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連虛禮都沒有的城市

2014/08/14 08:48:41 網誌分類: 經濟
14 Aug
        每次到日本旅行,最難忘總是那裏的人情。雖然有人說日本人虛偽,時時刻刻的鞠躬只是虛禮,但我們連虛禮都不做,橫眉冷對陌生人,相比之下,我們的待客之道算是落後於人。

        這天在廣島的玻璃之城,就碰到一件奇事……

        此處不是香港人的熱門旅遊點,卻是親子遊的好去處。充滿歐風的玻璃博物館,除玻璃藝術品外,還有很多手作坊,孩子可以學做玻璃雕花及各式各樣玻璃製品。此外,這裏有一個以玻璃和鏡子為題的遊玩館,因為要付費,我們正在研究值不值得進去。

        遲疑間,有位日本老伯跟我們講了一大堆東西,然後買下三張門票派給我家三個女兒。我們不明所以,大家「三唔識七」,不好意思的,於是拼命推辭,但老伯堅持送票。

        孩子說,如果在香港,一個「三唔識七」的阿伯買飛請你到樂園,你一定覺得,他是金魚佬,或者傻佬,大家會避之則吉。

        類似經驗,之前在京都旅遊時遇過。那次正在火車站諮詢中心問路,有個日本婆婆剛儲夠印花換禮物。婆婆一進來見我們是遊客,說了句蹩腳英語:「嘩,HongKong!」立即就把剛換來的禮物轉送我家三個孩子。那是張印在一塊小屏風上的古代京都圖,很雅致。我看看詳情,原來是要搭很多次不同線路的火車,才可換得的大禮,婆婆一下子就送我們,真不好意思。

        這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叫「萍水相逢」,但我們習慣叫「三唔識七」,因為我們已習慣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如果忽然有人熱情起來,大家會受不了,甚至疑心生暗鬼:對方一定有甚麼不軌企圖,是拐子佬?神經病?因為我們自小被教育,世上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

        好聽,叫自我防禦機制;想深一層,我們其實正悲哀地走進另一個沒人味的社會。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