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唔憂做?!

2014/09/18 08:44:24 網誌分類: 經濟
18 Sep
        近年差不多每兩、三個月就要去一趟澳門,公事為主,也有私遊的。前幾天,跟幾個老同學跑一回濠江,飲飲食食,休息兩天。

        住進某大賭場的酒店,雖非頂級,假假地也是五星,但內裏軟件,絕對嚇親人。那天乘電梯下樓,門一開,一個保安員的臉部大特寫赫然出現眼前,驚魂甫定後回頭看,原來那位大堂保安,正用電梯門的鏡面反映拔鬚根。一間五星酒店,容得下這種醜態,相信看不到的騎呢會更多。

        早餐桌上,又是另一番精采,坐下沒人理是意料中事,沒想到還要被侍應「兇」。

        朋友點了咖啡,覺得不好喝,想找侍應來杯熱茶漱漱口:「唔該畀杯茶……」

        侍應瞄瞄桌上未喝完的杯,答得爽快:「你咪有囉!」

        「呢杯係咖啡。」

        「係咩……」侍應這才滿臉懷疑地去倒茶。

        忽然旁邊傳來一輪咀流利粗言,還以為我們又把侍應惹毛了?原來,是另一位女侍應路過,大概之前受了誰人的氣,正在自說自話,邊行邊爆粗,因字正腔圓,聲音嘹亮,讓附近幾枱人為之側目。

        跟澳門朋友飯敍,說起經歷,趕緊投訴。

        「正常丫!」朋友說,「賭場酒店的侍應,其實都不想做侍應,入得去,大家都是看着那個派牌位置,以它為終極目標,侍應,只是踏腳石,連掃地那個,目標都是做派牌……」

        一個賭場派牌員,月薪萬七至萬九,不計年齡,無需學歷,以前的派牌員要數口精,一看就知賠多少。如今,賭場開太多,人不夠用,法例規定本地員工跟外勞比例最少要一半半,澳門人口四十幾萬,哪來這麼多數口精的本地人?於是,人一個,懂派牌,就請,不懂計數?不要緊,完了一鋪牌,舉手,有管工會過來幫你計。朋友說,他在賭場見過一個派牌員,像中風,手有點不受控,都有人請。

        可能有點誇張,但澳門人唔憂做,倒又是事實。吃完飯打算截的士回酒店,司機伸出頭來,舉起一隻手指:「一百蚊!」二、三十蚊車程,他們已看不上眼了,對的,或者真是唔憂做。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