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日本神樣:神道基督教兩不相容?

2015/02/27 15:00:37 網誌分類: 宗教
27 Feb

日本神道信仰,讓我這個基督徒有少許的困擾?

2007年元旦,我家和朋友到日本旅遊。在日本的大晦日(除夕)和元旦,開心活動一蘿蘿,排隊買福袋、寺院敲鐘、晚上紅白,還有就是到神社初詣參拜。

那一年,我們到訪的神社,好像叫做神田明神,這名字甚麼意思?我不知道。只記得周圍好多小賣檔,人很多,有日本音樂演奏,有女性穿着漂亮的和服參拜,有一種獅子為民眾祈福的儀式,大人會讓小朋友的頭給獅子點幾下,代表甚麼,我又是不知道。但是,很熱鬧快樂的樣子。

參拜,是我們當基督教信徒比較在意的一件事。聖經說:你們不可事奉敬拜別神。在神社那兒拜的是甚麼?我們是不知道的。正因為不知道,所以心中更有芥蒂,我的界線很簡單:可以看別人拜,自己不去拜。

又想襯熱鬧,但又怕,所以保持距離,這種矛盾心情,離開了日本,就沒有了,所以也沒有怎麼去想。近日,一齣很不錯的日本動畫《元氣少女緣結神》(開始當神樣了!)播放,讓我又再次想起這個矛盾。動畫的故事講少女奈奈生,被御影神社的神樣御影託付了神印,從此少女成為土地神,代替御影管理神社。故事主線是少女土地神奈奈生與妖狐化身的神使巴衛之間的戀愛,但更重要的,是在戀愛線以外,闡釋了神樣的責任,以及人神妖地四者之間的關係。由於故事真的很好看,某天晚上,我終於展開關於日本神道信仰的調查以及進行了少少思考。

首先,我找到一位日本人牧野泰牧師的見證*。牧野信主成為牧師以前,是熱心的日本神道教信者,自小仰慕在神社工作的白衣神主,長大後即進入國學院大學神職養成部學習,並在東鄉、箱根等神社及明治神宮做過實習。後來,因為二戰關係徵召入伍,親眼經歷日本戰敗,天皇在世界注視下宣佈自己不是神樣。他說:「確信神社之神才是絕對神的我,半年來像夢遊病者那樣的行屍酒肉迷惑地踱步。背叛我的神不是神,真正的神在哪兒呢?」

此後二年,牧野學習世界各樣宗教,包括曹洞宗、真言宗、創價學會、摩門教、天主教等等。四處輾轉下,終於在工會運動中得朋友提醒:「你在追尋的民主,基要教條來自基督教啊!」牧野牧師是如此歸主。信主後,他反思過去,指出自己過去所拜的是人間之神而已。所謂「人間之神」,是很重要的概念,容後再論。

牧野在其網站上,有一段文字探討日本神道的教義。

「神道教義是甚麼,即使是專家,也無法一言蔽之。所謂神道,是民族的宗教。」

「本居宣長認為神道以古事記為中心,平田篤胤認為以祝詞為本,吉田兼俱說以天地經典為根,無論是誰的說法都很曖昧,到底具體上該怎樣了解,感覺很不實在。」本居宣長等人,是日本國學大師。

接着,講到中國儒家的《中庸》:「誠者天道也,以此貫徹誠者人之道也。」

為甚麼講中國儒家呢?這是因為江戶時代德川幕府以中國儒家思想治國,以致在幕末時代,在日本到處都在學習儒家,有很多老師、學生和學校。把儒家思想與日本神道結合的大師之一,就是貝原益軒。貝原益軒認為,神道之中心就是誠。

牧野似乎比較接受神道首重誠的觀念,於是他認為神道的中心是崇敬之念、清淨之心。

問題是,日本神道信仰早在這些大師們出生之前就有了。到了貝原益軒,還要從中國儒家借用觀念來解釋神道,即使這能解釋現代日本神道,也無法解釋自平安時代以來就有的日本神道吧?如此,古代日本神道又是關於甚麼呢?

