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簡(氣奪王侯)

2014/12/08 09:11:33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8 Dec

印簡

(氣奪王侯)

 

    公元十三世紀上半紀,正是宋、金、元鼎立之時,天下大亂,烽火遍地。那蒙古驍將忽必烈橫戈躍馬,攻城掠地,殺人如麻,人聞其名,無不駭然變色。而這樣一個手握重兵,令人談之色變的三軍統帥,卻對當時的一位漢族僧人極為尊崇,禮遇有加。他就是被封為“先天鎮國大士”的印簡大師。

    印簡本是山西嵐谷寧遠人氏,俗姓宋,據說為微子的後裔。他生於金泰和二年,從小聰明過人,悟性極高。七歲時,父親給他講授《孝經》中的“開宗明義”章,他脫口就問:“開者何宗?明者何義?”他父親聽了十分驚異,知道他決非塵世中人,便帶他去拜當地的有名僧人顏公為師。顏公想觀察他的根器究竟如何,便留他住下,教以《草菴歌》,當講到“壞與不壞主元在”一句時,印簡問道:“主在何處?”顏公回答:“何主?”印簡說:“壞與不壞者。”顏公說:“此為客。”印簡又問:“主在何處?”顏公沉吟良久,無法回答。

    不久,印簡投於中觀詔公門下,受戒為僧,當時年僅十一歲。寺中的首座洪彥問他:“於今受大戒了,緣何作小僧?”印簡答道:“緣僧小,故戒說大,試問,上座是戒老呢?還是戒小?”上座說: “我身則老。”話還未說完,印簡大聲說:“休生分別!”有一天,上座對一個僧人說:“你到印簡的背上去拍一下,等他回頭的時候,向他伸出一個指頭,看他怎麼辦。”那個僧人真的去拍了一下,誰知印簡竟頭也不回,只是向上豎起一個指頭。上座對此深為驚訝,心知印簡不是一般僧人。

    印簡十二歲的時候,中觀師傅教誨他道:“你想學的是文字語言,其實大道不在此,只要身心如槁木死灰,達到功用純熟,悟解真實,大死一場休有餘氣,到那時節,瞥然自肯,才能與我相見。”印簡點頭稱是,虛心受之。一天,印簡扶著師傅散步,師傅說:“法燈禪師曾經說:'看他家事忙,且道承誰力。'你對此說有何看法?”印簡沒用語言回答,而是抓住師傅的手一拉。中觀師傅笑了笑說:“你這個野狐精!”

    印簡十三歲時,蒙古皇帝成吉思汗指揮軍隊攻取中原,當時印簡在寧遠城,城破之時,他請求師傅讓他蓄發斂髻,以明心跡,中觀師傅對他說:“若從國儀,則失僧相。”他這才剃髮如初。

    五年之後,蒙古兵又攻取嵐城,當時兵荒馬亂,寺眾紛紛逃難解散,只有印簡一人留在寺中照顧師傅,中觀師傅說:“我年已老大,死不足惜,你正年輕,如此玉石俱焚有什麼好處呢?你還是趕快離開吧!”印簡哭著回答:“因果無差,生死有命,我怎麼能離開師傅,自求脫免呢?即使能免一死,我還算個人嗎?”中觀師傅見他確是一片誠心,便對他說:“你往朔漠,將有大的因緣,那我們就一起到北方去吧。”

    第二天,嵐城被攻陷,蒙古兵進了城。蒙方軍隊中有個將軍叫史天澤,他見印簡氣宇不凡,就問了他:“你是何人?”印簡回答:“我是沙彌。”他又問:“你吃肉嗎?”印簡反問:“什麼肉?”他說:“人肉。”印簡正氣凜然地說:“人不同於野獸,野獸尚且不相食,更何況是人呢?”史天澤無語可答,轉而問道:“這次戰爭如此酷烈,我能保全無恙嗎?”印簡回答說:“一定要靠外在的護衛方可保全。”史天澤便滿意地離開了。

    蒙古軍隊中還有一個叫李七哥的將軍,問印簡:“你既然是僧人,那麼你是信禪還是信教呢?”印簡答:“禪與教,是僧的兩個羽翼,就像國家用人,必須文武兼用一樣。”李七哥又說:“雖然如此,但你究竟偏重於哪一方?”印簡說:“兩者均不偏重。”李七哥厲聲問:“你是何人?”印簡神色自若的回答:“佛。”

