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和尚打傘

2014/10/23 08:47:46 網誌分類: 經濟
23 Oct
        自從佔中三子刮光了頭誓師,再加各示威區群傘亂舞,香港應驗和尚打傘預言,步入無法無天歲月。有人說,這次佔領運動,像打開潘朵拉盒子,把香港人的憤懣一下子引出來了,我反而覺得,這是一個邪惡之盒,只消廿來日,便翻出一頁頁人類劣根性。

        這陣子,無論你家有人佔中、反佔中還是無立場,扭開電視、登入facebook、按去WhatsApp,聽得最多、看得最多、說得最多的,一定是粗言。示威者講的粗口最多,警察肚裏憋的粗口更多,其餘被影響的人,有學問無學問、大學生中學生、市井婦孺、紳士淑等,一談亂局,少不免粗口橫飛,大家不但對粗言格外開恩,還會互相感染。

        有日外子邊看新聞邊發議論,一口流利的十八字粗言排山吐出,平日我會叫他克制,這天由得他發洩,連在旁聽到的女兒都忍俊不禁:「嘩,躁成咁?呢句破紀錄!」

        世界太荒謬,於是大家大條道理,合法講粗口,我有很多平時斯文優雅到不得了的朋友,不但禁不了爆幾句粗,還會口出惡言:咁多人死唔見佢哋死!運動之初,我偶有惡念,會反省:我是不是太冷血?我是不是該慈悲點?

        事到如今,大家口邊那句驚心動魄都說得很淡然:冇得救架喇,終歸要流血!嘴巴作孽之外,還有點犯罪衝動。有個醫生朋友,中環上班、住半山,每天為堵路、泊車人都癲:「有日返工,塞咗兩個鐘,我揸住架車,忽然間好想就咁掉佢喺路中心,怕咩啫?綁條黃絲帶喺車頭,邊個敢抄我牌、拖我車?」

        想是這樣想,畢竟成世人未犯過法也不敢犯法,車還是繼續開,但朋友回想,卻道出問題癥結:「連我這種社會鵪鶉,都有犯法衝動,更何況其他人?」

        說的也是,這陣子我自覺開車快了,踩油一忘形,心就這樣想:「冇事嘅,?家邊有差人得閒影快相吖,有警力都調晒去旺角金鐘啦!」潘朵拉的盒子,打破了一切潛規則,有形的規矩法律沒人守,無形的賊心、惡行、髒人性就會漸漸抬頭。

        法治被毀,執法者被綁手腳,人性裏的黑暗欲望,將迅速滋生、蔓延,放出去很易,收回來太難,打開這潘朵拉盒子,散播犯罪的瘟疫,這就是整場運動最恐怖的社會後遺症。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383383
383383 2014/10/23 18:26:36 回覆

剃頭擔遮大教授,

無法無天大學生。

----可恥!

 

佔領馬路擾民生,

衝擊警隊藐法庭。

----吹咩?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