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良(青年得道)

2014/09/04 08:55:54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4 Sep

輔良

(青年得道)

 

    在浙江杭州,有一座十分著名的靈隱寺。元末清初時,寺中有一位高僧,叫輔良法師。他字用貞,號介庵,俗姓范,原籍吳地(今江蘇)。提起他的先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正是北宋那位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範文正公范仲淹!輔良法師是范仲淹的十世嫡孫。

    輔良法師的父親叫范伯和,生母姓鄭,二人秉性慈祥,素懷善願,一如範文正公當年的正道耿介。後來,他們便生養了輔良法師。

    輔良法師一生下來,就十分聰慧,妙意天成。而且,他只要一見佛家著作,無不握卷開讀,而且居然流利順暢,就彷佛他早就誦讀過很多遍了似的。有個相面人偶然見了,就勸告他的父母說:“這個孩子生得骨骼清俊,相貌幽深,一見便知他不是塵俗中人,如果你們能允許他投身佛門,他一定會宏大宗乘,頗有建樹。”無奈他的父母正得意於兒子的聰明才智,視他為寶貝希望他有朝一日再振范家門楣,光宗耀祖,哪裡捨得他昄依佛門?所以這事便拖了下來。

    在范家居地附近,有著大大小小好幾座寺廟。輔良法師長大到足以四處跑動玩耍的時候,就經常和小伙伴們一起出入寺宇。時間長了,不僅對寺中情形十分熟悉而且日漸留戀起寺中佛像、寶藏來,經常是天剛亮不久,他便踏著寺中晨鐘入寺;而寺中暮鼓敲響了許久,他卻仍徘徊寺中,久久不願離去,直到家中派人來找,他才迫不得已,慢騰騰挪步回家。

    看見輔良和尚如此眷戀、執著於佛門,他的父母儘管對他十分鍾愛,頗多不願,最後,卻還是准允他出家學佛去了。

    這樣,輔良法師便宛若魚暢大海,興味盎然,來到家鄉的迎福寺,師從壽彌和尚、誦經研律​​地過了一段日子,輔良法師心想:“學佛正是為了明心,而心卻靠名師點化,即便自己終日面壁參證,進境畢竟不大。”因此,他便辭別師傅,遊方名剎,遍謁名師,以求佛法大進。

    他最先拜謁的是北禪澤法師。在北禪澤法師座前,他開始研修天台教觀。所謂三乘十二分教,無不研習它的精華,攝取它的密微。天長日久,大有收益。

    這時,有位士瞻杓禪師住持天平山白雲寺。這座白雲寺,正是范丞相當年所建。因此,身在佛門中的輔良法師曾先後幾次來到寺中,參拜不已。士瞻杓禪師見了,就告誡他說:“教乘當然應該研習。但是,如果有人只是一味地沉浸其中而拔不出來,那麼,便如泥石沉海,徒然困鎖自身而已!——你為什麼不在已有的佛學基礎上,再行習禪呢?”

    輔良法師一聽,似有所悟,就問士瞻杓禪師:“我跟誰去學習最好?” 士瞻杓禪師略一沉吟,又開口道:“笑隱欣禪師現在正在龍翔住持集慶寺,他的佛法禪機,幾乎就要遮蔽整個東南地區。無論是僧是俗,無不云集影從,如子隨母。你為什麼不去師事笑隱欣禪師呢?”

    聽完瞻杓禪師的介紹,輔良法師就動身去拜謁笑隱欣禪師。才一相見,笑隱欣禪師就看中了他,暗裡打算讓良輔日後繼承自己的衣缽。因此,禪師對輔良法師的學佛求禪的要求十分嚴厲,經常在朝參暮叩之時,彼此問答之間,棒喝兼施、恩威並用,彷彿是弦發簡馳,霆迅電掃,剎那間,輔良法師只覺得凡塵世情頓消,大異往日,頗得進境,雖然還沒有到達清淨覺悟的世界,但已經斬斷塵緣,步入修研正道,超然物外,形骸空靈。

    過了幾天,輔良法師再次應答笑隱欣禪師的禪機妙趣,覺得心中湧泉,應聲而出,通暢無礙,聲音響亮。禪師一聽,不禁也為之而欣喜,但卻又告誡他說:“你果然是學禪之料,些許時日,便所得如此精進。但是,你現在雖得其門而入,卻依然只得禪機中的第二等,尚未能大得正法第一等啊!”輔良法師一聽,頗覺汗顏,就更加努力地參證,毫不懈怠,終於大有收穫,禪師也不覺點頭相許。

    學通禪機之後,輔良法師便辭別笑隱欣禪師,來到四明(今浙江寧波)阿育王山,與一代大僧石室瑛法師縱橫談論,說經辨律,石室瑛法師不禁大為折服,對年紀輕輕的輔良法師推崇備至。

    元順帝至正壬午(公元1342 年),年僅二十六歲的輔良法師受朝廷宣政院之命,出任嘉興府(今浙江嘉興)資聖寺住持。寺中僧眾欺他年少,頗多不服。輔良法師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卻沉住氣,並不和大家分辨什麼,只是在心裡暗暗下決心要震懾眾人,以孚眾望。當他在寺院裡轉了幾次之後,頭腦中不禁豁然開朗:找到機會了!