貝原作為國家大師,對待神道犯了一個毛病,就是把他們日本自己的宗教用儒家思想理性化。本來,原始宗教就是非理性的,因為它誕生於前現代,而前現代人類還沒有用科學理性來理解世界,而是用非理性的巫術來理解世界。如此,本居宣長的主張更為可取,因為日本傳流下來的古事記,是一本用古代巫術觀念詮釋世界的故事書,性質跟中國的山海經相當。裏頭的故事並非現實,但它們傳達着古代人對世界的熱切渴想和理解。比如說,古事記記述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兄妹結婚誕下了日本諸島,後來妹妹難產死了,哥哥到黃泉找妻子,被妻子腐爛臉容嚇怕而逃走,回到現世河邊洗身,卻在洗身時從左眼誕生出天照大御神,右眼生了出月讀命,鼻孔生出須佐之男。

如此描述,都與中國古代女媧、盤古、夸父等神話的神怪處相合。在現代理性時代看,此等神話很怪,因為故事違反相當多理性原則。但在理性還未當道的古代世界,如此述說天地才能真正傳達古人之情。如此,想要明白日本神道是甚麼,就必須先撇去理性的外衣。

第一層理性外衣,當然是貝原益軒這樣的學者的理性演繹。本來,儒家是中國古代的理性思想,誠固然源於某種非理性情感的昇華,但把中國的誠作為理念強加於日本神道,恐怕未把握到神道精髓以先便已先把神道扭曲得面目全非。

第二層理性外衣,就是神道二字。也就是說,連神道此名也要撇開。根據Wiki資料,神道起初沒有名稱,手塚治虫在其作品《火之鳥》之中,也不稱神道為神道,而稱為土產神信仰。《火之鳥》故事,描述了日本土產神信仰在公元5至8世紀遇到的第一場浩劫,那就是漢傳佛教傳入日本。今日,我們一般人到日本旅遊,感覺神即佛,佛即神,沒有甚麼分別。隨時神社當寺院,寺院當神社,反正都是一座神聖的東西在裏頭給供奉,沒有差別。但手塚把佛教四羅漢描述為可畏的敵人,土產神神明在他們面前四處逃竄。

《火之鳥》描述的,相信就是佛教初傳入日本時的神佛爭議。那時,由中國渡來的有力氏族,例如蘇我氏,支持佛教,日本本土氏族如物部氏擁護神道,反對佛教。由於佛教僧侶帶來了中國的先進文明,天皇支持佛教,神道失勢。至8世紀末,天皇欲制衡佛教的勢力增長,才讓神道再次得勢。此後,日本才漸進入神佛習合的狀態。

在日本,神佛之議一直存在,明治維新以後,神道成為日本國教,還掀起過「廢佛毀釋運動」,那時日本人拆掉相當多的佛寺。

如此,我們發現,神道本來根本不是神道,而是日本的原始土產神信仰而已。它要成為神道,只因為在政治上要與佛教抗衡而已。如果不把土產神信仰理性化以及進一步的儀式化,它如何能與佛教抗爭呢?

如此,我們要理解神道,還要先把它還原為純粹的土產神信仰,因為神道二字已經沾染了政治理性的侵蝕,受到理性的改造。

這種理性改造,其中一環就是漢字的採用。據Wiki資料,古代日本指稱值得尊敬之物為「かみ」(kami),這詞至今仍然採用,但它的漢字是神,則是漢字傳入日本之後的事。在我們一般人的觀念中,神一字有相當多的意義,一是擁有非人之力而值得尊敬,二是創造神及破壞神,三是軍神,四是中國式神佛信仰中那種可以用香火賄賂保佑的神祇。

原本,日本人只把人的亡靈及值得敬拜的山、木、狐狸等動植物靈魂稱為「かみ」。富士山及稻荷(狐狸)信仰就是例子。如果說創造神,那應該就是伊邪兄妹的創世故事了。

如此,我們發現,日本原始土產神信仰中的「かみ」(kami),其實跟中國人的祖先崇拜差不多,但它也把大自然納入對象範圍。

人在大自然生存,沒法子只靠自己,土地產出,是大地恩惠,不可以不敬。凡事凡物尊敬,這是日本人文化給我們的良好印象,背後就是一套原始到連日本人自己也說不明白的宗教信仰傳統。如果沒有土產神信仰,古代日本人如何與大自然打好關係?在理性還未發達的時代,人類一樣有倚靠大自然生存的需要。要與狐狸打好關係,先要承認它的存在及重要性,對原始人類來說,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為狐狸造像設社。日本神道有八百萬神的說法,也就是說,日本人與超過八百萬種世界萬物打過交道。每一樣他們見過的事物,他們都認為值得尊敬。如此的一種原始宗教,我無法當成是一種很差的宗教。相反,它很可愛!

