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泰南十年动乱之殇 民族身份认同亟需关注

2014/11/07 22:22:01 網誌分類: 亞洲
07 Nov
泰南十年动乱之殇 民族身份认同亟需关注
2014-11-07 10:45:14   |   来源:国际在线专稿   |   编辑:刘虹妤   |  
原标题:泰南十年动乱之殇 民族身份认同亟需关注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任芊):泰国南部边境三府自2004年以来持续动乱,当地分裂势力与政府之间长达十年的对峙已经造成了超过6000人死亡,逾万人受伤。然而,在武装分子与政府军队的对立之外,当地马来族穆斯林民众与泰族佛教徒民众之间的相互敌视与隔阂已经成为当地最难以化解的矛盾之一,而泰南十年动乱之殇所亟需的解决方法除了和谈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泰国政府对马来族穆斯林人民族身份的认同。

11月的泰国南部已经进入雨季,但午时的阳光仍然明媚耀眼,洒在空无一人的细幼白沙上,衬托出碧蓝的海水和蔚蓝的天空,没有常见的高大椰影,却更显出这片幽静的海滩世外桃园一般的意境。这里是边境北大年府巴拿列县一个叫做波明的小镇子,海滩的几十米外,就是一条热闹的鱼虾海鲜市场,不时有迷途小羊羔咩咩地叫着在马路上乱窜,笑容鲜明的穆斯林老妈妈们坐在鱼摊前招呼着人们,竹子搭起来的小亭子边坐着的穆斯林老大爷喝着茶水乘着凉,可就是这样一个生活气息浓厚可爱的小镇子却始终让人觉得有些许不安。

“佛教徒根本就不敢踏进这里一步。”同行的当地人悄声告诉我们,而这也解释了许多一路上我们看到和听到的事情,美如画般的波明镇直接反映出包括北大年、那拉提瓦和也拉在内的南部边境三府目前存在的最为严重的问题,即民众之间的严重分裂以及互相敌视。

波明镇肯村下属共四个村子,其中除了一村多数为佛教徒之外,另外三个村子都是穆斯林,52岁的肯一村村长妮娅(女)是30多年前迁进北大年府的外府佛教徒之一,2004年动乱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过自己在村外的椰林,因为那片原本是村民们放牧和种植椰子的肥沃土地已经多次成为不法分子偷袭的目标。她说,除了邻近的二村穆斯林村民们与一村佛教徒民众关系比较正常之外,三村和四村是自己和同样是佛教徒的村民完全不敢涉足的“险地”。“我的感觉是二村还比较亲密,我们可以来往,但是如果是三村四村,就已经很多年没去过了,因为害怕,也因为有动乱,那边太远,而且经常出事。不是说不信任那边的人,但确实不知道哪里会有偷袭的人。”

这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以佛教徒为主的村子里,穆斯林村民们的态度也大同小异。同在巴拿列县的塔堪镇的穆斯林村民玛斯塔(女)就生活在完全是穆斯林的社区里,在谈到是否害怕前往佛教徒为主的村子时她脸上马上显露出怯意,她说:“问我是否害怕佛教徒的话,如果去不熟悉的地方当然会怕,因为我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类似的回答还重复地出现在许多我们遇到的人口中,虽然泰国政府对外一再宣扬当地穆斯林和佛教徒民众近年来关系日渐融洽,而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却是,绝大多数村庄都是穆斯林和佛教徒完全分开,各自隔离,互不往来。而他们自动划分出的无形界线究竟是什么,却很少有人能说清楚。

日本学者、北大年府宋卡王子大学讲师、南部问题专家原新太郎认为,两派民众的隔阂表面上是因为动乱中针对佛教徒和穆斯林的袭击交替发生,导致双方逐渐产生互相不信任的情绪。而实际上从穆斯林和佛教徒的对立中反映出的却是更深层次的身份认同的问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泰国政府将许多外府佛教民众迁移到南部三府,大力宣扬以泰族为主的泰国特性,这是让两个族群产生隔阂的主要原因。所以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宗教的问题,因为在曼谷也有许多穆斯林,而在这三府,马来族穆斯林面临的更多的是一个身份认同的矛盾。”

泰国“南部观察”组织负责人、北大年宋卡王子大学教授诗颂坡也赞同这一看法,他表示,不仅对南部三府的多数穆斯林来说,自我身份认同是一个让他们纠结不已的问题,对主导各种袭击事件的分裂势力来说,争取他们特殊的身份认同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量。“对于分裂组织来说,他们最大的考量就是身份认同,马来族以及穆斯林这两个身份在这一区域是非常明显的,北大年这一区域曾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拥有与泰国主流社会完全不同的语言、文化和宗教。”

而对于持续了长达十年,未来也完全看不到出路的南部动乱,日本学者原新太郎认为,解决问题只有通过政府和分裂势力间持续有诚意的谈判来进行。“和平谈判中,政府或者军队唯一能做的是带着诚意去与对方会面,因为在和谈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共同的理解和信任,双方互相斗争了十年,所以最重要的事是建立一定程度的双边互信。而最安全的方法则是让冲突彻底结束,在冲突结束前,没有完全安全的地方。”

政府和分裂组织间的谈判还将持续多年,而动乱给当地民众带来的除了恐慌和焦虑,更多的是人身安全和日常生活的无保障。对于主动联结村里村外佛教徒和穆斯林关系,并成功探索出一种两派民众和谐相处模式的塔堪镇班通村村民宋彭(女)来说,结束动乱也许是个太大的目标,但是从身边人做起,逐渐消除民间互相存在的敌意和不信任也许是缓解僵局的一个更软性的方法。“现在多数人的主要问题是互相不信任,互相敌视,如果心胸不宽广,一昧将其他人往坏处想,就容易产生矛盾,一发生袭击就互相指责是不对的,我会利用做农活的机会联结两派的村民,并且努力让他们之间互相尊重。”

    http://gb.cri.cn/42071/2014/11/07/5931s4758104.htm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