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淨(光梵大師)

2015/01/05 09:53:50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5 Jan

惟淨

(光梵大師)

 

    宋代財政歲收雖豐,卻極難支撐龐大的官僚機構。慶曆年間(公元1041 — 1048 年),朝廷下令精簡機構,減少開支,消息傳出,有人歡喜有人愁。

    身為鴻臚少卿的惟淨第一個反應是:譯經館恐怕保不住了。這位通五國梵語的大師前後徘徊,左思右想,最後終於決定先發製人。他向仁宗上疏:

    “臣聞:在開國初期,大建譯園,逐年擴充,西域進獻的經書,新舊加起來何止萬軸?滿架滿屋,佛語已太多了。況且鴻臚寺的設置,虛費資財,許多人屍位素餐,請求罷棄。”與其等著找上門來,不如找上門去,許多年了,他已摸清了帝王的脾性。

    仁宗看罷奏疏,心頭一顫:這和尚好厲害,他這不是暗嘲我連這幾個人都養不起嗎?不過寫得天衣無縫,也不好發作,他抓筆寫道:

   “三位聖皇(太祖、太宗、仁宗)崇奉的,朕怎敢廢棄?而且西域送來的經書多外國文字,除了鴻臚誰能辨認?”沒有答應。

    惟淨心中竊喜。不久,中丞孔道輔果然請求罷廢譯館,仁宗拿出惟淨的疏本給他看。當下他什麼都明白了,不再強爭,叩頭退出。

    在一片熱鬧非凡的砍削精簡中,譯經院絲毫沒受損害。

    皇佑年間(公元1049 — 1054 年),景靈宮中的木匠在鋸木頭時,出了一件怪事。分開的木頭上,蟲子蛀出的痕跡彎彎轉轉。一個小木匠看後嚷道:

    “嘿,神了,這不是梵文嗎?”

    眾人湊上來:果然不錯!這些人在宮中勞作,自然有機會見到和蟲子蛀痕似的梵文。

    消息一級一級上報,最後仁宗傳旨:送譯經院惟淨譯出。

    惟淨閉門“翻譯”的幾天內,每個人都在焦急地盼望著。小木匠自然想著得幾兩賞銀,或謀得個輕閑自在點的差事。官員們則是想,若譯出句吉祥話來,皇帝自然高興,皇帝一高興大家的日子自然就好過了。皇帝本人則盼望著祥異之語,保佑他的國家平安無事。實力虧了,就要有玄虛的補一補。然而誰也沒有想,若出來一句不吉利的話怎麼辦?會不會亂一場呢?也許會,只是誰也不願那麼想。

    結果出來了,出奇地令人失望。

    “它不是吉語,也不是惡言,它——不是字。”

    惟淨平和地說。

    “請大師再仔細看一看,若稍稍成一句話,譯館的思例不淺!”一直守候一旁等待的都知羅崇勳失望中夾雜著憤怒說。

    “天竺五國根本沒有這種文字,非貧僧不願譯出。”惟淨仍半閉著眼說。

    夏英公在一旁將羅的話用委婉的詞語重複一遍,他不希望事情弄僵:

    “……陛下一直在等著消息……”。最後一張王牌。

    “諸位!蛀紋若稍成文字,也是我教門的光榮,豈有隱瞞的道理?若捏造出一二言語,哄得陛下一時高興,諸位一時痛快,極為容易,但日後事發,你我誰擔當得起?到時恐怕死也不能將罪名洗涮乾淨!”惟淨仍寸步不讓。

    “氣死我了,這老禿驢!”羅悻悻地說。

    “佛門淨地,請勿口出穢言,以防來世惡報。二位若信不過我,請另尋高明吧。”

    兩人只得回去禀奏。

    木匠仍舊拉據,已備好的慶典只得作罷,仁宗仍舊整日忙碌於沒完沒了的政事。惟淨仍舊譯他的經。

    皇佑三年(公元1051 年),光梵​​大師惟淨入滅。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