換言之,日本土產神信仰是古代日本人認識世界,與世界萬物打交道的產物。那時,基督教還沒有傳入,未能歌頌耶和華,誰又能禁止他們與狐狸做朋友?再者,所謂神,其實是稱為「かみ」(kami)的模擬生命對象而已。沒有證據那時的日本人有所謂God的觀念。記住,神是漢人傳入的觀念,甚至不完全等同西方的God,因為漢人的神主要是指精神,對於世界宇宙之最大者,中國人稱為天,而不是神。如此,日本人為「かみ」(kami)挑漢字,沒挑天字,沒挑仙字,只挑神字,也就是說,古代日本人不認為靈體擁有管轄天地之巨大能力。

討論至此,可以確認,日本土產神信仰的中心,其實是人與世界的主體間性關係。因為承認萬物有其主體性,所以敬之,這是日本人能與世界保持關係的一種宗教形式。我無法認為這是低等宗教的表現。

然而,這不代表神道教毫無問題。評論要點是日本人在歷史中如何看待「かみ」(kami)。以富士山信仰為例,因為日本地震頻繁,把地震視為山怒,覺得山崇高而值得敬畏,這樣的感情是很自然的,屬於主體間性關係。然而,漸漸地,日本人賦與富士山過於富士山作為主體自己所能接受的意義,富士山變成了更加大的日本國第一象徵,如此問題便來了。

正如牧野師牧師在見證中所說,到了二戰期間,信奉神道的日本人,開始把「かみ」(kami)升格為絕對神,並認為神社中供奉的神樣能讓他們戰勝世界列強。

把萬物當成主體,認真對待,先決條件是用心觀察和理解對象,例如學習富山士的一切,包括富士山的脾性,也包括富士山的限制,富士山是怎樣的,就怎樣對待富士山。比如日本人的超市,有售一種保護香蕉用的香蕉形香蕉套具,這產品即體現出日本人對香蕉主體性的尊重。他們學習香蕉,然後為香蕉度身訂造套具。他們不會把自己的理性強加於香蕉身上,例如認為方形是最好的,就用方形套具給香蕉套上。

然而,這一種來自日本土產神信仰的體貼,日本人並非時刻做到。他們把受造物供奉起來後,開始把過多的理性期望強加於受造物之上,這令供奉對象作為一介萬物,開始承受信者過多的主體意願,產生主客對立。

其實,這種信仰問題,中國人情況更嚴重,中國人所謂拜神,是人把過多意願強加於神仙身上。比如新年到黃大仙或車公廟上香,中國人鬥搶上頭香,大有以自己搶得神祇保佑的強勢姿態。所謂黃大仙,生前做過甚麼從來無人理會,香民關心的只是自己的願望是否達成,運程是否轉好。祭祀對象的故事,中國人並不太過在乎。

中國人對待神祇的態度,也傳到日本人文化裏去。供奉天照大神,視其代表日本國君臨世界,其實也就是賦與太陽過大的政治意義,是日本人主觀意願大於受祭對象。如此主體間性關係也遭破壞。

回到聖經,關於拜神問題,聖經明確指明不能事奉敬拜別神,包括拜日拜月,以及神所不曾吩咐的。如果說神明是萬物的象徵,我們又注意到萬物在聖經中,定位是神的受造物,萬物都是神手所做,神派人管理萬物。也就是說,萬物是我們該建立關係的對象,但位置不應升得太高,必須牢記這是天父世界,而人與萬物關係,甚至是人稍高於萬物,所以神派人管理萬物。古代日本人沒有用管理的心態對待萬物,他們用尊敬的心對待萬物,完滿了人與萬物的關係。就其結果而言,這也是一種管理,因為日本人因而在大自然之中生存下來了,大地因為日本人對它們的尊重而給與了恩惠作為回報。

如此,可判斷日本神道傳統有其優點,即與世界維持主體間性關係,但它的發展,發生了人把過多意願加在萬物化身的「かみ」(kami)之上,令主體間性關係變成主客對立。如果真的愛惜萬物,應該更加體會萬物的個性,一方面明白萬物是重要的存在,另一方面明白萬物是受造以及都有片面性。以天照大神為例,她排斥月讀命,只管轄高天原,如此即注定她的片面性。既是片面的「かみ」(kami),如何能成為一國之靠山而不破壞世界的平衡呢?

