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向西琉不羈,王小小更放盪

2007/10/11 00:20:54 網誌分類: 金銀川大夫
11 Oct
金氏醫經(11) 

說完,戴六說約了肥英和司徒森到菜館吃飯..今晚你自己和小兒戴孝一起吃吧.

來到菜館..三人一起閒話家常..吃過一輪後.司徒森因是狀師.認識官場中人.他對他們說:有消息;太上皇乾隆..臥病很久..相信危在旦夕.不知未來局勢..最好買黃金..戴六聽到後.醒覺羊城得如茶庄有一筆欠款還未收回.所以立意第二天.一定去收回來.以免亂世收不回.回到家,戴六對小小說.要到羊城去辦點事.可能要六天才回來.小小心巳暗喜,小小一清早就來到山神廟,先是上香.後求神問卜.找到那廟祝.廟祝算是附近一個德望高的老人.人一向木訥.只在人們奉獻香油時,才露出半點笑容.小小借故向廟祝奉獻香油.慷慨解囊.甚得廟祝歡心.小小裝出若有所苦的表情說:廟祝:小小:廟祝

:小小:你認識他嗎?>廟祝:王小小生怕廟祝生疑.編說;.那人是一登徒浪子.自那次上香碰到他後.我在家出入經常見他在逺處窺視.一定不懷好意.>廟祝:我下次見到他會訓誡他>.小小:我不想事情閙大.不要太張揚.廟祝:我會做的,放心.

第二天,那酒館少東如常來上香.廟祝把昨天的事告誡少東.少東莫明其妙.只想到那少婦的確漂亮.但為何說如此的話?!!又到第三天,小小借故又來,問起廟祝.

廟祝如實告訴小小,:這個人不老實.做了都不認.小小問:這個人一定對老婆都不忠的.廟祝:不會.小小連忙問:哦他巳婚..廟祝:我是說他未婚的.

小小為了掩飾那喜悅,故意裝出怒氣說:這樣的人,誰嫁給他就慘.這個小小..就是這樣口是心非..你知嗎?他今天

還來我家門口.送來一把紙扇給我家女庸.你看上面寫著甚么詩:..這樣子給我丈夫知道就不好..我是一個良家婦女這樣事給人知道叫我有何面目見人.你要幚我了.廟祝:我會好好教告誡他.小小 :這些是我的奉獻..願天下太平..廟祝接過金錢.連聲道謝..戴夫人.你真是一個好有神心的貴人..小小 :我自小就信神的了.廟祝:福有由歸.最後小小再次交託:你萬不可跟其他人說,只望你能教導一下他就好,,我都是好心人.不想他犯錯而巳.不可告官呀..廟祝說:我知道的.第二天,那少東又來上香,廟祝如實告誡他.這個少東.本來就不是一個老實人.接過那紙扇.發出會心微笑,連忙向廟祝道歉,都是我不好,我不知他有丈夫的.他是誰人妻?廟祝:西琉.我告訴你,他是戴六的妻子.她說他丈夫現在不在家.你就去打攪人家.我識你父幾十年,不想你行錯..西琉:都是誤會者.我會把這扇燒毀,你放心.當夜這個西琉就去查到戴六的家..先在酒庄喝了一大口酒以壯色膽..在月光初上,就借故蹓蹥在小小家附近.小小在家閣樓往外探望..這個登徒浪子真的出現了..小小借故把一把小扇抛出.引起了西文的注意.示意到後門去.

小小下樓把後門虛掩..不一會西琉見四周無人,就進了戴六的家...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