟因素分手,大多為感情因素以外的別離事態,這點多半與命宮太陽天梁的孤忌也有所牽連。感情無傷,卻不得不別離。

而此盤已具備此兇格的充分條件,且結緣對象有三成以上機率引動此兇格,那麼生離死別的發生程度,便依據往後結緣對象不同,而有所差異表現。

(三)思考轉折:

去年在京都,剛接到太陽女的委託,一開始的任務是解讀一段曖昧不明的舊情,由於該結緣對象,無法清楚交代自己的感情世界,總採取迂迴策略應付,不願正面回應。因此找上我這位同行的旅伴,期盼能從命理之中,激盪出一些不同靈感,設法搞清楚這位曖昧男的感情意識型態。在未取得該結緣對象的確切生辰之前,我判斷應先從太陽女這一側著手處理,但面對此命例有幾個難點必須有心理準備:

其一,矛盾的性情,使其自我修補能力難以正常發展。

其二,陽星坐命之女自尊高,太陽的自尊又與紫微不同,太陽為自我要求的自尊,因此不一定需要幫忙。

其三,羊陀入命之女,情緒關頭,很難接納關懷,第二次處理羊陀入命案例,本人仍力有未逮。

其四,太陽天梁孤忌、天同巨門化忌,惡性循環。隨時可能封閉起心牆,那麼諮商必然中斷,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其五,結緣對象輸入太陽女之命盤,形成天機化忌,對於丑宮夫妻宮加重干擾,對於思緒穩定形成不利因素。因此這一頭努力治療,另一頭干擾繼續肆虐,諮商往往事倍功半。

經過半年的密集處理,宣告諮商失敗,因為一開始本人便劃錯重點,執著於感性層面的解離,反而變成壓迫太陽女的緣由之一。

談論感情事,似乎理所當然該由感情意識型態切入,所以當時把重點,全放在壓抑天同巨門的易感性情、二方面加強太陽天梁的獨立性情。對談過程刻意加強理性層面的討論,而去打壓命主令一個潛抑的感性人格,這麼做的目的,是要讓太陽女
收斂過剩的情感,而由太陽的智性接管一切

初期雖偶爾收得效果,但很快便陷入無限迴圈之中,因為理性終究不能清除感性的雜質,即便短暫對談能夠緩解傷痛,但被情感禁錮的靈魂,很快又會再跳入迴圈之中,重複磨耗著自身。

古傳女命天同巨門居於夫宮,為感情重傷之象,若非親身接觸,絕難理解箇中痛楚,這讓我更加執著於與天同巨門的交互對談,希望能有些緩解。但越是刻意而為,盲點更重,以致未能察覺問題真正的根源。

經過一些事件的腦力激盪,我才明暸這張盤真正問題的癥結,不在那些看來卑微、弱勢的角落,反而是那些看來正面、積極的性情所致。天同巨門只是受害一方,而加害者就是那看似熱情光采的太陽天梁。這聽來很詭異,但正面性情也會壓迫負面性情,
當正面性情愈加強勢,往往是為了掩飾負面性情的缺陷所致
歸納出來的病灶,在於認真、信任、期待這些正面信仰

洞澈的關鍵,在於我本身、太陰男太陽女,三人所共有的人格特質:一種過度認真看待世事的性情。

太陰男太陽女皆為
中天主星坐命之人,所謂中天主星意指宇宙輝光,以斗數論,為太陽、太陰這兩顆星曜,也就是懸於天上的太陽跟月亮。

太陽和月亮無法選擇照耀的對象,只是不斷的對外釋放光芒,這種無差別的照射,代表熱情以及無止盡的付出。而兩顆中天主星,陰陽不同,作用有別。

太陽外放,自然發散光芒,無法自覺。(因天體自身創造光熱)

太陰內斂,以收束光芒為特質。(因天體以反射光芒為主軸)

太陽陽火,主。與人交際,發乎情,止乎禮,重視禮儀對待。

太陰陰水,主。與人交際,發乎情而無所止,總是一股腦付出。
一般說來,太陰星對於情感挫折感較為深重,因本身星情就以
為質素。而太陽星貴氣自尊,較無此般困擾。但實務上,太陽女命宮,卻是太陽、文曲雙星同度,這又形成另一種狀況....

