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河
大力河
大力河

佔中會否影嚮股市 ?

2014/08/24 07:02:18 網誌分類: 時事
24 Aug

筆者只是一介草民,股市老散,營營役役為生活奔波,對政治並無立場。近日鬧得沸騰的是佔中逼近,有股評謂會影響股市,囑咐投資人要小心。週五晚新聞播出李飛的一番話,實際是表態,表明是不會妥協的。既然已表態,筆者不得不要認真思索一番,到底佔中會否導致股災?如是者便要計劃撤退了。

 

基本法定下的框架是當年戴卓爾夫人及鄧小平兩方談判的結果,兩者已仙遊多時,現屆中國政府只是執行者而已。簫規曹隨的道理,不難理解。不按本子而出了亂子,不按本子那位將成千古罪人。按本子而出了亂子,可把責任卸予對家,這張牌不難打。

自古兵家常言兵不厭詐,兩軍對陣當以詭道制敵。戰爭乃國家存亡,族群是否能延續之大事,不擇手段乃人之常情。誠然現代政治也不遑多讓,兩方博奕也是爾虞我詐,奇門遁甲盡出。

 

肥佬黎捐款泛民及向台灣紅衫軍取經的事被抖出來,不是國家機器的詭道,會是什麼呢? 連銀行匯單及電郵也現人眼前,報料人可謂神通廣大。但陳四萬的行徑也不討好,受人錢財當要替人辦事,但不要說代表民主呀 !

 

韓信的背水一戰策略令士兵陷於絕境,不死戰便戰死。當士兵背水佈陣,知道後無退路,惟有拼死一戰才有生機,背水把士兵鬥志推至頂點,最終大勝楚軍。佔中三子該知陷於困境,沒有籌碼,惟有死戰。戴子對著鏡頭更說佔中是逼不得已,可知這確是死戰,但不代表有生機;要看誰是對手?大局對何方有利 ? 三子及泛民的底牌不難預知,只有死戰: 佔中去也。

雙方角力可視為習王與三子又或者是中共與泛民之博奕。不會是老虎對老虎或者老虎對花豹的局面,三子與乏民充其量只是倉鼠一只。習王最近死裡逃生正在反貪,肅清亂黨,這可是置生死於度外之舉。彊獨、藏獨及台獨問題無日無之,這等等全是內憂。美帝正拉隴東洋鬼子及袋鼠國簽定防衛協議,企圖圍陼中國與及菲人及越人在南海問題上的叫囂,均是外患。一個十三億人口的統冶機器,怎會妥協呢?這不是真理及民主的問題,是大勢使然,更是形勢比人強。否則二百萬台灣人包圍總統府便可對中共宣告獨立了。彊人及藏人也會找地方去佔領爭取政治利益。

 

即使佔中發生,對於什麼人、有多少人參加及佔領多久,筆者有以下的想法。

商家絕少會參與,在大陸有生意的大商家不在話下,中小企老闆正在慘淡經營,難以想象會放下業務走去佔中,一日半日也許。手停口停的藍領階層亦然,週日去一時三刻還可以,難道會告假由週一佔到週五?筆者想去得最多的該是中產一群。

佔中的綱上投票有八十多萬人,但想深一層全都是篤幾下手機便成的,到時親自落場的又會有多少人呢?

假設有四十萬人(網上投票人數的50%)真的到場,將會是什麼景象?又會點發展呢?

 

(1)   情況一: 無出亂子

四十萬人靜坐,由週日早上九時坐到下午五時。之後點呢? 和平散去當然皆大歡喜,但肚皮已露,能討價還價嗎 ?又或者準備佔多幾日, 僻如話到週三。但四十萬人聚在一起八小時,大小二便去邊呢?到處都是甲級商廈,不是公廁啊? 隨處便溺 ? 一、兩個鐘不喝水還可以,四、五個鐘可以嗎? 大人可以,小童及老人呢 ? 湧去中環地鐵站便利店買樽裝水?四十萬人喎。每人帶多幾支水可以的。但四十萬人又有幾多想得到呢? 若是佔多一、兩天又要如何準備呢? 帶睡袋去打地鋪 ? 週一丈夫要上班,煮婦要到街市買菜,小孩要上學,真的全然不顧?

若全無亂子,即使政府不清場也難以持久。

 

 

(2)   情況二: 出亂子

 

筆者指的是人為搞局或者有意外發生。故勿論是何者,只要一有亂子

,有人受傷當會委過於佔中一方。三子既已承認佔中是違法,出事的話自成箭靶,也是形勢使然。政府清場更師出有名。

 

以下是節錄自當年蘭桂坊慘劇的新聞:

19921231日除夕夜,約2萬人聚集在蘭桂坊迎接新一年。現場氣氛熾熱,但到接近元旦倒數一刻,場面忽然失控。原因是現場有人噴綵帶、啤酒及汽水,有外籍青年更投擲酒瓶及磚塊,導致人群爭相走避,觸發混亂。93年元旦零時10分,現場終於有人跌倒,由於人群擠逼,大部份人身不由己地被推擠,導致越來越多人倒地,並且人踩人。經一段時間後人群終於漸漸散開,地上遺下一個個已無反應的軀體。事故最終造成21人死亡、63人受傷,大部分死傷者為青少年,當中也有外國遊客,成為香港開埠以來最多人死亡的人踩人慘劇。

 

幾十萬人聚在一起,一點[星星之火] 也可令場面失控。真的不希望發生類似蘭桂坊的慘劇。

 

(3)    政府清場

 

幾十萬人非法集會漠視政府勸喻,把政府逼埋牆角,政府會如何應對呢?不可能做鴕鳥吧 ? 政府清場並非沒有可能。黃昏時份,東、南、西、北四個座向,在其中一方部署幾千警力,每四人抬一個,速度緩慢,抬上警車送至警署後自簽擔保即讓其離去。放慢步伐可予人群更多時間離去。此時各人也已疲憊,缺水缺糧,不想滋事者自不然向另外三個方向離去。羊群心理下,肯離去的該是大多數。希望沒生事端。

又或者政府保持克制,以逸待勞,不清場,但提供醫護支援予當時在場不適人仕便可,人群稍後在缺水缺糧下便會散去。這是筆者的管見而已。

 

 

兩派陣營,時有互相攻奸;你投訴我,我投訴你。若然大批泛民議員參與佔中,不知會否有人又去投訴。(1)向律師公會及大律師公會投訴有律師及大律師參與非法集會。律師公會及大律師公會將如何應對? 有否紀律處分? (2)向廉署投訴參與佔中的議員[身為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如是者又如何終結呢 ?

 

至於會否發生股災,經過上述思路,筆者認為是不會的。很簡單的道理,站在外資角度看,這只是中國境內的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的爭拗,傷不了中國經濟的筋骨,不會大舉沽貨的。

其實筆者有更重要的理由,即使政改方案過不了立法會,原地踏步也沒什麼大不了。港英殖民時代沒有的,即使現在沒有,也一樣馬照跑,舞照跳。沒有所謂真普選,也不會對香港市民有什麼直接傷害,日子也會一如以往;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反而[袋住先] 較符合現實,起碼比前走多半步。週日佔中,即使週一開市恆指下跌,也跌不了多少,很快便回揚。

是故筆者認為股可照炒,更要大炒,尤其是庄股 (初涉股場者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