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3]黑街少年 - 第一章

2007/10/08 23:48:59 網誌分類: 黑街少年
08 Oct

晚上,都是人們睡覺的時間。但是我卻不同,我是晚上出沒的一群少年。
跟大部份板仔相同,我會跳街舞,玩滑板,玩直排輪,畫塗鴉或是玩一些又高難道又帥氣的動作。只有一些不同的,就是我不是不良少年,我不會隨便罵髒話。

又一個晚上,我提起滑板就往外溜了。
一路上只有滑板輪子與地面發出的磨擦聲,我沒有說話,打算就這麼樣一直滑到附近的公園。
經過一條又長又大的路,旁邊是大河,但卻像海,月亮的倒影投射在水面,靜靜的。這條下滑的路前方就進入十字路,那是往商店街,超市和學校的路,公園就在往學校方向。
我熟悉地轉過去,習慣地跳了一個翻身,就繼續前進。
雖然從十歲,我就已經習慣在這裡遊玩,但這個晚上,卻出現了一位沒見過的孩子。要說是孩子,只不過是還沒成年。我在到達公園,第一眼就看到她,她在一旁玩單杆。
「為什麼這麼晚還出來?離家出走嗎?」因為我經常在晚出沒,離家出走的孩子很多都是跑來公園,我也很習慣地跟他們聊,直至他們回家。
她抬頭看了看我,似乎是嚇了一跳,但很快,她就走到我旁坐了下來。
我把滑板放在長椅旁,也跟著坐了下來,隨手拿出一樽運動飲料喝起來。她看著我。
「怎麼了?想喝嗎?我沒多了,這個我剛才喝過,妳也看到吧。等一下,妳一介意嗎?喂!」我一邊說,她卻拿起來喝了一大口,放下來,就開始哭起來了。
「等一下,我沒有做什麼吧?」我嚇了一跳,站起來,緊張得手足無措,我退後了幾步,那是自然的。
她伸手拉著我。我更嚇了一跳,怕她接著會大喊非禮!
但是,她只是拉著我的手,沒有說話。我等著,等她哭夠了。她抬起頭,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我笑了笑,輕摸她的臉(因為我認為她年紀比我小,其實應該是一樣吧?),小聲說:「如果有什麼事想不通就說出來吧。我會聽,可以的話,也會幫妳。這裡的人也是一樣,因為我們不是不良少年。妳不用害怕。妳叫什麼名字?對了,叫我阿昇。」
「阿昇,」她小聲重複我的名字,然後說:「叫我小夜。」小夜,好名字。當然,我是對黑啊,月啊只要是關於晚上的字詞都特別喜歡。
「阿昇,你今天怎麼了?不跳舞嗎?」突然間,我聽到街友鬼鬼的叫聲,鬼鬼是我在小時候已經認識的街友,她很喜歡跟我跳舞,她認為沒有人能跟她街舞這麼合怕。
我轉頭看了看她,揮一下手道:「今天就免了。」接著我指了指小夜,鬼鬼明白我的意思,就走了過來,微笑著看著她。
「這是妳的專長,而且大家都是女生,所以交給妳了。」我拍了一下鬼鬼的肩,然後轉身準備離開。小夜看了看我,感到有些緊張。好說鬼鬼是個大美人,而且經常跳街舞,所以身型也很好。
我對小夜笑了笑,鬼鬼指了指音樂,再看看小夜,她似乎想看。好吧,今晚就表演一下。
隨著音樂,我表演了好幾個高難度動作。我跟鬼鬼在這裡,可以說是舞王舞后。但我們兩的心態就只是能玩。
小夜看了一會,又是一陣驚嘆。她笑了。天真,單純,好感覺。
「妳自己回去可以了嗎?」鬼鬼看著小夜站在公門口,只見她點了點頭,就轉身走了。
「她怎麼了?」我從鬼鬼身後走出來問。她回頭看了看我,又把頭轉向已經空無一人的門口道:「她離家出走。原因是,父母迫得太緊,學業下跌了一兩分,就罵了一個多小時,而且沒晚飯吃。」所以她才會拿我喝過的飲料嗎?
「對了,她喝過你的飲料,跟你說對不起。」鬼鬼轉頭看了看我。我笑言:「她早道歉了。」鬼鬼的眼神變得詭異。

(待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已關注

最新回應

琁悠
琁悠 2019/08/05

偶然想起小時候陪伴我的一款遊戲,

帳號好像打不開了,回憶也模糊許多

只剩下幾個熟悉的遊戲名稱,停留在過去的2009

真懷念 都長大了吧

琁悠^_^

FR 芷
FR 芷 2013/01/01

{#happy-new-year45.gif}

FR 芷
FR 芷 2012/12/25

{#201212250157188637.gif}

巧克力人
巧克力人 2011/04/20

夢想,動搖於堅持與打擊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