太陽的情為
博愛之情,為無止境的發散熱力,焦點往外伸展。

文曲的情為
自私之情,期待無負擔的情感回報,焦點向內收束。

太陽女的情份,是向兩個相反方向伸展的,
太陽奉獻、文曲自私,兩方難以合拍。於是無止盡的付出,不足以應付自身對反饋的期待,一個失敗的循環系統於焉誕生。這失敗的作用永久有效,作用遍及所有命盤的區塊,讓本人感到相當疲累,所以才形容十分辛苦,尤其應驗在六親宮位又更為痛苦。

拼湊過去所有記憶破片,我發現太陽女的脾氣、不穩情緒,源自這個惡性的循環系統。容易發火,是因為很信任對象,因為太陽女認為旁人應該做得到自己期待的程度,但現實不該是這樣的,因為沒有人應該為任何人作到什麼。

太陽女期待有互動、積極的感情交流,不僅止於男女之情方面,無論友情、親情,都有相同期待。所以這個期待,是讓太陽女的第二人格天同巨門難過的原因所在。天同巨門敏感纖細、多愁善感,對於情份有些自私的想望。然而,生在一顆大太陽的身體裡頭,太陽的情總是向外伸展,不斷釋放熱力,文曲的情卻是自私,期待有所反饋,不求很多、至少對等。可事情總難盡如人意,當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越高,往後失落的痛苦和反作用力也越大。
一位命術師曾經建議過太陽女,應當以無私付出為信仰,燃燒自己,奉獻他人。我個人卻不認同這樣的建議,這樣的作法,遲早會將鍋爐徹底燒盡。

過去累積的傷感情境顯示,太陽女與客觀世界總有一層隔閡,只不過陽光發散耀眼,得以掩蓋這層隔閡,讓外界誤以為隨和、樂觀、積極、勇於任事。這些表現雖非刻意迎合外界期待,卻讓外界有這般認識,不知不覺讓潛藏的那個脆弱靈魂,承受到更大的壓迫感。

所謂的隨和、樂觀,只是不經意表現出來的,這種釋放光熱的特質是天生的,太陽光不會去選擇對象,再來決定要照射誰,讓誰感到溫暖。太陽星本就有照顧人的情懷,什麼事情都想替他人多作一點。但是感性且敏感的部份,一旦發現彼此對待出現落差,自己會很在意這個不足的部份,如果沒有清楚表達出來,讓對象知道,當然就是自己內傷了。

至於所謂的積極、勇於任事,則是更沉重的原罪。因為太陽星容易被視為群眾核心,在團隊合作之中,總被當成軸心人物,因此無論提案、開會,總容易被推上火線,成為不折不扣的擋箭牌,比較好聽的說法就是積極、勇於任事。

但多做,未必受到感念,有時只是徒增個人工作負擔。尤其太陽女一遇事上身,總習慣性的全力衝刺,覺得事情可以做的更好。因為每一個環節都有置入感情,一旦出現預期之外的狀況時,便讓本人很不耐、感到惱怒。尤其面對重大的任務,相信其他人也能照著規劃進度認真走,不過現實就是不會這般順遂,總有意料之外、不按規章行事的狀況出現,所以又令講求完美的自己感到更為焦躁,脾氣也愈發強烈。這種相信其他人能夠做好的心情,也是惜情的一部份,其中包含與戰友間的默契,長時間培養的信任感,相信可以合作愉快,所以也含有感情成分在內。但越是看重這個,往後面對工作上的落差情境,便只能自己吸收所有苦悶。

於是太陽女選擇以一種潛抑的方式,間接表達自己的不滿,為了維繫一些根基不穩的情份,往往得表現的很婉轉,很不清楚。久而久之,很難以真性情去享受這工作環境。

表現在職場是如此,應驗在感情上,則更令人心力交瘁。不斷將熱切的情感向外給予,只剩單方面用心付出,私人情感世界裡,期待被關愛的那一塊,卻未能得到對象的回應,呈現極大的情感落差,於是創傷更為加深,只剩下天同巨門自我垂憐的性情表現在外。

