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河
大力河
大力河

周一嶽快惹禍

2014/08/12 13:51:30 網誌分類: 時事
12 Aug

此刻無錢再買股, 持股在升浪途中要等,正在捱價更要等(不止蝕是深信時辰未到(催化劑未發哮) ) 。碰巧嶽哥又見報,見他又想[搞事], 也就以他為題嗡下。任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的嶽哥最近提出檢討,包括研究將歧視內地旅客及新移民納入規管範圍。最受關注的是把歧視內地人納入規管範圍,令稱呼內地人為「蝗蟲」亦可能觸犯法例。這些都是從謀體得知的,並未看過細節。感覺奇怪的是,為何是立法而不是透過教育去改善現時的中港予盾呢?

百多年前英軍登陸時,香港島只是一個千多人口的漁村,但目前香港、九龍及新界已有七百多萬人口,全賴於國共內戰致大批難民南下,這些移民帶來資金、技術及勞動力,也基於此造就香港目前的繁榮(不說穩定啦) 。現時香港人口絕大多數都是這些移民的第二或第三代。不知道上述那千多名漁民會否仍有後人在港? 即使如發叔此等所謂原居民,上幾代也都是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的, 只不過是較英軍早到香港罷。但原居民男性有丁權,女性沒有呀!非原居民也就別想了,去酒樓食宮保雞丁還是可以的。想深一層不也是歧視原居民女性及非原居民嗎嶽哥是否要先搞掂哩?搞得掂會是豐功偉績啊! 佢當然吾會拿屎上身啦!公義很多時只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分野。又或者是既得利益者的妥協吧!一名白人僱員(僻如話投資銀行外籍員工),居港七年便可得香港居留權,但菲庸居港二十年也不可。兩者本質不見得有分別。是否歧視,大家想想吧!但香港的中產(包括筆者): 中產是指社會上中間那班無乜資產最慘人仕;大多數(心諗)是不讚成的。若家中的菲庸一夜之間變成港人,僱主是要支付最低工資的啊!後果是居住滿七年(與上述白人員工睇齊)的菲庸全被解僱,滿六年的準備執包服。為政者不能只講他們的一套,要兼顧他人。數年前的港珠澳大橋環評,推個綜援阿婆申請司法復核,時間一拖成本自然上升,那是公帑呀!電視台記者追到去阿婆門口,阿婆對住鏡頭只劈頭一句:[係佢地教我㗎,我乜都吾知㗎。]說罷便關了門。這一幕,記憶猶新。這不是包攬訴訟是什麼呢?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確是高招。花納稅人既錢同政府打官司,結果是令港珠澳大橋造價上升,又是公帑啊!假若他們是自己集資的話,筆者會認為他們是有心做事的。何律師(白鴿党)及湯律師(律師党)不是曾被掀漏報炒樓公司的股東權益嗎?該賺了不少吧!為何他們不肯自掏腰包與政府打官司呢?說到底都是人性使然;使人家錢總比自家好嘛! 律師黨為何不能成為主流就是因為不站在群象角度去想及去做。曾在雜誌看過一篇轉述黃百鳴的話,不像以前新藝城時代能拍出叫座又叫好,能引起共鳴的電影,是因為他已經發了達,已經不能站在群眾的角度去看人與事。律師們,明白嗎?

咦,好似扯得好遠,離題喎!

 當大家都知道各人的根是大陸時,那就沒有藉口歧視由國內移民到香港的人仕啊!其實執法又是否可行呢? 假設有個宅男去廣東道指住大陸客喝叱:[ 蝗虫,滾返大陸。] ,這就觸犯了嶽哥所修訂的歧視條例了,要入罪的話豈非要用攝錄機拍下作為證据? 即使不用,但起碼要有苦主報案才可立案調查吧!  但如果大陸客反罵轉頭: [你啲港燦, 吾係我地來花錢養你們這些港燦,你地餓死啦!] 如此被稱作[港燦] 又是否應納入範圍覽? 嗡一句都要管,那麼對洋人稱作鬼佬或鬼婆,是否歧視呢? 兩個街市檔主互罵[你個打把家產] 又是否歧視呢? 電視台搞乜乜沒女秀又是否歧視呢?很多報章稱梁振英為狼振英或689而不是梁特首或梁振英特首,又是否歧視呢?多年前筆者在紅磡火車站大堂,見一婦人抱住一小孩在垃圾桶上撒尿,正欲上前直斥其非時,一名路經的男子對婦說:[ 那邊咪係廁所囉], 手指指向20米外的廁所。婦人有點不好意說:[ 搵吾到呀!] 。不純正的廣東話說明她不是新移民就是旅客了。可能是小孩嚷著尿急而婦人心急,結果[就地解決] 。但是立法後,如該那男子是說:[ 蝗虫,那邊咪係廁所囉。] 他便是歧視了。他只是批評一下,宣洩不滿而已。筆者當然不會主持這樣的正義, 把該男子逮著及報警,被還以一拳半爪更是萬般不值。還有那個婦又可以一走了之不做苦主的啊!有些人是歧視但不宣之於口,但用鄙視的眼光及態度對待國內人仕又如何呢?不透過教育,確實難以徹底解決。

 報章雜誌很多時以[狗官] 稱呼庸官,這又是否歧視呢?這也是鄭大班慣用的稱謂,以此入罪,相信很多政府高官會拍手稱慶。大家可否記得他在貪曾年代當過四年議員,但當時採取了施永青那套:無為而治。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在其位也一樣可以不謀其政的。凡官之事必罵,凡官之言必反,這是可以的,但必須同時俾個解決方案,這才是好漢一條。說穿了都是為了收聽率,只要凡事站在政府的對立面,必會贏得不滿政府一群的掌聲。若是為民請命,當議員時該有所作為。不掟杯也可以擲飛標的。

要搞的話,嶽哥真的要諗清楚,不然又孭多一鑊呀!以言入罪,你估你係明朝東廠廠主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