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珪(閒居寺岳神受戒)

2015/01/16 10:02:55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16 Jan

元珪

(閒居寺岳神受戒)

 

    釋元珪,姓李氏,伊闕(今河南伊川縣)人。禀氣英奇,寬裕新雅。因為素性如此,願意出家為僧。永淳二年,接受剃度,隸名閒居寺。他每天學習佛法,勤奮無懈,執律堅決。

    後來,元珪忽然體悟少林寺禪宗,大通心要,深入玄微,於是在嵩岳中的龐塢建了一所茅草屋,對徒弟仁素說:“我原來居於寺東嶺。等我圓寂了,你一定要在這裡建塔,埋葬我的骸骨。”

    元珪安心地在崇山峻嶺中修行。這天,有一位富貴子弟,身著寬袍大冠,帶著大批侍從,前來拜謁大師。

    元珪見這位子弟面貌偉岸,精爽不倫,就對他說:“來得好!先生有什麼要賜教嗎?”

    “難道大師認得我嗎?”來者驚奇地問。

    “我觀佛與眾生平等,對佛與眾生我都是一視同仁的,豈能有所分別對待?”

     來者說:“我是嵩岳之神。我能決定人們的利害生死,大師怎麼能對我和眾生一視同仁呢?”

    “你能決定人的生死,而我本來就無所謂生,你怎麼能讓我死?”元珪侃侃辯道:“我看我的身體與空無一物相等,看我和你也都相等,你能毀壞空無一物,能毀壞你自己嗎?假如能夠毀壞空無一物與你自己,我就是不生不死的了。你連這也做不到,又怎麼能決定我的生死呢? ”

    岳神聽了,大徹大悟,稽首再拜,道:“我雖然比其他的神靈聰明正直,可是又怎麼能知道大師有如此廣大的智慧和明辨呢?請您授我正戒,令我度世,來輔助我的威福。

    “尊神既然已經乞戒,那就是已經受戒了。”元珪微笑著說。“為什麼這麼說呢?豈不知戒外無戒,又有什麼戒呢?”

    “這個道理我也聽不明白。”岳神仍然堅持道:“還求大師授我正戒,收我為及門弟子。”

    “那好吧。”元珪推辭不了,當即鋪置座位,持爐焚香,端然而坐,說:“我付你五戒,你如果能奉持,就大聲答'能'。不能奉持,就答'不能'。”

    岳神說:“洗耳傾聽,虛心納教。”

    元珪以渾厚的噪音問道:“你能不淫嗎?”

    “可是我已經娶妻啊。”岳神不解地問道。

    “不是指娶妻,而是指縱慾無度。”

    “能。”岳神乾脆地答道。

    “你能不盜嗎?”

    “我並沒有作麼缺乏的,哪有盜取呢?”

    “不是指這個。指的是如果供奉你的話,惡人你也賜福於他,不供奉你的話,善人你也造禍於他。”

    “那麼,能。”岳神不加思索地答道。

    “你能不殺嗎?”

    “我掌管著福善禍淫的大權,怎麼能不殺呢?”

    “不是指這個,而是指濫殺無辜。”

    岳神應聲答道:“能。”

    “你能不妄嗎?”

    “我本就正直,怎能有妄呢?”

    “不是指這個,指的是先後不合天心。”

    “能。”

    “你能不遭酒敗嗎?”

    “這是力所能及的。”

    “那好,”元珪說:“以這些就是佛戒了。”

    頓了一頓,元珪又說:“以有心奉持而無心拘執,以有心為物而無心想身。如果能做到這樣的話,那麼先天地生不為精,後天地死不為老,終日變化而不為動,畢盡寂默而不為休。能夠體悟到這一點,則雖娶非妻,雖饗非取,雖柄非權,雖作非故,雖醉非昏。如果能無心於萬物,則羅慾不為淫,福淫禍善不為盜,濫殺無辜不為殺,先後違天不為妄,昏荒顛倒不為醉,這就是所謂無心。無心則無戒,無戒則無心,無佛無眾生,無你也無我,無我無你,誰能戒呢?”

    “我明白了。這下我可以神通廣大,與佛比肩了。”岳神忘乎所以,手舞足蹈。

    元珪正色道:“你神通十句,五能五不能。而佛則十句,七能三不能。”

    岳神聞言,驚懼避席,恭恭敬敬地跪求道:“大師可以啟發愚蒙嗎?”

    元珪說:“你能上見上帝,東天行而西七曜嗎?”

    “不能。”岳神坦率地說。

    “不能奪地祗,融五嶽,而結四海嗎?”

    “不能。”

    “這就是所謂五不能。”元珪說:“佛能空一切相,成萬法智,而不能即滅定業。佛能知群有性,窮億劫事,而不能化導無緣。佛能度無量有情,而不能盡眾生界。這就是所謂三不能。定業也不牢久,無緣只是一期,眾生界本無增減。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主持有法。有法無主,這就是無法。無法無主,這就是無心。按照我的理解,佛也沒有什麼神通廣大之處,只是能以無心通達一切法而已,於是將地獄的景況顯現於有情人面前。如果有心有作,他的顯現必不能普遍周到。”

    岳神說:“我真的十分淺俗愚昧,從未聽過如此深奧的道理。大師授我法戒,我當奉行不二,更有什麼業因可拘於塵界呢?我願效我所能,報答您的恩德。”

    “我觀身為無物,觀無常為法窟,塊然獨立,還有什麼欲求呢?”元珪反問道。

    “大師一定要命令我做點世間的事,以便展現我的神功,使已發心、初發心、未發心、不信心、必信心五等人,親眼看到我的神踪,知曉有佛有神,有能有不能,有自然有非自然的道理。”

    元珪笑著說:“何必這麼做呢?何必這麼做呢?”

    岳神堅持道:“佛也使神護法,大師難道想要與佛有所不符嗎?還請大師隨意垂教。”

    元珪不得已,只好說道:“嵩岳東山,是閒居寺時間屏障,卻一棵樹也沒有。北山有樹,卻背著閒居寺,未成屏障。你能把北山的樹移到東山來嗎? ”

    岳神神滿口應承:“謹尊嚴命。”接著又陳說是:“我將在夜半三更,大興風雷,驚搖動盪,請大師不必驚駭。”說完,鄭重地作禮辭去。

    元珪目送岳神遠去,但見儀杖逶迤,就像王者的隊伍一樣。又見碧霞紅霞,紫嵐皓氣,間錯四散,幢蓋環珮,戈戟森森,凌空而去,漸漸消失。

    這天夜晚,果然暴風吼雷,奔雲霆電,震撼殿宇,宿鳥驚狂,叫聲宣天。

    元珪安慰眾僧說:“別害怕,別害怕。岳神跟我有所約定呢!”

    第二天,晴空萬里,只見北山的樹木都移到了東山,整整齊齊,就像人們一棵一棵種植的一樣。

    元珪特地囑咐徒弟說:“我死了以後,這事千萬別讓外人知道。如果成為口實,人們將把我看成妖怪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