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真 (百折不撓)

2015/02/04 10:02:30 網誌分類: 高曾大德的故事
04 Feb

鑑真

(百折不撓)

 

    唐玄宗天寶元年,初冬的揚州城照舊笙歌不斷,大運河裡照舊帆影連天,大明寺的鐘聲聽起來更加渾厚而渺遠了。

    這天,大明寺來了好幾個風塵僕僕的日本僧人。原來,他們是日本遣唐使團的成員,專門到中國學習律學,這回由道航介紹來拜謁名重江淮的律學高僧鑑真。

    為首的兩個日本僧人叫榮睿和普照,見過鑑真,便開門見山道:“佛法傳入我們日本國也有一百八十多年了,如今更是如日中天,但是因為沒有得過真傳的傳戒師,結果一直不能正規地授戒,僧眾都擔心自己的虔誠得不到認可,所以對傳戒的大德望眼欲穿吶。我們到揚州來,就是請大和尚您推薦律師到我們國家弘揚佛法,整頓戒律。”

    鑑真一邊聽著榮睿和普照懇切的言辭,一邊不住地點頭。他想了一會,說:“我曾聽人說,南朝的慧思禪師去世後,託生在日本做了王子,大興佛法。又聽說日本有位長屋王子,做過一千領袈裟送給中國的僧眾,還在袈裟上繡了四句詩說,說'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由此看來,日本是個與佛法有緣之國。現在人家專程來請,你們有谁愿意去日本做傳戒師?”

    鑑真拿眼看著他的弟子們,好一會都沒有人吭聲。

    “師父,我聽說日本是一個十分遙遠的國度,到那裡要渡過汪洋大海,一百個人中也難得有一個能過得去的,常言道:“'人身難得,中國難生',還是…… ”一個叫祥彥的弟子鼓起勇氣道。

    鑑真又問了一遍誰人願去,大家都趕緊低下頭。廟堂裡又是一陣沉默。

    鑑真站起來,神情很是嚴肅。他面向釋迦牟尼金碧輝煌的坐像,緩緩地說:“傳法事大,浩森滄海何足為懼。出家人應該早把性命置之度外。你們不去,那就讓我去吧!”

    弟子們羞愧萬分,最後紛紛表示願意跟隨鑑真一同赴日。

    榮睿、普照根本沒想到鑑真會親自帶領弟子們去日本,興奮得腦子一片空白,只是一個勁地向鑑真深深鞠躬。

    但是,東渡日本,並非十天半月之事,而且唐朝對渡海出國限制很嚴,這件事必須秘密進行。渡海既要儲備大批糧食,又要打造船隻。為了避人耳目,鑑真他們對外只說是給天台山國清寺送供奉,又通過關係,弄到宰相李林甫的哥哥李林宗的手書。揚州倉曹李湊是李林甫的侄子,他看了李林宗的手書,便同意他們打造船隻。

    到了天寶二年春天,可以說是萬事俱備了。只是開航的日期定不下來,因為東南沿海的海盜活動十分猖獗,無論公船私船,一律劫掠。

    這時卻出現了一樁事情。

    與榮睿一塊來到大明寺的僧人中,有一個叫如海的高麗(今朝鮮)和尚,他特別熱心東渡日本,為的是跟著鑑真早早得個正果。而道航考慮到這次去日本,如果要完滿地傳授戒法,就需要學識精深的僧人和能工巧匠。他覺得如海除了坐著念經,別的一概不會,就實在沒必要在船隊裡耗一個位置。如海漸漸覺得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對,從別人的談話口氣中,他覺察到自己被排除出渡日隊伍了。

    “好哇,想當初我沿門托缽,為渡海事業四處募集錢糧,在佛前說了多少好話,許了多少宏願,到頭來落得這等結果,'高鳥盡,良弓藏,'應在我身上了。你們既然不顧惜情面,不願有福同享,有佛同做,索性大家都去不成!”