真心以誠面對太陽,視其為主體,用心思考它的主體個性,則應知道太陽無法給與夜之溫柔,不應把太陽看得太高,否則這是害了自己與太陽。如果日本人保有這種態度,基督教傳入之時,也就不會斷然拒絕。神以創造主的身份擁有萬物,如果原先沒有過份高抬太陽及萬物,就不致於與基督教教義發生衝突。

日本人的信仰,一方面充滿對自然的敬意,但另一方面又充滿了人過份的主觀意願,摧毀了萬物有靈思想原有的精髓。神道信仰,我相信應該是在這一點上走錯了方向。所謂人間之神,就是被灌注了過多人類願望的對象。

我想,從基督教立場去思考神道信仰,必要考慮聖經中乃縵的故事。乃縵將軍稱,他回到祖國無法不因王的命令不敬拜自己祖國的神,向先知請求耶和華神的體諒,結果乃縵得到了批准,得以在信仰耶和華之同時,又象徵性地在國內向國家神明下拜。

聖經的吩咐中有一小節很少人留意,就是禁止「事奉跪拜別神,或拜日頭,或拜月亮,或拜天象,是我不曾吩咐的」(申17:3)。這一小句,相信就是乃縵獲得允許在國中拜神的原由了。關鍵點是主有沒有吩咐。

實在,在當代基督教教會,有信徒把主視為黃大仙,把自己意願在祈禱中強加於主身上,那樣的信仰,比古代日本尊重萬物的信仰可能還要差勁呢!

*www2.biglobe.ne.jp/remnant/098shintou.htm
回應 (9)
我要發表
彭彭
彭彭 2018/11/09 17:01:30 回覆
@基督教超有趣...

咁... 咩教都有班傻瓜信眾嫁啦... 唔傻得太過份咪算數囉...

彭彭
彭彭 2018/11/09 17:00:59 回覆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咁... 咩教都有班傻瓜信眾嫁啦... 唔傻得太過份咪算數囉...

基督教超有趣
基督教超有趣 2018/11/09 16:57:43 回覆
@彭彭...

人家拜個土地公 山神 祖先也被基督徒說是拜撒旦呢w 貢獻真大 難怪總是有人說 聖經是拿來褻瀆的

基督教很有趣
基督教很有趣 2018/11/09 16:52:20 回覆
@彭彭...

對基督教來說 非我族類 皆是撒旦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2018/11/09 16:50:21 回覆
@彭彭...

為何不是XD 基督徒只會攻擊別人的信仰 道教變惡魔 神道教變撒旦 這就是基督徒的嘴臉OwO 真不知道排他性這麼高的宗教怎麼還有資格存在 

彭彭
彭彭 2018/11/08 23:53:07 回覆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現代基督教對社會貢獻相當多,凝聚社區,辦學辦醫院,怎麼能亂說是邪教?

人人都有心邪之時或有私心之處,難道說大家都是邪人了?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基督教は邪教です 2018/11/08 10:59:22 回覆

難怪上帝 耶和華是邪神ww

基督教=世界上最大的邪教

彭彭
彭彭 2015/03/03 22:23:21 回覆

感謝冬姐^^

立 冬
立 冬 2015/03/02 17:47:26 回覆

星星鼓勵!+1

user

最新回應

彭彭
彭彭 2018/11/13

大笨袋鼠說的是喔^^

大笨袋鼠
大笨袋鼠 2018/11/12

此地不留人 自有留人處?

敢怒敢言,黃秋生可以找到出路,值得慶賀

彭彭
彭彭 2018/10/18
@萬大有商量...

謝謝萬大的意見,填海技術上的問題給一班專業人士把持住,他們有幾本事,或有幾貪,我哋管唔到,林鄭都未必管到(唔識果行係無得管的),只能嘈^^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8/10/18

一 篇好文章 ,分析力好強 ,而且切中時弊 ,值得一看再看。

至於 明日大嶼填海 ,基本上 是一個好主意 ,但是看見海怡和杏花邨被海浪拍打的情況, 如何面對將來溫室效應,海水升高 的問題, 在填海前 真的要好好討論。