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當大家都懼怕光環……

2014/09/04 08:46:21 網誌分類: 經濟
04 Sep
        擾攘了年幾,打鑼打鼓這麼久,中秋都快到了,佔中這動作好好醜醜還是要做一回。

        秋風起,漸漸吹開政壇迷霧,陳太說:「我支持佔中,但我不會參與。」我奇怪,香港記者水平這麼高,為甚麼沒有人追問:為甚麼?

        怕被人拉?怕被抬走?怕失儀?還是怕有案底、失長俸?

        迷霧下的百態漸清晰,有人遲疑,有人走遠,只有天真無邪的學生最興奮、最磨刀霍霍:罷課啊,罷課啊,看中央還怕不怕?

        這些孩子,大概沒讀過歷史,中國最厲害的一次罷課,是十年,文革那十年,大家都在串連,孩子都不用上課,結果犧牲了整整一代人的價值、倫理、人性。對比之下,今日香港大學生罷那幾天課,算甚麼?怕你?

        怕的倒是那些校長老師,面對頭戴光環的走堂生,如何應對?考起書生。有校長說,會全力支援罷課學生;也有老師揚言,不來上堂一律當曠課論。

        罷課甚至蔓延至中學,有校長直言,不想獨力承擔後果,會把責任交給家長,即是說,若家長同意孩子罷課,依正手續向學校申請事假,便不以曠課處置。在此,我想以家長身份提醒校長們,此例一開,你們將永無寧日。

        「事假」兩個字,從來都是家長最想鑽的空子,長假期的旅行團好貴,如果可以在假期前請兩日事假,早幾天出發,團費隨時平一半,於是,好多家長都覬覦這空子,含含糊糊寫封「家有要事」請假信,開開心心親子遊去。可是,你想得到,學校都估得到,於是,好多學校都清楚訂明:除了紅、白二事屬事假,其他理由,一律不接受,視為曠課。

        如果,罷課作事假先例一開,下次有家長要拿事假去旅行、去賀壽、返鄉下、去英國陪姐姐開學、去美國探久未見面的親戚……敢問校長:還可用甚麼理由、理據拒絕他/她?

        當大家懼怕戴了光環的人,其實忘了,自己頭上也有光環,法律、校規,就是你的權杖、你的光環,如果每個戴上光環的人犯了法、越了規都要格外開恩,這個世界,何需校規?何需法律?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