    如海越想越氣,失落感積成一團惱火,便一溜煙去了官府,控告道航和日本僧人和海盜勾結,預備了船糧,還要引幾百個海盜到城裡來殺人放火。

    官府大吃一驚,即刻派出大批捕役把道航和榮睿一幫人抓起來審問。

    幸而鑑真東渡傳法的真相沒被洩露,所以道航矢口否認與海盜有任何勾結,船糧是準備去天台國清寺用的,而且有李林宗的手書作證。

    事情弄清楚了。如海因為誣告,被打了六十大板,勒令還俗,但船隻和糧食都被沒收了。辛苦了半年的計劃就這樣失敗了。

    榮睿和普照十分懊喪,總不能兩手空空回到日本呀,只怕鑑真和尚經此挫折,已經打消了去日本的念頭。當時有不少人灰心極了,陸陸續續離開了揚州,象道航那樣積極的人也回了長安。

    但當他倆在大明寺見到鑑真的時候,這些顧慮就被一掃而空了。

    鑑真說:“不必發愁。我想總有機會讓我們的傳法宏願得以實現。”

    這一回,鑑真東渡的規模更大了。他出巨資向嶺南道採訪使劉巨鱗買了一條軍用船,還招募了八十五名巧匠,其中有畫師、繡工、玉器匠、木匠,還有精通雕刻、鐫碑的。已經年過半百的鑑真夢想著在海那邊的日本建起無數莊嚴的寺院,把慈悲象種子一樣播灑在異國的土地。他把要用的東西盡量帶上了,除了大批食品外,還有漆盒子盤三十具,兼將畫五頂像一鋪,寶像一鋪,金泥像一尊,六扇佛菩薩障子一具,金字《華嚴經》一部,金字《大品經》一部,金字《大集經》一部,金字《大涅槃經》一部,雜經論章疏一百部,月令障子一具,行天障子一具,道場幡一百二十面,珠嶓十四條,玉環手幡八面,螺鈿經函五十個,銅瓶二十隻,華氈二十四領,袈裟一千領,褊衫一千對,坐具一千床,大銅蓋四口,竹葉蓋四十口,大銅盤二十面,中銅盤二十面,小銅盤四十四面,一尺面銅疊二百面,白藤簟十六領,五色藤蕈六領,麝香二十劑,沉香、甲香、棧香、甘松香、龍腦香、膽唐香、安息香、零陵香、青木香、熏陸香共六百餘斤,又有畢缽、訶梨勒、胡椒、阿魏、冰糖、蔗糖等五百餘斤,蜂密十斛,甘蔗八十捆,青錢十千貫,正爐錢十千貫,紫邊錢五千貫,羅襆頭二千貫,麻靴三十量,僧帽三十頂。

    天寶二年十二月,他們悄悄地出發了。不想剛出長江口,便遇上颶風,滔天的巨浪把船打壞了。大家在江灘上,泡在齊腰​​深的潮水里,一夜下來,個個凍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等到第二天,風浪稍為平靜些,船夫們趕緊把船修好,又繼續開航。由於風向不定,他們只好走走停停。

    一個多月後,船在舟山海面觸礁。鑑真他們死裡逃生,去到一個荒島上。船還沒來得及掙扎,就讓風浪捲走了。船上的經卷、佛像、佛具、香料、藥品和大批糧食,全都被大海吞沒了。心血又白費了,有些僧人忍不住放聲大哭,鑑真便安慰說:“龍王貪欲太盛,他捲了咱們的經書去,就此棄惡從善亦未可知呢,或許下回就會給咱們方便了。”

    他們在荒島上沒吃沒喝,過了三天三夜才被救起,被官府安置到明州(今浙江寧波)阿育王寺。

    鑑真住在阿育王寺,四處的僧眾都慕名來請他去講侓授戒。僧人們得知這般德高望重的大師父想去日本傳法,都很捨不得,紛紛勸阻,說日本那種蠻荒之地,大師的妙法豈非對牛彈琴,而且一去就很難回來,中國僧人的福緣大受損失。然而鑑真不為所動,並非常耐心地向人們解釋東渡傳法的意義。

    眼看勸阻不住,當地的佛徒就向官府控告日本和尚榮睿誘騙鑑真偷渡日本。榮睿馬上被抓起來,押送京師問罪。但他經過一番周折,又偷偷逃回阿育王寺。

    鑑真不禁感慨道:“牢獄之災,風濤之險,顛沛流離之苦,也不能讓榮睿、普照灰心。只為傳法。便能如此堅忍,日本真是與佛有緣哪。這讓老衲如何改弦更張呢?”

