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今夜Psycho-Pass依舊Pale Green:孤獨的動漫閱讀魂

2014/09/20 03:42:39 網誌分類: 文化
20 Sep

    今日睇Extended睇到常守朱直面西比拉系統,被西比拉稱讚為重視必要性多於正當性。明顯,今日不少香港人重視單方面認為的正當性,即他們自己心中的所謂公義,多於必要性。比如某官員犯過一項錯誤,就要下台之類,對社會的現實需要完全當睇唔到。

*厚生省公安一課監視官常守朱* 

    我曾經很天真地以為,喜愛日本動漫的人,思想深入而成熟,因為單單是高達系列,就蘊含了例如「人總是要在災難中才能汲取教訓」等重要智慧。誰知,遇到過的不少動漫同志好像只看到高達設計係型與唔型之差別,除此之外甚麼也沒有了。

    終於明白,大家都只是在動畫中各取所需,對於故事中的不同聲音置若罔聞,無法理解日本動畫中各種聲音之間的對話交流、對善惡判斷的留白。好像《進擊之巨人》,初連載時個個用巨人比喻內地人,無法理解作者故事中的暗喻:巨人即普通人,巨人是被普通人放逐而變異之人。當故事發展到艾倫和許多角色都是巨人之時,巨人熱就在香港消沉了,因為這樣的故事發展,香港人無法再用巨人來醜化內地人。

    事實上,所謂本土香港人,身上流的血養的細胞,其DNA不是華夏民族DNA嗎?內地人如果是巨人,香港人一樣係。

    Psycho-Pass是虛淵玄作品,即魔法少女小圓之編劇,比起小圓,Psycho-Pass大量探討人文學學理,例如甚麼是系統,系統與道德有何關係,何謂犯罪,人類社會的極限在哪裏等等,探討十分深入。

    假如香港有誰家看得明白Psycho-Pass八成對話,我相信這些人不會變成膚淺的城邦論信徒或者習染常見於本土派的逼害妄想症,又或者變成盲目仇共。就算是矢志殺死慎島聖護的狡齒或挑戰西比拉系統的聖護,都是在充份理解對方立場的情形下,去貫徹自身信念。所以,聖護的犯罪不是瞎搞的,是有針對性的。狡齒以暴亦暴,也是有針對性的,明白了對方才做出行動。雙方進行的是有意義的Symbolic Interaction。

    當眼前都是逼害妄想症的言論時,我就告訴自己,他們在日本動漫中看到的東西,跟我看到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過去是我單純地以為大家都一樣而已。

    香港人搞政治,可憐可笑之處在於,總是在未全面看清楚自己和敵人樣子的情況下,把敵人視為敵人。

    自己走到警察面前,千方百計讓警察不得不打自己,這是一種甚麼樣的SM遊戲?慘的可是不得不陪你去玩的警察叔叔嬸嬸耶!

    我不反對批評與革命,兩樣都是優化系統所必要的,但低水準的批評和社運猶如最早期的火藥大砲,只得巨響沒有準繩,騷擾平民晚上好夢。

回應 (2)
我要發表
彭彭
彭彭 2014/09/22 18:03:02 回覆

對喔,明明是如此的說...

立 冬
立 冬 2014/09/22 17:08:25 回覆

我都覺得日本動漫裡頭有很多人生智慧的,如死亡筆記和火影忍者.+1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