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日微觀文化策略:內容審查與言論自由

2015/02/06 20:19:47 網誌分類: 政治
06 Feb

    學苑一個香港民族論,早前引發香港人熱議,我沒有評論,因為雙方都實在太家家酒,學生指責梁振英打壓言論自由。這種話都說得出,我才沒興趣評論。學生也許不知道打壓言論自由是甚麼一回事。猶記得多年前名嘴封咪潮,一連串事件發生,名嘴們如大班、李鵬飛等因各種理由無法再發言,那才是對言論自由的挑戰。當學生們仍在指責梁振英而繼續優哉悠哉地四處抗爭,這反而是言論自由得到保障的最佳證明。

    重提學苑,只因議題關乎言論自由與內容審查,而這件事又比較熱議。

    其實,關於言論自由與內容審查,我更加關注中美兩國當代的言論自由與內容審查策略上的差異。先說美國,近日大家都留意到伊斯蘭國斬首威脅事件,事實上,這事件一般主流看法是伊斯蘭國邪惡,美日兩國受到恐怖主義威脅。但另一邊廂,世界也流傳一種異見,即斬首片段是虛構影像,而製作目的或許是為了美日兩國進一步的軍事擴張鋪路,而針對的是伊斯蘭世界。眾所周知,美國前總統小布殊特別關注中東,一指伊拉克藏有大殺傷力武器而出兵當地,二又指伊朗、伊拉克和北韓為邪惡軸心。據聞,後來格林斯潘剖白了,提及進攻伊拉克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石油,是必須的。

    那麼,今次伊斯蘭國事件會否源於同類理由而引發呢?如果是,該斬首影片會否是數碼偽造的呢?或者說,甚麼伊斯蘭國也不是真的?這種陰謀論固然沒有足夠憑據,但也無法否定它的可能性。在安倍晉三謀求解除日本自衛隊成立軍隊之議丟淡之後,突然日本又遇到一個正當理由,即對付恐怖主義,對再提修憲甚有幫助,會不會太巧合呢?討論這種可能性,不就是言論自由了嗎?

    事實上,當我覺得這種可能性「可以」討論的時候,隨便到一個相熟Whatsapp群組留言,結果得來了舊友對我發起圍剿,指我這種言論是「侮辱人性和侮辱了神」。在我,這種人格指控很小事,但卻令我意識到主流論述的威力。香港目前言論自由不算很低,但只要說出了某種稍為不同的意見,竟然也會遭受如此攻擊。主流言論背後的道德力量之大,我還是首次親身體會。

    在Whatsapp群組留言後當日,我已留意到我必須進一步惡補關於伊國人質事件的來龍去脈,因為舊友對此已有強烈立場,我意識到自己的懷疑將受質疑,而我當初只本着吹下水的想法發帖,對事件了解並未充份。結果,我發現有關影片是否偽造的說法,已有不少美語網站討論。比起陰謀懷疑論,網上流傳更大量壓倒懷疑論的科學權威討論。例如,有人為影片中的不自然日影辯護,還做了實驗,圖文並茂指出在沙漠日影的確可以顯得比較「怪」等等。

    由此,美國言論很自由,但非主流觀點很難成為權威論述。

    另一個我關注的情況是,中國進入新時期以來,着力推動文化產業,希望提升國家軟實力,制止一面倒給外國妖魔化的局面。中國政府的這個努力,基本上獲得不錯的進展,香港產生出反中本土勢力,屬於例外,也許這是因為中國政府提升軟實力的政策並非針對香港,而是優先針對世界。所以,現在世界上還看不起中國的,也許只有香港這一丁點的地方。

    不過,正如內地一些持份者所察覺那樣,中國政府斥巨資打造文化產業,成果雖然有,但卻是有種事倍功半的感覺,即是投資大,所得進展緩慢。很多人把這個問題歸因於內地的內容審查制度過份嚴格。實在,中國政府無法完全信任言論自由,因為中國人素來的民族經驗是人言可畏。聽說,就是本應人畜無害的《喜羊羊與灰太狼》,也發生過有小朋友模仿灰太狼燒傷同學的事件,令文化部緊急通知各單位注意內容審查。

    中國影視界近來也有另一熱議,就是央視武媚娘一劇話播不播,不播又播,結果播出來的武媚娘特寫鏡頭變多了,也就是裸露太多的肉體裁掉了。查實,就是日本動畫,一些裸得比較全面的畫面,日本政府都會查禁,結果播出時黑光白光一大道攔住半個畫面。我還未對中國電檢制度全面考察,不能太深入評論。我猜測,也許中國影視制度還未完善,當局才需要這樣的行政干預。在日本的情況,有些動畫明確必須在深夜才能播放,我不知道中國完善了這種內容分級制度沒有。

    說到底,言論自由是一個必須推出來的理想,但它極其量也只能是理想。言論自由令社會中站在前沿的人,一般指學者,能夠自由討論,從而優化社會制度,使之成熟。但如果大眾都把言論自由無限上綱,甚麼都講,而不需要負責,言論引起的後果,有時社會還沒有那個力量去承受。言論自由理想背後有相當多的假設,包括了所謂Self-righting principle中的一樣,即人是理性的。但人實在有理性及非理性兩面。人不是24小時都以理性操作。一個言論,不辨真假,在公眾流傳,可以引起恐慌,舊年代就有銀行擠提,當代就有漏輻射搶碘鹽等事件發生過。

    在美國,言論自由條文是入憲的,在憲法第一修正案之中,比林肯廢黑奴的第十三修正案還要早。但追蹤美國言論自由發展歷史,可知法院受理過很多案件,最終得出了一些例外,包括了版權、淫褺、誹謗三個範疇。至少在這三個範疇裏,言論自由的光環受到相當的削弱。

    日本動漫和文藝發達的情況是可圈可點的。有一些原委中國當局如不深究,也許國家扶持再延長多五十年,在文化產業上的投資也無法歸本。第一,中國人有很強的文以載道傳統。任何內容出街見公眾,即進入公眾領域,都被認為必須是道的體現。道包括了道德、理性、大義等內容,具有強制性。反而,在私人領域,中國人素來是很寬宏。那就是說,中國人把自由領域置於私人領域,但強調公眾領域的規管。相反,日本人文藝與政治對立,文藝屬於自由領域,甚麼都可以講,可以想,但政治決定一定得服從家長,而家則是一個半私人半公眾的領域。於是,中國人如不在文化傳統上做一些調整,即把公眾領域再拆分為政教與娛樂,把政教定位為強制領域,把娛樂定位為自由領域,再把這個區分對國民做充分的教育,那麼中國的文化投資是見不到終點的。

    就講小朋友學灰太狼傷了同學,問題不在灰太狼燒人合不合道德,而是中國小朋友還未學會「現實/政教」與「文藝/娛樂」是不能混淆的領域。這個社會領域上的區分,是國家建立文化產業第一道要做好的奠基工作。

 

 

回應 (1)
我要發表
Winkjet
Winkjet 2015/02/12 23:35:40 回覆

{#icono0_45}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