原罪不在於重感情的天同巨門,而是太陽無法收歛熱情,越是正面看重,越是負面失落。這就是現實的殘酷,不是對方不在乎妳,而是妳太看重對方。所以必須保重好自己的感情,擺放在更適當的位置,為值得的人認真。願意反饋妳更多的,自然會慢慢透出真性情,等到對方也願意認真經營時,妳可以繼續做個太陽,認真給予對方熱力,否則只能收斂起來,乖乖的過好自己的生活。

何謂心態落差?就是過度的投射自我想像,在心中創建出一個虛幻的客體,與之對話、互動,而當現實中的客體打自己槍時,內心悲憤疑懼,再回過頭去追究,為什麼跟之前感覺的不一樣?

這聽來可笑,但遭遇人際挫折、暗戀、單戀之中的人,不就是如此窘境?

投射越多期待出去,創建越多的空中樓閣,等到泡影幻滅,才知一切總是一廂情願。

這樣的經驗我也曾經有過,而且時間很長,執念深邃,鎖的也久。兩年多前,一些人世際遇的變化,讓我放下那段十四年的眷念,走入命理之中。在那之後,沒有因此收斂熱情,而走另一個極端,封閉自己。當時我決定把過剩的感情,轉移到幫忙更多人這個焦點之上,讓重感情的自己,永遠沉眠在過去。於是透過命理諮商,認識各地的朋友,傾聽更多人的心聲,給予一點微薄的協助。

過去十年,傾聽太陰男的煩憂;最近十個月,傾聽太陽女的煩憂。在他們兩人身上,我看見一種相同的調性,潛藏在我自己最深層的內側,那兩顆太陽、太陰的星體,一種直接發射光芒,無所止息的付出,以及認真看待所有人事的性情。

這兩位朋友雖為相似類型,唯獨一件事情,兩者仍有分別,就是那些付出的背後,如何收斂自己的信任和期待。關於這一點,太陰男在幾年前找到自己的答案,太陽女也很幸運,在這30歲當口覺醒,我認為猶時未晚,能夠在這個人生階段,發現自己最為關鍵的問題根源,絕對不遲。如果要找出一個改變太陽女後半生的建議,那就是收斂過度的認真、過剩的熱情、將真情藏私、賦予值得之人
因為不可能堅信任何人都該以同等比例回饋予你,這種任性的想法只會讓自己更為患得患失,不該要求別人,只好調整自己,先認清這個現實,面對自己的陰暗面,往後才不會再去招惹同樣的重傷。

至於什麼是為值得的人認真?何謂值得?何謂不值得?這問題需要往後的生活,去慢慢堆積出答案。因為對於太陽女而言,有種主動接近痛苦的磁性,關鍵在那遷移宮的問題,往後如何培養識人之明,是接下來人生的功課。

對我來說,這問題的答案就是:維持自己的調性,無論對象親疏遠近,仍以赤誠相待,但沒有回應,或者利用你的,就是保持平淡交誼。那些人際對待的落差,則不必看重,因為那只是認識一個人、一件事的契機,看清的瞬間或許有些失落,但執著於紛擾的過程卻更為無謂。
惜情之人總自傷,學習適時收斂,擺脫認真看待。

珍惜自己寶貴不多的情份,也珍惜別人對自己的情份。

畢竟人不能獨活,也不能過度濟世,就是保持平衡,追求身心協調則矣。
作者;殺破狼 @ShaPoLang327

回應 (3)
我要發表
四季平安
四季平安 2014/04/15 16:24:58 回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XjbEoneHaw

 

是歌手-第二季-第5期-罗琦引发全场合唱《我是一只小小鸟》-【

k98
k98 2014/04/14 01:35:03 回覆

那首歌呀?

四季平安
四季平安 2014/04/13 09:54:34 回覆

無意中看到我是歌手的羅琦演唱, 發現她的歌聲是充滿故事, 難得

後來, 知道她人生的上上落落, 亦覺她是一個放得下的人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