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水火
木水火
木水火

湯家驊涉再三漏報利益

2014/07/14 11:11:10 網誌分類: 詐、騙、貪
14 Jul

 湯家驊涉再三漏報利益  {#iconb_66}  {#iconb_625}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又一次被揭涉嫌漏報利益!東方報業集團揭發,身為資深大律師的湯家驊,懷疑以「隱姓埋名」的手法,代表一間他擔任董事的海外註冊公司,在四年半前購入一個豪華住宅式單位,並於去年樓市高峰期售出,帳面勁賺超過五百萬元,當中還未知有無任何租金收入。惟湯家驊一直未有向立法會申報擁有該公司的股份或擔任其董事,可能構成違規漏報。湯家驊被踢爆後辯稱有向立法會申報該間公司,不過是「寫錯名」,「我諗係助理寫錯咗,其實都係同一間公司」。 {#icono0_13}

湯家驊再次被揭涉嫌以「隱姓埋名」的手法,漏報一間公司及旗下物業的利益。

 

與湯家驊關係密切的神秘公司「True Worth」,在○九至一三年持有會景閣(圖)一個高層單位。

 

湯家驊涉嫌漏報利益的會景閣單位資料

 

湯家驊在《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登記冊》的申報資料

 

東方報業集團在一二年八月,兩度揭發湯家驊漏報公司股份利益。湯家驊之後一次過向立法會「補鑊」申報了該七間公司,當中一間名為Trueworth Limited,聲稱沒有任何實質業務。惟本報翻查多處的公司註冊資料,都找不到這間公司,但卻發現另一間名稱相似的公司True Worth Holdings Limited(簡稱True Worth)。由於True Worth是在有「避稅天堂」之稱的英屬處女島註冊,故難以得知湯家驊是否該公司的股東、董事或存在其他關連。

本報再三追查後,揭露這間背景神秘的海外公司,曾於○九年十一月以一千三百二十八萬元,購入灣仔港灣道一號會景閣、一個建築面積近一千六百呎的高層服務式住宅單位。

而翻查該宗交易的買賣合約,發現代表True Worth簽署的人,為身份及角色不明的R. Tong,並與湯家驊的英文名Rony Tong相符。

 

 買賣合約簽名與立會紀錄相符

更重要的是,這位R. Tong的簽名式樣,與湯家驊在立法會申報紀錄的簽名幾乎一模一樣,令人相信兩者根本同為一人。

True Worth在去年八月、香港樓價仍正值高峰時,以一千八百五十萬元成功出售該會景閣單位,持有不足四年帳面即勁賺五百二十二萬元,反映True Worth幕後持有人投資有道、眼光獨到。而代表True Worth簽署今次買賣的同為R. Tong,今次更註明他為True Worth的「正式授權董事」(duly authorised director),其簽名式樣亦同樣與湯家驊相同。

 辯稱「寫錯名」屬手民之誤

湯家驊回應本報查詢時承認,他已申報的Trueworth Limited,為其助理在填表時的手民之誤,正確應為True Worth Holdings Limited,而會景閣一買一賣賺取了五百多萬元的單位,他是連租約買賣的。

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申報制度規定,議員須主動申報其擁有的土地或物業。如物業是透過公司持有,而議員對該公司擁有超過五成控制權,或議員可從中獲得如租金或物業差額等任何金錢利益,議員亦須如實申報。

而議員擔任任何公司的受薪董事職位,或持有任何公司超過百分一的已發行股份,不論是否他本人或代表配偶與未成年子女持有,也須逐一申報。

根據上屆及今屆立法會的議員申報資料,湯家驊極為簡陋地申報「在香港及美國擁有物業」,但在董事利益或公司股份的申報紀錄中,並不見True Worth Holdings Limited的名稱。因此若湯家驊即是R. Tong,並持有True Worth最少百分一股份或有收取董事酬金,湯家驊即屬違規漏報。

縱使申報表上的Trueworth Limited與True Worth Holdings Limited是同一間公司,他亦報稱該公司無實質業務(Non-trading),並無申明如他所述,是用作投資的公司。

 湯家驊回應實錄

問:記者 答:湯家驊

問:True Worth Holdings公司用嚟做乜?賺咗幾百萬點解唔申報?有無涉嫌漏報?

答:我係(用嚟)投資, 投資在香港不嬲都唔需要交稅。買賣樓,特別係幾年之後,完全無話報稅問題存在。我間公司都報咗,立法會規矩唔使報物業,我屋企住嘅屋都無報,你睇所有立法會議員都唔需要報。

問:但呢間公司係True Worth Holdings,同你申報嘅公司(Trueworth Limited)係另一間?

答:我諗係助理寫錯咗,其實都係同一間公司。

問:你之前在立法會申報嘅公司係空殼(公司),無業務。

答:我無講過呢句說話,我間公司係(用嚟)投資,投資包括買股票同買物業。

問:買嗰層樓(會景閣單位)係自住定租畀人?

