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雲遊西安臨潼

2014/12/11 00:32:34 網誌分類: 旅遊
11 Dec

西安古時稱長安,是多個朝代的首都。大多數的古文明遺蹟都建立在地球的能量點上。在這些能量點上,通常都建有金字塔或神殿。

{#a球能量線.jpg}

西安最出名的便是秦始皇陵和兵馬俑。從網絡上的一些圖片得知,秦始皇陵形狀是扁的金字塔形,但更像一座神殿。若看過墨西哥的日月神殿和羽蛇神殿必定會認為這座建築是一座神殿

{#l皇陵復原圖.jpg}秦始皇陵復原圖

墨西哥的太陽神殿和羽蛇神殿

秦始皇陵是有梯級讓人可以走上塔頂的。會不會有皇帝故意在自己或先皇的皇陵上造梯級方便他人可以走上自己的陵墓頂,到自己的頭上?古時這是對皇室的大不敬。反正我認定這是一座殿,至於有没有帝皇的遺體存放在,我便不敢確定。真相很多時都被隱藏。正如傳説第一批進入了埃圾金字塔的探險隊成員都中了毒咒,成於非命。在我看來他們是看了一些驚世駭俗的秘密,所以都被封口及被滅口。要知道很多的暗殺可以造成疑似意外或自殺的。

想去西安臨潼的秦始皇陵吸收金字塔或神殿的能量。希望神殿的能量能有助我佛法上的修煉,助我早日開悟。但是在我坐高鐡途中,從一位西安的居民得知現在已經不再讓遊人走上秦始皇陵的頂了。這實在令我失望。因為金字塔最的能量點是在部中心的三份之一高度的位置,其次是在塔頂的位置,再其次是塔底的四個角。

十一月十二日到了臨潼,天色已晚,租了一家位置最接近秦始皇陵的酒店。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飯便去秦始皇陵。到了皇陵的西門是禁止進入的。我沿城牆走,走到東門。在東門没有售票處,連唯一的一部售票機是壞的;反而在售票機旁有人兜售$150元人民幣的兵馬俑和皇陵區的套票。但我知道獨立去秦始皇陵的票只是$40元人民幣,我來臨潼也只為秦始皇陵,不是為的。我告訴收票員,售票機壞了,那裏可以買票。他只答了一句是這様的 。再問他那裏可以買票。他只答了一句没有票賣 。這擺明是坑() 遊客錢。因我原本打算每天花$40元也要吸收神殿(秦始皇陵)的能量。但每天額外花$150元人民幣是大大超出預算,而且只能到塔底的四個角吸收能量實在不,所以我没有買套票。唯有祈望我所住的酒店剛好在地球的能量線上,或接近地球的能量點能讓我吸收到大的地球能量。

懂地理風水的人,一看便知秦始皇陵的位置絶對不是風水龍穴之地。雖然前有河水後有山,但没有山環水抱,而且河水更是反弓水。

第二天累了一天,心力絞碎。第三天唯有專心在酒店房結伽坐,結手印,唸佛咒修煉。但當天的感應十分烈,感受到很的能量進入體。這和我在北京的地壇修煉不同。在北京我每天只有大約只有一小時的時間在地壇修煉,但在這裡,我是全天候處身於能量區。當日我唸了佛咒不是很久,但由於感應到太烈的能量,所以我必須停止修煉,並多休息,讓身體盡快適應這些能量。到了晩上感覺好多了。

第四天感覺已回復過來,所以繼續修煉。修煉期間是感受到很的能量進入體。但只要停下來休息便很快回復正常。

第五天己開始適應這些能量了。期間更透過互聯網找到了傳説中的中國金字塔群的精確位置。希望可以真正地在金字塔頂修煉。

第七天我便離開臨潼,住新目標出發。

總結著名的景點秦始皇陵完全徹底令我失望,景點管理更是無恥的黑暗。這都是名氣惹的禍,恃寵生驕。幸好我在距離皇陵最近的酒店也能感受到地球能量線的能量,總算有所收獲。

 

注意:這區酒店的熱水是咸的。凍水也仍然是有一點咸味。幸好酒店有大的收費瓶裝水。

     出租車(的士) 必定在你上車時問你目的地然後開天殺價。車後坐的窗是有貼出每公里的收費價。若不想被騙,不用跟他鬥殺價,唯有堅持打單(行車里數及價錢的單據)。他們很可能問你是那裡的人士,千萬不要説香港(地人) 或海外人士,很多時他們專欺負外地人。

 

:大多數酒店是没有電話能讓與外界接通的。但大多數都提供免費上網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Cigam
Cigam 2019/10/27

盈虛仍有數........往天台

指的該是三峽工程及其水掩大地的影響

Cigam
Cigam 2019/10/27

二四八,三七九

指的是八九年的六四運動

二四八,前缺一

三七九,中缺五

89年6月4日,正是農曆五月初一

十八十八
十八十八 2019/10/22

二四八那段開始

小弟覺得

777說的是香港特首林鄭

Coleman 皈依源頭
@我才是義士...

我只看見中國的人民被中共政府欺負和剝削。我只知連馬雲的全副身家都被中共政府吃掉。

新疆原本是自治區,因為有石油,所以全面被中共政府控制和剝削。香港原本是繁華的商業和金融的自治城市,因為繁華富裕,所以中共政府又想全面控制和剝削。

君子無罪,懷壁其罪。

支持盗賊的就是盗賊。

我只知有很多無耻之徒想擠身中共政府,想從被剝削者成為剝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