    原來,資聖寺是一座古剎,建寺年代久遠,卻又長年失修,所以,院牆頗多坍塌,庭院也多荒蕪,就連殿宇上的木頭也多腐朽,甚至連那些供奉的佛像,居然也積滿塵灰,或油漆剝落,十分的不美觀。輔良法師見了,心中不禁頗為感慨,就四方化緣,籌集錢糧,召請工匠,剷除雜草,修葺院牆,重構殿宇,再塑金身,把個頹弊、沉寂的資聖寺又熱熱鬧鬧、轟轟烈烈地鼓動、昂揚起來。等到全部工序一一完工,但見紅牆綠瓦、古佛金身,庭院整潔、古木幽深;好一派金碧煌然的氣象!令人一見,耳目一新。因此,不光是寺內僧侶,就連遠近的民眾,也無不奔走相告,以前來一睹為快。這樣,年紀輕輕的輔良法師終於憑藉他自己的真才實幹贏得了僧侶和信徒們的尊敬。

    在資聖寺,輔良法師一呆就是十三年。這十三年,他學佛更加精進,不曾稍有鬆懈,法名比之以往,更是遠播遐邇。之後,他便遷任浙江的天章寺。四年之後,又遷任杭州的中天竺寺。在這裡,前來歸化、聽講的人比以往更多了許多,大家只要一聽說是輔良法師升座說法,成群結隊,蜂擁而至。

    這時,在我國東南沿海一代,海盜活動頻繁,盜賊猖獗。他們到處搶劫財物,姦淫婦女,殺人放火,無惡不作,就連許多古剎名寺,也未能倖免。著名的杭州靈隱寺,居然也在這場災難中,籠罩在寒煙白草之中、淒風夕陽之下了!

    正好,此時朝廷調任康里公為江浙行省丞相,他一向喜佛向善。上任之後,就四處探訪能夠重振靈隱寺當年繁茂景象的高僧,前來住持該寺,使其不致香火斷絕。訪來訪去,只聽得人們交口稱譽一個人,還說除了他,別人誰也難以勝任這一重任,大家推薦的這個人不是別個,正是我們大名鼎鼎的輔良法師。

    輔良法師身為佛徒,一心以光大佛教為己任,所以,一經人請,就不揣辛勞,風塵僕僕前來靈隱古寺。

    剛到不幾天,輔良法師就親自率領寺中僧侶、人役將寺院中的荊棘雜草盡行刈除,先還古寺以整潔、優雅;然後便結草為廬,廣置棲身之處,將前來聽講的法侶一一安頓妥帖。準備好了這一切,輔良法師便高設教壇,在靈隱寺中開始弘法傳教。儘管當時正值暮秋,百物凋零,盡露肅殺之象,但輔良法師卻依然高昂而激越,他的開法思路流暢,法義奧妙,聽講的僧眾、信徒們莫不心動,感念不已。

    輔良法師訓誡眾人說:“達摩一宗,至今幾至廢棄!作為佛門中人,只要想起這一現實,無不慨然痛徹心肺。如果大家一起努力,精進修習,廣大佛教,豈不是大好樂事!百千法門,無量妙義,在一毫米之中便可以周知萬物;如果周知了萬物,則就能明古通今,明佛知俗,彷彿變大地為黃金,受之也無愧。否則,受人之供,化人之緣,卻不能為人排憂解難,超度凡苦,豈不是大有愧疚?!”

    法師的話語,字字錚錚,生生入耳,振聾發聵。所以,大家聽了,無不精進勤勉,努力參習,以求光大佛法,弘揚教義。

    到了大明太祖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六月十五日,輔良法師預知自己塵緣已盡,即將西歸,就命侍僧召集門徒弟子,明告大家說:“明天上午己時,我就要西歸佛國了!你們不要忘了自己的責任,努力修研吧!”

    第二天,一代高僧輔良法師果然如言而逝,享年五十五歲,僧齡四十。法師的屍身停留五天之後,頭頂依然溫暖,用手去摸,隱隱然有一股熱氣。後來,弟子門徒將他埋葬在靈隱寺東的歸雲塔中。

    後來,輔良法師的同門天界寺善世宗和尚輯錄其事,流布後代。並請一代文章大家宋濂撰寫銘文,對百千法門,推崇不已。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

k98m
k98m 2018/07/25
@DenL...

因爲舊網誌太多文章,運作很慢,因此轉了新網誌,改了名叫做k98m,按K98m找我吧。

DenL
DenL 2018/07/08

石老師,怎可聯絡你?以往是你讀者現有問題想你指導,請email: dennislwl@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