    史天澤和李七哥見印簡雖然年輕,卻毫無畏懼,應對不凡,心中十分敬佩,又聽說印簡的師傅亦在城裡,於是一起去拜訪。聽了中觀師傅的一番說教,大喜過望,說:“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師必有其徒!”兩人均拜中觀為師,並與印簡結為金蘭之好。蒙古國王大加恩賜,封中觀為“ 慈雲正覺大禪師”,印簡為“寂照英悟大師”,所需飲食資財,一概由朝廷供給。

    不久,中觀大師圓寂,印簡為他守葬塔。一天晚上,忽然聽見天空中有聲音高呼其名,印簡頓然有悟,於是遷居到三峰道院,又聽到有聲音曰:“大事將成,走吧,不要再滯留於此!”

    第二天清晨,印簡便執杖而行,來到燕地。經過松舖時,適逢大雨,只好宿於岩石之下,因擊打岩石火星迸散,立時大悟,自己撫摸著臉頰說:“今日始知眉橫鼻直,信道天下老和尚。”

    此前,當中觀師傅圓寂之前,印簡曾問他:“今後我當依何人,了此大事?”中觀說:“到慶八十去。”當時印簡不解其意,此時到了燕地,到了大慶壽寺,才明白師傅的意思。原來,“慶”指的是大慶壽寺,“八十”即指寺中的中和老人璋公。而中和老人在印簡抵達大慶壽寺的前一天晚上,也夢見有個異僧手禪杖,徑直走入方丈室,雄踞於獅子座上。第二天印簡一到,中和老人就笑著說:“此人即是我昨晚夢見的異僧。”印簡問中和老人:“我不來而來,為何要相見呢?”中和說:“參鬚實參,悟須實悟,莫打野語。”印簡又說:“我因擊火迸散,始知眉橫鼻直。”中和說:“我此處有別。”印簡問:“如何?”中和老人回答:“牙是一口骨,耳是兩片皮。”印簡說:“將謂別有。”中和說:“錯。 ”印簡大喝道:“草賊大敗!”中和不語。過了一天,中和又與臨濟兩堂首座一齊跟印簡參計因緣,印簡豎起拳頭,猛地一拍,當時丈堂震動,無人能抗,於是接替中和,作了大慶壽寺的住持。

    有一天,印簡在走廊上遇見好幾個僧人,便一一向他們提問,回答不切合,皆遭打,又問最後一個僧人:“你到哪裡去?”僧人回答:“找和尚去。”又問:“找他幹什麼?”僧人答:“讓他痛打一頓。”印簡接著問:“用什麼打?”那僧人向四周看了看,說:“不用棒來打。”印簡連打了他四下,嘴裡說:“你這個掠虛漢!”

    不久,朝廷加封印簡為“先天鎮國大士”。當時,忽必烈尚未登帝位,派人請印簡赴帳下問佛法大義,聽後十分滿意,又從他受菩提心戒,他告誡忽必烈:“我佛門之法與治國之論無甚不同,關鍵在於要法正論品,則理固昭然,只怕大王你不能真正實行啊!”忽必烈聽了深有所得,亦十分信服,送給他一件珠襖金錦無縫大衣,執弟子禮,對他非常恭敬。將告別之時,忽必烈問:“佛法此去,如何受持?”印簡說:“信心難生,善根難發,今已發生,務必要好生護持,專一不忘,不見三寶有過,常念百姓不安,安撫士民,賞罰分明,執政無私,任賢納諫,又宜訪求天下大賢碩儒,問以古今興亡之事,以鑑於今。這都是佛法啊!”

    印簡大師離開以後,有一個惡少年肆意毀謗佛法,忽必烈把他抓了起來,準備殺掉他,同時派了一個專使告知印簡。印簡趕忙回了一封信,信中說:“明鏡當台,美醜自現,大權在握,賞罰無私。假如正念現前,邪見外魔,殺之亦可,然為王者應當以仁恕為心,方可得民之心。”忽必烈釋放了那個少年,對印簡更加敬仰了。

    過了一段時間,朝廷命印簡統管天下僧眾,賜白金萬兩。蒙哥即皇帝位,對印簡亦禮遇有加。元憲宗登位七年,印簡泊然而逝,世壽五十六,諡曰“佛日圓明大師”。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