    因此沒過多久他們又準備第四次下海東渡。鑑真先讓法進帶幾個人去福州(今福建福州市)準備,自己帶著三十多人假稱向天台山國清寺供奉,從明州出發,準備到達天台後,再秘密到福州出海。一路上翻山越嶺,因為趕路心切,竟也顧不得欣賞沿途旖旎的風景了,鑑真精神抖擻地走在前面,後生們更感到信心百倍。

    可是,當他們走到黃岩(今浙江黃岩市)的禪林寺,一群官差飛馬追上來,把鑑真等人扣留起來。

    大家都有點摸不著頭腦,官府怎麼會知道我們的目的呢?當初出發時,明州太守還歡送他們,送了許多糧食呢。

    原來,這是由留在揚州的鑑真的高足靈祐惹起來的。他本本就不願意讓師父飄洋過海。如今眼看鑑真幾次東渡都失敗了,而且為這件幾乎不可能成功的事業嘔心瀝血,身體一年差似一年。他不忍心師父把命搭在這種狂熱的幻想上,便聯合當地各個寺院的執事僧人向官府請願,把鑑真追回來。

    再說鑑真一行人被嚴密看管著送回揚州,渡海隊伍基本上被強行解散了。各州僧俗,聽說鑑真回來,個個歡天喜地,每天來問候的,送供養的幾乎把門檻都踏破了。但鑑真心裡卻鬱悶到了極點,特別是對阻攔自己計劃的靈祐,更加生氣,根本不肯和他見面。靈祐為了取​​得師父的諒解,每天從月亮升起時,就站在鑑真門前請罪,一直站到月亮沉落,整整站了六十個夜晚,還沒有讓鑑真動心。

    這次東渡失敗,受打擊最大的除了鑑真,當然就是榮睿了。計劃一再受挫,傳法的前景更加渺茫。但他仍不肯死心,只要鑑真的決心沒變,東渡還是有希望的。他們想方設法會見了鑑真,結果鑑真笑著說:“海水把我心裡存的雜念都淘空了,除了東渡日本的決心!”

    榮睿和普照大喜。為了使官府對鑑真的監視鬆懈,他們懷著一種又惆悵又興奮的心情,揮淚辭別了鑑真和祥彥、思託等人,在揚子江邊的同安郡(今安徽安慶市)一下子就住了三年。

    天寶七年春天,他們又來到繁花似錦的揚州,和鑑真商量第五次東渡的大事。

    六月二十七日,東渡日本的隊伍又出發了。

    由於逆風,船在海岸附近停留了近三個月,大家都急壞了,老天爺怎麼對傳法如此磨難!直到十月十六日,鑑真對大家說:“昨天夜裡,我夢見三個官人模樣打扮的人,一個穿紅,兩個穿綠,站在岸上向咱們作揖告別,這定是國神。想來這次渡海該成功啦!”

    過了一會,果然刮起了順風。船上的中國僧眾齊齊跪下來,面朝西方,淚水縱橫,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故鄉了。

    船離岸越來越遠了。傍晚時分,突然刮起大風,大海頓時開了鍋一般,白沫亂滾,風聲夾著濤聲,彷彿水底有千百個水怪在咆哮,海水黑得如同墨汁。船一會兒被拋上浪尖,一會兒被摔入浪谷。船上的人慌得昏頭轉向,僧人們斷斷續續念起《觀音經》來。

    “船要沉啦,快把貨物扔下海!”船夫忽然大聲喊道。

    有些僧人不肯,死死抱緊箱籠,說:“這都是法器,比性命還重要呢!”