答:連租約買,連租約賣。

 

     湯家驊涉再三漏報利益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40714/00407_008.html


R.Tong簽名如出一轍
代表「True Worth」購入會景閣單位的R.Tong簽名式樣。

 

【本報訊】本身是資深大律師、並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繼一二年被東方報業集團曾兩度揭發湯家驊向立法會違規漏報公司股份利益,其中一次更漏報多達七間公司,涉及一個擁有大量物業、股份及高球會籍的「秘密金庫」,湯家驊的寓所亦曾被揭僭建。今次他第三度被揭涉嫌漏報公司利益,令人質疑他實際上到底持有多少間公司及秘密資產,「唔畀人踢爆就唔報」。

代表「True Worth」售出會景閣單位的R.Tong簽名式樣,當中註明R.Tong為「正式授權董事」。

 

湯家驊在立法會申報紀錄上的簽名式樣,與「True Worth」董事R.Tong的簽名式樣幾乎完全一樣。

 

 04年至12年從未主動申報

二○一二年八月初,本報揭發湯家驊原來是「公共事務調研中心有限公司」其中一名主要股東,該公司在○九年購入北角海景大廈一個單位作為公民黨總部,但湯一直未有向立法會申報持有該公司股份。事後他辯稱因「無人提我」而「唔記得咗」。

同年八月中,本報再揭發湯家驊向立法會漏報多達七間公司的股份利益,部分公司在海外註冊,其中一間在西非國家利比里亞註冊的公司,湯更已持有超過三十年,但自他在○四年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以來,從未依例主動申報。湯事後指有關公司全屬其個人或家族公司,用作持有物業、股份及高球會籍等家族資產,「係好私人嘅嘢」,故一直未有申報。

 寓所僭建 曾死撐有例可援

此外,在一一年五月,湯家驊位於大埔康樂園的寓所,被揭發有多項僭建物,包括一個密封式的大型玻璃屋。他起初辯稱自己打過一單有關僭建的官司,熟悉相關法律,認為其寓所的僭建物屬於獲法例豁免的範圍。但當有其他法律界人士質疑其法律觀點後,他又改口稱記錯案例,承認僭建並展開拆卸工程「補鑊」。

 

     大狀多辯駁被質疑唔踢爆就唔報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40714/00407_009.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暮跖
暮跖 2019/08/20

黃屍暴徒搵笨實的怪雞理論! 

暮跖
暮跖 2019/08/19

法律專家:暴動罪重 不宜輕易保釋

  近年引起眾多市民憂慮的「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現象,在近期的嚴重暴力案件中繼續出現,不少涉嫌暴動罪的被告在法庭應訊後隨即獲准保釋。有法律學者指出,暴動屬嚴重罪案,對社會有重大危害,尤其最近香港頻現暴動,被告可能在保釋期間繼續犯罪,法庭批准保釋更會釋放「縱容」、「美化」暴徒的負面信息;而現行條例給予法庭足夠指引去處理保釋申請,包括一系列考慮因素,但法官是否「鬆手」就值得商榷。亦有律師認為,律政司早前曾對暴動罪疑犯申請保釋表示不反對,這種態度在當前社會形勢下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

  近年不斷升級的違法激進示威,嚴重衝擊社會秩序和法治精神,市民生活受到極大影響,警隊執法備受壓力,惟疑犯被拘捕及檢控後,經常隨即以頗低的「代價」獲法庭批准保釋、重獲自由。這種現象被認為是近期極端暴力分子橫行霸道、禍港不斷的原因之一。

  「放出」社會或繼續犯罪

  早前(7月31日)44名被控暴動罪的被告,在東區裁判法院應訊後,全獲裁判官准以僅1000元保釋;而2016年旺角暴亂案中,涉嫌暴動罪的黃台仰正是在獲准保釋後,棄保潛逃至德國匿藏。另外,策動違法「佔中」而被判監16個月的戴耀廷,亦在僅服刑四個月後,於近日獲准保釋等候上訴。

  曾任城大法律學院教授的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顧敏康日前撰文指出,香港的保釋機制有「原則保釋、拒絕例外」之稱,而暴動罪屬嚴重的反社會暴力罪行,對社會有重大危害,尤其近兩個月香港頻現暴動,被告可能在保釋期間繼續犯罪,給予被告保釋更會釋放負面信息,即「縱容」暴徒、令其如「英雄般」重回社會,對社會安定不利,因此對暴動罪疑犯應考慮適用「拒絕例外」,即不批准保釋為妥。他亦提到,美國法律對嚴重暴力罪犯的保釋申請十分慎重,屬羈押選項下位列第一的罪行。

  按《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法庭在處理被告的保釋申請時,會考慮的因素包括:案情嚴重性、證據充分性、被告潛逃可能性、被告繼續犯案可能性等。

  曾任高級警務督察的法學博士傅建慈表示,對於非法集結、襲警等嚴重罪案,許多被告獲法庭准以千元保釋,市民感到失望和擔憂可以理解,因為這類罪行對社會安寧和法治造成極大威脅。他認為,現行條例給予法庭足夠指引去處理保釋申請,但法官是否「鬆手」,值得商榷。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大律師丁煌亦認為,因應嚴峻的社會危機,法庭有責任實事求是、審時度勢,認真考慮向極端暴力分子發放具阻嚇力的正確信息,以免違法風氣蔓延,否則法治精神在香港恐怕會蕩然無存,社會安定更無從談起。

  大狀:律政司有權提反對

  在法庭上,作為辯方的被告代表律師若為其當事人申請保釋,除了法官負責決定是否批准,作為控方的律政司亦有權提出反對。

  律師葉俊遠留意到,在近期一些涉及暴動等嚴重罪行的案件中,律政司不時表示不反對被告保釋,惟這類被告不少都被拍攝到在現場犯案或當場被捕,證據其實並不薄弱。他舉例說,律政司和法庭曾提出對這些被告施加額外保釋條件,例如宵禁令、不准進入特定區域等,而在當前社會形勢下,既然對被告有諸多疑慮,就應以社會整體利益為重,盡最大努力避免被告獲保釋後繼續參與暴力犯罪。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9/337924.html

心急
心急 2019/08/19

都一個星期了,沒有理由仍然不知道受傷的真正原因,結果很重要,因為可以還全世界一個真相,免得冤枉了無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