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心血虧損,失眠.

2007/10/03 21:53:32 網誌分類: 金銀川大夫
03 Oct
 

金氏醫經(9)話說這天.銀川的虛竹醫廬.來了一對父子.元吉說;:兩位請進.原來是志雲和父親余山秋先生.余山秋在這經営菜館多年,白手興家.總想望子成龍.無奈志雲只考得秀才.那次考舉人前又病倒..志雲其實對功名沒多大進取心.老父的嚴厲要求又不能忤逆.惟有唯唯諾諾..有時看到老父對自己失望的心情.不知如何說好.

.如從那此時起.志雲和父親巳很少談話了,父是一個愛面子的人,志雲心想,人生在世,難道只為那功名利祿.內心仍充滿矛盾.長兄不是讀書之才.壓力落在志雲身上,閒時菜館業務都不用志雲打理,長兄又未能熟練.所以余山秋事事親力親為.勞心勞力.近日得了個病.問診於虛竹居士.余山秋:居士我近日夜夢不安,後來有些心驚失眠.銀川見其面色無華.形神憔悴.山秋:是否心氣弱? 銀川把過脉.看過色.問其生活.你這是心血虧.心不靜.

則火自焚.腎水本來相滋.無奈你腎水又不足.成心腎不交.思慮最易傷心脾.日久還會波及餘臟.後開了一方:麥冬.五味子.白術.酦棗仁.人參,白芍,元參.白芥子.

三劑回家服用.幾天後回來覆診.余山秋:虛竹居士.這幾天精神好了不少..銀川再開十劑囑其保重身體.多休息.元吉後送余山秋出大門.元吉問銀川,義父:他是志雲的父親.人頗老誠.銀川:你懂看相嗎?元吉:哈哈.我是在外面聽人說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