    “現在還有什麼比命更緊要的!快扔!”船夫急了。幾個水手抱起棧香籠就要往海里扔,正在這時,空中傳來一個聲音:“莫拋!莫拋!”這聲音一時壓過了風浪聲。船夫吃了一驚,馬上把棧香籠放下來。

    鑑真道:“大家不必驚慌,菩薩一定會幫助咱們渡過險境!”

    第二天,風浪平靜了許多,船又繼續航行。

    第三天,船飄到了蛇海。幾尺長的海蛇,或青色,或紅色,在船四周閃電般地游動,十分駭人。過了蛇海,又進了飛魚海。成尺長的魚時不時成群躍出海面,在天空中閃爍著銀光,讓僧人們眼花繚亂。不久又到了飛鳥海,一群群巨鳥在海面上飛翔,鳥群倒不怕人,時時落到船上歇腳,差點沒把船壓沉。

    隔了兩天,風又大起來了。全船的僧人個個吐得翻江倒海,昏昏沉沉, 躺在艙板上。只有普照還能走動,每天給大家發些生米充飢。但船上的淡水早用光了,海水苦澀,根本不能下肚。大家嚼著生米,痛苦不堪,因為咽喉乾涸,米既咽不下,也吐不出來。鑑真也躺在艙板上,鼓勵道:“好事多磨,大家要堅持吶。”然後努力地咽著生米粒。

    這時候,海裡不知哪裡游來四條金燦燦的大魚,圍著船轉圈。大家正在驚訝,風就停息了,天空顯得格外明淨,魚也不見了。

    但大家還是渴,舌頭乾得就像可以剝下來的老樹皮。榮睿已經發燒好幾天了,這日他突然開口說話,滿面喜悅。

    “我夢見有二個做官的請我給他們授戒。我說我快渴死了,想喝點水。那官人即刻就叫人取水給我,水色跟牛乳一般,喝了渾身清涼。我就說,我那船上還有三十多人許久沒沾過水啦,施主及早拿些水來。那官人便吩咐了兩個銀髮飄飄的老人送水過船來。大夥趕快準備接水吧。”

    榮睿指著西南方向,大聲說:“瞧,那不是飛來一隻白鶴,啊,是一片雨雲哪,大家快接水啊!”

    可天空中一絲雲彩都沒有,大夥苦笑著,原來榮睿已經渴得出現了幻覺。

    還好,第二天,船靠上一個海島,船上的人都擁到島上找水,結果發現了一個水潭,眾人敞開肚皮喝了個飽,又把所有能盛水的東西盛滿水帶回船上。

    這時,已經是冬天了,可這島上卻一片蔥籠,滿樹花果,氣候宛如夏天。原來,鑑真他們辛苦了半年,並未去到日本,而是飄到了海南島,離日本更加遙遠了。

    雖然當地的太守是個佛徒,極力挽留鑑真,但鑑真仍不放棄東渡的念頭,太守只好派人護送他回大陸。

    天寶十年,經過長途跋涉,鑑真又回到了揚州。經過幾番周折,又回到故地,鑑真不禁感慨萬分,堅毅的日本僧人榮睿在路上病逝了。最鍾愛的弟子祥彥同樣沒經得住長期的勞頓,也去世了。因為南方的暑熱,自己的雙目也失明了。可是,日本還是那麼地遙遠哪。

    鑑真在揚州,繼續在各個寺院裡講律授戒,好像沒有經過長期的流浪生活一樣。

    在僧俗的歡呼聲中,鑑真總是恍恍忽忽,要是在日本就好了,他彷彿漫步在一樹樹的櫻花下,聞到那清新的香氣,榮睿跟他介紹過的。那樣明亮的世界,用眼睛倒未必看得見啊。

    天寶十三年,六十六歲的鑑真搭乘日本遣唐使團的船,終於踏上了他縈繞於懷的土地。受到日本朝野的盛大歡迎。他被聖武天皇委任為大僧綱,掌握傳律的大權,成為日本律宗的開山祖師。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