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World's Finest

2014/10/30 08:43:56 網誌分類: 經濟
30 Oct
        這些日子,特地去佔領地看了幾回,由街頭行到街尾,沿車道步上天橋,聽學生說道,看警隊佈防,一頁頁青春在眼前掠過,那是一個時代的臉孔。

        忘掉制服,避開雨傘,你會發現,街上站的、坐的,都是同一代人,因這場運動,卻壁壘分明地走進兩個對立面。

        十八歲入學堂的警察,畢業出來落場迎戰,最年輕的隨時只得十八歲五個月,跟場上的學生,年齡相若,甚至比他們更小。受過機動部隊訓練的,即使多幾年歷練,頂多二十來歲,場內場外,原來都是同一輩年輕人,可是我們卻對他們有不一樣的寬容。

        學生霸路、衝擊,大家說,學生嚟啫;警察防守、護路,大家痛罵,幹麼用暴力?

        大家說佔領地的年輕人為追求民主,一腔熱血,為甚麼沒有人說少壯警員為守護我城顯碧血丹心?

        許多人仍在為那八十七顆催淚彈耿耿於懷,一言不合就抬出來做令牌:「你吃過胡椒、吸過催淚彈沒有?」

        吃過!你們眼前的警員們,其實一個個在學堂都吃過催淚彈,他們還要在充滿催淚煙的密室中做掌上壓、接受盤問,那是必經的訓練,你嚐的苦,他們一一嚐過。你說你們年輕,他們比你更年輕。你說自己堅守街頭一個月,他們何嘗不是,你至少可以低頭打機,他們卻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護你。

        有人甚至涼薄地說:「他們出糧的!」好,就試試換轉位置想一想,每個月給你三萬元好不好,你給我天天站在街頭被人辱罵、嘲笑,動不動就被兜口兜面近距離挑釁式拍照、錄影、問候娘親,不准還口還手,不得動氣、不可動武,請問,你願意不願意?

        十一年前一場沙士,香港醫護人員沒一個逃兵,人人緊守崗位、對病人不離不棄,結果為香港醫療隊伍「省」了個靚招牌。今日,香港再爆發一場侵襲人心的瘟疫,藥石無靈,城市以光速崩壞潰爛,幸虧有堅韌警隊,守護我城,延緩敗壞。

        一個月了,沒人命傷亡,無血光之災,忍辱負重的香港警察,不但為小城警隊「省」靚招牌,那種克制,那份修養,已超越亞洲最佳,相信可進世界第一之列。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